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4章:进阶太虚(五) - 最强妖孽

第1584章:进阶太虚(五)

宇宙的规则幻象中,他孤身一人矗立虚空,手中绽放一片森绿,宛若围绕他的星云,其中能清晰看到万物复苏,看到位面共荣,大至至高至远的宇宙初生,小至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 若包罗万象,每一条星云带都是无穷的符箓构成,这些光华从他指缝中泄出,蔓延千米,好似掌中纪元。蕴含着欣欣向荣的意味,繁荣昌盛。 “这不是普通的‘生。’”他闭上眼睛静静感受了数秒,沉声喃喃道:“这是……一切的‘生。’” “我感到了生命……生存……诞生……无论是一花一木,还是星辰位面,都包纳其中……” “但是……为什么我会和‘生’亲近呢?” 没有预兆,他疑惑地看着掌中符箓,虽然这是娲皇法宝选择,太业混沌丹肯定。但是……这条规则太大了,甚至可以说……这是宇宙准则之一。 万物生死难逃。 这不是普通的冰水火风,而是近乎于“理念”“大道”的规则,他不搞清楚绝对不敢伸手。 一条规则主动选择自己,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以后如何调用?是,这道规则出乎预料的强大,近乎时间空间这种用不破灭的法则。但是,太虚已经不修灵力,只修规则。这是一个对规则补完,理解,去芜存菁,然后拓展,融入的过程。 双眼一抹黑,连这是什么都不知道,如何修行?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忽然,他全身绽放出一片绿色光芒。同为绿色,但这次并非从指缝中宣泄,而是从体表下喷涌。 一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那是灵魂的悸动。还不等他反应,卡卡卡!一道道枝叶,一根根藤条,无穷倒刺冲天而起,杀生领域居然在他没有启动的情况下自行爆发! “不……”徐阳逸看着四面八方的杀生领域,看着自己的手生长出无数枝叶,他愕然道:“这不是杀生……” “这是狼毒!” 轰!! 话音刚落,体内绽放无尽光华,星云和氤氲齐飞,一株铺天盖地的植物飞快交缠着,生长着,眨眼间覆盖万米,还在拼命朝外延伸。 狼毒本体! 刷啦啦啦……数十分钟之后,这方宇宙中已经出现一株庞大的植物,冠盖十万米,身高数千丈,一股肃杀的气息从其上散发。然而,徐阳逸却根本没有感觉到本体爆发之后的沉眠。 反而神识无比清醒。 “这到底怎么回事?”就在他惊讶的时候,体内的太业混沌丹轰然炸裂,化为一道道银色的光点飞出他的体表,越来越多……越来越广阔!难以想象一枚丹药怎么会出现铺天盖地的银潮,甚至将狼毒完全包围了起来! 上古丹药,源自丹道最鼎盛之时,出自最负盛名的丹师之手。悟道果带徐阳逸找到了这道规则,而它,会告诉他为什么会选择这条规则。 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修行大忌。特别是在道成太虚这种至关重要的关头。 “嗡……”无边银纱轻轻摇动,他仿佛置身于浩瀚的星河,美轮美奂。然而根本没有赞叹的时间,随着银纱每一次摇动,一个磅礴的身影正缓缓凝聚其中。 大。 比狼毒更大!甚至……狼毒只不过达到对方一只小臂! 完全由银白的星芒构成,仿佛真仙降世。仅仅是一个虚影,却带着让人膜拜的威严,他出现的时候,整个天穹都暗淡了。群星失去了光泽,符箓隐没了颜色。仿佛群臣迎接君王的降临,威压诸天。 “这是……雅威?”徐阳逸愕然感慨,除了雅威,谁能有这种神体?谁能让这些古老的残破规则都万众俯首? 那是一个老者。 穿着兽皮,背着背篼,满头白发,用藤条绑在一起,编成辫子。银光汇聚的虚影清晰可见,甚至能看到对方脸上没有高冷的肃杀,只有一片仁慈。 他朝着狼毒伸出了手。 摘下一片树叶,放入口中。轻轻咀嚼着,太过详细的画面,仿佛让他亲历无数年前的一幕。然而就在数秒后,这位不知名的雅威脸色一变,猛然捂住咽喉,张开嘴发出无声的咆哮。 七窍流血,而这些血全部洒在了狼毒身上,狼毒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生长。从一株小小的灌木到铺天盖地,最后威压洪荒! 下一秒,所有虚影瞬间崩溃,若群星陨落,星星点点的银芒消失于宇宙虚空。他再也感觉不到太业混沌丹的痕迹。 