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7章:天地之桥(五) - 最强妖孽

第1577章:天地之桥(五)

轰轰轰! 就在走字出口的瞬间,一道道符文从天而降,形成一个个囚牢,将每一个人全部囚禁于此。 “谁给你们走的权利?”娲皇的声音带着一抹怒火,是的,她“底线”是很高,凡人将生死看的很重,她却可以一言为天下法,决定万千位面生死。修士将境界看的很重,她却已经进无可进。 当一切的一切都成为过眼云烟,她甚至觉得这些宵小也没什么不好。 起码给已经麻木的生活带来的了乐趣,但,乐趣绝不等于容忍。 就在天地之桥两侧,金色的雾潮轰然炸裂,凌空三千丈,如同鲲鹏的双手缓缓抬起,仿佛动了动,只是一眼,众人仿佛看到了千手绽放,千手掐千诀,千诀放千光。下一秒,虚空中若群星闪耀,一根根锁链穿破虚无,刺透神国,将这里瞬间化为锁链囚牢。 “规则……规则之链!”梅踏雪倒抽一口凉气,双目无神。作为太虚弟子,她太清楚这是什么了,瞬间召唤如此多的规则之链,仿佛整个宇宙的规则都尽在她掌握。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真的是真仙? 徐阳逸抿着嘴唇,警惕无比地看着周围无尽锁链,每一条都是由无数符箓构成,散发出一种刻骨的召唤。娲皇的目光默然看向了他:“本神……送你一场造化。” 轰!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虚空巨震,数不清的锁链轰然卷住了他,如同将他吊在金色神国的中心。紧接着,所有锁链诡异地扭曲虚无起来,缓缓旋转着,若大江大河,形成广袤的海眼。而他,就是漩涡的中心。 “规则囚牢,除非你亲自打破,就算本神都无法进入。”娲皇的嘴角居然微微翘了翘,轻轻一挥,徐阳逸如同被漩涡吸入其中,顿时成为一个渺小的极点。闪烁之中化为虚无。 “但是……里面可是本神的天道。”娲皇收回手,淡淡道:“在神面前,没有意外。” “你准备的一切,都不过是镜花水月。” “我说,你要成为本神名下太虚,你就必须成为。” “这是你的义务。” 刷拉拉!漩涡之中,徐阳逸如同进入规则的深渊,混沌的地狱。刚刚进入,尊圣顶峰的灵力再也按捺不住。皮肤之下灵气如同活物,形成一条条龙一样的痕迹奔走肌肤之间。 “该死!”他额头冷汗滴下,青筋暴起,拼尽全力压抑住这种渴望。任何太虚都需要一个契机。或许是顿悟,或许是灵满自溢。每一个修士都渴望着这个契机的来到,而现在他却无比痛恨这个契机。 这不是他要的道。 这是娲皇给予的契机!是对方硬生生打开了他的契机! 一旦打开,只有一个结果,就是冲击太虚! 然而,这里面却是娲皇的天道。 无穷无尽的锁链在这里交汇成海,凝聚成洋。他只按捺了两秒钟,就忍不住仰天长啸。 戒急用忍,然忍无可忍! 太浓郁了。 就像离水的鱼儿回到大海,那是人对呼吸,鸟对天空的渴望。是生物本能,根本无法躲避! 他的周围是铺天盖地的规则之链,这些锁链在他进入的同时瞬间风化,若一只只令人绝望的灵蝶,飞舞着朝他飘来。不徐不疾,却绝不停止。 “滚!!”杀生陡然张开,然而就算狼毒都无法阻止这些符箓的入侵,这是天道的本源,万物的本质。和他即将冲破尊圣的灵气相遇,简直就是干柴烈火,一触即发。 轰轰轰!数拳打出,根本毫无用处,符箓如影随形,不过十几秒,漫无边际的符箓已经爬满他的全身,形成一个巨大的符箓之茧。 一个个符箓争先恐后地接触他的身体,那是一种对于大道的明悟,他似乎看到了春去秋来,四季变换。似乎看到了日升月落,星辰游走。越来越多……越来越广袤……无数的声音在周围召唤着他。 触摸我吧…… 给予你梦寐以求的太虚之境…… 那是宇宙中都堪称顶尖霸主的地位…… 无人能抵抗呼吸,无鸟能不渴望天空,无鱼能不仰慕大海。 只不过一瞬间,对大道的渴望瞬间超越神智。他猛然一声长啸,肉身崩溃! 并非是真正的崩溃,而是……他全身居然化为最基本的基因符箓,拼命飞舞着,盘旋着,朝着四面八方的锁链寻找。试图找到让自己完全蜕变,生命层次更上一层楼的,属于自己的大道! 不是他想,而是生命本能的渴求。每一个细胞的申诉,量变引起质变,身体……背叛了大脑。 漩涡之外,娲皇百无聊赖地转过目光。 也仅此而已。 原本以为,他能让自己多“愉悦”一会儿,可惜了……前途无量,现在,却仍不过肉体凡胎。 