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2章:万修来朝(一) - 最强妖孽

第1592章:万修来朝(一)

寂静。 女修猛然抬起头来,就算按捺得再好,此刻脸上也是一片绯红。激动,兴奋,齐齐冲上心头,猛地一磕头,嘶哑哽咽开口:“晚辈……名唤秋红。” 简单的名字。 没有身后势力,没有所属派别。因为这在轩辕王眼睛里都不重要,只要他点名,她无论什么派别都会飞上枝头。另外,轩辕王没有问,她根本不敢在这时候节外生枝,平添麻烦。 “秋红……不错。”徐阳逸微笑道:“本王这里无人服侍,少个管事。” 呼吸都几乎窒息,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盯向秋红,羡慕,嫉妒,不一而足。 怎么不是自己呢…… 自己长得不比她差啊!来这里的每一位女修都是精挑细选的处子之身。管事管事,服侍服侍,可以服侍的方面多了去了。 然而,无一人敢有异议。 瞬间的激动,让秋红眼睛都有些模糊,然而身体却本能地再磕一个头,颤声道:“承蒙轩辕王不弃,晚辈愿报犬马之劳!” 不错。 徐阳逸微笑颔首,他也是低阶修士走过来,如何不知道这个机遇有多大?能在这份机遇面前完整回话,作为一位金丹已经相当不错了。 就在此刻,一声悠扬的钟声响起,恢弘无比,响彻天地。 “诸君……入场。” 一声拖长的呼喊回响周围百万里空间。下一秒,整整齐齐的钟声汇聚成连绵不断的海洋,连绵不绝,如同群龙咆哮。声震百里。 “大人,入场开始,您不必动。等所有人都入场之后,才是您登场。”秋红转变地位相当快,一瞬间就来到了徐阳逸身后轻声道:“哪有轩辕王等他们的道理。” 徐阳逸默然点头,闭目养神,三个时辰之后,就在一百零八声钟声刚刚敲响的瞬间。一个恢弘的声音响起:“恭迎轩辕王驾到。” 徐阳逸睁开眼睛,化为一道流光直飞洞府之外。 刚刚飞出,他的目光就轻轻一跳。整个天剑山庄此刻根本不能以张灯结彩来形容,而是……翻天覆地! 几乎认不出这是天剑山庄了。整个宗门此刻都处于一方巨大的阵图之内,品相至少甲级。天地之间一片混沌,一层如雾似霭灵雾缓缓飘摇,数不尽的祈福天灯飞翔半空。明明是白天,这里却仿佛日月同辉。 苍茫雾海之中,忽而一声长啸,一条庞然大物从雾海中飞腾而起,硕长的蛇身长满鳞片,鹿角,凤爪,赫然是一条灵气巨龙。 轰!巨龙入海,卷起千堆雪,巨浪破空,远处珍兽齐飞。漫天花瓣纷飞而下,一位位灵气构图的女修手抱琵琶,怀拥古筝,在天空中若凤翔九天。而下方雾海之中,竟然不是座位,却是一朵朵无根青莲。 这些青莲呈阶梯状,恐怕有近千万至多。放眼望去苍茫无际。就在青莲之海的中心,一座汉白玉高台从雾海深处冲天而起,最高处,赫然是一座十米高的龙骨座椅。 高台分五层,每一层都穷极雕工。每一个扶手都栩栩如生,更有一朵朵金色莲花规律地呈现在高台每一层。一道道刻绘满金色符文的红色丝带从每一尊扶手上牵引而出,凌空飘摇,乱红如海,飞瀑参天,简直是一派仙家景象。 腾龙台三个大字,银钩铁画,龙飞凤舞。 “甲中阵图,天剑山庄压箱底的宝物----群仙会。”万重圣君自豪的声音飘入他的耳中:“想必不会坠了轩辕王的名头。” “太盛大了。”就算徐阳逸,此刻也忍不住感慨。 “不盛大,老夫还嫌不足。天剑山庄的底蕴还是不够,否则此刻应该甲上等级的庆贺阵图才对。”万重圣君遗憾地开口:“那……开始?” 随着徐阳逸微微点头。整片雾海中群星闪烁,一道道身影按照早就规划好的方位落入青莲之中。刹那之间如同银河倒悬。不到三十分钟,数百万修士已然落于青莲之上,人山人海。 “恭迎轩辕王法驾!”万重圣君出现在腾龙台底部,一声纯白的仙鹤于飞道袍。仙风道骨,长须飘飘,脚踏金莲若谪仙降临。手中拂尘一甩,说不出的道韵盎然。 推金山,倒玉柱,青莲上的修士齐齐跪拜,山呼海啸:“祝轩辕王神通大成,道成大圣!!!” 似涟漪扩散,声音引起无边回声,仿佛全世界都在对他一人恭贺。这种场景,无一男儿不激动。 天下都匍匐在自己脚下。 深呼吸一口,徐阳逸化为一道流光直冲腾龙台,轰然巨响中,金色光华贯通天地。吞噬无尽。当金光消散之时,他已经端坐其上。放眼四野,一种天高海阔,万众俯首的至尊心态油然而生。 这就是太虚。 这就是顶尖太虚! 无数位面,百万宗门仰他鼻息而活。无数修士,千万势力,想托庇于他的羽翼。 极目太华高,偌大乾坤撑半壁。 荡胸滇海阔,无边风月倚层楼。 