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3章:天地之桥(一) - 最强妖孽

第1573章:天地之桥(一)

突如其来的黑暗,昭示着阳光的陨落。 没有星辰,没有风,没有所有。只有无尽的混沌,漆黑如墨的黑夜。 万古长夜。 黑色的天穹中,九个太阳猛然爆发无尽火浪,紧接着于惊恐之中张开双翼,化为九只三足金乌,疯狂地在天空中飞舞,试图躲避下方升腾而起的九道月光。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这一幕无比的恢弘浩瀚,九道银色的月光刺破苍穹,划破黑暗,压落阳光。在天地间成为九根经久不衰的月光痕迹。 “吱吱吱!!”数声撕心裂肺的尖叫从空中传来,月光直接穿透金乌,在一片鸣叫之后……八日齐落。 太阳的陨落,拖拽着长长的光尾,天穹中布满了一根根火焰的羽毛,绽放着最后的阳光。它们舞动着,挣扎着,坠落于漆黑的大地。下一秒,无量阳光从下方轰然暴起,整个世界洒落日光的余晖。 无尽的羽毛,若天使降临,开始还是火焰和阳光,随着下落越来越冰冷,当落到地面的瞬间,化为点点金辉消散。 这一刻,整个洪荒安静了。 地面上的火焰倏然消失,大地仍然滚烫,却再也没有火焰的痕迹。躲藏在树叶中的妖兽们探出头来,震撼地看着满天飞舞的日光之羽,一种久违的凉意随风而来。风也不是即将烤死所有生物的温度,仍然燥热,却多了一丝湿润。 “呜!”终于,一只妖兽兴奋地扬天长啸。紧接着,更多的妖兽从树叶中探出头来,对着空无一物的天穹齐鸣。刹那之间,建木周围兽嚎声此起彼伏,成为妖兽的乐园。 但是,这只是妖兽。 除了没有灵智的它们,洪荒上所有活着的人,全都呆滞地看着虚空。 二十万米外,徐阳逸闭上了眼睛。拳头卡卡作响。 “一花一果……都是因果……一饮一啄,皆有定数……”他喃喃自语,仿佛放平心境,数秒后,猛然一拳砸在船舷上,一声怒骂:“艹!!” “你们***……”他目光发红地看向建木方向:“就是在找死!!” 阴风老祖,宝象禅师,王不法等人,也全都呆呆看着天空。数秒后,阴风老祖笑得比哭更难看,嘶哑着指着空空:“道友……此乃何物?” 七万米外,鱼肠也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果然……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是完美的。用真知者度过了雷神一战,却终于让他们摁下了不协调的按钮。 “我的天……这,这是什么东西?!见鬼……这到底是什么?!道祖在上……” 身后,连绵不绝的惊呼起伏不定。 建木之上。真知者们的笑容凝固了,数秒后,尼维亚才颤抖着张开嘴,呆若木鸡地指着天穹:“这……怎么可能……” “我……本王没有搞错……本王发誓是按照神话的进程来的……怎么……怎么会这样?!” 就在天穹之上,有一轮太阳没有落下。 十日升空,只剩下了最后一个。 那一轮太阳没有光芒,在其余九日齐落的时候就迅速暗淡,其他金乌飘飞的是阳光的余晖,他洒落的……是黑暗的余烬。 漆黑的羽毛……一层一层……宛如黑雪当空,漫无边际。 那道银色的月光仍然穿透了它。而它……开始缓缓旋转,不过三分钟,它已经正对所有人。从洪荒任何一个角度,都能看到……暗灭的太阳后巨大的眼球。 这个眼球就这样静静的,毫无感情地,凝望洪荒众生。 嗡……沉默中的死寂,死寂中的恐怖,每个人的心脏都仿佛随着这颗眼球的扫视停止跳动。一种无边无际,明明抓不住,却就在身边的威压,一点一滴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中泄露出来。数秒之后……随着轰的一声惊天巨响,整个世界……大崩溃! 世界的边缘开始化为无数黑色的晶格,一块块飘飞,如同暴风雪倒卷,以建木为中心疯狂席卷。而在黑色晶格之后,数不尽的金光爆射。一股从未感受过的,磅礴无比,远超在座所有人想象的威压骤然降临虚空! “啊……”一个女子的声音缓缓响起,好似叹息。如果说之前还能听到她的轻微鼾声,而这一声……仿佛是如梦初醒。随着这个声音,世界的崩溃疯狂加速!大地,部落,就连建木,都开始隐没于滔天金光之中。 “是谁……”这个声音带着无比悠久的味道,仿佛穿越千万年而来。又好似黄钟大吕,响彻每一个人心中。 “是谁……唤醒本神……” “得得得……”就在声音响起的刹那,整个洪荒世界所有人全部跪地,牙齿拼命打着冷颤。徐阳逸靠着**符箓死死压制都有些压制不住。 可怕…… 太可怕了……活着的雅威……真正的神灵……如今,正在从千万年的沉眠中苏醒! 轰!! 金光滔天,吞没所有,大争之世第三关完全崩溃,金色神光普照大地,成为此地的唯一。而后蚁在消失之前,他终于想起了一件事。 对了…… 自己曾经想过……要为大地留下一个太阳的…… 射日……是不能射下十个的……我不能遵守尧帝的命令…… 但是……刚才已经无法抗拒了…… 嗖嗖嗖!整个洪荒世界飞快拉扯着,瀑布一样朝金色光华中倒冲,成为一颗颗星辰消失其间。每一个人只感觉脚下一沉,轰的朝着下方坠落。 “我……做错了?”尼维亚痛苦地抓着自己的龙角:“这不可能……不可能!我是严格按照神话所说!怎么可能出错!!” “大人……”米拉沃脸色苍白,颤声道:“刚才……那是……” “那是意志囚牢的核心!!”尼维亚已经尖叫起来,身上的龙鳞再一次卡卡作响,然而,这次不是兴奋,而是恐惧。 “那是核心……阵眼……”它的声音已经从哀嚎转为哽咽,咬牙道:“是了……我明白了……我们没有做错……但是,这个神话其中有一环,是:后蚁自己的判断!” “按照神话,后蚁接了尧帝的命令,射下十日,然后依靠自己的判断只射九日。剩下一日普照大地。而刚才我动用了禁术,让他失去了自己的思维,完全忠诚于命令,真正一丝不苟按照神话走。” “不是我的错!”它猛然站起,抓着身边焦炭一样的柳眠风,疯了一样咆哮道:“我没错……没做错!如果逸不让娲皇提前受到刺激,这一关的时间线不会乱!时间线不乱,就根本不会出现十日升空!更不会出现后羿射日!” “谁能想到……昊天竟然将阵眼藏在了最后的太阳里!” 柳眠风仿佛听懂了,张开嘴呵呵大笑:“是啊……都是奔雷的错……他该死!该死!” 尼维亚倏然脱力地松开手,颓然抓着自己的角。长长喘息着,眼中恢复一丝清明,本来僵化的思维终于重新运转起来。 是了……一切都明白了……如果按照娲皇的安排,根本不会出现射十日。就算参赛者要,也会被后蚁阻挡。意志囚牢的阵眼根本不可能被发现! 因为它不存在于“剧情”之中。 蝴蝶效应。 后蚁本身已经心乱如麻,一个个不属于洪荒的势力出现,他只是隐约记得自己不能射下十日。但真知者偏偏太按照神话走了……甚至为了防止意外,强行动用禁术。后蚁彻底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导致这个不该被射下的太阳被射下,阵眼被震动,娲皇提前苏醒。 “还有补救的办法……还有的!”它痛苦地从地上爬起来,之前想得到第一个进入娲皇国度的荣光,此刻这个想法已经荡然无存。因为它更清楚,这件事处理不好,徐阳逸绝对会把他就地格杀。 虽然他目前还杀不了自己,但是对方一旦进入太虚,自己将招惹上一个无比可怕的敌人。 “什么办法?”一个平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它下意识回道:“只是提前苏醒……并非没有解决的办法……” 轰!! 话音未落,一拳狠狠揍上它的龙脸,用力之大,尼维亚毫无防备,龙牙乱飞,惊呼着被打出数十米远。 然而,卡西欧瑟雅,米拉沃只是吞了吞唾沫,没人去扶它。 不敢。 “站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尼维亚只感觉天旋地转,眼冒金星。捂着流血的龙嘴嘶哑道:“你……听我说……” 轰!! 话音未落,又是一拳,这一圈狠狠打在它脖子上,打的它扬天惨叫,龙鳞纷飞。 “吼!!”剧痛之下,灵力本能游走,在第三拳来到的时候,它猛然张开双翼飞到半空,吐着血看向下方。 所有人都在…… 不知何时,所有人都在他们周围,诺亚方舟已经消失了,徐阳逸身上带着冲天杀气站在原地,米拉沃和卡西欧瑟雅倒退了几步,不敢上前,对方身上的气息太过狂猛,仿佛只要说一个字,都会遭到灭顶之灾。 但是它的目光并未停顿,而是直勾勾看向下方。所有人……所有大争之世的幸存者,此刻都站在一朵巨大的金莲之上,大约数万米大,周围是无尽金光。就像他们站在金色的圆柱体中心,飞快下沉。 直达天地之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