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6章:天地之桥(四) - 最强妖孽

第1576章:天地之桥(四)

随着主的低语进入娲皇口中,一切都没有发生。 失败了? 徐阳逸心猛然往下沉了沉,眼角微微抽筋。难道有其他的打开方式?主的低语不是这么用的? 他已经别无选择,既然大戏开场,他作为主角必须一直唱下去。 “太虚……即便在诸天万界之中,也是一个崇高的境界。”娲皇不徐不疾地开口:“作为你的见证人,我有义务帮助你。来吧……步入这个全新的境界,一切掌控的开始。” 徐阳逸一直死死盯着娲皇的金色雾气,然而,对方没有一丝波澜。 主的低语真的就像石沉大海,一点涟漪都翻不起。 怎么会这样? 耀日魔狼骗了自己? 无数的念头缠绕脑海,但他身体比意识更快,机械地打坐下来,神识完全放开。因为就在娲皇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天地之桥……已然渐渐沸腾。 轰轰轰……一道道银色的光华冲入世界,和徐阳逸曾经朦胧感受过的大道完全不同。这些符文组合成一道道锁链,明明远在天边,却仿佛他伸手就能触摸,每一道都散发出极度的亲和力。好像只要他愿意,立刻就能触碰。 道成太虚,这个道,指的是天道,大道。接触大道,感悟大道,体会大道,掌握大道。于万千大道中寻找到属于自己,和自己最贴切的规则。从而成就太虚。 没有任何太虚的成就是轻松的,无数人倒在选择规则这一步,形成宇宙的规则不知道成千上万,寻找到最贴近自己的何其之难? 别冲动……这是陷阱……这些是娲皇的天道!而不是宇宙的天道!徐阳逸闭上眼睛深呼吸着,周围的人却早已经被这一片难以置信的场景震撼地呆若木鸡。这种规则的亲近……就算任何一个灵力累积足够的,怕都能立地太虚! “快触碰啊……快啊!”王不法胡须颤抖着,哪怕万年世家能亲眼看到道成太虚的人也绝对屈指可数。他此刻比徐阳逸更加紧张。 宝象禅师没有开口,但是抖动的双肩,发红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他。其他人无一不是如此,那些元婴更是恨不得以身代人,就算不能成为太虚,接触世界规则也是百利而无一害! 仿佛只有徐阳逸游离在外。 “你在等什么?”娲皇的声音再一次传来,一而再再而三的停顿,终于让她带上了一抹不悦的询问。徐阳逸心中彻寒,咬牙看向娲皇,对方……竟然还没有任何反应! 真的要如此? 真的要接受娲皇大道? 如果不……怎能拒绝? “晚辈……这就……”嘴唇都差点被咬出了血,就在他终于放开神识,不敢挑衅娲皇底线的时候,忽然之间,金色迷雾之中光华大放! “啊……”一声低沉的叹息从里面爆发,下一秒,整个神国轰然震动! 嗡嗡嗡!天地之桥轰鸣不已,仿佛市级地震。那些无根金莲疯狂摇曳,无穷无尽的银光穿破金色迷雾,若漫天繁星,投射出皎洁恢弘的月光。紧接着化为数之不尽的烈焰海洋,整个神国刹那间如同灭世的进行时! 发动了! 徐阳逸沉到谷底的心猛然提上,一股熟悉的,属于提拉冈底斯的气息全面八方。比他见过的任何恶魔都要强大,如天之高,如海之阔。瞬间让人感觉站在空无一人的世界中心,被诸神凝望。 这就是贪婪之主的神威!最古雅威的秘宝! 轰!! 银色灵气如龙盘旋了一分钟,猛地四散炸开,这个世界褪去了金纱,换上了银裳。银光形成巨大的漩涡,飞快吞噬着,旋转着,拉动娲皇的金色面容扭曲起来,越来越快,越来越迅速,最后在一片银霞中成为一个光芒的极点。 “诸位!!”娲皇的意识彻底消失的刹那,徐阳逸感觉头皮都炸了,没有热血,此刻只有一片电流冰凉地通过他的脊椎。之前的压抑立刻化为一声大喝:“我发誓,若这次能得偿所愿!本圣君在,诸位宗门不灭!诸位支脉我保永世太平!” 不可谓不重的承诺,这也是他们最想要的。没有时间铺垫,因为他记得很清楚,主的低语只有五秒时间! 说话的同时,睚眦完全启动。他的视线瞬间冲破虚无,七界……万界……诸天,仿佛影像一样映入脑海,一幅幅星图连接,一种天下之大何处可去的感觉油然而生。 这些位面之间,一道道蓝色丝线缓缓连接,他能感觉到,当这些丝线全部连接在一起的时候,睚眦可以带他去任何地方。 压下心中海啸一样的波动,他立刻看向了四面八方,太过沉重的诺言,所有人都目光一闪,还没开口,徐阳逸接着说道:“五秒后她会再出现!