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0章:对不起,我是反派(十) - 最强妖孽

第1570章:对不起,我是反派(十)

轰隆隆……诺亚方舟调转船头,朝着建木驶去。 船上九人,神色都非常复杂。凝重中带着轻松,破五关斩六将,从黄泉灭世面对啄木鸟,到诺亚方舟掉下直面雷神,到后羿射日魔神化身的出现,一步一步,沾满血腥,虽缓慢,却无比坚实。 他们终于走到了今天。 他们很确定,另外一个势力应该已经全灭了,他们有诺亚方舟的保护,才在这片灼热地狱下活下来。所以……他们距离那个至高的王座,也不过一步之遥。 “一将功成万骨枯。”屠苏方荣站在船舷边,看着两侧倒退而去的火海,感触良多的喃喃道:“每一次大争之世的打开,都是一场腥风血雨,如今……终于要结束了……” “阿弥陀佛。”宝象禅师看着满地的枯骨,想起进入之时挥兵十万,现在……却只剩下数千。 不……可能数千都剩不下,建木那边,另一场战争正在爆发,面对手持天地神弓的后蚁,还能剩下几人? 不过,一切都值得。 只要徐阳逸登上那个至高无上的王座,所有的一切都有了回报。 徐阳逸心情也放松了一些。 赵子七魂魄到手,这才是他最大的心病。手握悟道果,太业混沌丹,伪封神榜,娲皇的苏醒时间还掌握在自己手中,他已经有了九成把握,这一次,赢的仍然会是他。 所有人都安静地调息着,距离建木越来越近,已经可以在地平线上遥望那株冲天巨树的身影。徐阳逸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身体恢复到了可以作战的状态。后蚁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射出下一箭。看来每一箭都需要耗费他巨大的精气神。他有足够的时间谋划接下来的一切。 然而就在此刻,他的目光忽然微微动了动。不只是他,所有人都睁开了眼。疑惑地看向四周。 “刚才……发生了什么?”阴风老祖疑惑开口。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刚才有些不一样。 仿佛……有什么东西过去了? 仔细寻找,却毫无踪迹。 “不是我的错觉?”徐阳逸深深皱起眉头,他也有这种感觉。心中刚放松的弦立刻绷紧。不行……不能懈怠,娲皇可是货真价实的雅威,一日不成太虚,一日不脱离大争之世,一日不能掉以轻心。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神识立刻铺开,然而搜寻之下,却什么都没有。 “没有?”“什么都感觉不到。”“是……我们都发生了错觉?不可能吧?” 了无踪迹,徐阳逸沉声道:“以不变应万变。大家继续打坐。” 他深深看了一眼四周:“这个地方……可不是能以常理推测的。” “既然找不到,那就等他自己出现。” 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然而梅踏雪没有。 作为女人,她的第六感天生敏锐,她清楚地感觉到,刚才有什么东西突兀被抹去了。 “幽海幻境……”看到众人都再次打坐,她皱眉咬破指尖,一道道蔚蓝色的灵气汇聚伤口,慢慢挤出一滴鲜血,脸色也倏然苍白。 刚才那种感觉……让她心惊肉跳。 “幽海龙王宫圣女嫡传秘术,幽海幻境,追溯时光。”大约十分钟后,一滴金色的血液出现指尖,她的呼吸都紊乱了起来。凝重看了一眼四周,距离建木已经越来越近,头顶已然出现铺天盖地的树叶。 她咬了咬牙,狠狠挤出这一滴鲜血。 哒……鲜血落于甲板,瞬间溅起一片涟漪,大约一米方圆,出现的正是他们十分钟以前的情况。然而就在此刻,她倒抽一口凉气,猛地抬起头,同一时间,所有人再次睁开了眼睛,凝重看向四周。 不对…… 被抹去了……刚才……确实有什么东西消失了! “全队戒备。”徐阳逸警惕无比地看着无边火海,灵力蜂拥而出。但是还不等他发布下一道命令,梅踏雪的声音忽然响起:“我……知道那是什么了……” 其他八位尊圣立刻看了过去,梅踏雪脸色无比苍白,头上都出现了白色发丝,而她面前,赫然出现了两片涟漪。 她微张着嘴,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右手捂着胸口,左手微微颤抖着。震撼地看向所有人:“时间……” “是时间被抹消了!” “有什么不可知的存在,在这里不停抹消时间!” “你确定?”徐阳逸目光如火,立刻追问。 “我很确定!”梅踏雪呼吸都有些急促,指着甲板上泛起的涟漪说道:“这是幽海龙王宫圣女嫡传秘术,能追溯曾经的时间。