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2章:对不起,我是反派(十二) - 最强妖孽

第1572章:对不起,我是反派(十二)

“你以为你还有选择的余地?神子?”卡西欧瑟雅冷笑开口:“你不是以拯救苍生为己任吗?” “天穹十日燃烧大地,你难道不想平复这场恐怖的灾难?” “那你怎么还不动手?” 后蚁没有动。 尼维亚浑身鳞片都竖了起来,最后了……这是真正的终结。他们将亲眼目睹一位参加过诸神黄昏的远古雅威!甚至能询问到有关永恒精金的问题! “大人。”正在记录的阿尔法难得地停了停笔,眼睛都泛出血丝,然而神色却激动到狰狞:“逸还没在这里,我们答应过他要送他离开。” “没有关系!”尼维亚浑身鳞片响得如同铁甲,一片叮当声,双翼瑟瑟发抖地包裹住自己,仿佛含羞草,声音兴奋地无以复加:“还有一关……下面才是天地之桥。我们提前打通,逸应该感谢我们才对。” “是否会影响意志囚牢的结构?”米拉沃皱眉道。 “不可能。”尼维亚斩钉截铁地否决:“这里的时间线乱了,上一关逸不知道做了什么。不过没有关系,这些紊乱还在意志囚牢的自我调控范围。要让意志囚牢打开,除非触及到它的阵眼。不过这个阵眼一定在一个我们根本想不到的地方。” “不要试图去猜测神的思维。” 旁若无人的交谈,后蚁拳头轻轻握了起来,很乱……他已经没空去思考别的了。现在的局势和尧帝说的不一样,他在部落领下法旨射落十日,尧帝说过……整个洪荒都是他的后盾。那现在这些域外天魔又是怎么来的? 一只只不属于洪荒的势力出现,每一只都比自己的部落强大的多!他……到底要怎么做? 射日? 思维中隐隐提醒着他,不要这么做……这样做……一定会后悔? 抗令? 抵抗尧帝的命令?但……普天之下只有他才能拉开建木神弓,除了他没人可以免除这场浩劫。 “好了,时间到。”就在他思维纷乱之时,尼维亚庞大的身体猛然凑近了他的面前,死死盯着他,瞳孔不正常的颤抖着:“来吧……履行你的职务!本王以真知圣所的名义发誓,绝不会阻拦你!甚至……鼎力支持!” 它一把抓住后蚁的手,手把手地让他握紧弓弦,生意沙哑而炽热:“来……就是这样……射下天空的太阳……快!!” 最后一个字落下,后蚁猛然挣开了对方的手,双翼一展,飞向远方。 “太虚?”他胸口急剧起伏,气喘吁吁地看向尼维亚,声音都拔高了:“你们到底要什么!” 不安……太不安了。身为当事人,这段神话的主事人,那种不安简直席卷了他所有思维,尤其浓烈。 “呵……”尼维亚看了看自己的手,缓缓伸开,三根指头直指后蚁:“你知道吗……” “人类啊……在即将征服名山大川的时候,即将将自己的旗帜插上山顶之时,那种激动到澎湃的心情。” “这种崇高的情操……任何打搅,都罪无可恕。” 话音未落,一片浩瀚的灵力轰然爆发。比后蚁更强,那是属于太虚的威严。无数的图形在后蚁身侧萦绕,直接把他震飞百米,更加诡异的,这些虚幻的图形居然顺着蹊跷冲入了后蚁脑海之中。 刷!尼维亚猛地一拉,后蚁如同提线木偶一样飞了回来。它一把抓住后蚁的脖子,巨大的龙头在对方身上仔细嗅了一圈,声音都几乎啜泣起来:“我都用法拉孔大人的名义发誓了……你为什么不相信呢?” “我是真的……真的只想让你按照神话射日而已……” “我们只是想在这位伟大的娲皇国土上,第一个盖上自己的印章而已,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们呢?” 他的声音如同呓语,却捏得后蚁脖子上的甲壳卡卡作响,一道道细微的裂痕飞快蔓延。米拉沃深吸了一口气:“大人进入了兴奋状态,大人……大人!您不能再用力了,决不能杀了他!” “您答应过逸,要照着剧本走下去!我们没必要惹怒一个可怕的敌人!” 尼维亚没有开口,数秒后才松开爪子,后蚁的眼中出现一抹挣扎,他的思维几乎一团浆糊。无数的声音在对他低语。他之前来的思考全都抛之脑后,现在只有一个清晰的印象:射日。 “为了防止他有多余的举动,我动用了一招满环魔法:无我的忠诚。”尼维亚拍了拍手:“如果你还需要一个理由,那么……对不起,我是反派。” “现在,马上!