她的太虚是假的!拜托了!” 话虽然简短,但他相信大家应该明白。五秒……仅仅五秒,根本容不得他们说其他。就在他这句话说完的瞬间,随着一声震怒的尖啸,无尽金光再次爆发,疯狂绞杀着点点银灰! “尔敢!!!”一声怒极的女声,从天地之桥金色浓雾之后铺天盖地宣泄,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天地之桥所在仿佛经历了一场核爆!难以名状的冲击波连绵炸起,化为肉眼可见的涟漪扫荡八荒六合,所有人全都喷血倒飞。而眼中只有一片震撼。 这是……音浪…… 没有灵力,只是愤怒的声音掀起的音浪,竟然强悍如斯! 若在七界,这一声就足以毁灭一个城市! 银色的痕迹几乎瞬间消失,浓雾翻涌中,那张女子的面容再度出现。然而,这一次她终于有了表情。 愤怒。 冰冷的愤怒。 愤怒于诸神面前竟然有宵小捣乱!愤怒于神明在凡人面前失态! 五秒到。 徐阳逸心脏狂跳,他不知道刚才的一切有没有瞒过对方,几句话,睚眦的启动,足矣。但是对方只是冷冷看着所有人,刻骨的杀意竟然让他的忐忑渐渐消散下去。 没发现…… 若发现了,第一件事就是切断睚眦。 就在这时,一道目光死死钉在了他身上,若洪荒巨兽扫过头顶,他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 “别以为你有混沌之神的加护,本神就不敢把你怎么样……”那只如同鲲鹏尾巴的巨手再一次抬起天地之桥一侧,金光飘摇,捏着一块银色的石头,啪一声捏成碎片。 其他人全都松了口气,对方没有想灭杀他们,只有徐阳逸,心脏因为太大的紧张已经濒临停止。 娲皇……怒了。 她说话的态度变了,之前只是履行公事,现在却说起了自己的态度。他和雅威接触并不算太少,能敏锐捕捉到这种变化。 对方稍微认真了一丝丝。 这绝非好消息,愤怒让对方注意力开始集中,而他们在雅威面前宛若风暴中的枯叶,只有躲在风暴无法扫荡的地方才能侥幸安稳。一旦注意力集中……些许的应对不对马上就是杀身大祸! 是的,应对。接下来的时间,他必须应对好为什么玛门的东西会出现。 娲皇没有开口,凡人应该有凡人的自觉,触怒了神,应该给出合理的解释。如果这点自觉都没有,那……也不配活着。 “晚辈……不知道……”徐阳逸心中拼命感受着睚眦的发动,表情无比恭敬,甚至表现出一种韩怕到颤抖的声音:“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为什么你会有这种东西?”娲皇语音森寒问道。 “真的不知道,大人,我遇到一个可怕的存在,它接触过我,但是我根本不知道他在晚辈储物戒中放了这种东西。大人,您试想,如果是我弄的。我知道怎么用,为什么不用?我也是您的后人,得到过卡俄斯大人加护的晚辈,怎么可能谋害前辈?” 卡俄斯三个字,让娲皇的眼角第一次顿了顿。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徐阳逸,下一秒,徐阳逸脸色骤变。 他的灵魂……正在被什么东西突破…… 穿越肉体,穿过灵魂,直达记忆!卡俄斯之种瞬间爆发出通天绿芒,然而根本无法阻挡! 娲皇在窥视自己的记忆! 如果不是卡俄斯之种,他根本不会有反应,而且娲皇一眼之下立刻明白。也幸亏是它,让他得到了这个前兆,然而……恐怖的不是死,而是知道自己为什么死的绝望。 不能让她看到!! 但是根本无法阻挡! 他的记忆发出卡卡卡的声音,四面八方毫无任何波动。短短三秒,啪的一声,明明表面没有任何变化,他却感觉一切都在神明眼下。 就在同时,卡俄斯之种爆发出一片绿色的符文,死死环绕着他的灵魂,掩盖了太多记忆。但是……已经有不少泄露了出去! 零点零一秒的停顿。 神明一眼。 一秒若永恒,三个冰冷到极致的声音响起:“你……找死。” 她看到了! “走!!”徐阳逸反应更快,在对方还没有开口的时候,一声大喝,寿元疯狂燃烧。 仅剩的三十年,直逼底线。卡俄斯的一击是他最后的底牌!但是,寿元的燃烧需要时间!就在他刚刚燃烧的时候,无穷的符文已经死死萦绕他。 三分钟…… 他心中一片清明。 三分钟之后……寿元只剩十天,而混沌之种……将会完全打开! 然后七分钟,睚眦发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