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5章:进阶太虚(六) - 最强妖孽

第1585章:进阶太虚(六)

十七亿三个字,让所有山门驻点看到这一幕的修士齐齐失声。 什么人…… 什么人可以有十七亿灵力!? 是哪位太虚大人? 这……简直超过了当日两位大圣! “立刻通报宗主!!”终于,有人率先反应了过来。下一秒,无数黑色的纸鹤疯了一样冲出去。 他们根本不知道,就在数百万,千万米外,成千上万的宗门翘首以待,死死盯着天穹,以九真九难门为首,将天剑山庄死死围了起来。 “还有二十分钟,那位新的道友将进入天穹。”界海王恢弘的声音回荡整个修士群,在他身后,佩戴各色徽记的家族势力数不胜数,却无人敢越过九真九难门。 为什么不过去? 很简单,他们还不能完全确认是否是奔雷,不过,也快了。 当对方突入天穹的那一刻,无论对方是谁,都会受到所有修士的顶礼膜拜,如果是奔雷……必定受到更隆重的大礼,毕竟这是在天剑山庄之前。 周围议论如潮,群情似沸,虚空之中,界海王悄悄捏了捏手中星盘,无比感慨地叹了口气。 十七亿了…… 还在上升! 他能感觉到,对方仿佛还在犹豫规则的选择。但没有选择规则都达到这种程度……这……简直是让太初不敢越雷池一步的灵力! 何等强势! 他深呼吸一口抬起头,极远之处一道神识扫过,两人触碰,都暗暗点了点头。 这种修士,决不可为敌…… “来了!来了!!”就在此刻,忽然有修士兴奋至极地高声尖叫,界海王目光一闪,猛然抬起头来。与此同时,这方世界仿佛寂静了。无数人……每一个人……所有在场的修士,全都引颈以盼,目光如剑死死盯着天穹。 轰隆隆……就在天剑山庄的上方,云层开始沸腾起来,只不过十几秒,骤然形成一个恐怖的云洞。无穷无尽的白云围绕着云洞旋转,一道道绿色的光华如同太阳初升,普照大地。 那不是阳光。 那是一道道符箓凝聚的光芒,代表着苍天大道,无上规则。苍天之下,万修俯首! 无人开口。 在太虚君临,新的五王二后面前,无一人敢做仗马之鸣,他们只能以一种崇拜,敬仰,畏惧的目光看着天穹。看着紫气东来三万里。虚空都在因为这股恐怖的威压颤抖。就在万籁俱寂之中,磅礴的云洞中骤然绽放一片璀璨无比的光华。 光耀诸天,神临昆仑。整片天地都在轰鸣,虚空层层坍塌,在这种只剩下如海的急促呼吸中,一个庞然大物悄然探出了它的一角。然后越来越大,越来越广袤。随着一声轰然巨响,一艘高不知数千里,长不知几十万里,倾轧虚空无尽的巨轮,携裹着被搅得七零八落的云层,缠绕着冲击晶壁系的熊熊烈焰,带着无上天威穿破虚空,轰然降临这个位面! 刷拉!!狂风乍起,哪怕百万米外都能清晰感受这片无上天威,站在灵宝飞舟之上的各大修士须发衣袂齐齐飞扬,旌旗怒卷。数以万计的飞舟灵宝若群星拱月,将这只虚空巨轮牢牢围在中心。 “呵……”一艘飞舟上,死死捂着胸口看向天穹庞大的黑影,颤抖着倒退了数步,脸色激动地通红,嘶哑自语:“道成太虚……这,这是何等威压……老夫从未体验过如此强大的灵力!” 一位金丹脸色苍白,他是跟来观摩的后辈。而此刻……就算带他们来的长辈,一位尊圣,都已经脸色苍白。这位金丹嘴唇动了动,终于再也无法控制心中的敬畏,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然而,哪怕再震惊,再激动,也没有一个人敢说一个字。在这片宛若天威的庞大灵压之下,万籁俱寂。即便界海王和另一位太虚都没有打搅这份殊荣。 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做声?! 就在同时,巨轮周围陡然爆发一点亮光,紧接着……周围旋转的绿色符箓越来越多,越来越闪耀,如同群星璀璨,闪耀诸天。 “这是……”一只默不作声的界海王,这一刻也豁然站起,死死盯着虚空:“天道灌顶……” “这是天道灌顶!!” 他的声音没有丝毫掩饰,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现场终于压抑不住地爆发出了一片吸气之声,不到三秒,化为惊叹,最后……连接为铺天盖地的奔涌海啸! 之前谁都没有敢说话,不是不愿意尖叫。这种场合,数千年不遇的机缘,谁不想仰天长啸以抒心中热血? 但是,不能。 金丹元婴看尊圣。而尊圣谁没做过太虚的梦?他们谁不清楚,天道灌顶一刻没有出现,这位太虚还不能称为太虚。 