履行你的工作!” 后蚁捂着头,心中无数思维交织成乱麻,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一些自己之前思考的……非常重要的事情。 但是他已经无法想起了,疯狂的低语让他只记得尧帝的命令。他张开双翼飞到建木巨弓之旁,咬牙拉紧了弓弦。 卡啦啦啦……周围的天地都在颤动,所有真知者脸上都露出疯狂的神色。来了……来了!就在这下面!那位神明的居所,他们将作为第一个踏入者而铭记史册! 轰!狂暴的风聚集到建木巨弓上,后蚁的尾部渐渐伸出一根刺。这根刺与众不同,它仿佛无尽符箓凝聚而成。汇聚了后蚁所有精气神。刚刚出现,周围无尽的树叶轰然形成绿叶的风暴,在他张弓搭箭之时围绕其上,化为一根绿叶的巨大箭矢。 只有三米的后蚁,拉动千米长箭,整根建木卡卡作响,满月如弓。 “大人!”就在此刻,卡西欧瑟雅皱眉道:“二十万米外,逸的方舟正在飞速靠近!另外,七万米外的修士已经开始攻击我们的防御。“ “他们休想和我争夺这份殊荣!”尼维亚扬天咆哮:“加固法阵!对了……那个时间神则的垃圾呢?把他抓过来!” 半死不活的柳眠风被无形巨手抓到真知者面前,尼维亚深深看了他好几眼,舔了舔嘴唇,眼中划过一抹疯狂:“不够……” “拉一次弓,小蚂蚁要休息太久,这不够。” “我们的防御经不起他们的攻击太久。要么……一次性全部射下来!” “不……”后蚁听到这句话,忽然捂住了头,嘶哑开口:“不能……不能射……” “闭嘴。履行好你的人设。”尼维亚打了个响指,顿时,后蚁眼中最后一抹灵智消失,他瞪着发红的眼睛看向柳眠风,对上对方呆滞的双眼:“现在,给我用时间神则加速后蚁的伤势愈合。你懂不懂?” 柳眠风呆滞地点了点头。 “很好,如果你不想尝试无尽的痛苦,就别耍什么小花样。”尼维亚将柳眠风朝后蚁身边一扔,尖叫道:“马上……给我开始!!” 卡啦啦啦……巨弓越拉越满,紧接着……第二根倒刺从后蚁尾部伸出。同时,米拉沃一手抓在柳眠风头顶,随着他一声哀嚎,时间神则毫无节制地运转。 轰隆隆……虚空巨震,如同开天辟地,四面八方的碎石尸骸齐齐悬浮。时间神则加速范围内,无穷无尽的白色灵光从周围喷涌而出,围绕建木形成一片漫无边际的灵光漩涡。 一颗颗灵光点好似天上星辰,在真知者痴迷的目光中疯狂冲入后蚁躯体,拼命修复着他破损的身体。第三根倒刺……第四根……第八根……第九根! 九箭齐出,天穹轰鸣一震,建木已经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天空的太阳如同感受到了威胁,居然在空中乱舞不止! 二十多万米外,徐阳逸眼角都在乱跳。所有人都看到了,九阳起舞,阴影和阳光共飞,天地之间一片紊乱。简直……如同末日前兆。 “这帮该死的蠢猪……”徐阳逸咬着牙闭上眼:“他们到底做了什么!” 最好……你们是按照故事的流程在走,千万不要做什么多余的事情……否则……今天就算你们没死在娲皇手中,我也必定将你们斩草除根! 建木数万米外,鱼肠倒抽一口凉气,看向建木上九根长箭,直指金乌,每一箭都汇聚八方风云,漫天灵光环绕成为白洞,无比壮观。 “全力……全力!!”他猛然朝着后方大吼:“攻破这里!” 随后他转过头,死死盯着建木。 不对……太不对了! 九箭齐出……后羿射日……没有问题,但为什么……自己心跳如此迅速? 等等…… 他的瞳孔骤然成为了针尖状,灵体猛然波动了一下。 是了…… 原来如此…… “给我杀进去!!”他疯了一样怒吼,率先化为一道剑光,直斩屏障。 建木之上,阿尔法面带笑容,欢愉地刻画着这一幅万年难见的光景。尼维亚,米拉沃,卡西欧瑟雅,也目光痴迷,看着四面八方宛若创世的盛景。 “于世界之树下进入神国……”尼维亚发出一声无比尖锐而高亢的嘶鸣,双翼一展:“这是真知的印章……各位,铭记这一刻……这足以让我们名垂青史的一刻!” “来吧……开始!!!!” 轰轰轰! 随着它最后一个字落下,后蚁手腕一松,巨大的建木猛地一颤,紧接着,天穹转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