耗费心力极大,十分钟才能使用一次。以血通神,打开一片属于‘曾经’的光幕。我明明只挤了一滴……” 所有人都没有开口。 梅踏雪面前根本不止一片涟漪! 在他们都不知道的时候,时间正飞快流逝。如果不是梅踏雪恰好用出这一式神通,恐怕他们只能感觉诡异,却不知道到底失去了什么。 娲皇苏醒? 徐阳逸神经已经完全绷紧,如同拉满的弓弦,第一反应就是娲皇提前苏醒。这不是不可能,雷神已经被打破,昊天的禁制破裂了一部分。 但是他马上否认了这一点。 他看过法拉孔进入意志囚牢的画面。 那是诸天暗灭,群星暗淡。时间空间全部停止,如同凝固的一幕。 法拉孔并不是很强的雅威,但是娲皇不同,一位随手能用出永恒之夜,一位打造过恶魔烘炉,号称最强的二代雅威,她如果真的苏醒,绝非现在这种情景。 不! 他忽然想起来,并非只有雅威才能做到这一点! “时间神则!!”他低下头,眼中杀意四射,一字一句道:“是柳眠风!” “他还没死?”梅踏雪森然开口:“不过也好……就这么死,也太便宜他了。” 宝象禅师沉吟开口:“不断抹消时间……他还没有接触时间规则,这样做对他伤害极大……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越靠近建木,时间抹消的感觉越浓郁……”王不法凝视四周:“奔雷道友,我们恐怕得更加赶快,建木……可能有变。” ………………………………………… 建木之下。古树参天,后蚁站立于天地巨弓顶端,俯瞰着数万米外两千修士流光凌空。一言不发。 它的目光有些幽远,在这些修士身后,是一条染血的道路。无数妖兽尸骸七零八落地散布其间,而冲到建木之下的人,无人不是浑身浴血。 金丹之下完全死绝,剩下的只有一千三百元婴,二十尊圣。人人带伤,浑身浴血,甚至很多人站都站不稳,呼吸紊乱如同风箱,但是却毅然决然地站在这里,一步不退。 为什么? 大地受难,生灵涂炭,尧帝下令射落十日。是为拯救苍生,但是这些人身上为什么散发如此浓郁的杀意? “这就是你说的异世界恶魔?”他看向身边一片树叶之后,沙哑开口。 刷……风卷起热浪刮动树叶,一个浑身衣服焦黑,面容也被滚烫的世界熏得漆黑的身影出现后方。他仿佛被这恐怖的太阳抽干了水分,丝毫看不出曾经的优雅。 柳眠风。 他的喉咙仿佛都被火焰烧伤了,说话的时候如同锈刀磨铁,沙哑无比:“咳咳……没错。” “你为什么要帮我?”后蚁疑惑地看着这个人类问道。 “为什么?”柳眠风此刻面容漆黑,声音带着无比的不甘心,只有血红的眼珠看向下方的修士。仿佛是在反问,仿佛在回答,许久,才有些疯狂地笑起来:“为什么……为什么?” “我堂堂眠风公子,竟然会输在这个下贱的飞升修士手中!”如同用尽了所有力气,他牙龈中溢出道道鲜血。话语之中无限恨意:“我出身名门,天潢贵胄,天资横溢……竟然落到如今这步田地……” “天道不公……上天偏颇!!我得不到的……谁都别想得到!!” 是的,他在看到下方修士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输定了。 四十多位尊圣,一千多位元婴。可怜他的三千人马在屏障刚刚打开的瞬间就化为灰烬,若不是他身上保命法宝众多,此刻早已经是焦炭一具。然而就算如此,他现在的处境? 人不人,鬼不鬼,耗光所有法宝,挣扎着来到建木的庇护范围。身体内部完全被十日之火焚毁,可谓经脉尽毁。然而,他注重的并非是将自己弄成这样的十日升空,而是自己的另一个对手!三宗联盟的奔雷。 凭什么…… 凭什么自己无数光环加身,最后一战未战先败? 凭什么自己的人全部死光,自己不人不鬼,对方还活的好好的?纤尘不染? 他恨,恨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对手。 如果没有你…… 如果你能在最后一关消失……是不是一切都会好起来? 他的表情全部化为扭曲的五官,后蚁深深看了他一眼:“你,不是好人。” “好不好人不重要。”柳眠风抓了抓已经近乎秃顶的头皮,稀稀拉拉的头发从指缝中滑落出来:“重要的是……我能帮你。” 他抚摸着脸上干枯如树皮的脸皮,沙哑道:“我的领域……是亿中无一的时间神则领域,只要我帮助你……将十日全部射下来,是否就能结束这一关?” “我……还有机会的!” 他低下了头,血红的眼睛眯了眯。是的……就从刚才开始……不……从后羿射日开始,就拼尽全力飞快抹消时间。 这些时间没什么,但是……它能加快后蚁的愈合速度。而且,他能感觉到…… 对方绝不是一次只能射出一支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