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8章:对不起,我是反派(八) - 最强妖孽

第1568章:对不起,我是反派(八)

我有罪……最近沉迷农药了…… 很多人说农药有毒……我不信……我以身试毒……果断中毒…… 认罪…… ……………………………………………………………… “三。”耀日魔狼的声音响彻空间,恢弘而傲慢。 徐阳逸死死盯着那座巨大的天平,不需要作假,那种恐怖的威压连自己的神格都在瑟瑟发抖。只有神器能制衡神器,可惜……对方不是雅威,朗基努斯对对方没有绝对的震慑力。 怎么做? 他心中飞快思索,感受着身体中越来越庞大的力量,却无计可施。 站着死? 跪着活? 他都不愿意! 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身上陡然爆发出冲天光华,濒临结束的寿元再一次燃烧起来。 这一招本来是用于对付娲皇,唤醒卡俄斯之种,以同为“最古”的混沌之神神力抵抗娲皇。但是……如果现在都过不去,还谈什么以后? 耀日魔狼仿佛有些惊讶:“你就算死,也不愿为玛门大人效力?” “你可知,诸天万族,有多少人愿意舔着大人的脚指头,只为那一眼青睐?” “你可知,玛门大人能随时让你成为太虚,甚至独步也不是不可以。你要什么,大人就有什么……” “滚。”徐阳逸平静的声音响起,随着寿元燃烧越来越剧烈,身体中仿佛打破了桎梏,一阵卡卡卡的声音响彻虚空。 轰!!! 一股堪比玛门,同一级别,不分轩轾的神威陡然降临。 伟岸,巍峨,大气无边,藐视诸天我独尊,天上地下我为神。耀日魔狼戏谑的瞳孔陡然尖锐起来:“这是……” 太熟悉了…… 这是……初代雅威的神威! “昊天?不……不!这,这是混沌之神!!” “一!!”随着它一声尖叫,猛然松开嘴。 缓慢,却不停止,银币掉落。 然而就在此刻,那枚落下的银币居然半空中停止! 卡卡卡!不只是银币,就连浮动的黑云,闪耀的群星,都在这一刻完全停顿。 时间静止! “呵……”徐阳逸长长舒了口气,他感觉到……自己的寿元最多只剩下三十年,如果大争之世他不能成就太虚,三十年后,数百年修为换来的只有一捧黄土。 “有所为,有所不为。”他缓缓举起了朗基努斯之枪,对准死死盯着他的耀日魔狼:“我徐阳逸从地球一个区区地级市起步,经历七界,地狱,走到天地之桥,从来没有想过对谁屈服。”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没有人可以操纵我,就算神也不行!” 耀日魔狼并没有被静止,他处于贪婪之主的公平保护范围。然而此刻,他只能吃人一样看着徐阳逸,心中暴怒无限。 蛆虫…… 卑微的蛆虫! 食腐之蝇,丑陋的秃鹫!最低等的劣魔! 他怎么敢……他怎么敢在魔神神器面前渎神! 怎么敢对敬若神明的玛门大人说不! “那……你就乖乖地死吧!!”虚无中猛然伸出一只手,暴虐地拨乱银币。 哗啦……虚空中只有这一个声音,漫天银币翻飞,徐阳逸闭上眼睛,寿元燃烧已至尽头,他能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力量已然取代自己的身体。 曾经他认为自己有很多底牌。 直到遇到至高无上的存在,他才知道,最大的底牌……也不过是自己的命。 太虚……这一刻,他对太虚的执念无比深重。想看到宇宙的真实,实力才是最基础的根本。 用命打破一切,他无怨无悔。 然而就在此刻,他突然睁开眼睛。愕然看向周围。 寿元燃烧……停止了? 不……不只是停止,而且……还在不断往上回复!直到回复到了这次燃烧之前? 卡俄斯的一击,他有信心打破这件神器,虽然代价太过巨大,而且……面对娲皇之时,也再也没有任何底牌。但是……卡俄斯的一击绝不会有这种效果。那是真正的以命换命。 “这是……”不只是他,耀日魔狼也呆住了,倒抽一口凉气看向四周,纷飞的银币静止虚空。他倒抽一口凉气:“神……器?” 太荒谬了,一场战斗,出现了朗基努斯之枪,贪婪之主的公平,现在又出现了第三件神器? “圣杯。”随着一声咬牙切齿的声音,虚空中陡然出现一个日环食,金红色的边缓缓闪耀,割裂百米大的裂缝,最后……成为一个巨大杯口! 轰隆隆……耀日魔狼的空间在缓缓破碎。黑雾渐渐散去,徐阳逸看清楚了,那是一个巨大的颅骨! 青春永驻的圣杯,据说,只要喝下一口圣杯之水,就能长生不老。 