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2章:对不起,我是反派(二) - 最强妖孽

第1562章:对不起,我是反派(二)

“嗡嗡嗡……”诺亚方舟遁入虚空,徐阳逸趁着这短短的时间,第二次拿起永恒之夜的卷轴,再一次认真看了起来。 行走于时间的通道,两旁虚幻的画面飞速而过。他不漏过上面每一个字,新路雅德有多强,他太清楚了,皮格非里特就算不如对方,却是货真价实的太虚。 而且是贪婪之主的三甲化身。 重兵力全部压在建木之下,这里一共只有八个尊圣。一旦贪婪之主发现了什么…… 他们恐怕成灰的机会都没有。 一切都在手中的卷轴上……五分钟后,当整个空间嗡鸣作响之时,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半小时…… 第一次只是略微扫了一下,这一次确定。让这份卷轴融入载体,需要半小时。威力虽然达不到一刻囚,却相差无几。然而,它的发挥必须依靠载体,且半小时后一定会爆发。 随心所欲和认为操纵的死物,这就是神术和伪神术的差距。 “半小时么……”他狠狠一把握住卷轴:“足够了。我……比他更快!” 时间差。 皮格非里特恐怕自己都没想到,无意间他已经埋下了自己的墓碑。 轰隆隆……眼前光芒四射,金光铺天盖地,空间裂隙再一次打开。所有人站在船头,然而方舟刚刚飞裂隙,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是……”梅踏雪愕然看着眼前的景色,全身没来由地打了个颤:“好可怕……好恐怖的灵气……这简直超越了人类的想象……” “道祖在上……”另一位尊圣瞠目结舌,许久才无比感慨地开口:“这他妈……到底什么鬼东西!” 徐阳逸也愣了,就在他面前,炎魁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黑洞。 不,或者说,是黑洞覆盖了炎魁氏。 黑洞和地面交界的地方还能看出建筑的痕迹,但就在上方,一个千米之大的巨型黑洞正在轰鸣旋转,混沌,邪恶,贪婪……一丝一缕难以言说的灵力从其中蜂拥而出,形成漆黑的烟云环绕部落。就连金乌之火都被携裹其中。 徐阳逸狠狠握了握拳头,这是虚空裂隙打开……对方竟然比他想象得还要快! “永恒之夜必须依托载体……我们不可能下船,唯一的载体就是诺亚方舟……”他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去:“不想死的,听我命令。从现在开始,一步都不能走错。” 他的神色让所有人都愣了愣,但是没有多问,徐阳逸的神色从未有过的肃杀。一条条命令部署下去,所有修士的脸色从愕然到惊讶,从惊讶到忐忑。当说完以后,是数秒的沉默。 “谁?”五秒后,梅踏雪轻轻咬着嘴唇问道。 什么对手值得让尊圣顶峰的奔雷如临大敌?就算一个动作,一句话,都推算了数种可能,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对方如此谨慎。 徐阳逸看向黑洞,没有回答。深呼吸了一口:“走!” 随着他手一挥,轰鸣之声响起,方舟徐徐朝着黑洞内开动。而所有修士全部冲向船舱,所有人都有自己的位置,精确到一米之内。 破开迷雾,和有穷氏一样,这里满地枯骨,每一具都维持着生前的模样。部落中心的图腾有气无力地绽放着无穷符文,仍然无法阻止大地燃火。但此刻,这些烈焰却被黑雾包围。 “都到位了吗?”感受这这片魔气,徐阳逸眼角微微抽筋。太浓郁了……浓郁得不正常。他立刻低声问道。 一间房间,梅踏雪谨慎无比地拿出一盏青色古灯,鼓足气一吹,一点灯火燃起。化为一个一模一样的化身。她咬破指尖滴上鲜血:“本宫准备好了,幽海龙王宫十大镇宫法宝----长信宫灯。即便太虚也只能感受到我,感觉不到化身。” 另一间房间,宝象禅师金色僧袍四溢飞起,一根翡翠禅杖从天灵盖中飞出,往地下一拄,绿光环绕,无数金色经文化为一具光芒化身踏出。 “老衲准备好了。”他徐徐睁开双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徐阳逸的态度给他一种山雨欲来的压力。他很清楚,能让对方如此紧张的对手绝非等闲。就连当日面对啄木鸟,对方都没有露出这种神色。 “本寺三大真相灵宝----菩提天外身。若非独步,决不会发现!” 又一间房间,屠苏方荣双手掐诀,一道道黑色灵气从眉心蔓延而出,须臾之间,一尊锁链锁住的棺材悄然出现。 还有一边,阴风老祖身化万股黄泉之风,分为数不清的乌鸦消失空中。 “本尊者准备完毕。”