但是,足够了。 “这是神农。”他遥望再次安静的虚空,惊鸿一瞥,已然明了。 雅威死于狼毒之下…… 狼毒沾染神血,再度生长,一物死,一物生,无意间的轮回,这……应该就是生之规则选择自己的真正含义。 他身上蕴含了生与死。雅威的死,与弑神而生。生走到尽头便是死,就像飞鸟陨落,海兽沉眠。但是,飞鸟和海兽尸骸深藏地底海洋,又何尝不是换来了万物共春? “沙……”就在他这个念头出现的一刻,枝叶间的生之规则陡然绽放出无尽金光,和之前不同,之前只有繁荣,这一次,带上了寂灭。两者生生不息,转轮不已,围绕着狼毒形成一个庞大的符箓之圈。 规则认同! “果然如此……”神识中,徐阳逸微笑了起来,毫不犹豫地伸出手:“那么……这条无上规则,本圣君就笑纳了。” 刷!!成千上万,成万上亿的符箓如同得到首肯,化作漫天暴雨朝着他倾泻而来。 身与道合,手掌乾坤! …………………………………………………… 天剑山庄。 每一个人神色都凝重无比,乙上势力根本没有资格了解观星台的一切。而现在他们也没有这个心情,所有人都脸色无比肃穆。宗门内一片凝重。 就连往日熟悉的道友,聚在一起也只有两个字:奔雷,奔雷!还是奔雷! 寄托了天剑山庄所有希望,倾力一搏。现在大争之世却不知道如何。另外几个对手绝非好相与的对象。 山门一处驻点,一栋普通的三层高塔中。三位金丹修士正神色肃然地端坐蒲团。在他们头顶,无数粗绳盘绕,上面停着一只只纸鹤。不过此刻双翼收拢,正处于沉眠状态。 “你说……大争之世还有多久结束?”寂静无声中,一位金丹修士忽然开口。 没有回答,数秒后,另一位修士才闷声回答:“本真人如何得知……但是无论如何,少宗主一旦成功,都必定从山门返回。没看到最近山门的通报都是直送宗主吗?” “不止如此,就连山门驻点都增加了两倍的人手。”另一位修士沉声道,然而还不等他说下去,忽然之间,屋里猛地响起一片风铃之声。 不是一点,是一片,密如狂风骤雨!三人同时睁开眼睛,震撼地看向四面八方。 数个光幕出现,然而入目之处,他们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人……无数的人!铺天盖地的人! 全都是修士! 那些书上说过,务必耳熟能详,宗门千叮万嘱的徽记闪耀数百万米之外!数不尽的飞舟,算不清的法宝,如同流光横空。 完全呆滞。 就算修士大战,位面开战,恐怕也不过如此……不!是比不上!周围宇宙有什么位面值得七界近乎所有顶尖势力出动? “万年世家曹家……万年世家肖家……甲中势力唯我道……甲下势力地煞九幽宫……道祖在上……”为首的金丹一屁股坐了下去:“全……全……全都是甲上势力……他,他,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光幕之中,天剑山庄为一个绿点,而周围布满了巨大的红点,每一个都不比天剑山庄小多少。一个比一个来头大! “这……这是要灭了我们宗门不成?” 刹那间,一个想法在脑海中滋生。难道……是因为大争之世失败,所以……这些宗门已经开始忍不住对新的五王二后递投名状了? “等等……你们看!”就在此刻,一位修士颤声开口,所有人随着他的手指看过去。赫然发现…… 所有宗门都没有动! 全部停在天剑山庄和三大势力交界的边缘,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这到底怎么回事?”一位金丹惊讶的心脏狂跳不已,刚才那一幕太可怕了,如果对方冲过来,紧接着就是宗门大战!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蠢!!”之前指向光幕的金丹修士声音都发飘了,高声尖叫道:“谁然你们看其他宗门了!看灵力计数!看灵力计数啊!!” 其余两人如梦初醒,立刻看了过去。但是刚看一眼,眼睛都直了。 “道祖在上……”“老天……这……这是太虚大人开战?” 就在光幕之上,赫然有三个巨大的红点。 其余两个,呈南北之势,灵力……一方七亿九千万,一方七亿三千万! 太虚! 而且不是普通太虚!这是五王二后! 天剑山庄边界,百宗齐聚,五王二后亲临!此刻所有山门驻点看到这个情况的修士,全都呆若木鸡。他们只是金丹,最多元婴,何曾见过如此盛况? 而更可怕的……是他们头顶。 就在正上方……一个比两位五王二后加起来还要大的红点,如同太阳一样直直对着天剑山庄冲来! “十……十七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