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4章:天地之桥(二) - 最强妖孽

第1574章:天地之桥(二)

一股远超法拉孔的神威,正越来越浓。越来越恐怖。四面八方金光之中无数的虚幻画面飞快上升,若漫步数十亿年的人道纪元。 刀耕火种,到战马齐鸣,再到飞舟腾空。到雅威冲出世界……一幕一幕……说不出的沧桑,无比的恢弘。 “我警告过你。”徐阳逸闭上眼睛,眼帘微微颤抖,睁开后咬牙切齿说道:“一次……又一次……” 他伸出手,鱼肠灵体一晃,飞入他手中。修长的手指轻轻擦过,徐阳逸舔了舔嘴唇:“你不当一回事。” “那么……你还留着脑袋作甚?” 话音未落,身形骤然化作流光冲出,怒极的一剑。然而就在他刚刚飞起的同时,眉心猛然一震刺痛,一股从未感受过的恐怖危机感骤然刺入心脏。他毫不犹豫地收回长剑,落了下来。 “这是……”几乎就在落下的刹那,他倒抽一口凉气暴退数百米。不仅仅是他,四面八方的人猛然张开嘴,却立刻死死捂住,疯了一样退开。 不过刹那,尼维亚周围成为一片空白。如同群狼退避雄狮。 “这是……”尼维亚心脏猛然停跳了一拍,随后……机械地,一点一点,卡卡的转过头去。 就在它身后,无穷金光之间,一只磅礴无比的手,正缓缓探出。 若月神拨开云雾。这只手完全由玄奥的符箓组成,铺天盖地,明明是从金光中伸出,却仿佛这方世界都在掌握之中。毫无征兆。 “是……你么?” “唤醒神的凡人……” 卡卡卡……尼维亚全身都在打颤,随后……谦卑地跪了下来。 神明本体! 娲皇元神! 那种如山似海,仿佛面对宇宙的威压,让它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但是…… 永远不要以凡物的心态猜测神明。 没有得到回答。就在所有人震撼无比的目光中,那只手缓缓曲起中指,呈兰花状,正对尼维亚。 不……不要! 不要这样! 我无意冒犯!我不想死! 只是太大的恐惧让我已经无法开口!这是敬畏! 尼维亚的心中疯狂尖叫着,然而,直面一位神灵元神的大恐怖,让它张开数次嘴都说不出一句话来。随着那只手轻轻一弹,轰然巨响,天穹中炸裂一朵璀璨的彼岸花。 尼维亚,陨落。 “艹……”彼岸花遮蔽天地的光芒映照出下方所有人敬畏惊惧的面容。就算徐阳逸,此刻也忍不住死死咬着牙说了一句。其他人更是开口都做不到。 这一幕太过震撼了,一位太虚……独步不出,宇宙大可去得。却只是一弹,轻轻一弹,甚至灵力都没有使用。就在神明一指下灰飞湮灭。 没有抵抗,如同沙尘。 也没有怜悯。 随着尼维亚的无声陨落,那只巨大的手无声缩回光幕之中。与此同时,四面八方通体符箓闪耀,随着一片极致的光明,所有人齐齐闭上了眼睛。 轰!! 十秒,二十秒……当徐阳逸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一座巨大的桥上。 通体雪白,孤悬于无尽金光之间,丝丝缕缕的白雾弥漫四面八方。这座桥大约百米长宽,前方直入无尽迷雾,金色的迷雾如同薄纱,显得迷离而梦幻,而就在桥的两旁,无数的金莲从雾海中摇曳而出。 徐阳逸蹲下身体,轻轻抚摸着地面。入手一片冰凉,绝非石质。 他立刻确定了这是什么。 “天地之桥……”他凝重地站了起来,咬牙道:“我们……现在正站在娲皇的颈椎骨上……” 这是整个七界所有修士梦寐以求的地方。 在这里呼唤神明,接受天道,成为人上之人的地方。 也是……签订终身卖身契的地点。 浓郁的规则之力,将徐阳逸已经按捺到极致的力量再一次挑动。他早就走到了尊圣的顶峰,只差临门一脚。却死死按捺住。如今,身体里如同沸腾,无数的声音在渴望着,叫嚣着让他松开捆绑,去体会这无数人梦寐以求的规则之力。 他没有放松,然而压得更死。 决不能就这么接受天道…… 他要做自己的神,而绝不做别人的神下之神! 为了这个目的,他准备了太多太多。虽然最后出现了大变故,然而……还不到绝望的时候。 他缓缓站了起来,目光扫视全场。最后落到了真知者身上。 “如果你们不想死,最好立刻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直视着米拉沃和卡西欧瑟雅说道。 或许是刚才震撼的一幕,现在所有真知者都没有露出踏入娲皇领土的激动,一抹难掩的恐惧残留他们面容。米拉沃牙齿都在颤抖,数秒后嘶哑道:“因为一些小小的意外……意志囚牢的阵眼被打破……扑!!” 