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3章:对不起,我是反派(三) - 最强妖孽

第1563章:对不起,我是反派(三)

一人一狼尽在咫尺。 甚至能清晰看到耀日魔狼身体星云中的群星变换,磅礴的魔气吹动徐阳逸须发乱舞,如同站在深渊之前,他的脸色却丝毫未变。 “身处一个新的部族,我不可能独身前来。”他缓缓说道:“带一些尊圣,应付不时之需。” 没有回答。 下方一间房间,梅踏雪的身体刚刚划出一个符文,此刻整个房间内一片死寂。她的手指死死停在空中,还残留着一道道符文的余晖,身体却瑟瑟发抖,无论如何也下不去笔。 陡然爆发的威压太过可怕,每个房间中,所有人都如同静止的石雕,只有一滴冷汗从额头滴落,砸在沉默的地板上。能清楚听到啪的一声。 任何法阵,每一个节点的完工,都势必会引起灵气的波动。阴风老祖苍老的指头微微颤抖,浑身毛发都竖了起来。这才是刚开始……这个法阵起码绘制一个小时以上,他们……真的能在这个恐怖的怪物眼皮底下完工? 奔雷真的可能撑得住如此恐怖的威压? “只是开开玩笑而已。你何必回答得这么郑重?”甲板上,耀日魔狼忽然笑了,缩回去咄咄逼人的身体。 徐阳逸神色波澜不兴,背心已经一片湿润。尽量平和地笑了笑。 “不过……”耀日魔狼傲立原地,抬了抬下巴:“让那些蛆虫都滚上来吧。” “本王信不过你。” “你知道,有的蛆虫,就算再给他土壤,他也是蛆虫。” 他挑起眼睛扫了徐阳逸一眼:“但有的蛆虫,同样的土壤,还真不知道他能进化出什么东西来。” “没有必要。”徐阳逸暗骂了一声该死,这条老狐狸疑心病太重了。他并非预料到玛门真身才让大家用出化身,虽然看到黑洞隐隐约约防着这一手。但真正目的……是化身直接解决了大量的繁复工作。 一个超级聚灵阵,并非只有阵眼,还有太多连接符箓,直到所有符箓形成符文。现在一共只有八位尊圣,真身来到甲板,化身工作量直接增加了一倍! 这不可怕,可怕的是……时间也会增加一倍! 现在都要一个小时……玛门会老老实实在这里和他谈两个小时的话? 一旦后蚁射日开始,天象巨变,金乌坠地,谁不会立刻赶往建木? 暗暗握了握拳头,现在毫无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灵性……现在要的是所有人的灵性,只有玲珑剔透,心生九窍,才能在这个怪物面前蒙混过关。 希望……这些各大家族的宗老天骄,不要让自己失望……有对得起身份的演技和大心脏。 “怎么?”耀日魔狼的眼睛眯了起来:“你不愿意?” “还是……不敢?” 他猛然踏前一步,轰然巨响中,身后无穷地狱烈焰燃烧,诸天星图如同沐浴战火,摇摇欲坠。四面八方根本不是徐阳逸可以抵抗的魔气伴随烈焰蛇一样卷了过来。就在要沾到他身上的时候。徐阳逸忽然开口道:“其实,你们一直没有对我下手,是因为卡俄斯大人吧?” 毫无关联,不过现在任何可以……不,可能提起耀日魔狼兴趣的话题,多拖延一分钟,他都不吝抛出来。 千万不能动…… 现在……不是动的时候…… 刷……火焰戛然而止。耀日魔狼浑身星云动了动:“所以,我讨厌聪明人。” “不过虽然不方便杀死你,让你生不如死的方法多的是。” 它抬了抬爪子,火焰猛然燃起千米之高,如同地狱的囚牢:“我再说一次,把你的人叫上来。否则……你不会想知道后果!!” “现在,立刻!!” 下方各大房间,没有任何人敢动一下,他们知道,现在那个怪物的神识已经完全放开,拼命搜索着他们。幸亏有诺亚方舟庇护,否则早就被发现。 若心有灵犀,在这种如山压迫之中,每一个人都理解了现在的处境,一动未动。 甲板之上,一人一狼冰冷对峙,数分钟后,徐阳逸叹了口气:“既然如此……那就如你所愿。“ “上来吧。诸位道友。”当这个声音传入船舱的时候,每一位尊圣都情不自禁抖了抖,一种过电的感觉冲上头顶。即便看不到对方,他们也黑暗中交错了一下目光。 他们知道……开始了。 “是……”“好……”一个个回声传来,同时,所有尊圣的化身无声启动,开始他们没有做完的工作。 不知道要拖多久…… 但是多一分钟是一分钟! 一道道流光从甲板上飞起,耀日魔狼目光一个个扫过,可惜,它犯了一个微不可查的,常识性的错误。 他只扫荡了对方的灵力。 很弱,这是第一个答案,对比面前的奔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但是他忘记了。 