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7章:对不起,我是反派(七) - 最强妖孽

第1567章:对不起,我是反派(七)

扑! 徐阳逸已经冲入层层黑雾之中。耀日魔狼的躯体仿佛自成世界,分不清是进入了对方的身体中或者没有进入。也不知道受伤多重,因为早在一开始,就用吞噬符箓吞噬了所有痛觉。 心无旁骛,一往无前。 眼中只有前方那一盏古灯,再无其他。朗基努斯爆发出灭绝的星云伴随左右。肉眼可见,肉身已经无数裂痕,鲜血涌出。那是万蛇噬咬过的痕迹,然而他却根本没有停息,他已经想不到这么多了,既然已经决定,那……就有进无退! 刷!遮云蔽日的黑雾之蛇再一次从四面八方冲来,六个节点的链接,诺亚方舟的灵力输送,弑神之枪的加护让他所向披靡。如他所料,这片诡异的身体世界给他的只是磅礴无比的压力,并不能将他灭杀。 但是。 仅仅是不能灭杀。 每前进一米,一种如山重压,仿佛空间坍缩,疯狂朝着他压来。无处不在,如影随形。这种恐怖的威压竟然直接影响神格----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让神格都退避的东西。他现在堪堪冲过五百米。光耀符箓几乎是刚刚启动就再不能用。 这是神威。 玛门的威严。 贪婪之主隶属初代雅威,而且是活了无数年的初代雅威,经历过两次诸神黄昏,恶魔七君主之一,创世神,提拉冈底斯的缔造者……头衔太多太多了。稳稳压了吞噬之主一头。 “滚!!”咬牙憋住一口气,这口气直通心神热血。朗基努斯挥动一片红芒,所有靠近的黑雾之蛇尽皆成为雾丝溃散。那盏古灯就在自己前方三千米,现在阻力却越来越大。 如果说之前还是海潮渐起,现在,他已经走到了海啸的中心。放眼望去,只有死寂的,活着的无尽之暗。群星如同一只只冥府的眼睛凝视着他。 “凡人……你罪该万死!!”黑雾之蛇崩溃中,耀日魔狼的咆哮响彻空间,他同样也有压力。外部圣经镇压,还有不知名的神术复苏,内部……这个人……在各种外因之下,实力居然超越了尊圣! 没有规则,却有神器护体。 不达太虚,却手握弑神之枪。 “星穹挽歌……群星之辉!!”随着一声咆哮,星云中所有星辰全部亮起,随后……化为一片宇宙风暴。 轰隆隆!无穷无尽的流星雨翻涌宇宙,短短三百米,成为毁灭的河流。陨石和陨石撞击,毁灭和新生不停交换。黑雾层层中,一条条黑雾之蛇盘旋在一起,形成一个个扭曲的聚合体,疯狂嘶鸣着朝他咬来。 一分二,二分三,三化无穷,只不过眨眼,四面八方都是铺天盖地的蛇影。根本容不得徐阳逸抗拒,一层又一层,层层包围,形成一个庞大的黑洞。 尖叫,嘶鸣,打开死亡的国度。下一秒,耀日魔狼恢弘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死吧!蛆虫!!” 轰!!!它的整个身体星云都震颤了一下,黑洞之内,太阳的光华照耀诸天万界,群星暗淡。一轮喷薄着烈焰的太阳突破黑洞轰然炸裂。 一层层的蘑菇云伴随着扭曲的冲击波横扫整个空间,层层叠叠,无穷无尽。然而就在这片辉光之中,一道刺目的红芒龙出大江,凤翼天翔。伴随一声惊天巨响,一道刺目的血痕将整片虚空一分为二,硬生生破开黑洞。 “终于动用朗基努斯之枪了么……但是,身为人类的你,又能挥动几次?” 耀日魔狼嘶哑的声音震慑空间:“在你还没有触碰到我之前,你就会被弑神的反噬化为灰烬。来……让我告诉你,贪婪之主赐下的神通无穷无尽!” 那些被炸开的黑雾之蛇再次化为烟云,被震开数千米外齐齐一顿,一秒之内,化为无穷无尽的流星,闪电一样朝着徐阳逸冲来。 明明是流星,速度却快的匪夷所思。根本不像流星,而是仿佛……流星剑雨,万剑齐飞! 哧拉!虚空中无穷无尽的银白剑痕满布,仿佛将漆黑的空间分割为数不尽的小块。耀日魔狼张狂的笑声响起:“禁术……群星暗灭,辉月之冠。” 不是中二地非要说出名字。 而是……他在逼着徐阳逸使用朗基努斯之枪,直白告诉他,这是禁术。 你……要怎么办呢? 是在禁术之中苟且等死?还是拼命挥动朗基努斯之枪等待弑神的反噬? 轰隆隆!群星陨落,万剑飞仙,一道道流星全部冲入徐阳逸所在,辉光无限,星光无穷,那是宇宙罕见的群星风暴,当这些星穹之剑全部插入他所在之处时,一轮明月的光辉遥遥升起。 明月出天山,普照天地间。比之前的禁术更强大,更磅礴,然而还不等它炸裂,一点红光直接斩破明月,一道身影快似惊雷,在虚空中拉出长长的火花,直冲空间中心。 