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1章:对不起,我是反派(十一) - 最强妖孽

第1571章:对不起,我是反派(十一)

“他们来了……”柳眠风抬起如同黑鬼的头颅,看向远处的修士:“距离你这里还有七万米,很快。 相信我……我全力帮助你射下其他太阳!有时间神则在,只要你愿意,你的愈合速度会加快太多!而且,我能拦住对方至关重要的杀招!” 后蚁没有开口,他之所以没有继续拉弓,是因为他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知道来自于谁,仿佛整个洪荒只有他才是孤立的,哪怕他是为苍生黎民着想,所有人也对他饱含杀意。 或许来自于身边的人虽然他看不出柳眠风还有什么威胁,或许…… 他想起了之前看到的那艘巨船。 船头的男人,带给他一种强大的压力。 不……也不是,还有另外一种……他从生下来就知道,他是天地宠儿,直觉非常敏锐。他感到还有一双眼睛,在暗处死死盯着他一举一动。 数次拉开建木,数次放松。想到尧帝让他射下十日的命令,他的心第一次乱了。 “没有时间了!!”柳眠风嘶哑开口,吃人一样看向缓缓靠近,却步伐坚定毫不紊乱的一千多修士,看到了……排头的人,就是奔雷可恶的器灵! “拉动它吧!我知道你一次性不止拉动一根!之前大地的尽头爆发的恐怖灵气波动你没有感觉到吗?那个恶鬼一定正在赶到这里!一旦他到了,一切都完了!” 后蚁终于开了口,幽幽道:“好像我射下十日,你就能晋升下一个境界……恕我直言,就算你真的有这个机会,你也做不到。” “你现在全身经脉已经被十日烧毁,肌肉血脉严重烧伤,能活下来都是幸运。其他的……你就不要奢求了。” “你闭嘴!!”柳眠风针刺一样猛然站起,浑身都在发抖。杀师叛宗,欺师灭祖,他耗费了多大手腕才走到今天?怎么可能胜利者不是他! 有的人,看起来温文尔雅,但只是将丑陋的一面藏在心中。 一旦超过他“温文尔雅”的度,他的崩溃比想象中更竭嘶底里。 没有人能带着面具过一辈子,平时压抑得多狠,爆发起来就有多狠。 信念被否认,柳眠风已经站在了爆发的火山口上。颤抖地想抓住对方,然而刚刚伸出手,一只手却摁住了他。 他愣住了。 后蚁也愣住了。 这不是他们的手! “你们是谁!”后蚁所有神经都在尖叫起来,好强……好可怕!就是他们……自己感受到的那股不详的气息就是他们! 仿佛……他们会打开潘多拉的魔盒,放出什么恐怖的怪物一般。 刷……刷啦啦啦!如流星降落,一圈圈银色的符符虚空绽放,化为银蝶翩飞,随后组成一道道玄奥无比的符文。 虚空传送法阵! 而这个法阵的漩涡中,一只长满鳞片的爪子正凌空伸出,摁住了柳眠风的手。 “神明之子也是你能触碰的?失败的废物。” 哗!若海啸四面喷涌,银色符文凌空炸开,十几道身影出现其中。为首是一条巨大的西方巨龙,身后两位大贤者,一位真知者赫然在位。再后面,十几位判罪者衣衫破损,青铜面具下却闪耀着灼热的红光。 流星陨落,数万米外,鱼肠猛然抬起头。 熟悉的气息…… “这是……他们?”他愣了愣,目光倏然凝重起来。 “大人……这是盟友?”身边的元婴也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精神一振问道。 “或许是盟友……真没想到他们也到了这里。”鱼肠抿着嘴唇看了数秒,招了招手:“全军突进。” “刚才大地的尽头爆发了可怕的灵力波动。奔雷和那个怪物的战斗应该分出胜负了。无论胜负……我们必须做好我们该做的事情。” 无人异议,随着一道道宝光闪动,剩余一千多修士化作道道长虹,直冲建木。 然而,他们刚刚飞出数千米,前方陡然闪耀起一片符文。 这些符文非常繁复,而且完全不是东方风格,在空中形成一道道的晶壁系,居然将他们死死拦在外面。 卡……卡卡卡卡!随着一片片凝聚的声音,这些符箓飞快朝着八荒**蔓延,数秒之后,一面无尽的符箓之墙横在他们和建木之间! 呆滞。 所有人都呆滞了,而领队的鱼肠更是愕然。 这是真知者的手笔…… 没有仔细想为什么,因为对方的答案可能荒诞到不能接受。而是他忽然想到。这些人……真的是盟友? 他们的疯狂,他们的求真,他们为了目的不顾一切的手段……以及……他们在雷神之时抽身离去。 一种极其不详的预感浮现心中,他猛然回头:“快。” “冲过去!” “不计一切代价!