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9章:对不起,我是反派(九) - 最强妖孽

第1569章:对不起,我是反派(九)

依然三更~补一下前几天的…… …………………………………………………… 那种声音简直不能形容,如同地狱深处的哀嚎,说不尽的怨毒,数不清的恨意。方舟一侧的尽头,一个百米大的黑洞出现虚空,周围空间都在疯狂颤抖。黑洞之中,一个喘着气的高大身影一步踏出,赤红的眼睛刹那间和徐阳逸凌空对上,空气中甚至都能听到铿锵之声。 徐阳逸冰冷地看了过去。 所有的星云,星图全部消失,一切的虚妄,一切的神通回归最初。出现在他的眼前的,是一条十米大的腐烂之狼。 一侧是银色的狼,另一侧完全腐烂,长满了眼睛,浑身绽放的恶魔之力简直浓郁地不能直视。看到它,就好像凝望深渊。 轰!! 磅礴的太虚之力轰然爆开。然而就在这一刻,所有尊圣齐齐睁开了眼睛。每个人都向脱力一样,一头冷汗。九双眼睛死死盯着耀日魔狼。 “一,二,三……八,九。很好……一共九只蝼蚁。”耀日魔狼明显衰弱了很多,气势却丝毫不弱,它根本没有看其他人,舔着嘴唇看向徐阳逸:“失望了吗?” “你以为玛门大人的化身仅此而已?!” “你以为凭着你们区区蝼蚁就能击败魔神化身!” 咚……它猛然踏前一步,地狱烈焰瞬间呼啸,目光发红,从牙缝中说道:“现在……你连跪下忏悔的机会都没有!” “我会将你的灵魂永远囚禁于星空彼岸,为后世警戒!” 徐阳逸笑了。 虚空开始嗡鸣震颤,他怜悯地看向耀日魔狼:“失望?” “不……” “我真的庆幸,你没有死在圣杯之下。”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瞬间,整艘诺亚方舟陡然爆发出冲天光华,无穷无尽的金色灵线横布虚空。飞快构筑,八道光柱环绕中,一扇黄金的门扉出现徐阳逸身后。 大门是紧闭的,左方是天使,右方是恶魔,周围诸天万族的浮雕,徐徐如生。 徐阳逸正在门缝中央,如同浑身血污的看门人。真正的冥府使徒。 “这是……”耀日魔狼高高在上的气势骤然一顿。他认出来了,这是神术。但是他作为玛门大人的化身,是不可能被非雅威毁灭的。神术对他……只要不是雅威使用,也只不过是配上了神术的名头而已。 但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这扇大门出现的时候……自己如此的心胆俱裂呢? 在什么地方看过? 是的……自己一定在什么地方看过这式神术,而且……印象一定非常深刻…… 在哪里呢? “你应该知道它的名字才对,毕竟……它非常有名。”徐阳逸伸出大拇指,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目光中满汉杀意看向耀日魔狼。 这个让他跪下,狗一样叼起银币的所谓魔神化身。 这个囚禁了赵子七如此之久的罪恶使徒。 他终于等到了现在! 轰!!无穷无尽的金色灵线汹涌而来,群龙汇海一样没入徐阳逸的身体。他狠狠一抹储物戒,一卷金色的羊皮纸从他储物戒中飞出,带着让世界膜拜的力量。上面一卷红色的绳子悄然打开。 “来吧……”他一手抓住卷轴,心中的杀意简直如同长江大河,奔涌不绝。 就在他抓住的同时,身后的黄金大门轰鸣中打开。磅礴的雅威神力疯狂涌出,而这些神力汇聚成一幅幅虚影,有的是一条狼,在一个满是火焰的地方出生,有的是这条狼死去,被秃鹫吃掉半个身躯,有的是……一个宛若星辰的生物掠过,看了这条将死未死的狼一眼…… 耀日魔狼浑身都颤抖起来。 它的脚步往后退去,再退……退了十米之后,猛然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转头就跑。 “大人!大人!!”他的声音都完全尖锐了,疯狂朝着天空冲去:“救救我!救救您忠实的仆人!” 它想起来了! 是了……这道神通确实见过,正因为他太过有名,从而自己没有一下想起来。一叶障目,但是黄金大门打开之后,它如何还看不出来! 永恒之夜…… 这竟然是永恒之夜! 这是唯一的一招无视境界的神通!一旦陷入……就是永生永世的轮回! 没法杀死他,但是比死还可怕! “赎罪吧……魔鬼。”徐阳逸猛然一拉,卷轴完全展开,一个个金色的符文飞入空中,层层叠叠,环绕周围数十万米,齐齐绽放出恢弘的光华。 “不……不!!你住手!!”