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4章:万修来朝(三) - 最强妖孽

第1594章:万修来朝(三)

不等他开口,胖子立刻知情识趣地笑道:“大人有所不知,七界我天罗地煞道敢说对海妖了解第二,敢称第一的绝对不多。” 不得不说,胖子口才相当不错,绘声绘色。作为一名宗主,并不需要他震慑周围----那是太上长老的职务。他要的是长袖善舞,思维敏捷。 “七界书‘海妖志,’和七界书‘山怪志’并称七界山海经。而海妖志的主编撰者,恰巧是本宗。”胖子微笑道:“按照海妖志所著,海妖和修士一样,分六个等级。其中并无大圣,太虚乃是妖中至高。” “妖兽有灵,然而,这个灵却大有差距。有的天生启灵,这种妖兽亿不存一。大多达到化形境之后,化去全身骨骼,口中横骨,可口吐人言,思维和人无异。但巧合的是,在本宗毗邻的落星海中,恰好有一妖王,种族珍贵异常,乃是天生启灵物种。” “乱海王。”忽然,一个声音响起。所有人都愣了愣,五王献宝,还有人敢无诏开口? 目光所及,那是一位女子,穿着雪白的衣裙,胸口上一轮明月徽记让所有人目光一跳,全部别过眼睛。 大圣势力亲临……广寒圣宫圣女,月溪仙子。太虚初期。 月溪仙子站了起来,朝着徐阳逸微微一福,盈盈笑道:“轩辕王有所不知,乱海王种族七界只有雌雄一对。当年乱四海水淹苍山十万里,广寒大圣亲自出手平定四海,本欲将其斩杀。念其修行不易,且种族实在太过珍贵,放生乱星海。此妖念大圣慈悲,发誓永不登岸一步。” 作为宗主,必定会做人。在月溪仙子开口的时候,胖子就闭口不言。默默转交舞台。 月溪仙子朝着他微微颔首,继续说道:“乱海王本体乃是玄武真蛟,褪去龟壳即成玄武。此种族天生通灵,智慧超人类数成。千年产双卵。一卵一子,此子若不遇天敌千年内必成太虚。” 这句话说完,一道道灼热的目光如同利剑一样看向那只盒子。一片片惊叹之声,就算极其压抑,数百万人也形成恢弘的海浪。咚咚的心跳声仿佛隔着胸腔都听得到。 “本宫也只是听说。”月溪仙子看向盒子,惊叹道:“这莫非……” 胖子鞠了一躬,声音炽热:“仙子神目如电,轩辕王洪福齐天。今年恰巧是乱海王千年产卵之机,本宗太上长老镇龙子大人亲自前往落星海,恶战十五天,特此为轩辕王送上贺礼。” 针落可闻。 整个现场一片安静,就连徐阳逸都微微侧目。 好大的手笔! 若不是参天城珠玉在前,这一份礼物恐怕足以首拔头筹! 这送的根本不是卵……而是护宗灵兽! 这种东西极其珍贵,真正的护宗灵兽价值难以估算。但确实能叫得上“护宗灵兽”几个字的灵兽,整个七界都渺渺无几。 护宗护宗,所谓护宗,首先要有绝对的实力。至少尊圣大圆满,这才能叫护宗。 其次,灵兽。 灵智极高,可以自发护宗,甚至不需发布命令就知道该如何做。最后,还要对宗门忠心耿耿。符合这三点,才是真正的护宗灵兽。 一只必定太虚,灵智极高,且还没有孵化卵……简直没有比这更贴切的护宗灵兽! “放眼煌煌七界,真正的护宗灵兽,目前老夫所知道,也不过千余。而太虚级别的护宗灵兽……”一位乙上宗门的宗主一手掐着胡须,生生被掐下来好几根,然而却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痛:“顶多不过五十……” “如同乱海王一样的护宗灵兽……一手之数!!” 其他乙级势力,简直是震撼地目瞪口呆。 万宗献宝,刚出来三个,就让他们觉得自己见闻太过狭隘,现在整个世界观都在动摇。 这就是甲级宗门的世界? 这就是五王二后的圈子? 动辄出手,就是罕见奇珍,这根本不能用等级来衡量了! 一只千年后的护宗灵兽……太虚境界……鳌这种生物寿元长得可怕……镇龙子大人到底是多大的决心才能送出这种厚礼! 就算对比参天城也只差一线!仅仅一线! “礼物不错。本王深喜之。”徐阳逸终于开口了,修长的手指敲击椅背,仿佛在考虑。而胖子宗主也屏住了呼吸。目光灼热的看向这位流火之川的真正主宰。 “上前三百步,入第三层。” 数秒后,徐阳逸声音响彻四野。胖子宗主长长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冷汗,面带满足的笑容,越过宋家家主,直飞第三层。顺带甩了对方一个白眼,白眼中满是怜悯。 看看,看看! 