他轻轻舒了口气,一时之间,已经按捺下去的,那些自己过往记忆的片段再次海潮翻覆,此情此情,就算木头也会心情激荡。数秒之后,才从天边翻涌的云层中收回目光,喃喃道:“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下一句是: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太切合不过。 “诸君免礼。”收敛自己的心情,他缓缓开口,威压万界。所有修士如同排练好了,三跪九叩之后,这才缓缓起身。 他不动声色看了一眼,就在腾龙台王座下方,第四层上,并非空位,而是整整三十位修士,正端坐于此。 其中,有十二位赫然都是太虚境界。蛇母,界海王,凌波仙子历历在座。其他的全都是尊圣至少中期,每一个都带着一位太虚势力的标志。而这里并非只有金莲。金莲前方的雾海之中,一方精雕细琢的木质长桌虚空安放。上面灵茶果酒一应齐全。 七界三十太虚,无一缺席! 就在此刻,他感到了一道神识。万重圣君悄然看了他一眼,他微微颔首,万重圣君再次一甩拂尘:“新王即位,万修来朝。诸君道贺!” 万修来朝第一个流程,献宝大会正式开始! 刷拉拉!一卷卷轴从万重圣君手中飞出,顿时,四面八方仙乐响起,白鹤起舞,凤凰于飞,灵花吐蕊。整片世界百万里顷刻间有日转夜,一个个宗门的名字闪耀虚空。繁星如坠。 金光密布,映照出下方修士激动的面容。当一个个名字熄灭之后,仅剩一个留在天穹。而这个名字,让无数人一阵愕然。 万年不易,传世世家,甲中势力,参天宋家。 就连万重圣君也微微一愣,但此情此景,决不能出一丝差错,拂尘再摇,朗声道:“宣,参天宋家,觐见轩辕王。” 徐阳逸在座椅上,拳头斜斜托着腮帮,但见下方青莲中一道流光飞出,当日和他有过一面之缘,在城门上阵斩宋二公子的老者一步踏出,满脸虔诚,飞到腾龙台前深深一躬:“参天宋家当代家主,拜见轩辕王。” “新王即位,宋家无以表达内心激动,谨以些微薄礼为贺,谨祝轩辕王修为精进,寿与天齐。” 毕恭毕敬。 可谓挑不出任何瑕疵。然而,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他身上。而他的手,也是死死握紧,额头冷汗淋漓。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宋二公子挑衅轩辕王被杀一事,早就悄然传开,虽然范围不广。但该知道的还是知道了,就在几个月前,长老席还怒不可遏,怒斥家主无能,让万年世家遭此侮辱。甚至出现了弹劾之音。 但从上个月开始,一切风向都变了。 再没有奔雷恃才而骄的声音,取而代之的,是宋二公子不知天高地厚,挑战轩辕王的一边倒怒斥。宋二公子一脉也坐立难安,短短一个月,来了他这里不下十次。 而现在……轩辕王要怎么判? 收了他的礼物,说明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当初自己快刀斩乱麻有效!就算不能从轩辕王这里拿到好处,也至少不会被打压。 一旦不收…… 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现场如此多人,如此清晰的信号……再加上宋家座位一众期待的目光…… 他的族长位置恐怕到头了。 忐忑不安之中,一直没有开口,这让他的心理无比忐忑,渐渐地,这种忐忑变成了恐惧。二十亿灵的五王……超越一切太虚。他们宋家……惹不起! “大人!”他深吸了一口气,麻着胆子开口:“老夫曾听说一则古典,古人唯才是用,也有倒履相迎。宋家虽不才,却愿意为轩辕王开疆拓土,为马前驱。” “滋……”就算现场再肃然,这一刻仍然有无数的修士倒抽一口凉气。 太重了…… 宋家的承诺太重,而且是如此多人面前立下,根本不可能更改。 这是变相说:宋家愿意为轩辕王效力,一个万年世家,低声下气至此,这是历届太虚都没有出现过的!哪怕有所过节,也只不过送上厚礼。 从来没有……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万年世家说出:开疆拓土,为马前驱八个字! “宋家……和轩辕王的梁子不小啊……”一位家主目光闪烁:“如此重的诺都下了……宋家……这是将自己硬靠上轩辕王的战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