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0章:真龙:敖神(一) - 最强妖孽

第1600章:真龙:敖神(一)

一个小时之后。 残破的位面上,一间极其有地球云南风俗的木板屋中。石佛跪坐于地,一只手拿着竹筒,滚烫透彻的山泉水从其中如丝滑出,冲入下方茶杯,顿时,一片迷人心脾的奇香绽放开来。 徐阳逸就坐在他对面,复杂地看着这个精通茶艺的……不知道什么境界的生物。 没有任何敌意…… 在见到自己的一瞬间,他就不由分说地拉上自己来到了这里。自己根本无法抵抗。 “沙……”茶杯轻轻推到徐阳逸面前。徐阳逸嘴角都有些抽筋,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请我喝茶?我们像素都不一样好伐?! 画风如此清奇的你怎么能做到如此坦然的? “请。”看到他没有动,石佛居然相当有礼貌地再推了推,徐阳逸抿着嘴唇端了过来,刚近鼻端,只感觉灵台清明,仿佛身体沉霾都一扫而空。情不自禁地赞道:“好茶!” “必然。万年一取叶,万年一取水。此茶可谓茶中极品。”石佛脸上卡卡作响,居然绽放一抹笑容,双手合十道。 轻轻抿了一口,压抑住那种灵魂翻滚的感觉。徐阳逸恭敬放下茶杯:“前辈,您这是……” 石佛感受到了他的心情,端起一杯茶,复又放下,最终长叹一声:“十万年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活着的生物……” 徐阳逸缓缓抿了口茶,遮挡住眼中一闪而过的精芒。 这句话信息量太大了。 意志囚牢,是复制娲皇当时的场景,这尊深不可测的石佛至少是伪神。十万年没有看到活物…… 囚禁。 它被关在了这里。 谁做的? 只有一个人能做到。 “为什么?”他复杂地问道。 “为什么我被关在这里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石佛避而不答,虚空一抓,一枚五色的石头悄然出现。 巴掌大,却散发着一股诸天万界唯我独尊的气息。 雅威信物! “这就是为什么。”他缓缓抚摸着五色石说道:“这个东西,你应该听说过。五色石……又叫补天石。母后离开的时候,让我将它交给你。” 为什么? 徐阳逸不止一次想问这个问题,他和娲皇并无交情,说不定还有交恶,为什么娲皇要留东西给他? 石佛看向他,忽然笑了,手轻轻掐动法诀,徐阳逸忽然感觉……自己的灵魂开始悸动起来! 他猛然站起,朗基努斯之枪正要拿出。石佛却动也未动,淡淡开口:“不用紧张。” “若我要做什么,你连拿出枪的机会都没有。你自己回想一下,在这之前,我有多少动手的机会?” 徐阳逸没有回答,朗基努斯之枪若隐若现,然并未攻击。 “谨慎是好事。”石佛无喜无悲,突兀之间,眉心凭空生成一只竖目,猛然看了徐阳逸一眼。 轰!! 徐阳逸神魂巨震,但是却没有任何不适,只是感觉……这一眼中,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上分开了? 那种东西极轻,极不显眼,境界也远超自己!根本不是自己能发现。而且,好像和自己的灵魂合二为一,不分彼此。若不是这一眼,恐怕一辈子他都发现不了。 刷……一道金色丝线缓缓从他体内飘出,轻如羽毛,他愕然看了看,一手抓住,灵力运走,却发现……根本扯不断! 轻如鸿毛,重于泰山! 而且……这根丝线是从自己灵魂里走出来的! “这是?”他谨慎地拉了拉,丝线的一段连接着自己的心脏,而另一端,则没入无尽虚空,绷得笔直。仿佛从神国中蔓延而来。牵引着他的灵魂。 “你或许听说过众神殿这个名字。”石佛轻轻一弹丝线,嗡鸣作响,徐阳逸却没有丝毫不适:“那是众神的归宿,所有雅威都会去到那里,无论东方,西方系谱。这个东西有个响亮的名字:命运之神的丝线。” 传说中的命运三女神? 自己从未见过她们啊? 仿佛读懂了他的疑惑。雷神平静道:“所谓命运之神的丝线,并非是一种手法。而是……一种记录方法。” 记录? 徐阳逸眉头皱起,忽然间福至心灵。目光陡然一亮。 是了……记录方法…… 那么,只有一个地方,自己有可能接触过这个东西! “鸿蒙契约之书!?” 雷神微微一笑,没有正面回答:“母后看过你的记忆,大部分记忆,你已经了解了太多太多。就算你不想离开,也会有种种‘巧合’让你必须离开。” 他轻轻挑起命运的丝线弹了弹:“这是命中注定,从你看过鸿蒙契约之书的那一刻起,已经决定好了。而你的本心,也并未拒绝。” 徐阳逸目光闪烁,三秒后,深沉开口:“大河?” 石佛轻轻点了点头。 “所以,玛门只是这条河中的一股支流?将我推动到‘尽快踏上宇宙征程’的正轨?” “是。”石佛波澜不兴地开口:“任何事情,都有规矩,就算宇宙也不例外。