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9章:建木神弓(一) - 最强妖孽

第1559章:建木神弓(一)

“怎么说?”鱼肠愕然道。 徐阳逸竖起手指,做出一个“嘘”的手势。两人仔细听去,摒弃火焰的爆裂之声,这片世界……还有一种轻微的鼾声。如同熟睡。但是那些有穷氏的人却仿佛根本感受不到。 “这是娲皇。”徐阳逸肯定说道:“她的意志已经在缓缓苏醒。我敢保证,只要打开屏障,我们绝对能感应到超强的神威。” “这和故事早就开始有什么关系?有人比我们更快进入?柳眠风?玛门?”鱼肠问道。 徐阳逸摇了摇头:“不……我们确实是第一个进入。但是,娲皇的神智受到刺激,缓缓苏醒,导致了时间的误差。” 他指向周围:“第一个证据:我们第一,第二关,都从不会给人任何提示,是等你明白的时候,一切都结束。而这关呢?” 鱼肠顺着他的手指看去,目光一缩,所指之处,有穷氏竟然已经没有一个活人!那些披着兽皮的……全都是枯骨! 徐阳逸指了指图腾,就在那里,图腾散发出一片恢弘金光,将整个村落包围起来。无尽的符文从上面延伸,然而这根本无法保护其中村民。他们甚至还保持着前一秒的形象,有的人在扇风,有的人在提水。就这么维持原状化为一堆骷髅。 鱼肠目光越来越凝重,数秒后倒抽一口气:“这里的人……是同时死亡的!” “图腾,为一族之灵,有穷氏是大氏族。这根图腾散发的禁制……居然已经达到太虚初期!就这样都无法保证所有人活下去!” 徐阳逸幽幽道:“十日升空,瞬间突破禁制,杀死所有人。换句话说……太虚之下必死!没有什么提醒,没有等待时间,只有突如其来的死亡!这……真的是大争之世的关卡?” 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中冰寒。 此刻的洪荒,他们在传记,小说中,最多纪录“历劫成灰,十日同耀,”然而真正看到,才知道情况何等恶劣! 满地烈焰,除了建木不倒,无一太虚以下的生灵。现在的洪荒,是个真正的修罗场!任何在这里活下去的,都是一方妖王! “这和前两关不符!”徐阳逸急促开口:“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进入就等于找死!娲皇怎么挑选神仆?” “这种情况……相当于第一关的天道崩塌,相当于第二关的黄泉之海落下!这不是‘开始’就能出现的情景,只有在这一关失败以后,毁灭一切的场景才符合!换句话说……” 他看向虚空:“我认为,因为娲皇意志复苏,时间线出现扭曲,这一关……很可能在我们进来之前就结束了。” “我们看到的,是结束之后的画面。是没有‘通过’这一关的‘抹消’画面!” 画风变了。方法变了。难以想象同是挑选神仆的序列,第三关会转变得如此彻底。彻底到根本不像一个人想出来的。同一件事情,同一个方法,会出现这样的前后矛盾?这种难度确定是挑选神仆?而不是灭世? 无可反驳。 鱼肠信服地点了点头,徐阳逸最强的就是寻找这些证据,从蛛丝马迹中找到翻盘的手法。无论是丹霞宫,或者巴别之塔。而往往最后的事实和他推论的几乎没有差别。 忽然,他眼睛猛然一亮,倒抽一口凉气看向徐阳逸。在抉择之间的时候,徐阳逸就对他说过自己经历的一切,包括昊天的标记,意志囚牢的构建。这一刻,他猛地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后果。 “那……昊天上帝的标记……” 话音未落,一片绿叶已经出现在徐阳逸手指尖,直指着建木的方向。 “这正是我担心的。”徐阳逸面沉如水,磨牙道:“无论是我们要去寻找后蚁,还是和后蚁一起走,都必须经过这片世界。” 两人目光齐齐看向有穷氏之外,万重火海中,偶然有一座座小山一样的躯体移动。那是能在火焰中活下来的洪荒妖王。因为十日升空,这些妖王的暴虐性恐怕已经达到了顶峰! 就算隔着屏障都能感到那种疯狂的暴虐。 “该死的……”徐阳逸咬牙收起绿叶,第三个世界确实变化了,但……这并不是他想要的变化。 进入洪荒的火葬场,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真知者说,击碎娲皇记忆中的美好,同样能让娲皇苏醒。”他忽然开口道。 这是唯一的好消息。 起码,他早就做好了两手准备。 