他习惯了,数千万年来早已习惯这种高高在上的生活,没有任何东西能抹消玛门大人的化身。除非像新路雅德那样,倒霉到进入虚空金字塔。日复一日的俯瞰苍生,他只是习惯性地对比了一下奔雷,得出了疥癣之疾的答案。 他忘记了向下对比。 诚然,这些尊圣是弱,那也是对比徐阳逸而言,哪一个不是一宗老祖?当代天骄?万年不易世家的一脉掌舵? 这么多人……这么多精锐中的精锐,聚集在这里……想做什么? 只要他向下对比,就立刻会感到不对劲。 但是,他没有。 看着耀日魔狼的目光平平无奇,徐阳逸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没有人能保持永恒的谨慎,神也不能。 “见,见过大人!”根本不需要他开口,屠苏方荣自然无比,一个五体投地,拼命磕头:“得见天颜,实在是无比激动!晚辈……晚辈竟然能看到如此强大的太虚……实在是……” “大人!大人!”宝象禅师满脸狂热,颤抖地趴在地上:“卑微如我,愿长侍大人左右!” “从未感觉过的强大灵力……比五王二后更强……”阴风老祖白发乱抖,嘶哑着顿首:“若能得大人提点,我等又何必进入大争之世?” 一句句崇拜的话说了出来,耀日魔狼愕然看了看这些人,忽然嗤笑着说道:“这就是你挑的人选?” 场面无比尴尬,他选出来的人竟然对耀日魔狼卑躬屈膝,徐阳逸强压怒意,一言不发。 仿佛他的愤怒取悦了耀日魔狼,他点了点头:“坐好吧。如果你们表现出了足够的价值,我不介意送你们去地狱好好深造一下。不过……” 他顿了顿,庞大的魔气轰然覆盖甲板:“谁如果在我允许之前动一下,说一个字……我就剁他一根手指头。” “现在,奔雷,你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大人……”梅踏雪满脸谄媚正要开口,还没说话,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虚空中响起一声脆响,随着啪的一声,她的人直接滚出上百米,站起来时,披头散发,右边脸颊已经高高肿起。 徐阳逸拳头微微握紧,随后悄然松开。 无声无息,快若闪电,梅踏雪竟然被一耳光抽飞。她什么都不敢说,轻轻咬着嘴唇,噤若寒蝉地跪爬了过来。 “我……让你开口了吗?”耀日魔狼淡淡扫了她一眼,看向徐阳逸。对方沉默了下来,仿佛在组织语言。 并非组织语言,一个人但凡要动,无论怎么动,他的神识必定会分散,哪怕只是一丝,也足够了。 就在那一瞬间,一道微不可查的神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接上了徐阳逸的脑海。他刚要阻挡,一个声音马上响了起来:“不要动,不要说话!” 是诺亚方舟的器灵。 就算看不起徐阳逸,它也在层层空间中感觉到了来自最古怪物的压迫,不得不动了起来。现在根本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 “你怎么会惹上这种东西!”首先响起的,是一声暴怒的怒喝。不等他开口,器灵咬牙道:“这个怪物掌握的秘法多而又多,跟随贪婪之主见识了无穷位面。你知不知道……就在刚才,他的神识已经攻击方舟核心十次!全都被黄金约柜挡了下来!” 他没有看到徐阳逸的神色,因为就在同时,徐阳逸的眉峰微微一挑,嘴唇轻轻一动。 从一开始,他就不觉得能瞒过耀日魔狼的眼睛。 何谓太虚。 空寂玄奥,谓之宇宙。 太虚早已接触宇宙奥秘,规则之链,这是质的不同。他们根本无法阻拦对方。他并没有告诉其他人,因为他很清楚,他们做不到……但是器灵一定可以做到! 一件神器的器灵如果做不到隔绝太虚探查,那就太过可笑了。 也是从一开始,器灵的存在早就被他算计在内。他也确定器灵一定会出手。道理很简单,诺亚方舟由诸神打造,上帝传道,天主教和魔鬼是死敌,而现在玛门的化身居然堂而皇之地坐在承载人类希望的诺亚方舟之上,对方绝不可能忍得下去! “请。”神识中,他悄然回答。 “我会给你一次机会。”器灵咬牙切齿道:“可以对你的人传达五个字的内容!但是只有这一次!你的实力根本不配主宰诺亚方舟!这一次已经是最大的限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