所谓天道灌顶,那是对方真正选择了自己的道,而且,这道规则响应了对方。这,才是真正的太虚! 道大而虚静,冥心归太虚,天地与同寿。太虚……即天地本源,宇宙大道!只有掌握了规则,才能,才配,才敢称为太虚大能! “天道灌顶……天道灌顶!?”一位尊圣双目发红,浑身都因为过度的激动而轻轻颤抖,看着周围无数的符箓轰然朝着中央一合,一道金色光华通天彻地,占地何止十万米! 金光直冲云霄,与此同时,云洞如同响应,苍茫无尽的天穹刹那间白日转夜,这一刻,整个七界,万古长夜。 天地响应,宇宙共鸣。执掌规则,道成太虚。 “这是……”一个洞府之中,一位枯瘦如柴的老者猛然睁开了眼睛,震撼不已地看向一个地方。随后拼命站了起来,尖叫着化为一道流光冲出其外。 “太虚……有前辈大能凝聚太虚!!” 同一分,同一秒,无穷无尽的流光疯了一样朝着墟昆仑传送阵冲去。那些隐世不出的老怪物,那些还不知道这个消息的乙级,丙级宗门长老,掌门,全都感受到了天地大道认同的波动。这份波动是如此宏伟,根本不容忽视。刹那之间,七界飞仙,比那些顶级势力更恢弘,更庞大! 七界有多少势力? 有多少尊圣仰望太虚?又有多少修士不远万里也想观摩一下道成太虚的盛景? 无法计数。 山崩海啸的流光形成连绵不绝的银河,直冲墟昆仑! 他们激动,兴奋,身处天剑山庄周围的修士,则已经被这片场景完全引爆。一位阴尊眼睛发红看着天穹,猛地磕了一个头:“七界今日又添一臂,晚辈为大人贺!为七界贺!!” “想不到……老夫还有亲眼目睹天道灌顶的一刻!!”悬空灵宝,一面“秦”字大旗之下,一位早已无望太虚的老者仰天长啸,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得仰天颜……此生足矣!” “家主!”“家主!您小心!”“家主,这是大喜事,大喜事啊!切莫欣喜过度!” “让开!!”老者一把挥开拦着他的人,昏黄的老眼中隐有泪光。太虚……太虚!多少修士梦寐以求的地位,如今就在自己面前。回顾自己走过的路,近千年来争一线机缘,无数的酸楚,后悔,哀叹齐齐涌上心头。数秒后,化为一声含泪长叹。 不只是他,这一幕如同拨动了记忆的琴弦,在场的尊圣无不一声叹息,太虚……这个他们仰望了无数年的境界,就在他们面前凝聚。有失落,有羡慕。但更多的是一种憧憬,为七界贺的狂喜! 没有人愿意移开目光,他们死死盯着这数千年一度的场景。天穹中云洞越来越大,金色光柱将一切都扩展为诸神的国度。随着一声轻轻嗡鸣,所有绿色符箓齐齐一震,随即……直冲天穹云洞而去。 这一刻,仿佛天地间出现一张倒挂的瀑布。下一秒,所有符箓汇聚成一道可怕的龙卷风,对准诺亚方舟狠狠灌了下来! 轰隆隆!! 东风夜放,星如雨。 整个位面都因为这宏伟的一幕而震动,天地苍茫,白日黑夜,一道巨大的灵气龙卷如同天瀑倒悬,数不尽的符箓倾盆暴雨一样降下,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最后……汇聚成无穷无尽贯穿天地的锁链,将诺亚方舟隔绝为绝对禁区! 狂暴的灵气喷涌九天十地,方舟之中,徐阳逸身与道合,手掌生之规则,一股远超尊圣,执掌寰宇的灵气铺天盖地一样爆发。 黑夜的星辰,群星中的明月,根本无法掩饰。而且,这股灵气越来越强,越来越可怕! 开始如同狂风巨浪,大道灌顶带来的灵气吹动虚空都在震颤。不过十几分钟之后,方舟周围……一株株树苗拱出土地,天剑山庄周围本身是一片戈壁,此刻……居然有无穷绿草氤氲而生,一米,十米,百米千米万米十万米! 刹那之间,大漠生春! “这……”界海王也愣住了:“这到底是什么规则?春之规则?” “滋……”“这……到底多少亿灵?!”“不敢相信……老夫也曾有幸得仰天颜,却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灵力!仿佛……仿佛看到了独步大圣一般!” 不只是他,他只是震惊。而其它修士倒抽凉气的声音响成一片,从低沉,到喧嚣,带着惊疑不定,带着不敢相信,带着……浓浓的臣服之意。 是的,臣服。 对经历无数年走到今天的大毅力者臣服。 对于这片天地奇景臣服。 对于……这好似万界之中的诸神圣所。云顶天宫而臣服! 咚咚咚,无数的修士此刻心悦诚服半跪于地,恭迎神降,这一刻万众俯首,灵压如影随形,规则铺天盖地。 神威如狱,神恩如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