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3章:进阶太虚(四) - 最强妖孽

第1583章:进阶太虚(四)

三途河,万年世家秦家,一片深山之中一个巍峨的声音响起:“副家主,随本族长走一趟。所有嫡系主脉家主,跟老夫一起动身,前往墟昆仑。” 流火之川,一片沙漠中,一座占地无限的,金碧辉煌的宫殿里,一个声音缓缓响起:“所有闭关太上长老,立刻出关,随本尊者马上前往墟昆仑。打开家族宝库。” 墟昆仑,大夏王朝,一位头戴九龙冠的男子深吸了一口气。目光闪烁:“传令夏侯,传令沈国老,即刻动身前往天剑山庄,不得有误。” 一艘艘巨大的,豪华的,七界百分之九十的人见都没见过的法宝从七界各处名山大川腾空而起,一个个足以闪瞎普通修士眼睛的徽记升空,轰鸣中万宝齐飞,形成一道道流光溢彩的长虹。 满载着恭贺的宝物,带着期望,带着炽热的心情,万道流光直指墟昆仑。 他们的心情是激动的,但是,还有人心情比他们更加激动! 买定离手,比起这些之前摇摆不定,事后才想亡羊补牢的家族。有些豁出命去赌这一场的势力,此刻已经全族高层人人鼎沸! “啪!”万年不易,传世世家孟家。已经九百岁的家主孟辰颤抖着手盖上了手中的卷轴。 这份卷轴来自星主宫,身为万年不易的世家,他们有资格最早知道这件事。 “怎么……”身边,孟家所有高层赫赫在座。谁都知道,大争之世应该就在最近打开。现在每一份够资格放到家主手上的卷轴,都足以让他们提心吊胆。 输了怎么办? 他们可是投入了掌宝使,还有大批军队,尊圣丹药,分析之后,全票通过压奔雷。 三亿潜力,值得一搏! 大多数甲级势力,都是没有太虚的。他们有的只是掌宝使和虚相宝,这才孤注一掷,赌了一个纸面实力最弱,但是他们认为最有希望的。 “是……大争之世的消息?”一位苍老的老者缓缓抬起了眼皮,尽管活了太久,但这种足以改变家族走向的事情,仍然止不住苍老的手乱颤。 一句话,所有人都看了过去,死死盯着孟辰。对方拿起茶杯狠狠灌了一口,猛地一顿,用力点了点头。 刷刷刷!顿时所有目光都炽热起来。死死盯着那张卷轴。 孟辰手中茶杯都几乎捏碎,数秒后,扬天长笑。笑声不能自已,最后,甚至化为张狂的哈哈大笑。 “走!” “打开宝库,尽挑秘宝!所有族老,带上家族弟子,前往墟昆仑!”他颤声道:“共迎五王二后道成太虚的盛景!” “诺!!!”下方数十人齐齐高声回应。 源血界,血祖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仔细感受了数秒,发出一声桀桀大笑:“我就知道……本王就知道!本王没赌错!!” “果然是他……是他回来了!好可怕的灵力……竟然还没有凝结太虚已经碾压本王。幸好啊……幸好当日没有和他撕破脸,幸好大争之世本王舍得下赌本!” “哈哈哈!现在利息到了!!” “孩子们……”随着他的声音,洞穴中无数猩红的眼睛睁开:“来……随本王一起去墟昆仑。道友凝聚太虚,这个场面……可别让其他人以为他没有太虚盟友!” 最开始,下注的势力按兵不动。然而,在这一份足以引起他们心脏炸裂的情报到手,他们再也无法按捺了。 比之前的势力更加豪华的法宝飞舟腾空而起,带着炽热的心直奔墟昆仑。和之前的势力也不同,之前的是去打好关系,而他们已经同生共死,这是为盟友贺!无论规则,礼遇都完全不同! 没有最豪华,只有更豪华! 数之不尽,成千上万,一场王后的盛会,搅动七界风云,就在普通修士还在为一枚丹药发愁的时候,七界最顶尖的势力已经带着无数丹药宝物从他们头顶掠过。 然而,这只是这场风暴的开口。 作为风暴的中心,墟昆仑,此刻已经是人潮如堵!所有修士都在震撼地看着天穹。远的地方还感觉不到,然而墟昆仑中心,天剑山庄周围,无论大夏王朝,血飒国,或者万灵归一宗,每一个人都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 大夏王朝国度,扶桑城,平日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大街一片死寂。每一个人都机械一样看着头顶。终于,有炼气修士再也按捺不住,魂飞天外地一膝盖跪了下来。双手撑地,满头冷汗。 好强……好可怕…… 不知道什么东西,就在天穹之顶,却根本看不到……然而那种如影随形的威压,却浸入骨髓,让他们毫不犹豫地纳头便拜。 这是生命层次的超越。 是不入太虚皆蝼蚁的君临天下。 第一声,仿佛打开了一个开关,紧接着,其他的炼气修士也支撑不住了,咚咚咚咚……跪地之声响成一片,诚惶诚恐,汗不敢出。