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1章:真龙:敖神(二) - 最强妖孽

第1601章:真龙:敖神(二)

木屋之中一片寂静。 石佛缓缓品着茶,身为雷神的他,说起这些过往的隐秘不徐不疾。足足过了十分钟,他才开口:“你知道……历史的正确解读么?” “所谓历史,它就是一个人。” “鸿蒙契约之书记录了人的表象,比如:高度的智慧,两只眼睛,一只鼻子一张嘴,两手两脚,直立行走。但是……又是什么把‘人’分开了呢?” 不等徐阳逸回答,他就缓缓开口:“是长相,外貌。” “鸿蒙契约之书记录的历史,就是人的表象。而历史下的细微末节,就是人的外貌。不同的外貌形成不同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这些一个个的‘人’就是一位位雅威,他们有各自的历史,各自的故事,却潜藏在诸神黄昏这个‘人’的族群下,不被鸿蒙契约之书记录。” 徐阳逸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雷神微微叹了口气,看向窗外:“这条真龙……名为敖神。” “传说,数百千万年前,它是万神殿最强大的龙神。但是陨落在第二次诸神黄昏之中……那场战斗并非只是有实力就能活下来。无数独霸一方的雅威神国被打破,消失于时光的长河,它也一样……” “但是,它的领域非常特殊。是极其稀罕的死后才会打开的领域。”他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道:“它……掌管着‘死。’一旦自己死去,神魂立刻离开,于诸天万界中开启下一次轮回。就在它陨落的时候,已经是第四千七百八十二万次轮回……” 他的声音凝重了起来:“当时,谁也没有记得。毕竟……陨落在诸神黄昏之中的宇宙至尊太多了……宇宙无数亿万,恒河沙一样的光年,总共只有数千雅威,仅仅两次诸神黄昏,就陨落了十之七八。曾几何时,生灵们还能时时瞻仰神迹,第二次诸神黄昏之后,众神都隐匿不出。”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你也知道,第二次诸神黄昏的转折点,就是永恒精金的出现。昊天的偶然造访,发现了独居一隅的娲皇制造出的这种禁忌神物。他们没有选择,制造出了神王。于昆仑一战彻底封印欲望第一柱神。” “自那以后,欲望行者其余六柱神全部偃旗息鼓。宇宙得到了短暂的和平……或许我理解的短暂和你不同,这次的和平,已经数千万年了……” 他再次叹了一口气,端起茶杯轻轻吹了一口。徐阳逸脑海中光耀符箓极速运转,轻轻抚摸着茶杯沉声道:“但是……他们还记得……记得神王怎么消失的……对么?” “是。”雷神貌似平静地开口。 徐阳逸闭上眼睛,回忆起记忆中看到那片极致的光华,带走神王,带走一切……所以,才有鸿蒙契约之书的作者记录:可能是他们惊醒了大宇宙的意志,神王的出现打破了平衡。但是……如果一个东西有意志……它难道不是生物? 可惜,证明只有这一个,如果非要算,那就是昊天撕开宇宙,内部是血肉,并且抓出了寄生虫梦行兽。 这是他目前最想知道的事情!整个宇宙的真相! 地球,不归仙界,七界,诸神黄昏……这些已经在他数百年有意无意的探索中被串到了一起,只剩下这个最后,也是最大的谜题。 揭开这层纱,理念通达,霍然开朗。 “我能理解……”他徐徐说道:“雅威高高在上,宇宙至尊,忽然发现,宇宙可能和他们所有人的理解都不同。那么……他们算什么?” “宇宙的寄生虫?只不过是个头大一点?大到足以影响宇宙的平衡?” “呵……”雷神放下茶杯,微笑:“仅仅凭着寄生虫这个比喻,你就可以死一万次。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你啊……还根本不清楚雅威到底是什么……” 他没有说下去,将舞台交给徐阳逸,他也很好奇,这个母后看重的人,曾经尊圣就击杀过自己过去投影的修士,有什么长处?何德何能身上凝聚了不止一道雅威的目光? 徐阳逸缓缓睁开眼,目光清澈,丝丝缕缕地剥了下去:“神王消失只是一瞬间,只是一次。