鱼肠目光一亮,深呼吸了一口:“你是要……” 两人目光交错,都看到了对方眼中无尽的杀意。 “你……真的够疯狂。”许久,鱼肠才愕然说道。 “您不是早习惯了么?”徐阳逸微微一笑:“行得通?” 鱼肠没有回答,沉吟片刻,才坚定开口:“有机会!” “第一,王雷是必定会败的!按照‘剧情,’他将会被其他兄弟姐妹打败。所以,你杀死他的投影,并不能影响娲皇。” “但是……后蚁不同!” “后蚁是不会死的,起码不会死在这里!如果……如果我们真的杀了后蚁!娲皇很可能会震惊而起!” 是的……他们不是要去帮助后蚁。而是……要去杀了后蚁! 目前,寻找昊天印记暂且行不通,这是最稳妥的打破梦境的方法。只能走打破娲皇最美好的记忆这一块。 换句话说,强行更改“剧情!” 后蚁,娲皇重视的儿子,如果……他死在自己手中,娲皇在已经意志不稳的情况下,还能承受这种刺激? 越想越通畅,鱼肠长长舒了口气道:“第二,也就是更重要的一点,后蚁……境界不高!” “顶多太虚!” “你肯定?”这一点,徐阳逸倒没有想到,立刻追问。 “我肯定!甚至……他太虚都不到!比起帮助后蚁射杀十位起码独步的金乌,杀后蚁才是最简单的方法!”鱼肠有些激动地开口:“你记不记得,后蚁怎么死的?三苗传说,嫦娥乃千年白狐,服下灵药飞升,后蚁郁郁而终。” 徐阳逸心中豁然敞亮:“也就是说,后蚁做不到飞升,他……真的有可能是太虚以下!” 鱼肠闻香知雅意,立刻接道:“也没有识破嫦娥的伪装,嫦娥境界比他高,也要偷了灵药才能飞升,她的境界……恐怕最多太虚!” 目光交炽,两人无声点了点头。 所谓决断,别管他意不意外,惊不惊人,只要决定,就必须全力执行。 “卡……”就在此刻,光幕发出一声碎裂声,紧接着,符箓四面八方消散。刚刚裂开一丝,一片火热的气息从天而降,仿佛让人从喉咙里都冒出烟来。 然而,没有人喊热,就在裂缝开启的瞬间,所有人全部扑通扑通跪在地面。无一例外,就连全部尊圣,此刻也噤若寒蝉,汗不敢出。 “这……这是……”宝象禅师浑身颤抖,额头死死顶着地面:“太……太可怕了……从未体验过……从未体验过这种威压!” “这到底是什么?”阴风老祖汗湿重衣,牙齿都在打颤:“世上怎会有如此恐怖之物?” 随着热风而来的,还有一丝强大到极致,如渊如海,根本不该存于世界的气息! 娲皇。 那是天地初开的威严,是宇宙幻灭的恢弘,是一言可为天下法的至高至大。 根本不是人可以想象。 下方一片死寂,空中,徐阳逸双手掐诀,神识一道道汇聚进入黄金约柜,数分钟后,一只三万米大的巨大方舟,出现虚空。 “嗡!”诺亚方舟绽放出一片金色光华,四面八方的空间仿佛不堪重负一样,猛然爆发出阵阵轰鸣。然而,那些恐怖的威压顿时不翼而飞。 “所有人登船,如果不想死的话。”徐阳逸的声音从空中落下,他和鱼肠至始至终没有讨论怎么穿越这方世界,因为早已胸有成竹。 不过,能穿越不代表能找到昊天印记,现在的洪荒太过可怕,万一是一只妖兽?万一是一块石头? 相见不如偶遇,希望不能寄托在这个缥缈的印记上。虽然这才是最正确唤醒娲皇的方法。 “这……”下方所有修士愣了愣:“这不是上一关的那艘船?”“怎么会在奔雷大人手中?”“大人……可以操纵这艘船?” 卡……卡卡卡卡!还不等他们惊叹完,屏障上的裂痕越来越多,一丝丝金色火焰已经顺着裂痕往内蔓延,顿时,没有人再敢说话,全力冲向方舟。 十分钟后,屏障轰然碎裂。所有人面前只看到一片金色,鎏金的火焰美轮美奂,呼啸着化为长河,在众人面前形成如同核爆的云烟,瞬间吞没方舟。 然而,没有丝毫影响。金乌之火根本无法突破方舟丝毫防御,就在这片宛若金纱的璀璨光幕中,方舟嗡鸣声中破开云雾,化为一点金光,极速朝着建木飞去。 下方是滔天火海,一只只恐怖的妖王咆哮其中,方舟凌空。徐阳逸站在船头,看着建木虚影越来越大,而手指尖的绿叶死死指着建木的方向。 亿万米,千万米,百万米……十万米……距离飞速拉近,半小时以后,他忽然不动声色抬起眼皮。鱼肠就在他身旁,立刻问道:“怎么了?” “有东西。”徐阳逸平静开口,指向身侧虚空。 十日腾空,金乌肆虐,四面八方都是如同金纱一样的烟云。美则美矣,实际上,这些全都是火燃烧到极致的升腾现象,只要触碰,必定化为劫灰。 这种地方……有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