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0章:进阶太虚(一) - 最强妖孽

第1580章:进阶太虚(一)

七界不知道,徐阳逸也不知道,这场大争之世已经在另一边落幕。娲皇醒来,带着她的神国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而造成的后果……就是七界无主! 真正的主人已经远走高飞,只留下她的天道和印记震慑其他过客。然而也没有人能再联系上娲皇。 噎鸣圣境,同样的诺亚方舟。南华蝶母正捧着一杯茶,素手缓缓洒落茶叶,忽然间,她顿住了。 白玉一样的手颤抖起来,茶叶抖抖索索地洒满桌子。就在同时,方舟不远处轰的一声,一只蛟龙猛然探出水中,震撼地看着四面八方,颤声道:“这是……这难道是……” 南华蝶母颤抖地站了起来,没有尖叫,没有欢呼,而是双手掩面,发出一声数十万年后的悲鸣。 “啊……” “啊!!!” 她猛然张开手,仿佛拥抱世界,喜极而泣的声音响彻补天池:“是她……是她老人家!” 下一秒,无尽金光从世界照射而入,恢弘而高远,整个补天池的一切,都化为无尽虚影,而她的身影也开始朦胧起来。 “她答应了……她答应了!”南华蝶母看着天穹,眼泪落下:“多少年了……” “年光似鸟翩翩过……我在这里种满了桃花,开辟了新世界……终于……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轰!! 天光万道,一道金色的光华突破虚空,直直照射在她的身上。 太过长久的等待,湮灭了激动和兴奋,现在只有修成正果的大圆满。 她的脸上出现了一种慈悲之色,没有抵抗,空中仙乐响起,大地飞花,带着她的身体缓缓升入天际。 “大人……大人!!”蛟龙在下方急的直探爪:“您走了!我怎么办!” “所有圣境十年后都会打开。”南华蝶母的身形已经消失在光华之中,带着说不出的轻松:“到时候……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再会了……若真有机缘,仙界再见……另外,娲皇元神本来沉睡在天地之桥的尽头,争仙大道才会出现。没想到这次意外出现……那个小家伙一定是最后的胜利者,他一定触动了什么东西……” “若你无处可去,可以跟着他,这里的一切……除了我种下的桃花都是幻境。随着我离开,也会立刻崩溃……我有预感,你若跟着他,总有一天我们会有再见之日……” 刷……随着她最后一个字落下,整个世界疯狂朝着中心压缩,最后,成为一个宇宙的极点,消失苍茫天际。 所有的一切,徐阳逸都不知道。 他只是临时选了一个记得最熟悉的坐标,但是就连自己都说不清这个坐标到底在何处。 此刻的他,仍然在死死压抑着尊圣一线,现在身体重伤未愈,并不是冲击太虚的最好时候。但是,他的寿元只剩下十天。每一天都是无价之宝。 抓紧一切时间愈合……三宗联盟所有丹尊丹药都被吞入,一道道热流奔涌全身。一天,两天……三天之后。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首先涌上来的,是一股强烈的悸动。 不是心,而是肉体,是整个身体对于太虚的渴望。尊圣灵气仿佛感到了宇宙的大道,身体都在呼唤着进化的机会。若婴儿在母体,整片宇宙都对他释放出善意。 就是现在了…… 他深呼吸了一口,千年的渴求,曾经面对太虚如面对天神,如今自己也走到了这一步。 然而,他仍然死死压抑住这片渴求。这还是七界……仍然在娲皇天道之下,虽然不可能比天地之桥更浓烈。却绝对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最好的办法,是去噎鸣遗迹冲击太虚。 但就在他刚刚感受的一瞬间,目光却忽然波动了一下。 “这是……”他疑惑地看着四周,愕然伸出手:“娲皇的天道……不见了?” 他此刻正处于一片苍茫星空之下,从睚眦出来的瞬间,他就用阳圣灵力隔绝了周围所有。明确告诉一切过往生物,这里有一位尊圣存在。无人敢对阳圣不敬,这三天他感觉到无数灵气从方圆万米外飞过,却没有一个敢停下来窥视。 神识放开,却根本感受不到一丝娲皇的气息。刚从天地之桥出来,他对对方的天道无比敏感,现在却仿佛从未出现过? “七界被放弃了?” 沉吟数秒,他摇了摇头:“不……应该是对方从意志囚牢醒来,有更重要的事情做。