身化大道,对方的太虚进阶……已经开始! 一旦开始,天道应允,绝对无法逆转。 然而就在此刻! 她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愕然的神色,金色面容突兀转向漩涡,愕然道:“这……” 两秒后,她猛然抬起头来:“昊天……你骗我……” 徐阳逸此刻的神智已经昏昏沉沉,所有细胞,所有基因,全部在咆哮着一个念头。 不…… 不能如此! 这不是他要的,不是他追求的! 太虚固然是千年期待,然而决不能用这种方式! “我……绝不做神下之神!”用尽全力的声音响彻规则的深渊。肉身化作基因符箓,卡俄斯之种永恒不破漂浮虚空,他的神识附着其上。拼命寻找着,一切的可能,一切可以打破这里的希望。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根本不可能撑过一分钟! 但只要撑过三分钟……他就有可以一搏的机会! 卡俄斯之种已经散发出浓郁绿芒,寿元已经走到尽头,肉身所化符箓却久旱逢甘霖一样欣然接受规则。他感受到了冰之规则,寻找到了火之规则,寻找到了土之规则,还有春之规则,明月规则,光之规则……一条一条,无穷无尽,仿佛在混沌中瞻仰宇宙。 只剩下不甘心的执着在支撑着他的神识,再过三十秒,他只能被动冲击太虚之境。他不甘心……他绝不愿如此!他拼命寻找着,探寻着可能的裂缝,就在他近乎绝望的时候,忽然间……他看到了一束光。 一束……宏伟至极,居然超越娲皇的光芒! 这束光芒很微小,但是却无比醒目。无数的规则根本无法掩盖它,反而衬托得它高高在上,无与伦比。 超越时间,超脱空间,力压所有规则,就这么一丝,却高高在上,无可比拟。 “这是……”在这束光芒照耀到的一刹那,徐阳逸竟然发觉基因符箓齐齐停了下来,紧接着……疯了一样朝着那道光冲去。 “这是……宇宙意志……”他愣了数秒,猛地仰天大笑:“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笑够了,他感慨地低下头来:“一饮一啄,皆有定数,一花一果,都是因果……” “原来……如此。” 话音刚落,他的所有基因符箓江河奔腾,最后……化为一只符箓凝聚的巨手,一把抓住了那束光。 咔。 一声轻微的声音在这片规则天地中响起。 若时间静止,下一秒,所有娲皇的规则齐齐崩溃,化为无数碎片飞舞。而那束光……成为了深渊中唯一的锁链,挽救这个渎神之人。 牢牢握住,一丝不松。 这是漏洞。 不是娲皇的漏洞,而是意志囚牢的漏洞! 娲皇根本不知道,意志囚牢是有漏洞的,而且,这个漏洞被打破了!虽然没有杀死后蚁,但是杀死了雷神!这个漏洞已经裂开了一条缝! 也就是这一条缝,透入了一丝真正宇宙的规则。 破了娲皇这片天! 所以,才有娲皇的“昊天骗我。” 卡卡卡卡!不停的凝聚之声,这道光的锁链越来越凝实,数秒后,他所有的符箓重新凝聚为自己。同时,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息直冲天际。 黑发飞扬,衣袂乱舞,那是和尊圣完全不同的气息,比尊圣更浑厚,更威严,带着一股让万物膜拜的感觉,威临诸天。 放开全身,寻找规则,这一束光他抓住了,冲击太虚之境,就在此刻! 每一个符箓都在欢呼,感叹着生命即将来到的蜕变。然而他死死按捺住。 “不够……”他深呼吸一口,看向虚空:“这里娲皇的天道太过浓郁,这一丝缝隙……还不够我冲击太虚。” “而且,也决不能在这里!” 即便冲击太虚成功,出来之后仍然是天地之桥。尊圣面对雅威,和太虚面对雅威,有区别么? “但是……”他深呼吸一口,目光灼灼地看向光华锁链投入的地方:“神……也有意外。” “强如始母神,您也没预料到……意志囚牢会有裂缝吧?您也没想到……”他看向自己的双手,上面已经布满老年斑,皱纹一道一道,而他的头发迅速苍白。 寿元已尽。 只剩下最后十天,就连外貌都无法保持,而身体之中,卡俄斯之种爆发出冲天绿芒,前所未有的璀璨。 刷……苍老无比的手缓缓伸出,弑神之矛在手,一道道绿色光芒萦绕其上,形成绚烂的星云带。 “您也想不到……我这个肉体凡胎身上还有混沌之刺吧……” 三分钟已过。 以命换命,混沌之神恩泽降临。 他选择了……对神亮剑,对始母神亮剑! 身为凡人,对神明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