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5章:被打乱的程序(二) - 最强妖孽

第1555章:被打乱的程序(二)

太多的情绪,化为名为恐惧的河流。身后的声音非常沙哑,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自我介绍一下。” “耀日魔狼,皮格非里特。这不重要,你很可能没有听过我的名字。啊……我不是说没有机会听闻。而是没有资格。”身后的声音非常轻柔,仿佛钢琴曲一样舒缓:“纵观你们七界,也只有一个肉体凡胎有这个资格。很遗憾,那不是你。” 得得得……地哭上人的牙齿抖得作响,太可怕了……他不是没有见过太虚,但身后的太虚……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同! 仿佛……身后就是无边地狱。一位魔神在对他低语。 “为什么会流汗呢?”苍白的手抚摸上了他的脸颊:“是因为恐惧吗?” “不需要的,因为没有作用,你只需要坦然接受。我可以给你借一样东西吗?” 极度的恐惧,那种地狱临身的感觉让地哭上人话都说不出来,他张了好几次嘴,结果发出的却是一声呜咽。 “饶命……” 身后的人仿佛轻轻叹了口气:“你不回答,那代表默认。放心,没有痛苦的……” 下一秒,地哭上人的瞳孔倏然缩紧,猛然仰起头看向星空。眼中满是茫然和不甘。 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天道为何如此对我! 我命应紫薇……我得到了符箓……我进入了大争之世第二关!而且还轮空! 最大的对手奔雷已死,那个狗屎运完美打开第一关第二关,不知道得到了多少好处的奔雷已经死了!还顺带死了另一个对手!王座距离自己只有一步之遥,为什么自己会遇到这种东西! 在无数次的心中嘶吼中,他的瞳孔涣散了。从他身后,无数的绿色光芒涌入他的七窍,随后全身绽放出无数地狱的烈焰。化为一个火人呼啸全场。 轰!! 火焰完全爆发,诡异的是,须发衣袂丝毫不损,他摆出狰狞的姿态,吞吐着来自地狱的馈赠。如泣如诉,万魔齐哭的声音响彻空间,足足十几分钟,他才咚一声落到地上。 喘息着,缓缓抬起头。 人还是那个人,但气势已经完全不同。这一刻的地哭上人,仿佛高高在上,看尽恒河沙的宇宙怪物。 “孱弱的身体,和奔雷相比差的太远了。”他握了握拳头,眉头微微皱起:“同为神格持有者,你的强度怎么可能这么弱?” “笼中的金丝雀,不走出虚幻的七界,你永远是飞不高的。不过……现在也不用飞高了。我让你直接到达终点,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他优雅地轻轻抚了抚衣袍,抬头凝望四周天穹。许久,才沙哑道:“真快……” “昊天当年留下了缺陷?被你找到了?你的历练……在同辈修士中堪称第一,就算精灵族,龙族那些当代数一数二的天骄也不会超过你。不仅找到,而且还打破了……” “意志囚牢的缺陷打破,娲皇已经在深度睡眠中受到了刺激……你还没有死,那……你应该很快就会来到娲皇那里了吧……” “毕竟……这段‘程序’已经完全乱了,因为娲皇的苏醒,下面的所有都不可捉摸……” 他的声音渐渐消失,化为浓雾飘散原地。 三方世界,反应各有不同。五位命定紫薇的帝星,此刻仅仅剩下两位。但是无人知道,就在金色的神国中。一具焦黑的尸体陡然动了动。 他不知道在这里停了多久,仿佛是在凝聚着。积攒着力量。足足过了两个小时,这具没有任何灵气,也没有生命迹象的尸体,忽然浑身颤抖了一下。 卡……轻微的声音在身上响起,一道裂痕出现天灵盖,紧接着,裂痕越来越多,片刻之后,他身上仿佛即将碎裂的瓷器,一道道青色光华从裂痕中喷薄而出。 光华越来越盛,二十分钟后,随着一片卡卡卡卡连绵不断的声音,青光终于冲破焦黑的外壳,化为一朵……巨大的青莲! 一茎孤引绿,双影共分红。莲花花瓣层层叠叠,将那具尸体包裹起来。过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刷一声齐齐打开。而一个光溜溜的身影出现其中。 皮肤瓷白,嘴唇嫣红,浓眉如剑,黑发如墨,正是徐阳逸本人! 他端坐莲台,只能从微微起伏的身体看出这是个活人,大约过了足足一个时辰,他才缓缓睁开眼睛。 “我没死?”他愕然看了看自己的手,宛若新生,白得简直如同从出生就用牛奶沐浴。脑海中却记得最后的画面。 冲向雷神之时,他就动用了真实的欺骗,真身趁着这个时间进入虚空,来到了雷神身后。同时,用魂狩缠绕雷神,刺出了致命一击! 就在他将枪尖刺入雷神躯体的时候,一种撕裂全身的痛苦疯狂蔓延。那是从未体验过的,吞噬符箓都无法抹消的剧痛,直接摧毁神经。同时,雷神的身体带着难以计算的恐怖威力,沿着枪尖冲入他的身体。 