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0章:建木神弓(二) - 最强妖孽

第1560章:建木神弓(二)

轰隆隆……诺亚方舟穿行金色云海。鱼肠仔细看了过去,又过了数秒,虚空中陡然出现一个庞大的黑影。 “这是?”鱼肠神识不及徐阳逸,没有看清楚,徐阳逸淡淡道:“死物。” 死物? 鱼肠眉心皱起,死物……能在虚空之中,生活于金纱烈焰之下? 越来越近,而诡异的是,天空也越来越暗,前面的金纱烈焰好似越来越薄弱,又过了数分钟,随着轰的一声巨响。诺亚方舟全身带着金丝的烟云猛然冲出云层,如鲲鹏出水,前方一切都烟消云散。 “滋……”“这是……神木?”“天下间怎可能有如此恐怖之物?”“这……就是洪荒?” 整艘船上,惊呼声顿时此起彼伏。就在他们面前,如同极乐净土,火焰竟然丝毫无法入内,更遥远的地方,一棵古树的虚影摇曳天地。而他们头顶……已经布满了枝叶。 建木的枝叶。 难以形容这株神木。 普通,却又不普通。它的树叶郁郁葱葱,仿佛在地球上空打开了一张碧绿的伞盖。就算十日腾空,也根本无法燃烧一丝一毫。 然而,任何普通的东西,一旦大到了某个境界,也足以威慑八方。 大,极致的大,遮云蔽日,铺天盖地都难以形容。而更惊人的是……它的树冠之下,隐隐有无数星辉闪烁! 如同张开了宇宙,悬挂了星辰,它即天地。 诺亚方舟速度慢了下来,船上每一个人都震撼地跑到围栏边,指着这片绚烂的“星空”议论不已,万米之大的诺亚方舟在郁郁葱葱的树叶天穹中丝毫不显眼,如同遨游于翠绿银河。 “真是难以置信……”一位元婴真君感慨地伸出手,仿佛想要触摸外面那些美轮美奂的星辰。忽然,他眉头微皱,转头问向身边的修士:“道友……本真君是否看错了?刚才……有些星辰动了?” “怎么会。”身边的元婴正要说什么,猛然眼睛睁大,大张着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颤抖地指着元婴身后。 对方愣了愣,转过头去认真一看,顿时倒抽一口凉气,拼命后退了十几米。 那不是什么星辰。 就在诺亚方舟的金色屏障外,一只只妖兽,要么趴在树干上,要么倒悬于树枝。数目之多,何止数万!仿佛全洪荒的妖兽都汇聚到了这里一般! “吱……”“咕……”没有喧嚣,只有低沉的咆哮。所有妖兽好似被这恐怖的热浪耗尽了力气。然而这里的妖兽何其之多,就这种平静的注视,已经让他们汗毛倒竖。 在无尽妖兽的瞩目中前行,每一只都是尊圣顶峰以上,这种压力,根本不是下四境的修士撑得住的。 徐阳逸自然看到了这一幕,缓缓收回目光。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整片大地只有这里没有火焰,建木如此之大,树冠已经相当于地球的一个大洲,早已形成了自己的生态圈。 他在意的并非这些,绿叶死死指着建木。眼角微微一抽,将绿叶狠狠握在手中。 妖兽之海中的航行,无人说话。时间缓缓过去,远处参天巨树越来越清晰,一小时之后,他们终于看到了建木的真容。 不知其大,不知其高。树冠摩云三千丈,倾轧诸天十万里。越到中心,妖兽的星辰越来越多。伴随着覆盖天穹的绿叶摇荡,竟然生出一种恢弘之意来。 它太高,太大,也太古老,一种苍老的岁月味道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然而,让人惊讶的是,它的树干并非是笔直,而是弯曲起来,无数的藤条盛开着紫色鲜花汇聚成一片紫绿交杂的海洋,仿佛…… “竖琴?”王不法等人也来到了船头,目光微微一凛,太奇怪了,传说中的建木居然生长成这种模样? “恐怕不只是竖琴。”鱼肠森然开口:“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是一把弓。” “弓?!”“通天彻地的弓?”“它要射什么?谁能拉得动它?”“这……太玄幻了。” 顿时,周围数个声音震撼响起。徐阳逸平静地指了指天空,宝象禅师眼角一抽:“你是说……这把天地巨弓……是用来射下太阳的?” “后羿射日的故事。”屠苏方荣感慨地看着远处的建木巨弓:“不归界的密档中有记载。但是……我从未听说过,他射日的这把弓居然是建木!而且……竟然是这种模样!” 就在此刻,一道绿光轻轻一闪,如同流星一般落于巨弓中央。