第1554章:被打乱的程序(一) - 最强妖孽

第1554章:被打乱的程序(一)

三个世界,每个世界的队伍都有不同的表现。 就在柳眠风和地哭上人欣喜若狂,仰天长啸的时候,三宗联盟所在的诺亚方舟,一片死寂。 无人开口,死一样的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屠苏方荣脸上才挂着一抹神经质的笑容,指着天空问旁边的王不法:“我……听错了?” 王不法眼珠子都在发红,死死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你……没听错……” “道友何必骗我?”屠苏方荣哈哈大笑,却比哭还难看:“怎么可能……那可是奔雷……有史以来第一个接近三亿的超级尊圣!就算百万光年都是前无古人……他,他怎么会……” 说道后面,他的眼角都在颤抖,猛然捂住了眼睛,嘶哑道:“怎么会死……” 终于,这片沉寂的大阵泛起点点波澜,接着越来越大,越来越响,数秒后,一片滔天狂潮轰然而起,无数血红的眼睛紧紧看向所有尊圣,仿佛要从他们表情上分辨出是否笑话! “怎么可能!”“宗主……宗主怎么会死!?”“那可是三亿灵的超级修士!他,他最后是要面对那个什么雷神是吗?怎么可能死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怪物手中!”“不可能……不可能!我听错了!我一定是听错了!”“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听错了?!” 哽咽,哀嚎,从压抑的喉咙中传出的尖叫,让这片甲板仿佛灵堂。所有人都差点疯了,压了奔雷的重宝,第一关他们实力保存不错,第二关他们甚至斩杀了万蛇殿!一步一步,从希望渺茫走到距离王座只有一步之遥,奔雷……居然就这么死了?! 一切都完了,他们不知道要面对谁日后登基的打击。整个宗门都会遭受重挫,此刻他们只感觉人生的目标都崩塌了,甚至有不少人怅然捶地,顿首痛哭。 “苍天无眼!苍天无眼啊!!”一位老年元婴涕泪齐下:“我地涌宗三千年基业……今日就败在老夫手上!老夫愧对列代宗主!” 一位老妪也是失魂落魄的站在甲板上,如同机器人,嘶哑喃喃道:“三亿……日后必定是大圣之一……否则我们怎么会拼命压这位纸面实力最弱的奔雷……他……他竟然死在第二关?” “还有两关,仅剩最后两关!为什么会这样!” 哀鸿遍野,梅踏雪也愣住了。她听师尊说过奔雷,凌波仙子眼光何其高远,对于他们道子圣女,都从来没有夸奖过度。但是,唯独对这个男人,用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八个字。 三亿灵,她也是心中倾慕的。谁不仰慕强者?现在的一切,简直如梦似幻。 她轻轻抿了抿嘴,身边一位女修低声道:“圣女阁下,我们……是否回去复命?” 梅踏雪没有回答,而是张口吐出一盏金色的宫灯,掐出玄奥的法诀。不一会儿,宫灯每一面上,都映照出一行行文字,她仔仔细细看去,数秒后,却目光一闪:“奇怪……” “十殿阎罗……没有他的魂魄……” “他这样的修士,就算还有一丝神识,都会力求在阎罗王手下逃出生天。现在神识都没有到,他……去了哪里?” 另一边,真知者队伍。阿尔法也无比惊讶地微张着嘴摇了摇头:“怎么可能……” “区区雷神……就连欲望第一柱神都没能要了他的命,他怎么可能死在雷神手里?!” “注意你的言辞。”米拉沃眯着眼睛说道:“‘区区’雷神?那可是一位半神,一位准雅威,宇宙中雅威至多一万,却有恒河沙的生命。就算准雅威,也至多不过十万。‘区区?’这个‘区区’足够湮灭我们亿万次!” “很多位面太虚是什么都不知道。根据真知圣所的统计,下界占据宇宙的80%,上界只有19%,剩下的1%是准仙界。你这个区区非常的不适合。”尼维亚缓缓开口打断了他们,手指拼命地切动着,数秒后龙眼一睁:“奇怪……” “刚才这里并没有强大的灵魂进入冥界……他……没死?” 卡西欧瑟雅皱眉:“刚才的声音,应该来自于意志囚牢的主人……她都判定逸死了。如果没死……他又能去哪里?” 嗡……就在此刻,所有人的声音全都停了下来。 呼天抢地的修士们,这一刻齐齐停住哭嚎,愕然看向四周。尼维亚倒抽一口凉气,全身鳞片刷刷竖起,猛地捂住心脏,颤抖地半跪在甲板上。 双翼匍匐,龙头触地。其他大贤者看了一眼,马上明白了什么,立刻疯了一样跪了下来。 下一秒,虚空微微一震,随着一阵轻轻的呼吸声,仿佛酣睡。