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8章:星界兽,乱仙 - 最强妖孽

第1598章:星界兽,乱仙

寂静如死,杀意如火。 徐阳逸见过比这大得多的阵仗,自然不为所动,目光看向了道路的尽头。整个盆地只有一个出口,被一道和盆地等高的千米大门阻断。上面密布无数符箓,这些符箓凝聚为一个巨大的兽头。 门后,滔天火焰轰然而起,然而非常诡异,如此大火却没有半点烟尘,从这里看过去,仿佛传说中的火焰山。无尽的火焰透过门缝冲击而出。而里面隐约可以听到一种令人汗毛倒竖的低沉咆哮。 “三昧真火,非大圣不能使用。”铁面修士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凝重无比:“这片火,燃烧了此地一条大河,也正是流火之川名字的由来。也因为这条火焰之河,封印了乱仙数万年。” 徐阳逸眼睛微微眯起,随着这些咆哮的每一次波动,他胸口中的吞噬欲望符箓竟然随之跳动。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况。 “开门。”他淡淡道。 “大人!”门口并非铁面修士一人,另外还有十几位领队修士,就算再怎么铁面无私,五王二后亲临,他们也必须迎接。此刻全部半跪于地,一位老者紧张开口:“使不得啊……大人!此兽已经被关押数万年!大门从未打开过!” “是啊,大人!您可是七界肱骨,此兽被关押如此之久,早已疯狂。一旦您出事,我等万死莫赎!”“大人,万万不可,从未有五王二后进入这里!太过危险!” 顿时,阻拦的声音此起彼伏。徐阳逸眉峰一挑,下一秒,一股浩瀚的气息从徐阳逸体内冲天而起。 轰隆隆!!整个山谷都震动不已,那些雕塑一样的黑甲军士第一次神色有了变化,震撼地看向灵气爆发之地。四面八方空云丝的禁制刹那间轰鸣作响,如同在山谷内刮起一场恐怖的风暴! 瞬间,盆地之内低沉的咆哮停滞了。紧接着,一股凶悍无比的灵气针锋相对爆发,吞没了星,摇曳了火。然而就在遇到徐阳逸灵气的一刻,竟然无法逾越半寸! 卡啦啦啦啦……十几位头领嘴唇愕然张开,所有人神识都可以感觉到,如同洪水冲上了堤坝,乱仙的灵气竟然被肉眼可见地压倒! 而且不是犬牙交错,厮杀之后的压倒,是一开始就呈现一面倒!乱仙的灵气若洪波倒卷,惊涛拍岸,然而就在触及的瞬间,如同撞上铜墙铁壁,刹那化为飞灰。盆地之中的怒吼从剧烈,到高昂,到飞快弱小,最后……居然归于平静? 安静。 当星界兽的动静完全平息之后,徐阳逸灵气倏然一收,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看向一群目瞪口呆的修士:“现在,本王可以进去了吗?” 无人回答。 所有修士看了看他,再看了看盆地。忽然有种难以置信的错觉。 谁才是星界兽? 这真的是数万年无太虚可以降服的乱仙? 竟然被灵压生生压了下去? 那……他们镇守这么久是为什么? “可……可以。”一位老者率先回过神来,转头大喝道:“开门!为轩辕王开门!” 卡拉拉的绞索之声响起,轰鸣阵阵,数万修士灵气暴涨,长枪冷对,法宝闪耀,万丈光华中徐阳逸一步飞入。后方的修士复杂无比地看着他的背影。许久,铁面修士才深吸了一口气:“难以置信……” “竟然……真的出现了可以压倒星界兽的大能……” “轩辕王么……”另一位壮汉目光闪烁:“本尊者只是听过他的名讳……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外面发生了什么,徐阳逸已经不再关心了。就在他踏入盆地的一刻,面前火浪齐齐让开一条道路。就在道路的尽头,一个巨大的身影背靠火浪,赫然退到了所能退的最边缘。模糊中看不清楚形体,只有无数只极其警惕的眼睛死死盯着他。 危险…… 非常危险……这个人类……超乎寻常的强! 遨游星河数千年,被关在这里数万年,它从未感受过如此恐怖的灵气!它自己就是一方星空霸主,同一境界没有任何生物能让它有这种感觉。甚至……畏惧。 “你好。”徐阳逸穿过火浪,彬彬有礼地招了招手:“初次见面,欲望的另一半。” “本王一直很好奇,神格的阴阳两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又怎么和小龙人扯上关系。”他安步当车,不徐不疾:“按照道理,这些神格是制造神王的产物,小龙人也和神王有关。那么你们呢?” “神格的残次品?疯狂的雅威科学家们试验出来的怪物?” 咚……他终于踏入盆地中心,这里只有一片璀璨的深紫,并且仿佛活了一般,甚至能看到无数脉络在其上脉动。