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4章:对不起,我是反派(四) - 最强妖孽

第1564章:对不起,我是反派(四)

“一次机会么……”徐阳逸目光微动,神识中回答:“知道了。” 好钢要用到刀刃上。 他抬起头,迎着玛门的目光,声音不徐不疾,将自己一些推测和现在的状态一一道来。当然,他隐瞒了后蚁的死去会让大争之世立刻崩溃这把钥匙。 他说的不快,当说完之后,已经二十分钟。耀日魔狼沉吟了数秒,深深看着他:“也就是说,第三关已经因为娲皇神识渐渐苏醒,时间轨迹错开?” “现在的大地,没有方舟你们只有死路一条,要等待着那个怪物射下太阳,才有结束这一关的可能?” “是。”徐阳逸压住微不可闻的呼吸,恭敬回答。 “是这样啊……”耀日魔狼淡淡扫了他一眼:“那么……你为什么一点都不紧张呢?” 咚……他踏前一步,身体魔气悄然暴涨,覆盖方圆万米,那种极致的邪恶如影随形,仿佛看不见的手抓住了他们的心脏:“奔雷……我再一次,又一次提醒你。永恒精金的炼制方法对玛门大人非常重要,不要耍小花招,否则……你们会死无全尸。” 刷!!就在此刻,整艘船轻微震动了一下。 很轻,非常轻。 但是却异常明显,这里的气氛可谓针落可闻,无论什么东西都足以让每一个人汗毛倒竖。 那是……第一个灵气节点连接的动静。 死寂。 两秒后,耀日魔狼转斗看向徐阳逸。仿佛带着一种微笑的表情。然而下一秒,一道寒光闪过,狂暴无匹的灵力轰然爆发,漆黑的虚空层层崩塌,他已经于间不容发之间悍然出手。 没有一丝犹豫。 这一瞬间,时间仿佛变缓了。经过如此久的修整,光耀符箓已经可以重新启用。同样为次光速,徐阳逸的目光立刻捕捉到了对方一击。甚至能清晰看到,这一击是由对方一根手指发出。抬起的时候周围星图齐齐共鸣,划出一道星力的裂隙,翻卷的虚空喷发着皎洁的星图。 他的身体早已本能地挪开,但是,另一个想法让他心中骤然一紧。 好狡猾的怪物…… 这一招看似是针对他,然而,对方没用出真正实力,交手过一次的双方都明白,这一击他能躲开。 那么是针对谁呢? 从一开始,耀日魔狼就没有相信过对方的臣服。修为到了太虚,多少有些天人感应,永恒之夜就在他脚下,以徐阳逸为中心刻画,他应该一直有一份不安,却不知道从何而起。或者是娲皇带来的压力?任何东西都是导/火索,他这个炸药桶迟早会炸,就是看爆炸的时机。 刷!如同镰刀一样的裂痕斜斜从徐阳逸身侧劈过,无尽星力爆发,冲击在诺亚方舟的屏障上发出惊天巨响。因为分心,徐阳逸左臂衣袂尽碎,然而他的目光根本没有看向自己,而是在躲闪的过程中微不可查地扫了一圈其他修士,立刻收回。 每一位修士,脸上只有惶恐和赞叹,居然丝毫没有来帮他的动作。最多只有身体微微一动。不得不说,演技超群。 “很聪明……这一击,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耀日魔狼……针对的是在座的所有人。”随着滋啦一声拖地声,徐阳逸摁在地面上后滑数百米,思维飞速转动“一旦有人敢对我做出帮助,或者同情的表情,就说明他们刚才一切都是假的。另外还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耀日魔狼,在忌惮着诺亚方舟。” “明明可以直接下去探查,他没有,反而是宁愿通过人的反馈来决定……这是个绝好的消息!” 一人一狼目光对视,徐阳逸忽然开口道:“前辈为何忽然动手?” 耀日魔狼笑了,这种不要脸的厚黑风他很喜欢:“你不知道?” 徐阳逸摇了摇头,阴风老祖怯怯开口:“前辈……是否有什么误……” 会字还没有说出来,虚空中一片啪啪啪的脆响,随着八声惊呼,无形的巴掌将所有人齐齐抽飞数百米,耀日魔狼听都没有听,身形骤然消失虚空:“我改变主意了。” “你在瞒着我什么?不重要……只要将你灵魂抽出,签订契约,你就得乖乖听话!” “对于你……我不应该有一点犹豫!” 就在耀日魔狼动的时候,徐阳逸毫不犹豫展开了光耀符箓,刹那之间,虚空之中但见无数巨大的狼影,吞吐着群星,缭绕着星云,追逐着一个人类的身体,每一秒都有数百上千的交击声响起,半秒之后,残影又缓缓消散。 