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9章:飞龙在天 - 最强妖孽

第1579章:飞龙在天

不…… 他狠狠咬了咬牙,思维已经运转到了最快。 不甘心…… 不愿低头。 怎能低头! 千年来,自己终于走到了这一步,怎能俯首称臣! 修的是天地任逍遥,修的是本心通明,怎能做神下之神! “你不错。”娲皇缓缓抬起手,随后轻轻一压:“可惜……还差得远。” 哗啦啦啦……虚空根本无法承受雅威一掌,肉眼可见得全部崩溃,天穹崩塌,而他就是天穹之下唯一的受难者。 “大人!”就在此刻,他脑海中猛地一闪,双手抱拳半跪于地。 所有修士嘴都大张开,却死死捂住不敢发一句话。因为就在同时,徐阳逸居然卸去了全部防御! 这位真仙有多强,他们都知道,没有防御……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然而,他们却诡异地发现,这一掌居然停了下来。 “说。”一个淡漠的声音响起。 徐阳逸心脏刚才一瞬间停跳,此刻才缓缓复苏。现在回想,也觉得自己太过胆大包天。 他在赌。 为了拖时间,以生命为赌注。 赌雅威对他的轻视……赌卡俄斯三个字在娲皇心中的分量,赌……她对不归仙界的情节。也赌……雅威高高在上孤芳自赏的心态。 事到临头需放胆,他……赌对了。 “有人托我向您带句话。”说话的时候,哪怕是他声音都有些发颤,呼吸都几乎静止了。 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这根钢丝已经绷到了最紧,多一分都会断裂,下方就是无底深渊。 娲皇没有开口,她甚至在回味刚才那种“活着”的感觉。 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人胆敢对着自己亮剑? 曾几何时,敢对自己出手的,无一不是和自己一样,对枯燥如死的生活已经提不起一丝兴趣的宇宙至尊? 当高傲成为习惯,习惯成为生活,任何雅威,都珍惜每一次不一样的感情波动的机会。 那是亿万年生命中,发现“不同”的乐趣。 “说。”再次开口,她的声音竟然诡异的……柔和了几分? “南华蝶母前辈。”徐阳逸死死咬着牙,十二秒…… 最后十二秒! “是么?”娲皇淡淡看了他一眼,仿佛想了想:“是她啊……” “她也走到了这一步么……这是第四代?第五代?” “这也能叫雅威?” 自言自语了片刻,她轻轻张开嘴,一道流光直飞天外:“不过……既然答应,就从了她吧……” 七秒…… 徐阳逸的心脏已经狂跳如鼓,娲皇忽然看向他,声音仍然不徐不疾:“你知道……刚才我在你的记忆里看到了什么?” 徐阳逸摇了摇头。 “我看到了你考虑怎么脱离我这里……”天地之桥两侧,娲皇的手再次抬起:“你不知道丹灵是怎样的存在……宇宙之灵,玄妙非常。哪怕是我,没有肉体,也做不到隔断他……或许你走上太虚,甚至独步,会体验到这些。” “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徐阳逸猛然站起,瞳孔倏然收缩。 三秒…… 最后三秒! 但是……他看到了自己毁灭的预感! 太过真实,他根本没有任何考虑,化为流光冲天而去。一声大喝响应天地:“诸位!!” “愿履行承诺者,我必不负他!” 高喊完毕,根本不敢回头看,光耀符箓完全展开,一边飞奔,睚眦丹灵已经扩散出完整的法阵! 而他的方向,直冲所有修士,瞬间越过。 下方修士愣了愣,然而马上反应了过来。与此同时,娲皇淡淡道:“因为……本神毁灭你,只需要一秒不到……” 零秒! 时间到。 就在徐阳逸身侧,一片虚无的空间打开,属于真正的宇宙规则蜂拥而入。但在他身后,汹涌如天崩的娲皇神力已经喷涌而出,直追他的身影。 绝对的自信。 就算零秒,神说不行,那就是不行。 金色的光华普照天地,照亮这个大争之世从未被人看到过的地方,一切一切的洪荒,诸多世界,在这片金光之中灰飞烟灭。但就在这之前,随着一片声嘶力竭的咆哮,下方所有修士疯了一样,灵力瞬间扭转,同样不到一秒,上千朵彼岸花轰然炸裂天际! 自爆! 已经走到了这里……只差最后一步!来之前就准备舍命,活到现在……是该有一个交代了…… “想不到啊……”宝象禅师双手合十,面带微笑,于冲天灵光中化作彼岸花:“老衲还以为能活着出去呢……” “记得你的诺言。”屠苏方荣最后看了徐阳逸的身影一样,灵气扭曲,成为彼岸花海其中的一朵。 “也就到这里了吧……”阴风老祖扬天惨笑,无穷的光芒吞没他的肉身,毫不犹豫地自爆。 “记住您的承诺!”“大人……切记承诺!”“我等不能白死……”“我们……会好好看着你履行承诺的!”“为您而死……早已注定……” 自爆,自爆,还是自爆! 就在一秒之内,轰轰轰轰!疯狂的灵力夹杂着所有人的护宗灵宝尽数湮灭,形成一片滔天狂潮。居然阻挡了娲皇的灵光零点零一秒。 这,已然足够。 就在同时,徐阳逸的身形彻底进入法阵之中。睚眦关闭。 于这一瞬间,他无声长叹,闭上了眼睛。 出来了…… 终于……这次漫长而血腥的大争之世,和他一个空间之隔,完全结束。 所谓太虚,他已经被娲皇打开了契机,感悟过天道,而现在……只需要找一个地方凝聚太虚,这个至高的境界,距离他已然不远。 蓦然回首,一将功成万骨枯,大争之世沾满血腥,五十万人入局,如今……只剩他一人活着出来。 当心中的余悸和后怕渐渐过去的时候,一种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心情油然而生,若不是现在身体状况濒临死亡,他几乎忍不住仰天长啸。 龙出升天! “等着吧……”许久,他才捂着胸口睁开眼睛,看向睚眦无尽空间尽头打开的一个白色传送光点,深呼吸了一口:“七界……我来了。” 轰!他运起最后的灵力,身体化作利箭朝着光点冲去。身侧,无穷无尽的规则锁链卡卡作响,化作一个个符箓疯狂萦绕。 冲击太虚之境……就在踏出这片星空之后! 地球……也终于到了回归之日! 一朝身为五王二后,谁敢对地球指手画脚? 轰隆隆……金光如潮,扫过这个孤寂的神国。天地之间一片金色灵气如烟似海,神威浩荡。不知肆虐了多久,当结束之时,这里只剩下了一座天地之桥,和尽头孤独的娲皇。 她没有开口。神色也没有变化,仿佛习惯了孤独。不过,这次有一些不同。 虚空中盛开着上千朵彼岸花。她静静地看了看,一道金色的身影凝聚在金色面容的瞳孔之中。幽幽挥了挥手:“散吧。” 所有凝而不散的彼岸花,仿佛带着无比强烈的执念,在刚才一掌中都没有消散,却在这两个字之下缓缓飘去。成为无尽光点,抹去这一次大争之世所有人活着的最后痕迹。 “卡俄斯……这次本神算给了你一个面子。”身影徐徐自语:“放了他一条生路……他……对得起你传下的混沌之种。” “走吧……都走吧……” “一个人……也不错。” 顿了数秒,这道朦胧的身影看向另一侧。声音居然带上了一丝笑意:“真想不到……当年听到本神的名字退避三舍的法拉孔,今日也闯出这般名堂。” 天地之桥上,所有真知者瑟瑟发抖。 从一开始,他们动都没有动一下,比起七界的愚昧土著,他们太清楚雅威是什么了。哪怕只是元神,要灭杀他们不过吹灰之力。 “大人……”卡西欧瑟雅战战兢兢地开口:“法拉孔大人向您问好……” 刷……话音未落,他,米拉沃,同时化为飞灰,只剩下大张着嘴,头发都已经苍白的阿尔法,魂不守舍地跪在原地。身如筛糠。 死了…… 死了? 两位大贤者……就这么……死了? “滚。”娲皇淡淡道:“一个三代雅威,问好竟然不敢自身前来……当年提亚马特星域……本神的杀孽吓到它了么?” “给本神带话过去,他和他的势力,再敢踏入本神的领地一步……” 她的声音如同寒冰:“等着神战吧。” “区区真知者也敢踏入本神的神国,真以为……本神麾下无人了么?” 没有说话,没有回答,阿尔法拼命磕着头,涕泪齐流。不敢说一个字,颤抖着打开法阵,消失虚空。 随后,娲皇的目光看向了最后一个人。 柳眠风。 已经如同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柳眠风。 娲皇忽然笑了。 “人类啊……” “总有拔剑而起的英雄。” 柳眠风牙齿咯咯作响,他感觉到了……感觉到一道恐怖的灵力,不……已经不能说恐怖了,是一道无上的力量,手一样抚摸着他的后背。 他想尖叫,想高喊,想说我愿意永生永世为奴,只求您放过我。 但是,一个字说不出来。 “也总有……”娲皇伸出一只金色巨手,轻轻一摁,仿佛听到骨骼卡卡声,缩回之后,地上只有一滩模糊的血肉,若碾死一只蚊子。 “懦弱的匹夫。” 卡卡卡卡……这片神国开始翻涌起来,以她为中心,四面八方疯狂往内收缩,最后,形成一个金色的光点,化为一片金色的树叶,飘飘荡荡,不知飞向何方。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