还没说完,一只手死死抓住他的脖子,徐阳逸身上杀气四溢,刚刚压下的怒火再一次被挑起,一把捏死了他的脖子,目光发红:“小小的意外?” “对你们来说是小小的,对我来说,就是生死之别!” “你现在居然还敢化解你们的差错?嗯?” “你居然还有脸为自己辩解?嗯!” 卡卡卡……米拉沃脸色发青,他万万没想到对方说动手就动手,卡西欧瑟雅嘴唇动了动,却死死咬住,没敢说一句话。 “做好自己的事。”徐阳逸一挥手,米拉沃破麻袋一样落在地上,捂着脖子拼命咳嗽起来。不等对方开口,他立刻说道:“提前苏醒……娲皇提前苏醒了!” 一道杀气如影随形,他立刻尖叫道:“你知道,只要是阵法,就必定有阵眼,这是宇宙中不破的真理。就算意志囚牢也一样。只不过这个阵法太过庞大。用科技位面的光脑来说。这是一台光脑,而阵眼就是它的核心。一旦阵眼出现问题,整个法阵就会自动激发应急措施!” 徐阳逸狠狠扫了对方一眼,手掌变换数次,最终没有击出。 本来,他要的是一个“意外。”是程序的bug导致娲皇“死机。”现在……却是“自动修复。” 虽然都会“重启,”但是意义完全不同! 一个是自己把握,一个是程序自我设定。 主动和被动,瞬间易位。 感受到对方的怒火,卡西欧瑟雅抿了抿嘴,轻声道:“无论是采用我们以前的方法,还是现在自动苏醒。娲皇都会出现一个真空期……” 徐阳逸冰冷地立刻追问:“多久?” 两位真知者齐齐一顿,谁都不敢回答。最终,阿尔法怯怯开口:“如果是自动苏醒……最多……十分钟……” 徐阳逸身后,其他修士长长舒了口气,他们只是朦胧感觉,这一次要面对一个无比可怕的存在。但是现在听来……仿佛还有离开的机会? 十分钟,足够做很多事情了。 “别高兴了。”鱼肠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们自己算算……从上一关崩塌,到进入天地之桥,我们花了多久?!” 所有人的脸色顿时一片灰暗。 何止十分钟…… 也就是说……那个无比恐怖的存在早就苏醒过来,此刻正在恢复神智,他们……已经无法出去? “这……”阴风老祖深吸了一口气,警惕无比地看向四周。这里有一种让他敬畏到毛骨悚然的感觉,他颤声道:“我们……到底要遇到什么?” 极度的不安,海啸一样冲击着所有人的心脏。他们几乎在这种无声无形的大恐怖下失声尖叫起来。 “神。”徐阳逸闭上眼睛叹了口气,无比感慨地看向四周:“我听说……大争之世的一切出去之后就会被抹消……” “所以,记住吧……” “这可能是你们一辈子……唯一的一次……可以面见真神的机会……” 话音未落,整个世界轰然嗡鸣。 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从冥冥中苏醒,那是历史,是星河,是无可比拟的无上存在。她站起,若顶天立地。天穹塌陷。 轰隆隆隆……宛如十级地震。然而天地之桥上的所有,包括徐阳逸,这一刻全都沉默地半跪于地,一言不发。只有冷汗不停冒出额头。 面对宇宙,方知身为尘埃。 刷……十秒之后,一只巨大的无比的手猛然从天地之桥一侧抬起。那不是实物,娲皇肉身已经以身化道。那是虚影,散发着金光,笼罩着飘散烟云的朦胧虚影。 无穷的符箓组成金光,无数的金光汇聚为手。人和一根指头比起来,都仿佛只有蚊子大小。这些光华纯洁而神圣,从白雾之中缥缈而起,起伏于终于身侧。仿佛人类以微渺之身膜拜蛟龙出海,又好似小舢板看到了鲲鹏甩尾。 那种无极限的大,相对比的宏伟,足以震撼任何无信者的心灵。 世间……有神。 晶光璀璨,这只手缓缓抬起一根指头。 扑腾扑腾,莲花一阵摇曳,数不尽的灵光蝴蝶凌空盘旋,围绕在指尖上。一个恢弘的女声幽幽响彻天地:“本神……睡了多久了?” 没有人回答。 明明是问题,却感觉喉咙像是被锁住了那样。一个字说不出来。 沉默。数秒之后,声音平淡无奇:“原来……已经十三万年了么……” “竟然不是昊天的神仆打开意志囚牢……呵……七界的人……嗯?还有……”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瞬间,他们前方无尽的金色薄雾悄然溃散,一张徐阳逸曾在参天城见过的,淡漠无比的灵体面容,如同雾的真仙一样,从云雾中悄然探出。 “还有……卡俄斯的使徒?” “是你们……让我感觉到了‘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