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1章:对不起,我是反派(一) - 最强妖孽

第1561章:对不起,我是反派(一)

这片灵力,甚至比诺亚方舟还强。 “不只是神器……而且是与天地共生的位面神器。”虚空仿佛被撕裂,随着建木弓弦越来越开,树冠摇落无穷无尽金色光芒,飞快聚集在弓最前方,四面八方的物体失重一样旋转着,被吸引上去。 树叶翻飞,一支树叶之箭疯狂凝聚。虚空中双方都没有开口,双方狂暴的灵气如同刀剑齐鸣,在这片洪荒烈焰中轰鸣作响。 “没事。”就在此刻,鱼肠眯着眼睛开口:“他不敢射出来的。” “什么意思?” 鱼肠平静道:“很简单,娲皇显然更认可的是三苗神话。如果按照这个神话……后蚁……只有十根尾刺,他是用尾刺射下的太阳。十日当空,这可是以射日为目的的大神,他可能浪费任何一根在我们身上么?” 卡卡卡……弓弦越拉越满,一只数千米长的巨大箭矢即将成型,方舟上所有人都将紧张的目光投向了船头的徐阳逸。就算是他们,都感到了这只箭矢的可怕。虚空爆裂出无数痕迹,被分解为一块块符箓的碎片吸入箭矢顶部。那里……仿佛一个寂灭的黑洞,哪怕隔着诺亚方舟的光幕,都吸得他们黑发乱舞,骨骼作响。 数秒的沉默,无人先动。后蚁眼中已经涌上了一抹焦灼的不耐。就在他悄无声息拉紧弓弦的同时,徐阳逸的声音忽然响起:“可以,只要我们问两件事,立刻就走。” “说。”后蚁声音冰寒道。 徐阳逸踩在船头,任凭狂风掠过耳际,带起黑发如鸦:“第一,我相信你应该感觉到,不久之前,各大氏族都有一些天外来客到达。他们在哪里。” 后蚁无声舒了口气:“我不知道。” 仿佛怕徐阳逸不相信,他立刻说道:“我确实感觉到了天外来客的波动,你们降临的时候十日已经升空。但是距离太远,我没有心情去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能感觉到的是,就在保护你们的东西开启的刹那,所有人都化为飞灰。太虚以下除了我根本无人能在三足金乌的烈焰下生存。” 死了? 徐阳逸微微皱起眉头,目光死死盯着后蚁。两人目光交错,许久,他才点了点头:“第二个问题。他们降临有什么规律?有没有固定的出现地点?” “有!”本来这个问题他不抱太大希望,然而根本没想到,后蚁竟然给了肯定的答复。 心脏毫无征兆地加速,他深呼吸一口抬起头来:“在哪里?” 后蚁拉弓的手肌肉暴起:“退后十万米,我告诉你。” 徐阳逸深深看了他数秒后,转身一挥手,巨大的诺亚方舟轰鸣中退后十万米。 “在建木周围,一共有三个氏族。”刚刚退出万米,后蚁的声音冰冷传来:“有穷氏,无希氏,炎魁氏。这三个氏族自古以来就是建木的守卫者,呈三星拱月之势。你们出现在有穷氏,另外一个出现在无希氏。如果还有人要出现,下一个必定是炎魁氏。” “回答完了,十秒之内,如果我还感觉在建木范围,那么……”建木神弓发出一片卡卡之声,树叶箭矢顶端黑洞越来越大,方圆万里内所有妖兽全都不安地嘶鸣起来。 一道道玄黄金气从虚空中汇海而来,没入弓弦之上,让他仿佛拉着一条金龙,璀璨夺目。 不用他多说,随着时空裂缝再次打开,诺亚方舟悄无声息进入其中。后蚁保持着同样的姿势足足一个时辰。四周一片死寂无声,终于手轻轻一松,落叶箭矢和弓弦轰然化作道道灵气溃散。他面无表情地看向头顶落叶:“他们果然来了。” “他们必定会来……咳咳咳……”一个男子的声音从树叶中响起,带着咬牙切齿的声音:“他们就是诸天万界的屠戮者,身上的杀气你也感受到了……只有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后蚁没有再说什么。没有赞同,也没有反驳。 与此同时,飞速倒退的诺亚方舟之上,徐阳逸和鱼肠并立穿透。许久,鱼肠才肯定说道:“他感受到了我们并非真心。” “天地宠儿,只有他能拉动建木神弓。修士到了尊圣境界,总有一些和自己息息相关的事情有模糊感应,后蚁好歹也是未来大神,射日以证神道。有这种感应不足为奇。”徐阳逸淡淡道。 “那我们就这样放弃了?”身后的宝象禅师微微皱眉:“神弓在手,他几乎是大地之上第一人。那把弓让老衲感觉脊背生寒,恐怕这艘巨轮也难以抵抗。” “放弃?”徐阳逸抬了抬眉,森然看向天上太阳,怎么可能放弃? 这就是最后一块拼图! 昊天印记,娲皇回忆全都着落在后蚁身上,怀璧其罪,而且仅仅是一段过往的投影,他……必须死! “我去?”这里只有鱼肠最了解他,淡淡道。 