他感觉到了骨骼粉碎,感觉到了血肉成灰,最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是……莲花转生?”他看向周围莲台,终于明白了这是什么:“小青的禁术居然还在?” “这应该是刻印于灵魂的神通,只要我没换‘里子,’应该就不会消失,不过,我也马上到达太虚境界了。这一式秘术是否还有用就不得而知了。” 他站了起来,正要从储物戒中找出一套衣服换上,忽然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肌肉是肌肉,胸肌,腹肌……手上也是一块块的二头肌,然而……太白了。鸟都像没用过一样变成大白萝卜。毛都不剩一根。 虽然确实没怎么用过…… 这典型的受脸攻身啊! 划出一片光幕,他对照了一下,脸上一片黑云。这皮肤……恐怕大多数女人看了都要嫉妒……身上的伤疤也完全好了。但是…… 和老子的形象不吻合啊摔! 嘴角抽筋地将光幕关闭,摸了摸脸颊,如果说有所遗憾,那就是来到七界之后,一直套在脸上的面具没有了,彻底被雷霆焚毁,现在是他的真容。 不过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登上太虚,他并没有打算在七界继续待下去,外面还有无数精彩,太虚已经具备遨游星河的资格,全宇宙大多数位面甚至都没听说过太虚这个境界。而且……地球还在等着他。 在他头上的,也只有广寒圣宫,不老圣山,他既然选择了站队广寒宫,在对方面临不老圣山排挤生存空间的情况下,可能自断一臂? 就算知道他来自不归界,那又如何?实在不行,还可以去提拉冈底斯。 脑海中思维纷乱,就在这时,他四处观看的目光一闪,定定地落在一个东西之上。 那是一片绿叶残片…… 记忆中,昊天用于弥补意志囚牢的“补丁!” “果然是你!”他伸手一招,绿叶残片飞到手中。刚刚入手,一种站在宇宙中心的感觉悠然而生。四面八方都是蜂拥的符箓,将他周围凝结为旋转的银河。而且……这种感觉,他非常熟悉! 在哪里感受过呢? 轻轻搓着下巴,一点胡茬没有和太过顺滑的手感让他非常不习惯,过目不忘飞快启动起来。过了整整五分钟,他才感慨一声:“沙罗双树……” “这……居然是沙罗双树的树叶。” “当初在开云界,大和尚说过,宇宙中只有四棵沙罗双树,这枚叶片就来自其中一株。” 忽然,他手中的绿叶缓缓动了动。紧接着,笔直指向一个地方。同时,他感觉到了一种吸引。那是同类物质的吸引。而同类物质…… “这个‘bug’的另一半……”他舔了舔嘴唇,呼吸也急促起来。整整两关的死斗,终于让他找到了这段程序bug所在!能感应到,说明……距离并不远! 打破它,娲皇就会彻底苏醒! 而那时,也是他道成太虚,和两位雅威谈判,拿回子七魂魄的时候!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 但是! 这是主动! 主动权现在悄无声息地转到了他的手中!他可以选择任何时候唤醒娲皇!甚至对于不知道在哪里的玛门,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可以在自己准备好一切的时候,有心算无心。可以在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强行唤醒娲皇。 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如今,他终于握住了这只金凤凰。 “子七……”他将树叶狠狠握在手心,猛然朝着树叶指向的方向飞去。 “等着我。” 经过新生,光耀符箓已经可以再度启用,亚光速之下,一秒内行千万里。眨眼间,一只巨大的光门就出现在他面前。 毫不犹豫一步踏入,然而眼前一花,他竟然出现在了抉择之间中! 而且……这里并非只有他一个人。 “你来了。”沙哑的声音响起,很古怪,仿佛不习惯用“人”的发音器官发声,对方全身都裹在一片黑袍之中。没有看向他,却遥望轮盘。 徐阳逸警惕地看着对方,数秒后,掩盖住眼中杀意:“耀日魔狼?” 黑袍修士缓缓掀起黑袍,属于地哭上人的面容出现其中:“娲皇苏醒在即,我就算化身在这里行走也会引起注意。她的神识已经开始警惕和不稳了,为了方便一些,我特别借用了这个人一点东西。” 徐阳逸收敛冰冷的目光:“你要怎么做?” “不急。”耀日魔狼深深舔了舔嘴唇:“你恐怕对这个东西不太熟悉……但是它有一个名字你一定听说过。真没想到,居然在这里……” “什么?”徐阳逸随口问道。脑海中却在思索着应对的方法。 他的神色,耀日魔狼尽收眼底,笑得无比神秘,转过身看向徐阳逸,一字一句道:“封,神,榜。”

下一篇   第1556章:封神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