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5章:对不起,我是反派(五) - 最强妖孽

第1565章:对不起,我是反派(五)

隔得太远了,但即便如此,这一幕也足以让所有人目瞪口呆。三分钟后,耀日魔狼回过头来:“这就是射日?” “是。” “射日结束,娲皇苏醒?” “有可能。” 没有回答。但是谁都能感觉到,耀日魔狼的杀意诡异地褪去,忽然笑道:“你说……我能否在射日前抽出你的灵魂呢?” “恐怕不太容易。”徐阳逸眼中寒光四射:“别逼我发动朗基努斯之枪。” 原来是它…… 耀日魔狼眼中终于闪过一抹谨慎,作为雅威化身,它同样受到这把枪的威胁。自己感到莫名的威胁是来自于它? 好像是这样……但隐隐总感觉有什么不对。 莫名的未知才是大恐怖,该知道的已经知道了,他抬了抬下巴:“别忘了,你朋友的灵魂还在我手里。现在,马上启动,前往建木。” “恐怕不行。”徐阳逸垂下眼帘。与其让对方猜测,不如直接告诉对方。但是耀日魔狼的话,却让他心中猛地一沉。 建木……那边的战斗还没有开始! 他太熟悉鱼肠的性格了,对方非常谨慎,刚才那一箭射穿天地,金乌坠落,威势何等惊人。这种箭一位尊圣能拉动几次?不看到后蚁出现力乏,他们绝不会冒进。 这是一串珍珠链,一颗珍珠都不能拼错。他的解决顺序是:耀日魔狼----娲皇苏醒。用时间差来错开这座冰桥,用娲皇的奖励解决耀日魔狼,再用耀日魔狼的伪封神榜和睚眦从娲皇手中逃出生天,不接受她的天道而成为太虚。 一旦出错,就会造成耀日魔狼还没有解决掉而娲皇已经醒来。这时候……赵子七的魂魄还捏在耀日魔狼手中! 对方现在都没有提,并非忘记,而是要把这张最关键的牌留到最后。 最坏的情况,就是娲皇苏醒时玛门还没有解决掉,双神对峙,处于夹缝之间的他断无生路。 所以……现在玛门决不能过去! 不等耀日魔狼开口,他就背负双手说道:“您觉得,我们是为什么来找您?” 他身后的数位尊圣目光微微一动,轻轻咳嗽着,仿佛还沉浸在刚才惊天动地的明月之箭中,掩去眼中精光。 在写字…… 徐阳逸的手,正在缓缓写字。 他写的是:第几个节点。 背着身,无法看到回答,但是他会死死盯着这几个人下面的动作,这种时候必须完全相信对方,他相信这些老戏骨会用合适的方法告诉他。 “继续。”耀日魔狼巨大的身体有些烦躁地划拉了一下甲板,可惜根本无法刺出一丝丝痕迹。不知为何,徐阳逸刚才有意无意地提了一句朗基努斯之枪,却并未抹消他的疑惑,相反,那种不安感正越来越浓烈。 “那是建木。”徐阳逸的声音很平缓:“它形成了一把天地之弓,威力难以想象,而我们就是在他的威胁下离开这里。” 他转过身,目光对着后方数位尊圣一凛,随后平和坐了下来,表情一般无二:“如果是您过去,我保证,他下一箭是对准你。” “意思是说……本王要在这里等到射日结束?”耀日魔狼看着盘膝打坐的对方缓缓道。 徐阳逸闭目养神:“或者您想去试试那把弓的威力?” 无人开口。 现场忽然一片死寂,阴风老祖忽然开口微笑道:“大人,晚辈有一个想法。” “说。”意外地,耀日魔狼没有动手,或许是因为心中的焦躁越来越盛,却又找不到源头,他急于听听其他人的想法。 哪怕这个人是他眼中的蛆虫。 “不如……我们等第三个节点过去如何?”阴风老祖诚惶诚恐地说道。 徐阳逸闭上的目光一动,没有开口。 才第三个么……还有五个……时间真的足够? 慢一点……后蚁射日的速度一定要慢下来…… 这已经超出了他力量所能做到,只能祈祷,要么鱼肠阻拦了对方,要么对方射一箭休息太久。 这个棋盘上的棋手太多了……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就在此刻,忽然,整艘船又一次轻轻震了震。 很轻微,然而这种轻微却让耀日魔狼猛然站了起来,不对……太不对了! 就在同时,诺亚方舟绽放出一道金色的光华,通体无数灵线流过,在耀日魔狼警惕无比的目光中,一道道金色的灵力群龙汇海,齐齐涌入徐阳逸身体。在他愕然的目光中,周围的符文越来越多,一股神圣而浩荡的力量油然而生。 所有尊圣目光齐齐交接了一下,然后无声站起,耀日魔狼正沉浸于感知中没有发现,或许发现了也不在意。随后…… 他们悄然抽出了自己的法宝。 变化永远存在于想不到之中。