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5章:天地之桥(三) - 最强妖孽

第1575章:天地之桥(三)

随着对方最后一个字落下,漫天灵蝶飞舞,在金色的世界中美轮美奂。 就在他们面前,那张如梦似幻,如同金色云烟的面容霸占整个天际,仿佛在对着天穹说话。徐阳逸咬了咬牙,强压着狂跳的心脏,背心一片冰冷:“见过……始母神。” 没有回答。 娲皇任凭他们半跪于地,仿佛在遥远的记忆中搜寻。许久,才淡淡道:“始母神……真是久远的称谓……” 她的声音好似出现了一丝一缕的波动,但是轻得就像错觉,转瞬即逝。仿佛这个称谓,这个代表着她一段最强烈感情的过去唤不起对方一丝感情。她毫无波动地看向一行人:“既然你们来到了这里……是想成为太虚的一员吗?” 这句话出现,所有人的目光都猛然看向了徐阳逸。哪怕现在神威如山似海,他们的心脏也没来由狂跳起来。 太虚……无数人的执念,五王二后的宝座就在面前!只要点点头,他们所有付出都会得到回报! “是。”徐阳逸垂眸开口,顿时,一片灼热的呼吸声响起。娲皇声音平静无波:“付出总会有回报。你们……运气不错。” “古往今来,能见到雅威的修士亿不存一,你们能见到,就是你们的福缘。” “我给你们一个选择……”面前的金色灵气之墙忽然波动起来,娲皇元神巨大的面容若隐若现,一点点银色的光芒从浩瀚的金光之后透出。越来越多,越来越恢弘,最后……形成一片金色的天穹,银色的群星。 那是无穷无尽的符箓,是徐阳逸他们从未见过的,银色的符箓。每一个都复杂无比,只要看一眼,就足以让人陷入迷离的海洋。 “神明选中者总会带来幸运,哪怕这种幸运亿中无一,但一旦有,就足以让任何人眼红。” “你们有一个机会……一个更改自己初次接触规则的机会……本神可以勉为其难,将你们的规则更改为任何一种。” 话音落下,一片死寂。 每一个人的呼吸都粗重无比。规则的改变……所有人在元婴第一次尝试摸索规则。依照自己摸索的规则构建领域,比如徐阳逸的木之准则,构建出杀生领域。可以说,或许他太虚接触的规则哪怕不是和木有关,也相去不远。 这是各人的另一种天资,从出生就已经注定,但现在却有一个更改的机会! 而且是任何一种! “两……大神则也可以?”这种根本无从想象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按捺不住震撼的心情。宝象禅师死死咬着牙,魂不守舍地颤声喃喃道。这句毫无意识的低喃却根本无从逃过神明的耳朵。娲皇平静开口:“在神面前,没有不可能。只有想不到。” “道友……”王不法感觉自己的脑浆都沸腾了,死死看向徐阳逸,一旦铺下神则的底,对方日后走上独步真的是一大助力! 这是无人可以拒绝的诱惑,无数修士一辈子,不……十辈子都等不到的机遇! 一只只目光凝视之下,徐阳逸却没有开口,脸上装作是因为激动而无法选择,心中却已经拼命响起了警报。 这根本不是什么机遇…… 这是甜蜜的陷阱……他到现在基本已经明白,神明从来不会强迫凡人做什么。他们只会建立在一种你情我愿的表面之下。而他也清楚,娲皇开启大争之世的根本目的。 不能答应…… 一旦答应,眼前的太虚换来的是日后大道的断绝!但是……当着一位神灵的面拒绝神灵? 他还记得狼酋位面的雅威做法。 现场针落可闻,所有人的脸色都从狂喜震撼到愕然。而对面,金色雾气仍然如丝如缕,娲皇神色从未改变。 “我……”徐阳逸咬了咬牙,不能不拒绝,一切后果……只能走一步看一部。然而,就在他刚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一个疯狂的声音猛然尖叫起来:“神明……天神!这不公平!!” 浑身焦炭的柳眠风疯了一样冲到所有人前,一步跪了下来,拼命磕着头。他被十日升空的烧伤根本没有好,每一次都磕得咚咚作响,鲜血从焦黑的皮肤下迸裂而出,无比凄惨。 “大圣!真人!”他声嘶力竭地惨叫道:“晚辈也到了啊……晚辈也到了这里啊!” “为什么不是晚辈?晚辈可以长侍大人左右!晚辈也能做到啊!” “晚辈本身就是时间神则!根本不需要大人动手!……”还不等他说完,他忽然惊恐地抓住自己的喉咙,双眼圆睁,声音骤然消失。 