就在这片紫色的中央,一只百米高的巨大怪物,正匍匐在地面上,全身微微起伏,死死盯着这个不速之客。 徐阳逸愕然地抬了抬眉,他曾经想象过乱仙的一切形状,但绝对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这……是一只爪。 不是任何生物的形体,反而更像生物的某一部分。 浑身布满鳞片,每一枚鳞片上都有一只深紫色的眼睛。爪有四指,如同鹰爪,布满角质层,就在爪的正中心,有一张布满利齿的大嘴。 一道道紫色灵气从对方身上蔓延出来,形状之丑恶难以形容。一股太虚灵压如山似海,布满整个盆地。徐阳逸皱眉看了数秒:“你到底是生物么?” “还是真的是某一种生物的一部分?” 他负着手,缓缓走动着,乱仙安静地甚至听不到呼吸,但是所有鳞片全部竖起,如临大敌地对着这个人类。 “你听不懂?”徐阳逸缓缓开口,平静伸出手,灵气鼓荡,袖袍翻飞:“不过不重要。” “反正……这也是你活在世上的最后一天。” 话音刚落,一片远超乱仙的灵气轰然爆发!盆地之外,所有人都看到火焰仿佛熄灭,随后重新燃起,直冲天际! 轰!! 灵光如海,两指划过,赫然形成两条金龙,直冲乱仙。就在同时,乱仙所有眼睛瞳孔同时竖起,爆发出一声剧烈的尖叫,避无可避,身上强大的太虚灵力轰然爆发,从它身上绽放出无数深紫色的面容,如山如海,夹杂着无数生物悲欢喜乐的虚影。 “破。”徐阳逸淡淡开口,两条金龙光华大放,只不过刹那,那片虚幻的欲望之海瞬间破碎,二十亿灵对十亿灵堪称碾压。盆地剧烈震颤,宛若十级地震,金光和紫光闪耀天穹,随着一声惊天巨响,带着乱仙疯狂的咆哮,随后就是一声巨震,仿佛……什么庞大的生物撞到了山壁之上。 盆地之外,所有修士面面相觑,他们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也设想了这场战斗如何的惊天动地。然而,都没有。 举重若轻,大巧若拙,轩辕王的灵力竟然没有超过盆地一丝一毫,而那个撞在山壁上的生物,从响声推断……绝非人体! “也就是说……乱仙被一击打飞?”终于,一位中年妇女轻轻摇着头,微张着嘴震撼看向盆地,这一刻心绪无比复杂。 盆地之中。徐阳逸轻轻弹了弹黑袍,看向角落中撕心裂肺惨叫的乱仙,对方已经深深陷在了山壁之中,周围无数蛛网纹蔓延,然而,山壁边缘是三昧真火之海,顿时灼烧地对方惨叫连连。 他轻轻叹了口气:“这就是天道之下的太虚……娲皇害怕她不能掌控,毕竟她在意志囚牢中沉睡,所以,给的天道都在她把握之中。” “诚然,五王二后已经超越了大多太虚,却仍然没有超越娲皇的‘度。’也就是说……” 他张开右手,五指成抓对准乱仙:“这里能出强大的太虚。” “却出不了我这样绝顶的太虚。” “遇到本王,是你运气不好。” “轰!!”话音刚落,他的右手陡然消失虚空,乱仙尖叫都停止了,所有瞳孔同时成为针尖状。就在这一刻,它感到了一种排山倒海的灵压!而它……简直如同海中孤舟! 光耀符箓,光速之拳! 轰隆隆!!虚空层层塌陷,光的速度何等之快,乱仙本能地打开了防御灵气罩。几乎就在刚刚撑起的同时,就和没有一样一声脆响化为无穷灵光点没入虚空。紧接着,整个山体都在震颤轰鸣。 虚空中出现数不尽的凹陷漩涡,乱仙正处其中。徐阳逸肉体何其强大?随着拳风越来越猛烈,它的叫声从震怒,到悲鸣,最后甚至声音都发不出来。血肉横飞,鳞片四射。当半小时之后,徐阳逸收回拳头时。那里只剩下了一片巨大的血花。 完全碾压。 徐阳逸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上面沾染了一些紫色的血液。他轻轻擦去,微微皱眉。 七界……对他来说,已经不足够了。 比起这种碾压,他更喜欢刀尖上跳舞的感觉。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大圣……并非结束。 大圣不出,他几乎是无敌的存在。这种无敌的安乐,很可能会让自己的道心归于平静。然后在平静中永眠。 “若是如此,那我和接受娲皇天道,享尽荣华成为五王二后的其他修士有何区别?”他喃喃道,看向了头顶苍茫宇宙:“是时候……出去看一看了……” 收敛心神,他的目光看向乱仙的血肉之中。神识铺开,然而数秒后愕然皱起眉头:“没有?” 没有神格的感受! 这怎么可能? 之前他就没有感觉到另一半神格的存在,然而乱仙和他确实有一种诡异的呼应。鸿蒙契约之书绝不会有错!那…… 另一半神格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