咱的礼物还差一丝,但……谁让你家出了个蠢货呢? 谁家没个纨绔呢? 可惜啊……你家纨绔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如此厚礼,还不是在第一层乖乖呆着? 宋家家主差点没有吐血! 等着吧……千年之后,咱们再看谁在轩辕王手下混的更好! 整个现场一片窃窃私语,这是真正的开门三板斧,除了第二板斧不咋样之外。无论是宋家还是天罗地煞道都将现场修士震住了。第一次目睹太虚的手笔,第一次目睹五王二后的圈子,已经让他们世界观越来越开阔。 以往自己在意的东西……都算些什么啊? 多少乙级宗门,此刻羞耻地握紧了储物戒,无数宗主脸上一片通红。 自己准备好的东西,来到这里恐怕台面都上不了。亏得自己还以为一定会得到大人青眼。 玉满堂坐席,少宗主满脸赤红如血,悄悄将储物戒放入衣袋。身边的修士愕然道:“大人……不送礼了么?” “怎么可能!”少宗主狠狠瞪了他一眼:“这种时候,送了不一定被记住。不送一定会被记住!咱们……礼物太轻了啊!” 咬了咬牙,他悄悄摸出一枚金色储物戒放在手上。与此同时,和他一样动作的不知凡几。 不想大出血的……不,是谁都想用最少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好处。他们想从前面看出该给轩辕王贺礼的“线。” 但是他们现在忽然发觉,他们还是看轻了,太虚比他们看得更明白,这条“线”比他们想得高得多! 灵力不上亿,根本不知道一亿之后如何的天差地别。 万重圣君呼吸都急促了,立刻继续起来。很快,一个个甲级势力前往献宝,一件件平时根本没有听说过的奇珍异宝,堆满了天剑山庄的仓库。 曼陀罗,万年不易,传世世家秦家,独步级功法一部!太虚级功法五部!太虚级灵宝十件! 不重? 确实不算最重,但是,却深的天剑山庄喜爱。 马上要搬到流火之川,天剑山庄的宗门底蕴却绝对不够支撑“有史以来最强太虚”的门面。 要赏人了,怎么办? 要给大家树立一个目标,怎么办? 秦家会做人,直接送来他们最需要的。足以看出费尽心思。 月下潇湘,甲下势力天一神水殿,五行本源各一盒。徐阳逸目光一动,收入自己储物戒。 好东西。 这个东西同样极其珍贵。对他而言恰巧在刀刃上。 墟昆仑,大夏王朝,夏侯道贺,赠送甲上级别天材地宝,大夏王朝独有奇珍“开天云”……三处开采地中的一处……权限五百年! 北具神,甲下势力永生山,贺礼是甲上等级阵图十张,抹去灵识护宗灵宝五件。 下方没有资格上台的乙级势力眼花缭乱,呼吸越来越急促。而他们初次接触太虚圈子,也越来越清晰的发现…… 不需要灵玉。 任何一样东西,全都是有灵玉也买不到的。太虚,早就超越了金钱的领域,以物易物才是他们的原则。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甲级势力本身就稀少无比。每一界的甲级势力绝不会超过二十个。七界也不过百余。很快,各大甲级势力纷纷献宝完毕。但是谁都注意到,现在最高的也不过止步第三层。第四,第五层的家族最多。 而同时,另一些人的目光,已经悄然闪烁。 大多数甲级势力都上台了,但有一些却并没有,从始至终,轩辕王仿佛忘记了他们那样。 那就是和徐阳逸一起参加过大争之世,并且坚持到最后的势力! 无相阴火道,孟家,屠苏家……无相寺……一个个都没有开口,反而目光越来越炽热。 最好的东西,要留到最后分封。 终于,所有甲级势力都献宝完毕,腾龙台下三层全部坐满。而就在此刻,徐阳逸站了起来。万重圣君悄然退下。 身形如山如岳,气势威震诸天。所有人的呼吸都情不自禁地减弱了,随着对方如同雷霆的目光扫过全场。无数修士低头避开了对方的眼睛。 神目如电,根本无法对视! “诸位。”徐阳逸的声音很平静。平静中却潜藏着一抹风浪:“这次大争之世,是本王经历过最惨烈的一次。” “五十万人进入,最后只有我一人离开。其他所有人,全部葬送在了其中。” “最后的最后,我们见到了七界的主宰,可以说……星魂。为了从她手中离开,最后的一千人,全部选择了自爆。” 一片吸气的声音传来,徐阳逸闻所未闻,目光有些幽远,仿佛在回忆着当时惊心动魄的一幕:“本王承诺过他们。” “本王不朽,其宗门不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