就如同他们想不到玛门本体会亲临,现在……他们也同样想不到,竟然会出现这种情况。 “真没想到……”屠苏方荣一收脸上的谄媚之色,冷笑道:“大争之世……居然要面对两位太虚……” “阿弥陀佛……”宝象禅师枯瘦的双手从僧袍中抽出,看向因为突变感觉到了什么而不再关注他们的星辰之狼,伸手一抓,一柄九环禅杖落入手中。 甲板之下某一个房间,一盏青色的古灯旁,一个灯火的化身仰天长啸,火焰焚尽自身消失虚空。以宫灯为中心的房间内,一条条淡金的符箓,带着一种令人心滞的威严盘恒房间,再从四面八方延伸出去,如同沙罗双树的树根。 另一间房间,金色禅杖从头开始粉碎,禅杖之下,一位执笔小和尚灵体化作金蝶片片消散。和刚才的房间一样,这里同样是煌煌如海的符文,只要看一眼都会头晕脑胀。 一个……两个,三个! 三个节点同时连通! 如今……已经打通了六个节点!只差两个,永恒之夜就可以启用。而六个节点打开,诺亚方舟的灵力已经开始汇聚在徐阳逸身上。 但是,没有人是全知全能的,情况太过紧迫。徐阳逸一行人也忽略了,那就是来的人境界修为实力都差不多,他们的化身也不会有太大差别。所以,刻绘的速度也相差无几,导致现在数个节点一起打通的情况。 不明智? 能当机立断,在耀日魔狼眼皮底下演大戏,已经是智勇双全。只能说,人算不如天算,计划不如变化。 轰!一道金色光柱从诺亚方舟一个角落出现,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六道! 无尽的创世画面在其中翻涌,这六道光柱互相蔓延,迅速形成一片光之帷幕,在耀日魔狼震怒到震撼的目光中,将方圆十万米牢牢围住! “这是……神术……”耀日魔狼有些出神地看着天穹,这一刻还有什么不明白,他缓缓低下头,平静地看向徐阳逸:“很好……” 话音未落,星云陡然暴涨,身形快若闪电朝着他冲来。 “找死!!”“住手!!”“妖孽也敢?!” 就在他刚动手的刹那,八道流光瞬息便至。八件灵宝呼啸天际,对方这是真正动了杀心,而非试探。神术都出现了……这明显是不死不休的战斗。两方只有一方能出去。 “领域……”屠苏方荣脚下光芒四射,双手猛然一按:“万重道门!” 层层叠叠的巨门轰隆隆从虚空中冲起,一道道挡在徐阳逸面前。同时,宝象禅师一飞冲天,脚踏灵光青莲,一只青光巨手从天而降。另一边,梅踏雪手持一把冰剑,行动之中风雪怒卷,冰封百里。 每一道神通灵宝都直指耀日魔狼要害,然而它闻所未闻,一声怒吼:“滚!!” 虚空炸裂,星云组成的身躯在惊天巨响中全面炸开。徐阳逸毫不犹豫打开领域,层峦叠嶂的倒刺蜂拥而出,但见他前方万重道门层层崩溃。狼毒倒刺刚刚组成一面巨盾,就见根须之后湛蓝星光透射,一片让人失聪的爆炸中,直接被吹飞千米。 “扑!”一共九人齐齐喷出一口鲜血。所有领域完全被炸开。就在他们站起的时候,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们面前,耀日魔狼原本在的地方,那个怪物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团磅礴无比的星云! 无穷星辰闪耀其中,绚烂的行星带湮灭其内,足足有千米之大,一只只星云组成的巨手从其中伸出,简直就像一个手的聚合体,这些手齐齐张开,里面都有一只血红的眼珠。 如同万丈星空凝视众人。一种比新路雅德更强魔气宣泄虚空,就连呼吸都感觉喉咙火辣。王不法深呼吸了几口,嘶哑道:“这个怪物……” “就算怪物……我们也得拦住它!”阴风老祖身侧数十骷髅头吞吐黑气萦绕,咬牙道:“只剩最后两个……奔雷道友说了,一旦他可以动用那个东西,这个怪物绝非对手!” 沙……就在此刻,所有的手都掐动起来,一个个蓝色的符文拖拽虚空,瞬息之间,就形成一片连绵的海潮。 “这是……”徐阳逸眼睛眨了眨,一种汗毛倒竖的感觉猛然冲上天灵盖:“神通的符文……” 他看着面前数万米的符文之海,心中一颤:“这……至少是禁术以上……” 嗡!不过短短一秒,一片十万米的符文组合凌空生成,一个暴怒的声音响彻其中:“凡人……竟敢欺骗伟大的贪婪之主的使徒……” “忏悔吧……渣滓!” “伪神术……纪元挽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