“老夫准备完毕。”“放心……即便五王二后,也感觉不到本尊者化身。” 底牌尽出。 一道道回复传来,徐阳逸乱跳的心脏终于平复了一些。只有他知道,他们在图谋真神!一位最古雅威的化身! “立刻……”徐阳逸刚刚开口,眉头却忽然一动,猛然看向虚空。 黑洞中心陡然爆发万丈星光,黑夜灯塔,璀璨夺目。无穷银芒勾勒出一个残月逆十字的符箓,下一秒,一片难以想象的气息轰然而出! 仿佛盘古睁眼。 好似上帝开天。 他的心沉了下去。 轰!!整个虚空都汹涌地震了一下,根本没有任何抵抗,所有人,包括徐阳逸全都扑通扑通半跪于地,刹那之间,诺亚方舟如同幽灵船。 “我想我们是第二次见面。人类。”一个恢弘高远的声音自逆十字中响起:“真想不到……你居然能从提拉冈底斯活着回来……并且加入了恶魔嫡系……我愿意再给你一次机会。” “得……得得得……”屠苏方荣的牙齿颤抖起来,明明正值壮年的修士寿元,此刻却瞬间白头,五体投地汗不敢出。那是恐惧到极致的表象。 宝象禅师,阴风老祖,梅踏雪。无论是谁,无论哪个房间,此刻全都如同霸王龙面前的绵羊,甚至呼吸都不敢大声。 这就是奔雷口中的怪物?这……简直比雷神可怕一万倍! 徐阳逸死死咬着牙,变化……作为掌控者,最厌恶的就是变化。它会以你想不到的姿态出现在想不到的时间,改变想不到的事。然而,此刻却偏偏发生了。 修行之路,从来没有人能预料下一步是什么。 这是……玛门本体! 这是一种警告,警告他不要在这次事情里面耍小聪明,这是万古以来全宇宙赫赫有名的魔神。亲身叮嘱,可见对方对这次的事情重视到了什么地步。 逆十字中的声音顿了顿:“你……愿意效忠于我吗?” 他没有回答。 “很遗憾。”玛门的声音渐渐消失:“贪婪之主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你……能做的比新路雅德更好,也能站的更高……” 就在他声音消失的刹那,一声惊天巨响,滔天火焰齐齐熄灭。就在逆十字的中心,一只庞大的星辰之狼,迈着高高在上的步伐缓缓走来。 每一步,脚下升起无数星图。它扫了徐阳逸一眼,嗤笑道:“我该说你是愚蠢呢,还是身有傲骨呢?” “玛门大人亲自邀请,一位‘最古’的雅威亲自开口,恐怕千万年都看不到一次。你居然没有履行毕恭毕敬回答神明的义务。” “你……真的该死。” 船舱内的修士,已经浑身冷汗,瑟瑟发抖。 魔神虽走,余威尚在。 耀日魔狼丝毫没有掩盖他的魔气,恐怖的魔气铺天盖地,徐阳逸咬牙顶住站了起来,微微拱了拱手。 他知道,下面船舱内的修士无人不清楚。从现在开始,他们只能靠意会。甚至徐阳逸连一个字的暗示都不会说。 躲藏在黑暗中的萤火虫,悄悄燃起了它的闪光。 耀日魔狼高傲地看了一圈现场:“我有些问题。”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别说是迎接我。你不会做这种事。” 整个诺亚方舟所有修士都屏住了呼吸,徐阳逸的声音平静开口:“第三关时间流速不正常,这一关已经结束。我们找不到离开的方法,所以想询问前辈。” “噢……”耀日魔狼仿佛笑了笑,浑身星光闪烁。一步步走到了徐阳逸前面,三百米的巨狼头颅距离他不过五米之遥,星辰一样的眼睛死死盯着他:“第二个问题,你为什么知道我在这里呢?” 快动啊! 徐阳逸心中默默咆哮,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现在我要将这个怪物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自己身上,你们为何不动?! 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他终于感到,下面的灵气波动了一下。 甲板之下,于神明化身眼皮底下偷天换日。 永恒之夜是伪神术,卷轴是其一,载体是其二。以徐阳逸的灵力根本无法启动永恒之夜,只有依靠载体的灵力。 而要抽取载体的灵力,就需要修士的手段。其他人,全都是布置阵眼,刻绘一个超级聚灵阵,阵眼就是永恒之夜卷轴。一旦发动,他会获得瞬间打开卷轴的力量。 “这周围只有三个部落。我和另外一方势力已经占了两个,只是碰碰运气。” “碰运气?”耀日魔狼头颅缓缓抬了起来,冷冷看着他:“算你过关。那么,第三个问题。” 他猛然一踩甲板,一圈冲击波轰然扩散,下方的修士齐齐闷哼一声。耀日魔狼仿佛要看透他一样:“为什么,这里会有别人?” “还是……你想对我做什么?” “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