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1章:传承与众神 - 最强妖孽

第1591章:传承与众神

有不少读者在群里说,希望写到雅威结束。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了。 从尊圣后期开始,我就再也没挖过新坑。现在剩下的坑我都记得:宇宙的真相,雅威的去处,地球曾经的历史细节。 其他就没有了。 这些真相都会在最后几个月的章节之中一一呈现。绝非烂尾。各位也可以看到,作品没有一丝水准下降。 ……………………………………………………………………………… “你知道……飞升么?” 徐阳逸在听到这句话的第一时间,耳朵就立了起来,实力作为基础,一旦达到,他压抑的好奇心比任何时候都浓。然而这个问题却让他皱起眉头。 怎么可能不知道? 还不等他想完,姜子牙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那你知道,为什么飞升么?” 徐阳逸微微眯起眼睛。 飞升,是为了追求更高的境界,下界的灵力不足,上界的灵气更加浓郁,天道规则更加完整,更有利于修士修行。 人往高处走,这是本能。 “你或许认为这是本能。”姜子牙残留的灵体微微一笑:“但是你有没有做过这个设想。比如……宇宙是一个巨大的蛊盆。在遥远的某一个地方,一些被太虚才有资格知道的生物存在着。他们被称为‘泰坦’‘神灵’‘真仙’或者‘雅威。’” “太虚之下根本无人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存在。他们不存于九成九的修士视野,却无处不在。” 刷! 徐阳逸猛然站起,他不知道这是姜子牙的推测还是确有其事,但是一旦真的是“设定”好的,那么……会出现一种恐怖的局面。 所有惊才绝艳的修士,最后都只有一个去处,那就是雅威身边。 他的思维当然不会限定于此,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姜子牙怎么证实? 他仔细听了下去。 姜子牙遗留的神识当然不会听到他的心声,他仿佛组织着语言,许久才说道:“我知道,你可能很难接受,别急,听我往下说。” “道友,我默认你已经知道了‘他们’的一些蛛丝马迹,他们并非是没有留下痕迹,你一定也疑惑过。世界是否有仙?是否有神?” “天道如何产生,修行由谁开启?冥冥之中,被这些真仙庞大的手缓缓搅动,有条不紊。自成规则……” 他的虚影看向四面八方:“你或许会疑惑我说的话,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事实。因为……” 他的目光如同真人一样直直看向徐阳逸,声音无比凝重:“我去过。” “那是低阶修士就算最玄幻的梦境也不可能出现的画面。”他的声音带着无比的感慨:“世人都在追求不断飞升,谁又可知,飞升只是开始。比如我们,当初达到了独步境界,宇宙中堪称诸神以下的至高境界,飞升所谓仙界。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神要这么做。” 徐阳逸耳朵都竖了起来。 然而,沉默许久之后,姜子牙缓缓道:“去了那里,就再也没有回来的机会。因为某些特殊的机会,我有幸回到了地球,并且……刻画下了这条通往真实的道路。我叫他诸神古路。尽头……就是万神殿。” “不仅仅是我……当时同一批同时归来的道友,都留下了自己的传承。我们想把这些记录下来,留给后人。于是,我将这些记录在了我创造的功法,万古丹经王之上。不到太虚,他只是一本功法,一旦达到太虚,就能听到我留下的这段话。也只有不归仙界的血脉达到太虚才能听到。” “这幅星图,如果你不愿意,会立刻销毁。如果你愿意……就来吧。” “来众神殿,你将看到宇宙的真相!越靠近那里,你越会看到所谓神的轨迹!那是一切的开始……也是一切的终结……” “我,张道祖,还有一些……你听说过,想不到的不归仙界存在,都在那里……等着你们……” “后来者……” 说道这里,声音缓缓消失,这缕不知道封存了多少年的神识,也完全消散。 没了? 徐阳逸恨不得一脚踢过去。玩他呢?! 你去过?你去过就特么说啊!裤子脱一半什么意思?!卡带了吗! “罢了。”许久,他才皱眉舒了一口气,吐出胸中郁闷。看向四面八方的宇宙,眼中已经带上了一抹坚定:“可能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 “就如同念出雅威的真名,无论多远都会知道。只能采取这种模糊的方式告诉我。” “不过没关系。”他看着周围无尽虚空,目光仿佛要穿破黑暗:“无论是雅威们要做什么,我并不会介意。” 