这方世界都在嗡鸣波动。同时,一股浩瀚无边的神力,如同空气长存身边一样,突兀而又自然地出现所有人周围。 空灵而遥远,伟大而深邃。几乎就在这股灵压出现的刹那,全船每一个人根本没有丝毫抵抗,双腿一软扑通扑通全部跪了下去。 “这……这是什么……”一位中年宗主手触电一样颤抖着,背心一片冰寒,仿佛孤身站在黑夜巨山之前,又好像孤舟泛于大、海之上,那种苍凉寂渺的恢弘,让他差点尖叫起来。 没有人敢做仗马之鸣,所有人都在等待这个存在的安排。然而,没有安排。 只有此起彼伏的,轻微的呼吸声,而且,这些呼吸声仿佛有些急促,甚至听到了一声好像不太舒服的“嗯……”的梦呓。 十分钟,二十分钟,这一幕如同定格。三十分钟后,尼维亚率先站了起来,目光如同火焰般炽热。而随着他的站起,所有大贤者都站了起来。四人目光交接,都看出了对方眼中极度的亢奋。 “意志囚牢被不可知的力量打破了!”米拉沃激动地浑身发抖:“这位神明受到了刺激,正在缓缓苏醒。她的神威已经开始宣泄,这说明……意志囚牢出现了裂缝!” 卡西欧瑟雅同样兴奋地难以自持,声音近乎低吼:“绝无仅有的机会!意志囚牢一旦出现裂缝,后面的一切都会变化!第一,很可能不会再按照原本的神话走!第二,只要找到神威宣泄的原点,我们就可以亲眼看到这位雅威的神体!看到所谓意志囚牢,谁也没有看过的内部!” 阿尔法的声音都呻吟起来,仿佛发/春的猫:“啊……而且……还能从意志囚牢的构建核心符箓中,分析出这位娲皇,和构建囚牢的雅威某些特点,这是各种文献上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几乎没有犹豫,尼维亚的瞳孔立刻化为金色的针状。其他人不理解,但是熟悉的人都能感觉到,它全身的肌肉已经缩紧,那是兴奋到极点的表现。 “我们等了这么久……也该拿点利息了……”他扬起双翼,猩红的舌头舔过嘴唇:“叫上所有判罪者……告诉他们……神明在召唤!属于真知的圣火应该点燃这片星空!” “走!” “他们呢?”米拉沃看了一眼现场仍然跪在原地的修士,尼维亚淡淡道:“这些落后位面的土著,除了逸是真正值得我们尊重的贵宾,他们?只不过是蚁群而已。” “智慧的生物为什么要去在意蚁群的看法?” “既然逸现在到不了,我们有什么义务去帮助他们?而且,逸如果没有死,最后一定会去到娲皇所在。我们提前一步,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刷刷刷……随着尼维亚主意定下,所有真知者一言不发,悄无声息地消失世界。 就在同时,柳眠风同样眨着眼睛,诚惶诚恐地抬起头。 灵压仍在,而且越来越浓郁,他们就仿佛生存在神明的眼皮底下。但……这位神明……是不是睡着了? 就算神明,也无法阻挡他登上五王二后的野心! 弑师叛道,欺上瞒下,勾连不可知的神秘所在……一旦他登不上五王二后,这些事情爆发的时候,就是他碎尸万段的时候!幽海龙王宫的哪一位指不定就会亲自出手,清理门户! “谁也无法阻止我……”他狠狠抓了抓甲板,尖锐的指甲在上面勾勒出道道爪痕,咬牙低声吼道:“全军出击……听我号令!一小时内,必须结束这场战斗!” “奔雷死了……他已经死了!不知道哪个倒霉鬼死在他的手里,没有比这更好的局面!”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不想成为下一个奔雷,就给本尊者将虚无大乘门的旗帜插到王座之上!” 一位修士爬了起来,接着是第二位,紧接着,是第三位,第十位,百位……十几分钟后,隶属虚无大乘门的所有修士齐齐站起,旌旗怒卷,带着满腔杀意看向太初大军。 距离王座,只差一步! “杀!!”随着号角声再度响起,双方军队,人与太初,如同海潮撞礁石一样,疯狂绞杀在一起。 另一边,地哭上人终于提心吊胆的占了起来。 刚才一瞬间,他简直感觉灵魂都要被湮灭。 “太可怕了……这就是七界的天道?”他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四周,正要转身,忽然身体僵住了。 一只手,苍白的手,手腕处没入黑色长袍,如同死神一样,轻轻搭上了他的脊背。 太虚! 他浑身发抖,牙齿卡卡打颤起来,怎么回事?怎么可能有太虚?大争之世不是不能允许太虚进入么?他怎么会在这里?这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