是啊……一个位面,对她又算什么呢?” “不过……”他抬起头,眼中闪过一抹兴奋之色:“现在,可都是真正的宇宙规则!” 还等什么? 不需要,放任心中的野望生长,太虚将至的兴奋让他呼吸都急促起来。随着他猛然放开禁制,就像三峡大坝蓄水十年突兀打开水闸,三亿灵气瞬间炸开,弥漫这方宇宙。 “来吧。”呼吸都带着灼热的期待,但越是这种时候,他越是谨慎,手一挥之下,诺亚方舟散发着漫天金光出现其中。他一跃而上。 太久的期待,不在乎多这一分一秒,并且他并不紧张,心中反而一种水到渠成的感觉。 从七界到提拉冈底斯,到恶魔烘炉再到天地之桥,走了太多,走了太远……也经历了太多,这一刻已经做了无数的准备,怎可能失败? 诺亚方舟中心,是一个巨大的聚灵阵。仿佛感觉到了这股无限逼近太虚的灵力,在他进来的瞬间,一个个节点全部亮了起来。他全身的衣袍白发已经无风自舞,那是灵力根本无法控制,开始自行接触宇宙规则的表象。随着他刚刚坐下,聚灵阵爆发出通天光华,一道道灵气汇聚入体内,他长长呼吸了一口,灵力蜂拥而出。 轰!! 青黑色的光芒竟然超出了诺亚方舟的屏障,在这片浩瀚的光华之中,诺亚方舟缓缓调转船头,对准墟昆仑飞驰而去。 神识之中,他几乎在灵气放开的瞬间,就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呼吸仿佛更加爽利,目光仿佛更加高远,身体仿佛更加自由……如同龙飞长空,蛟入大海。四面八方万点寒星,一道道规则锁链自虚无中轰鸣而来。随着咔咔之声,在他周围形成无穷无尽的锁链之海! “这就是太虚的世界……”他按捺着心中的兴奋,打量四周:“目光所及,完全不同。” “直刺世界本质。” 手轻轻伸了出去,触碰距离自己最近的规则之链,刹那之间,触及之处化为无数的符箓翻飞。 目光放远,这里的规则锁链无穷无尽,这些规则比娲皇的天道更自由,更开阔。如果说娲皇的天道是根雕,那他们就是原本的参天巨木。娲皇参悟了其中的精华,留下了糟粕。现在则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 有鱼目,有龙珠,远不如娲皇的精细。但他只感觉心胸一片开阔。这,才是真正的天道。 天道从来不止精华,还有精华之外的余料,但谁又可知,余料不是至宝? 要在所有规则中,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那一条。谈何容易? 微微一笑,他伸手虚空一抓,一枚果实和一粒丹药瞬间出现。 悟道果,太业混沌丹。 “悟道果能让人进入一种玄而又玄,仿佛宇宙初开的画面,体会一道道规则产生之时。有了切身经历,更清楚什么才是最适合。” “而太业混沌丹,能在茫茫规则中为我指明目标,两者都是常人闻所未闻的奇药。有它们相助,再加上娲皇为我打开了契机……再失败根本没有理由。” 轻轻握了握,随后一口吞下。 嗡!! 整个神识世界轰鸣震荡起来。而他的灵体飘远,再飘远,如狂风落叶,途径规则的海洋,去到原初的彼方。 神识在模糊,有时感觉自己是一个巨人,追逐宇宙的源头。忽而又感觉自己是渺小的宇宙尘埃,坐观日升月落……无比玄奥,却在一点点接近属于自己的真实。 ………………………………………… 七界,观星台。 任何一界,都有一座最大的观星台,它们负责观察周天星体变化,每一颗星辰都会对七界灵力造成不同程度的影响。更有命应星宿的修士从此而定。这些人的名字被一个个封存玉简中,带着历史的尘埃永远躺在这里。 这是绝密。 是七界的火种。 所以,这里日复一日都有无数的修士,而每一个,最低要求是甲级势力嫡系弟子。这里每一个决定都绝不会外传。一旦需要外传,必须经过五王二后的裁决。 “咚咚咚……”急促的脚步声带着慌张猛然冲进一个房间,门口的禁制触发嗡鸣不止都没有发现,一位元婴修士脸色苍白,疯了一样唤醒禁制。而禁制后方,是一座庞大的宫殿,雕梁画栋,占地百米。两侧青灯缭绕,一块甲级天材地宝阳生木的牌匾上龙飞凤舞三个大字:星主宫。 “何事?”禁制闪烁了足足一炷香时间,一个不悦的声音才从里面传来:“不是说过,若无大事决不可惊动本宫主?” “大人……大人!!”元婴修士再也顾不得了,拼命在门口磕着头:“您快来看看吧……南斗六老已经到了!出大事了!真正的大事!天大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