无人开口,大家都愣了愣,只有徐阳逸低垂双眸。在神灵面前大呼小叫,没化成劫灰已经算运气,这可能还是对方看他好不容易才走到这里,不愿破坏自己定下的规则。 “从今日开始,你不能再说一个字。”当娲皇的面容平静至极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每一个人心中都是一片冰凉。 剥夺五感…… 仅仅是因为柳眠风大声喧哗而已…… “本神问,你才能答。”娲皇淡然转过目光,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声音一丝不变:“你的答案。” “无论你是或者否,作为你道成雅威的见证人……你的座师,你的名字都必须刻录在本神名下。” 来了…… 徐阳逸心脏猛然加速起来,这才是娲皇的真正目的,她的神仆……她在七界的代言人! 怎么办? 脑海中光耀符箓极速运转,不过两秒他就肯定,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耀日魔狼交出的伪封神榜! 但是,这其中有一个致命的缺陷。 这里是娲皇的神国,娲皇的元神所在,可谓她的老巢。在这种地方,玛门的宝藏可能不会被察觉。但是……睚眦呢? 丹灵才是他离开这里的钥匙! 然而,丹灵的张开需要十分钟凝聚,在这种地方,张开的瞬间可能不被娲皇察觉? 他需要一个机会……一个打开睚眦的机会。一个不让娲皇察觉他灵力波动的机会。 哪怕一丝波动都会引起警觉,任何警觉都会带来不悦,一切不悦都会转化为杀身之祸。在一位真神面前,万界灵力波动都难逃法眼。 可能是他停留的时间太长,娲皇淡淡地开了口:“你……不愿?” 无数的思维在徐阳逸脑海中组合,就在此刻,他猛然抬起头,无穷组合中露出一抹亮光,他已经没有任何时间犹豫了。 柳眠风就是前车之鉴! 神明本不会在乎凡人的意志,他想,他说,他做,无人可以阻拦。 “晚辈……愿意!!” 斩钉截铁地说出来这几个字,所有人都舒了口气,无人可以知道,此刻他心中怎样的天人交战。 赌一把…… 赢家通吃! 输了……就止步独步。 神下之人。永远无法触摸雅威的界限。 “好。”天地之桥两边,一只娲皇的擎天巨手缓缓张开,一块石头飞了出来:“刻下你的名字,凡人。” “是。”徐阳逸貌似恭敬的拱手,灵力运转指尖。这块石头真是封神榜,而此刻终于能让所有人看到它的背面。 倾天大圣,距今三万四千年……极阴大圣,距今五万二千年……玲珑大圣,距今六万七千年…… 一个个七界历史上闻名遐迩的人物名字出现其上,每一个人……无论是宝象禅师,还是王不法,就算梅踏雪,看到这些人的时候,眼睛都炽热起来。 大圣! 太虚之上的真正至高! 只要刻下名字……他基本就是大圣种子,这种殊荣,谁不期待?谁不兴奋? 只有柳眠风,目呲欲裂地咚咚磕头,状若疯狂。 徐阳逸将一切都尽收眼底,心中喟然长叹,无人可知,这个十万年的骗局骗了多少人?也无人可知,大圣之上还有尖峰之境…… 深吸一口气,他的指尖触摸到了封神榜,就在同时,储物戒中一块石头嗡鸣震动起来。 主的低语。 贪婪之主的低语。 一切……都赌在它身上! 灵力刚刚启动的同时,他忽然感觉一切都不同了。 面前骤然变得虚幻起来,储物戒中陡然升起一抹银色的光华,直直照射在封神榜上。随着银光飞逝,一个残月逆十字的符箓出现。没有任何波动,封神榜已经悄然蒙上一层银光。整个过程大约两秒左右。 徐阳逸心脏仿佛被无形巨手骤然捏紧,两秒……在娲皇面前!然而,他小心翼翼地用余光扫了一眼前方的金色雾霭,却发现对方毫无知觉。 “嗡!”一股热血猛然冲到头顶,或者是激动,或者是终将太虚的兴奋,或者是在神明面前偷天换日的紧张……说不清道不明,却让他手指都在颤抖,呼吸都几乎停滞。 刷刷刷,指飞龙蛇,徐阳逸的大名顷刻间落于封神榜之上。 “很好。”娲皇眼中闪过一抹极其晦涩的赞许,轻轻张开嘴,封神榜闪电一样飞入对方口中。徐阳逸轻轻垂下眼眸,无人可见,指尖都在微微颤抖。 玛门的东西好不好用……接下来的就得见真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