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7章:十亿灵的星界兽 - 最强妖孽

第1597章:十亿灵的星界兽

这根骨头大约一尺长,用一块黑色绸布包裹。他眉头一抬,骨头落入手中,就在同时,他眼前轰的一声,一股无比凶悍的气息突然炸开。 难以言喻。 即便以他的灵力,也微微皱了皱眉。不是强大,而是极致的欲望,这种欲望……和他的欲望符箓非常相似! 但是,其中又夹杂着一些其他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他甚至感觉到了一股吞噬的含义。 “有趣。”将骨头收回储物戒,看向凌空展开的绸布。上面用朱红色的字写着一段话。 “此骨,为镇魔殿钥匙,来自于流火之川星界兽:乱仙。两万三千年前,乱仙袭击流火之川,当代五王悍然迎战,决战于千秋里,击败乱仙。然,此兽和其他六界镇压的星界兽一样,根本无法消灭。只能永久镇压。” “唯五王二后,有打开镇魔殿之权。” 很好……他手轻轻一抓,骨头钥匙落入手中。化为一道流光直冲天外。 “本王要出去一趟,不用等候。时间不定。” 磅礴的神识传入万重圣君耳中,他微微愣了愣,随后感慨地叹了一口气。 “他走了?”无想尊者就在身边,出神地看着天空说道。 “是啊……”万重圣君掐着胡须,喃喃道:“刚忙完该忙的事,就走了……” 无人开口,许久,无想尊者才笑了笑:“这是好事。” “太虚,是一个大坎,太多的修士冲上之后,享尽荣华。那种位极人臣的感觉,即便太虚也难以割舍。” 万重圣君笑道:“从此不得寸进,蹉跎太虚。数千年后,化为一捧黄土。” 无想尊者颔首:“他不同,他追求的道,我等根本看不到尽头。由他去吧,宗门俗务,我等多担待就是……” 徐阳逸根本不知道这些,他已经完全不想再待下去了。太虚宏大的世界正在召唤着他,每每想到都让他遥望天穹,期待不已,在天剑山庄呆了一个多月,已经足够了。 刷!流光破空,很快就到了传送门节点。镇守的修士只感觉灵光一闪,亡魂大冒地正要开口,一块令牌已经悬浮虚空,刹那间所有人噤声。 令牌上绽放道道灵光,轩辕二字震慑空间。数秒后轻轻一晃消失虚空。镇守修士这才反应过来。 “那……是……轩辕王?”一片死寂中,终于一位金丹修士后知后觉地开口。 指着传送门的方向,空间波动的涟漪仍在,他却像一尊石雕那样,手臂久久伸不回来。 无人回答,数秒后,数位修士疯了一样散去“快!立刻通知流火之川!轩辕王驾临!”“怎么突然来到了这里?”“轩辕王啊……做梦都没想到能亲眼看到他老人家!”“呵呵……说的好像你看清楚了那样。” 数小时之后,位于流火之川的传送法阵打开。徐阳逸刚刚踏出,面前已经跪了一片黑压压的修士,领头一位元婴五体投地,诚惶诚恐道:“恭,恭迎轩辕王驾临!” 徐阳逸本来急于去到镇魔殿,看到对方急得满头大汗,反而失笑:“镇魔殿在何处?” “……晚,晚,晚辈不胜荣幸!得见天颜……”元婴修士正激动地阐述着自己的心情,忽然卡住了,脸色赤红地干咳一声,居然不结巴了:“回大人……在虚无大乘门正东万里处。” 话音刚落,但见面前一道灵光闪过,此地已经空无人迹。 许久,他才敢怯怯问道:“有,有人看清楚大人的长相了么?” 一片沉默,所有人面面相觑。 “可恶啊!!”元婴修士郁闷地吐了口气:“本真君……刚才连头都不敢抬!错失良机,错失良机啊!!” ……………………………… 光影交错,太虚速度何其之快,一个小时后,徐阳逸已经来到了一片赤红的山谷。 不详。 极度的不详。 如果说流火之川是一方玉盘,这里就是玉盘上一点鲜血,无比刺目。 “果然。”徐阳逸没有立刻进去,这片山谷如同干枯的生物骨骸,乱石倒刺破空崩云。一种深紫色的,如同经脉一样的诡异痕迹从山谷中心蔓延出来。方圆数万米都在其笼罩范围内。 那些倒刺一样的石刺之间,悬挂着一条条金色的绳索。上面绑着无数风铃,风轻轻一吹,叮当作响。显现出一种寂灭的华美。 “甲上级天材地宝,空云丝,用独特的手法搓成,纯手工制作。每一条上都刻绘满了符文,所有铃铛巧妙构筑成了一个警戒大阵,但凡谷内任何异动,立刻会传达数千万里……这至少是太虚杰作。”他一眼就看出了其中关窍,轻轻搓着指头道:“空云丝是制作实体禁制的最好材料。相当难得。