万神殿……雅威的最终归宿么?那里聚集了不知道数十上百的宇宙真主,最古的存在。 所有的一切谜团,卡俄斯和昊天的去向……诸神黄昏中缺失的章节……地球的细节……全都有可能在那里。 若对修士有害,则宇宙早无生机。既然无害,有何不去的理由? 没有抹消星图,而是深深看了一眼,灵体飞快朝着七界飞去。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踏上这条路了。 数十分钟后,天剑山庄洞府,徐阳逸轻轻睁开了眼睛。屋外的禁制正被轻轻触动。来者是一位金丹修士,无比恭敬,五体投地,没等到他的回答根本不敢触碰第二次。 “何事?”徐阳逸平静开口。金丹修士身体一动,脸上露出一抹狂热之色:“回轩辕王大人,明日下午,万修来朝大典正式开启!宗主让晚辈通报大人,还请大人务必前往。” 已经一个月了么…… 神游太虚不知岁月。徐阳逸缓缓道:“知道了。” 一夜时间转瞬即逝,第二天一早。太阳刚刚升起,随着禁制大开,一行女修已经步步生莲,带着激动的情绪缓缓走入了徐阳逸的洞府。 容貌娇美,身形修长,动作轻柔如春风拂面,服饰整齐统一。 修眉,束发,整理衣冠。焚香沐浴。尽管她们已经尽量做到最好,手却仍然轻轻抖动。 天剑山庄的英雄就在自己面前,如何不兴奋? 听说对方还没有道侣……若被这位大人看上……简直不能说赢在起跑线上!而是直接出生在了终点! 黑色的玄龙暗纹长袍,镶边以纯金色飞云破浪装点。紫金冠镶嵌一颗婴儿拳头大的甲级天材地宝虎炎石,腰缠白玉带。整整一个时辰的忙碌之后,徐阳逸堪称被收拾到了极致。就算对着镜子看,也几乎认不出来自己。身后女修的目光都在闪闪发光。 “不错。”徐阳逸抬了抬眉,他神识何等庞大, 所有人的心绪波动,以她们的境界早反应在自己的躯体之上。神识轻轻一扫尽收眼底。在指尖一弹,一枚枚丹药飞到所有女修手中。 入手之处,一片灵气沸腾,每一位女修强压着心头的狂喜,毕恭毕敬地在他身后跪伏于地,一种任君采摘的味道无声蔓延。领头一位女修双手抬起,一份金色卷轴放在其中。声音如空谷幽兰:“晚辈义不容辞。大人,这是今日大典所有参与势力的名册,还请大人过目。” 徐阳逸一目十行扫过。放到一边,转身之后斜斜躺在罗汉床上,华服如墨,君子如龙,挑了挑眉峰:“万修来朝大典是怎么回事,说说?” 看着他修长的双腿,健硕的身材,女修的脸全都微微一红。同时拼命警告自己:不可……千万不可出格,这份差事是好不容易求来的,对方只要不说,自己决不能暨越。 “回大人。”领头的女修轻抿红唇,语含春意,声音既不刺耳也不轻微,柔柔道:“万修来朝大典,任何太虚大能即位都会召开。最重要的就是献宝仪式和势力划分。您如果不开口划分势力,恐怕整个流火之川都会终日惴惴。” 徐阳逸捧起灵茶品了一口,点了点头:“献宝仪式也要本王在场?本王刚扫了扫,大约百万宗门,这还是记录在册的,有品级的宗门。全场走过流程,至少一个月以上吧?” “回大人,献宝仪式您必须在场。这是七界对您的祝贺。不过,只有甲级势力或者您认定的盟友有资格走上‘腾龙台。’此次大争之世所有支助过三宗联盟的势力,无论大小宗主大人已经准许,不过……” 她回忆了一下流程,微微叩首:“即便得以现场进献的宗门,上腾龙台的步数都是有规定的。腾龙台,只有您可落座,就算其他五王二后,大圣使者,也只能落座于腾龙台下方两侧。台高百米,共分五层,业已搭建完毕。” “普通支助宗门,可上一层。大力支助者,可上二层。肱骨核心者,可上三层,生死盟友,可登四层。大人,每一层对您可能没什么。但是对他们,就算一步都无比重要。这个步数,宗主还请晚辈向您询问。” 徐阳逸放下茶杯,微微颔首。 当然重要,一旦可以上四层,代表这个宗门将会彻底起飞!在这位有史以来最强五王的心中地位甚重!万众瞩目,恐怕不等他们回去,许多宗门对他们的态度就会立刻改变。 比如商路打通,比如弟子互通有无,比如高层交流,比如……联盟。 好处不胜枚举,而这,只需要他开金口就行。 当然,哪一层他心中早有名单。因果循环,他今日成就,也绝不背弃昨日之誓。 虚空一抓,卷轴飞到手中,他凌空划了几笔,刹那间定下各宗规格。 这就是五王二后,一言可为天下法绝非笑谈。 你几千年内应该是什么地位,那就是什么地位,五王一言绝非戏言。没有任何人敢冒着挑衅五王的危险来交好一个被五王冷落的宗门。 到了他这个地步,杀人从不需要见血。 屈指一弹,卷轴飞到女修手中。她轻轻接过再次磕头,又一份卷轴飞出:“大人,这是各大太虚势力的名册。确定他们将会共襄盛举。” 徐阳逸扫了一眼,来的挺齐全,基本上在七界的太虚无一缺席。他扫了女修一眼:“你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