所以,雅威大人们想看到第二次,没有任何东西是比自己眼见更加清楚。他们相信以他们的实力,再来一次必定能够发现其中关窍。” “但是……这需要一个载体。比如神王,虽然没有记录,我也可以想象,能容纳七大神格的雅威,当年是何等强大。不过……经历过诸神黄昏,如此强大的雅威已经近乎绝迹。于是,这时候他们终于想起了敖神的存在。” 雷神欣赏地看了他一眼:“继续。” 徐阳逸微微躬身,继续说了下去:“在制造神王的时候,他们就发现了对方,如果我没猜错……” 他深吸了一口气:“困龙界……忘仙城!!” “小龙人!” “他,就是敖神转世!” 咚……雷神放下茶杯:“我应该鼓掌。” “你的推测无限逼近现实。” 明白了……徐阳逸又一次闭上眼睛,胸口急剧起伏,以前,一些看似矛盾的地方,此刻完全拉通了! 为什么当日卡俄斯毁灭困龙界会单独留下小龙人的命。并且让对方去找他,因为他已经发现,这是曾经的战友。 还有一个问题,他一直没有想通。那就是南华蝶母。 按照道理,南华蝶母是娲皇神仆,陪伴了娲皇如此之久,她为什么一直被关在噎鸣遗迹?娲皇沉眠之间永不许她出现? 关系差? 不,娲皇苏醒,立刻答应晋升对方为雅威。这绝非关系差的表现。 南华蝶母自己的推测,是因为永恒精金。对于娲皇……这种永恒精金唯一的知情者,她不需要第二个知情者,这也是娲皇保证七界存在的底牌。所以,娲皇不苏醒,她只能永远被关在圣境之中。 但是,这里就出现了一个悖论。 如果娲皇真的非常在意七界,为什么……她会毫无防备,甚至天道都撤离离开? 成为太虚之后,他仔细感受过,娲皇天道一丝不存!也就是说,这里的大圣已经有希望冲击最高的境界!雅威之下最后一境,上一境!也叫做尖峰之境! 种种迹象表明,娲皇……或许并不是“我死也要保证七界存在。”不,可以说:没有南华蝶母想象的那么在意。只是恰好选了这里作为意志囚牢的地点而已。 那么,既然不需要用永恒精金的存在保护七界,南华蝶母凭什么被困? 答案现在已经很明显了。 因为……她进入过敖神的梦境。 而且……是记忆已经恢复了的敖神的梦境! 当日困龙界,蝶母和界灵一场惊世大战,锦瑟迷影斩杀界灵,却引来了敖神轻轻一弹指,将她封印到了不知名的地方,又被娲皇抓了回来。这才是整个流程! “呼……”他长长舒了口气。 诚然,这不是“大势,”而是大势之下各位雅威各自的故事,传说,但是这种拉通的感觉,让他身心都感到一阵舒畅。以前是白璧微瑕,现在已经白玉无瑕。回忆起来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缺陷! 这种“真实,”让人迷醉。 他的神色,雷神一目了然,点了点头道:“很快,敖神再次恢复了记忆。而就在此刻,数位雅威找到了它,都是宇宙中最顶尖的那一批,比如昊天,路西法……他们希望敖神能让出这一世的躯体。敖神……答应了。” 他的声音带着一抹凝重:“接下来……所有顶尖雅威汇聚一堂,开启了第二次创造神王的过程!” “他们希望看到当日的场景,或许当日只是偶然。若不是,宇宙的真相就太超过意料了……甚至……很可能长久以来以为的雅威就是顶峰,会出现新的道路!” “你不理解那些活了太久太久的雅威的想法,我也不能,对比他们百亿,千亿年的寿元,我还太年轻。我只能说,活了如此之久,进过无数次意志囚牢仍然保持清醒的雅威,他们的毅力已经坚如磐石,无人可以摧毁。” “修行已经成为他们的生命,他们的呼吸,因为亿万年过去,一切都是过眼云烟,唯修行能让他们感觉自己的‘存在。’所以,一旦有这种机会,没有人可以放过!敖神同样也是。他当时应该很清楚,它如果不答应,它就会陨落于此。而且,恐怕它也想知道,宇宙到底是什么。雅威之上是否还有道路。” 沉默,雷神品了口茶,这才轻轻叹了口气说道:“而谁也没想到,这一次试验……出现了一个无人可以预料的后果。” 话音未落,他轻轻一招手,一枚六边形的晶体出现虚空。周围是一片片混沌,上面缠绕着无穷无尽的红色符箓。每一个都仿佛一个世界,越看越深入,却越看越恢弘。晶体之上,一股灵星穹震颤的灵压,带着苍凉古老的气息,哪怕过了无数年,都让徐阳逸如坐针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