难以形容他的面貌。浑身覆盖甲壳,大约三米高,头颅竟然是一个蚂蚁头颅,清晰可见巨大的口器和头顶的触须。身体近似人身,长着六只手臂。背后两只虫翼。而腰部以下,赫然是蚂蚁的下肢。 “这是……”就在他出现的同时,徐阳逸和鱼肠一愣,同时看向指尖绿叶。本来静止的绿叶,此刻猛然立了起来,同时,叶脉流淌出一种金色的符文。仿佛在呼唤什么。 是他? 昊天的印记! “在这里?”鱼肠深吸了一口气,猛然看向这个怪人,对方境界不强,尊圣大圆满,同样走到顶峰,不比徐阳逸弱。但是……现在他们可是还有六十多位尊圣!顶多一个小时,灭杀对方绝非困难! 得来全不费工夫! “全速前进!!”徐阳逸猛然抬头低喝,顿时,诺亚方舟表面爆发出无尽符箓,轰然化作流光,直逼建木。 鱼肠灵体无声握住本体,却被一只手轻轻摁下,徐阳逸沉声道:“他是后蚁。” “后蚁?”鱼肠愣了愣,愕然看向那只三米大的蚂蚁:“这个怪物?” 后蚁=后羿,传说不同的表达方式而已。但是……后羿大神,怎么可能是个这样的怪物! 徐阳逸舔了舔嘴唇,目光深深看着蚂蚁:“他出自虚灵仙体,当初破茧而出的时候你正在提拉冈底斯所以不知道,我感受过他的灵力。这绝对是同一个东西!” 鱼肠没有多问,斟酌许久之后,放下了本体。 “你是担心……如果真的灭杀他,娲皇会立刻苏醒?”不等徐阳逸回答,他继续说道:“他即是昊天标记,又是娲皇重要的子嗣之一。确实,很有可能一旦灭杀他,娲皇的苏醒将难以阻止。但是……” 徐阳逸目光如火,轻轻抚摸着储物戒。就在那里,永恒之夜的卷轴正在其中散发着道道金芒。他深呼吸了一口,杀意毕露:“但是,我们还不知道……其他人会从哪里来。” “这只是其一,其二,柳眠风还在这里。一旦灭杀后蚁,娲皇百分之百即刻苏醒,玛门也会马上来到,双王对峙,我就是中间最脆弱的桥梁。那时候……我不想有任何意外。” 和神明谈判,狸猫换太子,哪怕一丝意外都可能化为恐怖的龙卷风。 他冷冷道:“柳眠风必须死。在后蚁死之前。” 刷拉拉……周围无穷树叶都被狂风刮得乱响,如同连绵不绝的海潮。诸多妖兽惊呼着飞出树叶的庇护。当诺亚方舟速度快到一个极点之后,倏然一闪,光芒消失原地,再出现时,已经在建木千米之外。 “空间折叠?”徐阳逸惊喜地看了一眼诺亚方舟,没想到对方还有这种手段。不愧是神器。 轰隆隆……空间折叠的巨大动静无人感觉不到,后蚁警惕的目光死死盯着空中的巨大裂隙。浊浪排空,当诺亚方舟完全驶出时空裂缝的时候,一个声音凌空传来:“来者何人?” “东方边陲部落,有希氏。”其他人还没开口,徐阳逸已经一步踏出,脸上丝毫看不出杀意,而是带着一种凝重:“不知道友姓名?” 鱼肠悄然垂下了头,挡住眼中精光掠过。 后蚁并没有立刻回答,死死盯着这艘大船,许久:“你在撒谎。” “何以见得?”徐阳逸并未恼怒,反而淡淡道。 “你们的衣服……”后蚁谨慎地后退数步,靠着建木:“你们不是本位面的修士,本位面的文明不可能有这么好的衣衫。离开这里,否则……” 它一只手抓住了一条垂下的藤蔓,就在这一瞬间,他的灵气轰然爆发,从他体内,一道道金色符文如同龙一样没入藤蔓,下一秒,整棵建木都嗡鸣起来。 卡……卡卡卡卡!它无边的身躯轻轻转动着,很慢,却绝不停止。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怖威压,周围虚影都为之扭曲,虚空中出现一道显而易见的龙影,似把天地都分为两半。 轰!当建木停止之时,一种宛若山河崩裂的声音在所有人心中响起。无形的巨大危机让船头所有尊圣心脏为之一窒。 仿佛被世界对准。一击之下,全都灰飞烟灭。 “卡啦啦啦……”渺小的身体居然拉动了这张天地之弓,无数蔓藤凝聚的弓弦死死被他抓在手中,直指诺亚方舟。 “不走,就死!” 嗡……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整片虚空都在震颤。庞大的建木树叶沙沙摇动,如同敕令的海潮。一只只妖兽从树叶间爬出来,死死盯着这群不速之客,仿佛在为后蚁护航。 以他们不多的灵智都知道,只有射下所有太阳,他们才能有一条生路,否则十死无生! 狂暴的风压汇聚成海,吹动穿上所有人衣衫乱舞,所有修士都呆了呆。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