圣杯中心,诺亚方舟的器灵咬着嘴唇站立其中,复杂地看了徐阳逸一眼:“我收回我的某些评价。” “你……能面对这种怪物不低头,甚至……最后一击爆发出了击败他的力量……你……有资格暂时执掌诺亚方舟……” 耀日魔狼的虚影都因为突如其来的变化而震怒地颤抖,是……刚才一击他已经有落败的预感,但是!他不相信对方用出这一招还能好得到哪去! 他在神器庇护范围,而且身为太虚,只要最后比对方多一口气,站在这里的就是他! 什么神术,没有用,本体都躺下了,神术怎么发动? 然而根本没想到,对方这一招居然没有用出来……一个让他恨不得食肉寝皮的器灵横插了一手! “你……真的想死!!?”他几乎是咆哮了出来,无尽的提拉冈底斯烈焰从虚空中爆发,让这片静谧的宇宙瞬间化为火焰的地狱。 他目呲欲裂地说道:“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这是贪婪之主的神器!大人对这件事有多么看重,你难道不知道?!区区器灵……大人让你灰飞烟灭不过刹那之间!!” “如果他敢在娲皇地盘上这么做的话。”器灵无喜无悲地说:“神明开战,他真的不怕其他雅威的介入?娲皇……可不是一般的雅威啊……” “你放肆!!”耀日魔狼怒火几乎吞没理智,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别忘了,你区区器灵使用神器,注定沉眠。而且你以为圣杯可以镇压我?杀死我?痴心妄想!” “而且……你就算动用圣杯,也不过打破我的表象!我太虚的本体不会改变!站在这里的仍然是我!只能是我!” “你凭什么做这种无用功?!” 没有回答,器灵缓缓闭上了眼睛,就在同时,他身后的圣杯猛然爆发出一片金色光华。如梦似幻,带着一种让人沉浸的朦胧美。仿佛打开了天国的缝隙。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徐阳逸好像看到了后方不老的山泉,漫山遍野的鲜花,无数的天使从器灵身后飞出,有流淌着蜜和奶的河流,还有翩翩飞舞的精灵弹奏的天国华章。 “这是……极乐净土?”他喃喃道。 “该死……该死!!!”耀日魔狼死死盯着圣杯的裂口,在铺天盖地的神光之下,这方世界的黑雾层层湮灭,只剩下无尽的金光,净土蔓延,伴随着耀日魔狼的惨叫,它巨大的虚影,连同贪婪之主的公平,和器灵的身影一起化为飞灰。 轰!!! 如同宇宙坍塌,一声恨极,也怒极的惊呼从深处响起。就在同时,徐阳逸右手猛然抬起,魂狩化为一道流光,恰恰卷住了赵子七的魂灯。 这方世界深处,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黑洞,吸收着所有黑雾,黑雾中心,耀日魔狼的躯体疯狂变化,褪去一切虚伪,凝聚本体的真实。徐阳逸的衣袂须发笔直超前飞舞。他没有动,而是复杂地看向器灵:“为什么。” 为什么……你不必出手,现在却动用了这种神器? “因为……你好歹唤醒了我。”器灵磨着牙开口:“而且……魔鬼是本教天敌,如果你没有击败他的实力,我会视而不见。蚂蚁……就算给他再多的时间,也只是蚂蚁。” “但是……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可能。’”他的身影也开始渐渐消散:“有朝一日……击败七君主的可能……甚至……找到创造我的那位雅威的可能……” “我是残缺的……创造之后我的原主就不知去向,如果你能找到他,请……将我交回到他手中……” “你的实力……还不足以完全执掌方舟,而动用了圣杯的我,也将陷入无尽的长眠……” “还没有结束,人类……这个玛门的化身异常狡猾和强大,你看到的星力,星云,只是构成他的表象。我毕竟不是雅威,他也持有神器,我只能做到……将他的虚伪揭开……” “剩下的……就看你了……” 刷……所有黑雾全部被吸入黑洞,四面八方再次呈现出诺亚方舟。狂风怒号戛然而止,徐阳逸手握魂灯站在原地,却并没有答复。 世事如棋,没有人知道下一步是什么。 这是修行的美丽,也是危险的未知。 他没有必要去和玛门面对面,而且他有直觉,玛门也未必会把他放在眼中。 堂吉诃德? 那是不自量力的笑话,或许会有永不言弃的黑色幽默。 “终于拿到了……”他狠狠握了握魂灯,放入储物戒中,目光看向了船的另一侧。 就在那里,所有的黑雾猛然一凝,虚幻的耀日魔狼躯体终于凝聚为真实,还不等他看清,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响彻方舟。 “凡人……器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