然而根本看不到人! 太快了,次于光速,根本不是眼睛所能捕捉。一片片神通交炽的光华虚空爆发,湛蓝和青黑明灭不定。就连诺亚方舟都因为太过剧烈的碰撞而轰鸣。 就在同时,所有被击飞的修士满脸震撼----面前的一幕确实震撼,太虚和尊圣顶峰,而且没有出现一边倒的局面,反而仿佛针锋相对,谁都抓不到谁。然而,在震撼的表情之下,他们的手已经悄无声息地动了起来。 没有使用一丝灵力,灵力会留下痕迹。而是手指虚空写字,他们相信对方能看得明白。 “谁?”梅踏雪咬了咬带血的嘴唇,垂下眼眸,掩饰住对耀日魔狼刻骨恨意,作为天之骄女,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做!幽海龙王宫圣女,走到哪里,就算太虚也会给凌波仙子一分面子。 “我。”屠苏方荣做作地摁着肩膀,抿嘴在虚空悄悄写着:“第一个节点完成。” 用最简洁的字交代事情。 “我的也快了。”宝象禅师飞快写到;“二十分钟后……第二个节点连接……大家做好准备。” 就在甲板之下,诺亚方舟之中,一片片金色的符箓,带着毁天灭地的灵力,已经缓缓蔓延开来。 如同毁灭的曼珠沙华,曼妙无方,却给人恐惧的寂灭感。 一片片,一层层,一道金色光影虚幻无比,飞驰不同的房间中。赫然是一道灵魂。 他戴着王冠,身披白袍,手握金色权杖,目光无比凝重扫过符文,咬牙骂道:“该死……居然在贪婪之主眼皮底下做这种事!简直胆大包天!” “嗡……”就在此刻,诺亚方舟深处陡然传出一声嗡鸣,虚空震荡。他深深看了一眼,立刻飞向下一片符箓:“第三十四次攻击方舟核心……他不敢下来的,朗基努斯长矛对它也有作用,这个该死的怪物感觉到了这份威胁……只是不知道来自哪里。” “那个可恶的人类一开始就算到了我必定出手遮掩这里……竟然算计到了本王头上……真是……可恶至极!” “轰!”甲板之上,天穹忽然绽放万道青黑光芒,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虚空炸裂,两道人影几乎同时飞出。而其他修士立刻停止手语,演技炉火纯青,战战兢兢地看着天空。 人生如戏,他们已经演了几百年,几乎刻入骨髓,成为本能。 左边是徐阳逸,嘴角流出血丝,衣衫多处破损,气喘如牛,脚下杀生已经完全打开。一道道狼毒倒刺将自己护卫其中。 右方是耀日魔狼,几乎没有变化,只是身上星云更加浓郁。杀气如同实质。 竟然没有败……其他修士交错了一下目光,一片震惊。尊圣顶峰对太虚,数分钟如火如荼的交锋,居然……奔雷没事? “光耀神格是好东西。”耀日魔狼冷笑了一声:“你该庆幸。” 徐阳逸正要说什么,忽然,整个世界,暗了。 所有人全都呆了呆,随后,每一个人全部看向建木的方向。就在这一瞬间,一股浩瀚的威压,几乎堪比雅威,突兀降临世界。 肉眼可见,地面的火焰齐齐摇曳了一下,与此同时,天空中南斗北斗同时闪耀。群星璀璨之中,十个太阳……忽然颤动了起来。 “吱吱吱!!”一声声惊恐无比的尖叫从虚空传下,那些太阳……那些几乎将洪荒都烤干的太阳,从赤红的光芒中生长出一只只翅膀,一只只脚,铺天盖地,十分钟不到,天穹中只剩下十只耀武扬威的三足金乌。 随着它们每一次咆哮,地面的火焰就爆发一次,仅仅十几秒,地面仿佛火山爆发,层峦叠嶂的火焰形成千丈狂潮,扫荡整个世界。 下一秒,如同一轮明月从地平线上神器,这轮月色是如此皎洁,甚至掩盖了十日的光华。地平线上绽放出万道璀璨银光,竟然一丝一缕吞没金乌阳光,银光所过,地面的火都弱了一层。 射日开始! 轰!! 地平线的明月之中,一道光华通天彻地,射出之时万象奔腾,直指天穹金乌。 “吱!!”这道光太快,太迅速,随着一声惨叫,一只金乌发出撕心裂肺的嘶鸣,瞬间被光芒贯通。一层层金银双色的符箓火焰一般从身上燃烧,紧接着,它双翼扑腾了两下,头朝下猛然栽了下来。 轰隆隆!太阳陨落,砸落地面喷发无尽日光,一层层金色的符箓幻化为圈圈光晕扩散,仿佛带走了温度,带走了光明。 卡啦啦啦……虚无的黑暗都在颤抖,群星暗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