徐阳逸深深点了点头,神色已经一片肃杀:“后蚁交给你。” “我……去炎魁氏……等着你的捷报。” 也等着那个……号称最古雅威之一,贪婪之主的化身亲临! 一旦后蚁被斩杀,大争之世崩溃开始,这是历届从未有人做到过的事情。十万年来,历数七界,无论大圣,太虚,都是在娲皇的股掌之中按部就班,照律前行。只有他,是怀着打破这个囚牢的心态而来。为唤醒这个七界的幕后主宰而战。 唯一想掌握主动的凡人。而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最后一步!在找到昊天印记的瞬间,这个可能性已经被无限扩大! 啄木鸟,雷神,这些让人差点灰飞烟灭的洪荒神话,在最后的神明对峙面前……也不过是开始。 其他尊圣对视了一眼,不知为何,当徐阳逸提到炎魁氏的时候,每一个人……心中都仿佛面对着无边恐惧。突如其来的天人预兆,所有人都对视了一眼,王不法一步上前:“那么……人怎么分?” 买定离手,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算挫骨扬灰,也绝无后退的可能! 距离五王二后一步之遥!从来没有……他们从没有距离这个至尊的位置如此之近! “炎魁氏……会出现一个无比可怕的存在。”徐阳逸没有立刻回答,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如火:“灵力八千万以上者跟我走,其他人……准备对后蚁动手。” “时间呢?”梅踏雪上前一步:“那个怪物只要把持巨木神弓,没人能动的了他。” 徐阳逸舔了舔嘴唇,指了指头顶十日。 所有人眯着眼睛看了过去,数秒后,每个人都眼中一闪。心中一片明亮。 是了……原来是这样! “那个怪物不可能永远防范。而他的时间点……太过明显了!”屠苏方荣摸着下巴冷笑道:“射日传说……无论如何,他都会射下空中九日。” “这就是信号点。”宝象禅师法相庄严,话语一片森然:“不仅仅如此……还可以从其中分析出他的实力,拉动神弓一次的时间。” 王不法冰冷开口:“拉动神器,一位尊圣就算天地所钟,又能拉动几次?” “恐怕到了最后,是以生命在拉动吧……”阴风老祖轻抚长须,幽幽说道。 目光交错,眼中寒芒一闪。鱼肠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徐阳逸深深拱手:“保重。” “保重。”徐阳逸脸色同样肃穆,两人都知道,无论是这里,还是炎魁氏,哪怕兵分两路,每一路都无比凶险! 炎魁氏,耀日魔狼带着赵子七的魂魄亲临,一位雅威化身三甲之一,威力……绝对不同于普通雅威! 如果没有永恒之夜,他绝不会去走这一遭。 建木树海之下,看似没有危险,然而……每一片树叶之后,都隐藏着无尽妖兽。滔天兽海,比起第一关只多不少! 更重要的是,诺亚方舟不能留在这里。 炎魁氏处于建木覆盖之外,没有诺亚方舟就是死路一条。 换句话说,这里的人必须面对如潮妖兽,要在因为十日腾空聚集在这里的无尽兽潮之下亮肌肉,让这些洪荒大妖不敢对自己伸手! 而他们,可堪一战的修士不过接近五千。 并且,现在还不能接近建木巨弓,一旦引起后蚁的杀意,神弓之下,恐怕现场妖兽都会被全部清空! 兵分两路,哪一路都是九鼎一丝。 “走!”鱼肠深吸一口气,率先化为一道光华冲出方舟,义无反顾。就在他出现的同时,四面八方的树叶如同海潮波动,沙沙作响,一双双丑陋而疯狂的目光,从树叶后死死盯着这道身影。 即便野兽都能感觉到诺亚方舟的庞大威压,它们无法动手。但是……如果里面的人褪去了这层坚硬的外壳呢? 就在同时,方舟上落下无尽光华,漫天符箓交错缠绕,数千的修士冯虚御风,化为剑光长河,法宝腾空,旌旗摇动。一个个磅礴的法阵满含杀意冲霄而起。四千八百修士,目光血红,群星拱月一样围绕方舟之侧。 就在他们身后,诺亚方舟爆发出一片金芒,缓缓进入时空裂缝。 周围仿佛静了静,下一秒,树叶的沙沙之声越来越剧烈,甚至已经看到无数妖兽从树叶后探出头来。 鱼肠深呼吸了好几口,离开方舟,才能感觉此地妖气之盛。然而……他们可能后退一步?! 事已至此,退无可退。唯冲锋陷阵,死而后已! “结阵。”他的声音没有任何掩饰,目光肃杀地看向建木的树叶天穹。随着一片剑光璀璨,龙渊,干将,莫邪虚影齐齐悬浮身后。寒声道:“过界者,杀无赦!!” 等。 等后蚁射日之时,才是他们长风破浪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