立刻冲过去!拦住他们!!” 一位尊圣疑惑道:“道友,他们不是盟友吗?” “盟友……”鱼肠冷笑着磨牙:“他们只是真知的盟友!” “其他一切,在他们眼中都是可放弃的灰尘!包括他们本身!” 与此同时,极远的地方,徐阳逸目光一闪,霍然抬起头,猛地站了起来。冲到船头。 好强大的灵力…… 是他们……他们也到了这里。人数少了非常多,千不存一。而就在他们出现的时候,他的心脏毫无预兆地猛然跳动起来。 不吉之兆。 “怎么会在这个时候……”他咬了咬牙,就在此刻,忽然面前金光闪烁,一片光幕毫无征兆地凌空打开。 “逸,我们又见面了。”尼维亚的面容出现在光幕之上,带着微笑:“希望你不会对我们的不辞而别而恼怒。作为补偿,我有一份礼物送给你。” “我警告你!”徐阳逸根本没有考虑,虚空金字塔的一幕幕浮现眼前,他死死盯着对方说道:“别做无用功……尼维亚,除非你想死在这里!” 然而,对方仿佛闻所未闻。看向远方,在天的尽头,一株巨大的树木参天立地。 那是建木神弓。 “多么伟岸,多么美丽……这是世界之柱,只有仙界才能孕育的东西。它支持着一方大道的运转。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活着的世界之柱。” 该死…… 徐阳逸狠狠握向光幕,却只泛起点点涟漪。 这不是即时对话。 这只是神识留影! “首先要说一声抱歉。”尼维亚风度翩翩地鞠了一躬:“我阻拦了你们的进入。在世界之柱下瞻仰神灵的神国,这是无上殊荣。是真知的勋章。请允许我自私地拥有这个‘第一’的权利。” 呵……徐阳逸闭上眼,牙缝里吐出冷风,现在他几乎是祈祷了,这些该死的疯子千万不要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变化……他厌恶变化!现在他已经胜券在握。然而世间一饮一啄,一花一果又何尝说得清? 没有真知者的帮助,他们闯过第二关无比艰难,恐怕雷神之下就前不存一。但是……邀请的势力太多,总有他无法掌控的地方。 比如真知圣所。 邀请之前,他就知道这个定时炸/弹指不定会爆炸,现在……他已经闻到了刺鼻的硝烟味。 “或许你会担心。”尼维亚仿佛猜到了他的想法,缓缓说道:“不过不用。我发誓,我用法拉孔大人的名义发誓,我们绝对只是按照神话的剧本走。绝不可能发生虚空金字塔同样的过失。” “我们要的,只是第一个达到天地之桥的无上殊荣。就像你们的探险队第一个征服名山大川,会插上自己的旗帜一样。” 画面之中,尼维亚的神色已经颤抖起来,它轻轻叹了口气,吸毒一样用双爪抚摸着自己的脸庞,浑身鳞片都在颤抖:“我发誓,我们只是想第一个在这位神明的天地之桥上烙印上真知的徽章,证明我们来过,我们征服,我们了解……” “万能的真知之神无所不在!无所不知!!” 最后一句,它的声音都尖锐到高亢,伴随着这一声,光幕戛然而止。 徐阳逸久久没有动。 “全队戒备。”数分钟后,他没有转身,诺亚方舟速度再次拔高,带着他的怒火笔直朝着建木飞驰:“到了建木……杀光那些真知者!!” 这一关已经无法破解。 时间线早已紊乱,就算射日也很可能无法到下一关。他要的,是斩杀后蚁,主动唤醒娲皇,让意志囚牢这台电脑出现空白。从而躲避天道成就太虚。 真知者这突如其来的一手或许什么都不会改变,或许……会变得更糟。 他厌恶变化。尤其是最终时刻,大家图穷匕见的时候。 刷啦啦啦……建木之下,随着传送阵的闪烁,十几道身影迈步走出,尼维亚一把甩开惨叫的柳眠风,对方的手已经完全骨折变形。它看都没看一眼,而是目光灼灼看向后蚁。 后蚁没有开口,而是立刻飞到神弓之后,他有预感,这一行人非常不好惹,比族内死去的大长老还强得多!而且……他们对自己同样满怀恶意! “停下你无谓的动作,小蚂蚁。”尼维亚的声音都在颤抖,如泣如诉:“现在,继续你的工作。” “你们是谁?”后蚁警惕地看着这群人问道。 身后,阿尔法拼命记录着,他的身躯都因为一路的见闻而颤抖,这是一位雅威的生平,是宇宙中莫大的奥秘!就算放在真知图书馆,也是万年不遇的超级珍藏! 而且……他们现在还有见识这位雅威的可能!见证她从意志囚牢醒来的可能! 简直想起来就激动地让人呻吟!哪怕数千判罪者损失殆尽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