徐阳逸眼中根本没有其他,那盏古灯就在三千米外沉沉浮浮,如同感觉到了他的意志,赵子七的魂魄非常安静。因为他两都很明白,现在……耀日魔狼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目的是古灯。 他只以为徐阳逸想彻底斩杀他。 “扑!”他全身的鲜血都从伤口处炸裂,朗基努斯,双刃剑。弑神的同时同样要承担弑神的责罚,对耀日魔狼挥动长枪反噬竟然比雷神弱不了太多。 这是剑指耀日魔狼身后的贪婪之主,对最古的初代雅威亮剑,这种反噬让他根本挥不出几枪来。 他没有停,趁着这一式神通崩溃,全速冲向古灯。眼中只有极致的冷静。然而牙齿都咬得卡卡作响。 冰与火,冷静与炽热,此刻行走在一拉就断的钢丝。他的脑海中光耀符箓完全开启,拼命思索,计算着所有距离。根本不管随着他前行血雨纷飞,也不管骨骼已经可以听到的哀鸣,和五脏六腑传来不堪重负的呻吟。 机会只有一次! 轰!前方恐怖的灵力再次凝聚,这一次的威压比前几次都要强。一种针刺的危机感猛然刺入他的眉心,他几乎本能地想却步。面前就是上一式神通崩溃的冲击波,他却死死压抑住这种人类面对极致危险的本能,全身猛然变化起来。 卡啦啦啦……一层层甲壳一样的骨质弥漫全身,殖入装甲浮现。苍白而巍峨的甲胄,生命本质改变,下半身逐渐成为马,轰隆踩踏虚空,用尽全力冲刺过去。 快,更快,越来越快! 左手盾牌,右手长枪,重甲骑士横穿虚无,带着摩擦的烈焰,拖拽血腥的尾光,形成一根赤红的箭矢。 轰!!! 红色和黑色交炽,冲击波瞬间炸裂。然而冲破它们之后,徐阳逸倒抽一口凉气,第一次停住了脚。 在他面前,是一只巨大的天平。 矗立于空间之中,纯金打造,镶嵌满珠玉宝石,华贵非凡。中央天平主体刻绘着无尽恶魔。两只巨大的恶魔左右对称。而天平的托盘,一端放着一根羽毛,另一端放着小山一样的银币。 这是实物,不是什么灵气凝聚。根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然而这个东西却散发出前两式神通都没有的恐怖气息,仿佛天地万物,诸天万族,都得膜拜在它脚下。 它身后是无尽虚无,两盏光芒亮起,一个虚无的狼脸隐约出现群星之中,它的嘴里叼着一枚银币,处于天平银币的一边。眼中杀意四射:“不愧是朗基努斯……即便是凡人握着它,也能打破太虚禁术……但是,现在呢?” “神器……贪婪之主的公平。”他声音中带着一抹戏谑:“玛门大人亲自交予的神器,贪婪之主的交易从来公平。但只要这枚银币落下,交易不再公平。天平失衡,而作为交易一方的你,马上抹杀。” “来吧……再往前走一步试试?呵呵呵……哈哈哈哈!” 还有这种东西? 徐阳逸是真的愣在了原地,这一刻他忽然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这就是神明的手段…… 无论凡人再怎么挣扎,就算手握弑神之枪,也无法穿过这道神灵的藩篱。 拼着自己身受重伤打破两道禁术,耀日魔狼竟然手握玛门的神器……可见对方对这次行动何等重视,这一刻,他忽然觉得手中弑神之枪重于千钧。 深深看了一眼近在咫尺,最多只有五百米的古灯。这短短五百米,就是天地鸿沟。 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说不出来。 拼死? 没有用,耀日魔狼只是玛门化身,就算斩杀了耀日魔狼,玛门仍然活着。而且……器灵对他说过,弑神之枪只是有用而已,仅仅是“有用。” “跪下,爬过来,亲吻天平的底座。签订灵魂契约,我答应既往不咎。玛门大人也会宽宏大量,原谅你渎神之罪。”耀日魔狼的声音缓缓响起,高高在上的稳操胜券,他非常乐意看见这种无信者匍匐在脚下的卑微姿态。 徐阳逸没有动。 当……虚空中一声清脆的声音,一枚银币划出耀眼的光华落在他脚下。耀日魔狼嗤笑道:“捡起来。” 仍然没动。 耀日魔狼不徐不疾:“用嘴,狗一样叼起来。我数到三,是保留神智为玛门大人卖命,还是成为行尸走肉为大人效力,这是你保留自由的最后三秒,桀桀桀!” 嗡……就在此刻,虚空中再次一震,徐阳逸心中知道,那是第七个节点连接的声音。无穷无尽的金色光华从虚空之中汇聚入他的身体,仿佛在他身后打开黄金的大门。 神术即将启动,他身上的灵力越来越强,这一刻已然超越尊圣,有和耀日魔狼一战之力----不借助弑神之枪,然而……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