若大洋远眺,极目无疆。若高山仰望,群星璀璨。 极大之下的极小,他们就如同沧海一粟,畏不敢言。 炼气之后,是筑基,筑基之后……居然就连新晋的金丹真人也忍不住,咚咚咚……无论是血飒国,万灵归一宗……或者正在这几大势力的其他修士,金丹中期一下无一幸免,黑压压跪了一地! 万众俯首,恭迎王后登基! 与此同时,各大观星台上,惊呼声不绝于耳:“三千里……还有最后三千里!对方就会进入墟昆仑晶壁系!”“速度减弱了吗?”“没有……反而更快了!”“灵力呢?!” 一句话,所有观星台几乎齐齐沉默。 许久,才有一个声音难以置信地开口:“十五亿……” 针落可闻。 历史上从未出现,甚至超越两位大圣当日成圣的十亿,居然达到了史无前例的十五亿! 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 他们已经不敢说话了,以这种速度,十五亿灵力的冲击……要不了三十分钟将会真正进入七界,而墟昆仑……则会首当其冲受到这位新晋五王二后的威压冲击! “十五亿……”一位星宫之主眼角都在乱跳,许久才捂着心脏颤声道:“希望……他们能承受的住吧……” “恐怕在场的其他五王二后……没有一个人能想到……这一位的灵力……比他们两位加起来都多……这还没有真正凝聚完毕……” 轰隆隆…… 宇宙之中,诺亚方舟带着长长的光尾直扑七界,徐阳逸已经进入了凝聚太虚的紧要关头。 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天。他神识中一片混沌,混沌中却灵台清明。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却无法控制肉身。神识就像飘散的落叶,被卷入岁月的裂痕。 踏入时光长河,静观开天辟地,这四天仿佛过去了四十年。他走过了一个个文明,看到了一道道规则的诞生。见证过一次次位面的毁灭与新生,却从未止步。 就在他灵体胸腔中,悟道果如同一盏明灯,一直呼唤他前行。他路过了一道道规则,有些甚至听都没有听说过,越往前走,如同横渡时光长河来到世界的太初,规则的锁链越来越少,越来越陌生。 开始的符箓他认识不少,只是排列顺序不同,那是最基准的元素规则,比如火,水,冰等等,这是构成万物的根基。但是到了现在,放眼看去他竟然一个符箓都不认识。 “这应该是组成各种元素更基层的符箓……甚至是世界形成的基石……可惜,不是我能掌握的。”他摇了摇头,经过如此漫长的跋涉,这些符箓没有对他表示出兴趣,他也毫无心动。虽然不知道前方还有什么,但是他相信,一位雅威的奖励不会白给。 一路走,一路看,又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几乎已经没有符箓了。他终于看到了一点光。 “这是……”他笔直飞了过去,仔细一看,眉头却皱了起来。 那不是一条完整的规则锁链。 而是残缺的,看起来非常古老,这些符箓根本不认识,而且当他动用无限之真,居然显出了一种排斥。 无限之真作为符箓之祖,竟然对符箓排斥? 也就在此刻,悟道果光华彻底消失,停在了这里。 他没有立刻触碰锁链,而是放眼看去。这才发现四面八方还有一些规则之链,可惜和这一条一样,全都破损不堪。但是,每一条都带着一种令人心惊的气息,和之前的完全不同! 仿佛是最初的最初,宇宙未开,鸿蒙未化,开天之人孕育出的一些残片。 “我……真的可以掌握这些规则?”他有些犹豫了,规则并非越高大上越好,而是越贴合自己越好,比如他妖体是狼毒,却选择了火之规则,日后的修炼必定事半功倍。 这些规则绝非凡品,而且还不完全,就算是他此刻都举棋不定。 “先看看再说。”他定下心来,手轻轻放上。但是,符箓根本没有丝毫动弹。 “怎么会这样?”他尝试了数次,眉头皱得更深。这是悟道果选择的规则之链,应该和他本身完全契合,但是居然对他无动于衷? 这种迹象,一路走来他已经知道,这是规则认为他掌握不了。对他不感兴趣。 就在此刻,体内太业混沌丹骤然爆发出一片霞光,那些不认识的符箓居然诡异地动了动。一片片飞散开去,他赫然发现……这些符箓只是表象!就在这些陈旧无比的符箓下,一条暗淡的,深绿色的规则正散发出点点幽芒。 卡卡卡卡……他周围响起一片震荡之音,如同枷锁被打破。这一次还不等他动手,绿色规则轰然散开,如同蝴蝶一样把他包围起来。 他愕然地闭上了眼睛,感悟了数秒,睁开之时,一片感慨。 “生……” “生之规则……万物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