这么大一片……” 放眼望去,这里的空云丝绳密集成网,根本数不清有多少。恐怕整整一界的空云丝都搬运到了这里。 微微抬眉,落下遁光,手轻轻在地面上划过。眉头皱的更紧。 “这些瘢痕一样的印记……藏着极其强大的欲念,杀生,痛苦……喜悦……欲念竟然浓郁到化为实物。这只星界兽还没有死,而且活的很好……有意思。” 他化为一道流光冲入山谷,刚刚进入百米,刹那之间,上千道神识扫了过来。他身上灵力何等庞大,轻轻一哼,所有神识崩开。一道慎重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来者何人?” “轩辕王。”徐阳逸手一翻之下,一道流光没入山谷。 沉寂数秒之后,一道黑色光华从中飞出。 那是一位中年修士,竟然是一位阳圣。脸上半边带着铁面。头发夹杂斑白。身上的气势却如同太阳初升,赫赫耀目。 这是一位经历过无数战火洗礼的修士,和温室中的花朵完全不同。 “见过轩辕王。”不亢不卑,没有丝毫之前修士的畏缩。徐阳逸神识一扫,周围石刺之下有无数黑甲禁军,蔓延无尽。哪怕他亲自出现,也没有乱一丝一毫,甚至神色都没有变。 两排火炬燃烧在这条石刺道路两侧,这些黑甲禁军隐藏在阴影之中,仿佛是一尊尊兵马俑,沉默地迎接他的入内。 戒卫森严,杀气滔天。 他的目光从这里划过,来到更远的地方。天的尽头,一片火焰冲天而起,仿佛连天穹都融化。那是山谷的腹地,现在刚刚进入都如此肃杀,可想而知,到了内部是怎样的情景。 “无事。带路吧。”徐阳逸点了点头。然而,这位阳圣却第一次微微皱眉。 仍然毕恭毕敬,说出的话却如同铁板:“敢问大人灵力几何?” 他还不知道自己的灵力? 徐阳逸挑起眉峰:“有关系?还是……对本王有关系?” 他靠近了一点,庞大的灵力汹涌而出,直视对方的眼睛:“对空虚尊者就没有关系?” 他进得,本王就进不得? 卡卡卡……磅礴的灵力铺天盖地,不远处的铁面修士浑身一抖,咬牙拱手道:“非也……而是大圣降下圣旨,灵力七亿以下者,只能活动在入谷万米之内。” “灵力九亿以上者,可入五万米。灵力十亿以上者,方可进入腹地。” 额头冷汗林立,他用尽全力指着自己的半张脸:“大人,此地凶险异常,绝非玩笑。古往今来,进入腹地的五王二后一共只有二十位。就连空虚尊者大人坐镇,也从未进入过腹地。那里……是真正的魔窟。五百年一次爆发。晚辈这半张脸……就毁在上次爆发之中。” 徐阳逸收回目光,一枚丹药弹过去:“二十亿,够不够。” “啊?”铁面修士愣了愣,半秒后猛然张大了嘴:“二,二十亿?!” “带路。”徐阳逸化为流光向前飞去,铁面修士立刻跟在后面。他心中还在回味刚才的对话。二十亿……这……怎么可能? 越往里飞,黑甲禁军越来越多,到了最后,几乎连绵成海,每一位修士身上都带着浓烈的血煞之气。甚至最后全副武装,手握长矛,矛尖全部对准山谷腹地。 “又到爆发的时候了?”徐阳逸问道。 “不……大人,每分每秒,我们都必须保证严阵以待。一旦让那个怪物出来……整个七界都会生灵涂炭。”他咬了咬牙,仿佛回忆起什么恐怖的场景,颤声道:“上一次爆发,它的灵力……就已经在十亿以上!具体无法探查……这一届任何五王二后,都无法进入腹地。您……还是第一个。” 流火之川下竟然关着十亿的星界兽? 徐阳逸越来越感兴趣了。若非大圣出手,这一届的五王二后除了他根本没人能限制这种怪物。 越活越久,越久越强……这简直突破了生命的规则! 一路往内,地面上紫色的瘢痕越来越多,最后……整片山谷都被染为一片深紫。现在他们已经深入五万米,一股炽热的气息从腹地喷发出来。摇曳着周围的深紫,整片山谷看上去无比诡异。 二十分钟后,徐阳逸眼前豁然开朗,无穷无尽的石刺形成一个百万米的巨大盆地。盆地边缘,一条火焰的长河围绕,无尽火浪冲天而起,而黑甲禁军的防御在这里达到了最高! 里三层外三层,这里的修士何止数万。数不尽的符箓闪耀天穹。天穹中上百飞舟,武装到牙齿,在盆地周围围成一片天穹壁垒。一件件灵宝,起码数千件虚空悬浮。全部对准盆地中心。一门门灵气炮随时都处在打开的状态。 灵气贯空,战意水银泻地,空气中都弥漫着肃杀的铁锈味。

上一篇   第1596章:七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