耀日魔狼根本不敢往身后看,而是疯狂地尖叫,全速的飞驰:“你住手……住手!玛门大人不会放过你的!我发誓!!” 徐阳逸深吸一口气,闻所未闻,双手一合:“神术……” “永恒之夜!” 轰!!黄金大门完全打开,所有金色符箓成为一只巨大的金色之手,一把就抓住了耀日魔狼,对方恢弘的太虚之力在这一抓下简直如同婴儿,毫无抵抗。 咚咚咚……随着金手出现,所有尊圣全部半跪于地。明明这一招没有什么出奇,但是……他们就是从心中出现一股敬畏。 仿佛面对宇宙的诞生,直面位面的奥秘。 根本无法站立。 神明在凝望。 “逸……你放手!停止它!!”耀日魔狼已经在尖叫了,眼中第一次带上了祈求,随着金色巨手猛然收回,声音都破音了:“我求你!我祈求你!停下它!停下它!!” “一切都好说!我保证不会插手这件事!我不……不!不!” “不要将我关进这个可怕的囚牢!不……” 轰隆隆…… 没有任何抵抗。 堂堂太虚没有丝毫挣扎,在仍然环绕的尖叫声中大门彻底关死。耀日魔狼仿佛从未出现过。而周围所有尊圣还在身体瑟瑟发抖,根本不敢起立。 一分钟,五分钟…… 阴风老祖干吞了口唾沫,颤抖地抬起头来,一头冷汗:“这……是我们做出来的?” “是。”徐阳逸脱力一样坐了下来,看着天空,死死抓着魂灯:“多亏你们。” “哪怕它最后衰弱太多,也不是我们能对付的。” 梅踏雪仿佛没有听到,而是呆呆地看向那扇渐渐消失的黄金门扉:“它……不会再出来了?” 那……可是太虚啊…… 堂堂太虚啊! 自己刚刚感受到就知道,对方……比自己的师尊只强不弱!而且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就这么……说没就没了? “不会了。”徐阳逸拿出丹药吞服下去,闭目打坐,又补充了一句:“永远不会。” “死了?”宝象禅师也呆若木鸡地看向徐阳逸身后,不敢置信地问。 徐阳逸又笑了。 “不死,也不会死。” “但是相信我,它宁愿死去……但永远无法死去。” “只能徘徊在生与死的噩梦……无限轮回。” 轰……就在他说话的同时,耀日魔狼已经进入了一个火红的空间。 它根本没有看,而是疯狂地转身,拼命敲击着大门,声嘶力竭地咆哮:“让我出去……让我出去!!求你……求你了!!” “不要……我不想啊……不想啊啊啊啊!!” 无人回应。 大约过了十秒钟,它声嘶力竭的惨叫忽然停止了。因为它赫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是完整的银狼。 身体完好如初,然而它却没有惊喜,堂堂太虚,魔神化身,眼中竟然出现了无尽的恐惧,十米高大的身体瑟瑟发抖,颤抖地看着四周。 就在此刻,数十根利箭从虚空中出现,刚刚出现就抹消空间,直接洞穿了它的躯体。 “呜呜呜!!”它张嘴发出的却是最普通的狼嚎,太久没有的剧痛瞬间洞穿全身。那是它拜入玛门大人座下再也没有感受过的伤痛。太虚之力仿佛根本没有用,连最普通的弓箭都挡不住。身体的反应也没有用,这些箭根本避不开。 脑海中,尘封的记忆被掀起。那是它永远封印在深处的回忆。 “这是……数十万年前……我……死的时候吗?” 剧痛沿着骨髓蔓延,鲜血喷出,一个个声音在周围响起:“是条银狼?毛色不错,我拿?不急,老夫这里有一式秘术,可以让他半生半死,颇为有趣。” “怎么?秘术失败了?恶心,一半是狼一半腐烂……怎么会失败?哎……好好的狼皮毁了。怎么办?还能怎么办?丢了呗。” 声音渐行渐远,然而无人知道,耀日魔狼并没有死。 比死更可怕的,是眼睁睁看着自己死。 天穹上,开始蔓延无数秃鹫,它们试探着,盘旋着。耀日魔狼心中疯狂地咆哮:滚!离我远一点!!你们这些肮脏的蛆虫! 只不过,身为凡物的它根本无法发音。 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天穹的秃鹫落在它的身边,随后……无数秃鹫黑云一样朝它冲来。 “不!!!” 没有人会再关心它的死活,诺亚方舟甲板,徐阳逸已经调息了三十分钟。终于长长吐了口气站了起来。 快结束了…… 太虚大道近在眼前! 只剩下娲皇了……最后的考验,而他伪封神榜还在手。卡俄斯一击也在手!只要唤醒娲皇,一切……都会结束! “走。”他深吸了一口气,神识没入黄金约柜,操纵诺亚方舟朝着建木开去:“让我来……结束一切!”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