你看过了鸿蒙契约之书,就是这个圈子里的人。虽然你境界不到,实际上已经超越其他修士太多太多。你不应该,也不能留在凡人的世界。所幸,你本身就追求着宇宙的真实,否则……” 他顿了顿:“在看完鸿蒙契约之书的下一秒,命运丝线断裂,你就会被抹杀。” “那上面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断句,都是用命运写法写成。这种写法只有一个功能:鉴别阅读者的大道,是否通向雅威。若答案是否……呵呵……” “不归仙界后来曾有诗人说过一句话,我觉得很贴切。” “你在凝望深渊,深渊也在凝望着你。” 明明平静的一句话,却让徐阳逸脊背泛起一层冰凉。 何其幸运…… 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经历了神明的考核……并且已经被纳入“内定”人选。否则,恐怕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石佛轻轻收回手,那根丝线再一次没入徐阳逸灵魂:“等你到达众神殿的时候,这根丝线自己就会消散。记住,只要你还不是神,阅读,参与神的一切事情,都有代价。” 压下心有余悸的感觉。徐阳逸舒了口气,看向对方手中的五色石,心情略有些复杂地开口:“您让我来这里,就是因为娲皇托您告诉我这些?” “不。”石佛淡淡到:“我只是太久没看到被神选定的人,心有所感而已。你知道……神明一眼俯瞰万千位面,要注意到一个人身上,这种几率……实在太渺小了。” “你做到了,我很诧异。而且,我在你身上感到了不止一位雅威的目光。” “至于母后为什么将这块五色石给你……”他轻轻一挥手,指向窗外:“是因为它。” 徐阳逸放眼看去,什么都没有。 就在他要收回视线的时候,忽然间,一股苍凉的威压凭空而起。仿佛从远古走来,跨越了时空,错位了时间,他好似一眼看到了数百万,千万年前。 无比厚重,无比古老。 轰隆隆……一个庞然大物从屋外缓缓飞过。石佛幽幽开口:“我们还在这里……也是为了看管它……” 徐阳逸没有回答,他的目光死死盯住窗外,那个巨大的物体行星带一样环绕着这个微型位面转动。越来越清楚,他赫然发现…… 这是一具骨骸! 而且,这……恐怕是一具真龙骨骸! 恐怕有万米之长,麒麟角,蛇身,鹰爪……身上带着斑驳的伤痕,共生五爪,和传说中的真龙一模一样! “真龙?”他已经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愕然看着窗外震撼开口:“世界上……真的有这种东西?” “有。”石佛依然端坐,缓缓道:“可惜,它们从不存在于仙界之外。” “你仔细感受一下,这条真龙……你是否熟悉?” 熟悉? 徐阳逸长长舒了口气,愕然摇了摇头,神识完全放开。覆盖这条龙骨。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后,他猛然睁开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向石佛。 对方微微点了点头。 “这……怎么可能……”徐阳逸眨了眨眼睛,随后猛然看向窗外,神识再一次,又一次,毫无遗漏地扫荡了一遍。缓缓闭上眼睛,喃喃道:“头部……我感到了吞噬符箓……五爪……分别有欲望符箓,光耀符箓的气息……还有几个晚辈不知道的神格……” “龙身……赫然有无畏神格的气息……这条龙……五爪,头,身体,形成了七大神格?” 这到底怎么回事? 如果七大神格是从这条龙身上剥离,那么鸿蒙契约之书就是错的!如果不是,眼前的一切又如何解释? 石佛徐徐开口:“你想差了。为什么是它生成了七大神格呢?” “为什么……不是七大神格凝聚成了它呢?” 徐阳逸微微皱眉。三秒后,浑身微微一抖,瞳孔倏然缩小,难以置信地看向雷神。 这句话……含义丰富得让人心底生寒! 因为,他想到了神王。 最强的雅威……就连欲望第一柱神都被它一掌击败!而神王正是七大符箓凝聚而成! 现在……又出现了第二个七大符箓凝聚的东西! “再创……神王?”他不敢相信地看向雷神。对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忽然问道:“我记得,鸿蒙契约之书上半部最后写到:神王被抹杀了。” “被谁抹杀了?” “你有没有想过,我是说带入雅威的心理想过。一直高高在上的雅威,忽然发现宇宙并非自己做主。而宇宙……更有可能是活物,他们的反应?” “验证。”他沉声开口:“无人不想验证……而这条真龙,就是验证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