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3章:诸神的旅途 - 最强妖孽

第1603章:诸神的旅途

原来如此……徐阳逸想到了姜子牙留下的那幅图,现在终于彻底明白了。 “这些道路,又被称为诸神的旅途。看不见,摸不到,只有大机缘者,才能走到众神殿前。” 他张开手掌,五色神石散发出璀璨的光芒:“而这个东西……” 他指向众神殿的周围:“你发现了么?” 徐阳逸仔细看去,刚才还没细看,但是现在一看,却瞳孔微微一缩。 密密麻麻……如同夜空繁星! 数不清的上界萦绕众神殿周围,它们排列得极其整齐,一圈又一圈,在众神殿之外不知道多少光年,形成了九个完全用位面堆砌起来的圈! 星罗棋布,根本数不清! “科技时代的地球,有一个理论。城市圈理论。我认为用在宇宙也没什么不妥。”雷神缓缓道:“众神殿之外,我曾听母后说过,那五千万光年,被称为……九重天阙!” “你想想,上千位仅存的雅威聚集在那里。甚至其中还有三四百位号称‘最古’的存在这群雅威也是最聪慧最强大的,两次诸神黄昏,陨落最多的,是第二代雅威。” “神明聚集之地,灵气何等的恐怖磅礴?这会让无数位面自发赶来这里。甚至不惜恳求神明,让位面偏离轨道,从亿万光年外被拖到这里。全宇宙,也只有这里,能聆听真正的神谕。” “从众神殿建立至今,已经数千万年,越来越多的生命体汇聚此处。已经形成了一座宇宙的城市圈。为了管理,那些最古的存在划分了九重天阙。要进入众神殿的修士全都得一重重走过,审核。每一个人。” “从第一重的宗动天,到后面的常静天,金木水火土五重天,日轮天,都是二代雅威镇守。一旦不合规定立刻抹消,而最后的月轮天,则是由一位初代雅威轮番镇守。当然,西方系谱叫这九重天不太一样,月天,井木水火土五星天,恒星天,原动天,不过只是字面意思不同而已。” “九重天之后,就是真正的众神殿,也只有诸神召唤者或者雅威可以达到。而这块五色石……就是月轮天的令符!” 徐阳逸目光一动,郑重地收下五色石放于储物戒。 门票也有了,路程也有了,该得到什么,自己也知道了。 还有什么不动身的理由! “我会尽快动身。”他沉声开口。 雷神点了点头:“听说……那里从建立之初,就只有数千人进入过众神殿,注意,是人。每一个进入者,几乎都是未来的雅威,所以每一个人进入,都会引起无穷的轰动。你……努力吧。” “走吧……诸神在等待着你。既然你已经被他们看到,就没有躲避的理由。” 徐阳逸胸口微微起伏,郑重抱了抱拳,雷神手一伸,虚空中出现一条裂缝,就在徐阳逸要被送出去的时候,他忽然说道:“前辈,晚辈还有量个问题。历代飞升的修士,他们都去哪里了?” “应该都在众神殿吧……那些惊才绝艳的一定在……”雷神挥手关上裂缝:“不惊艳的……谁在意他们的死活呢?” 徐阳逸点了点头:“那么……其他星界兽,符箓的另一半,又是什么?” “什么都不是……不过是直通这里的钥匙而已。有的可能夹杂着敖神大人曾经记忆的碎片。不过……” 轰隆隆……裂缝嗡鸣关闭,面前光影流转,徐阳逸一片眩晕,雷神最后一句带着笑意的话徐徐传来:“神格的阳面,是符箓的碎片。阴面,就是保证这个秘密存在的钥匙。一旦触动这把钥匙,又不是圈子里的人,那么……就永远不用出去了……” 哗啦啦啦……宇宙逆行,和徐阳逸擦肩而过,眩晕感大约持续了五分钟,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赫然发现自己仍然在乱仙的盆地之中。 长长舒了口气,又一个谜题解开,而自己距离最后的谜题越来越近。去意已决,他心中的期待已经难以遏制。但是,走之前必须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好。 卡啦啦啦……大门缓缓打开,徐阳逸没有和跪在面前,黑压压的修士海说话,也不必说话。化为流光直飞天外,一天后,他再次回到了天剑山庄。 立刻进行闭关,却并未修行感悟规则时间多得是,他漫长的生命都会花在遨游宇宙之中。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拿起一支毛笔,铺开信纸,采用这种古老的记录方式,灵力输入,可保数千年不朽。然而提笔之后,却再没有动笔。 而是陷入沉吟。 走么? 走……但是,要不要带着赵子七,猫八二,甚至鱼肠一起走? 这是自己的生活,未必别人会喜欢。而且,这一行前途未卜,他也不想其他人跟着他一起遭遇不测如果有的话。 灵光沉浮,许久之后,他才下笔,笔走龙蛇,一封长长的信很快写完。落款是留给楚昭南和赵子七还有鱼肠,时间……写到他们晋级太虚以后。 不到太虚,就不要知道这些。对他们无益。忘了自己未必是坏事,这一走……本就可能是永别。 就在他刚刚放下笔的同时,眉头忽然一抬。愕然看向天剑山庄之外。 魔气…… 相当浓郁的魔气,而且……是直接从提拉冈底斯传递过来。 双向传送法阵打通了? 他收起笔,悄然没入虚空,很快就来到了一处隐蔽的山坳处。门口十几位元婴严阵以待,看到他的来到,全都躬身鞠躬。 这是他挑选的地点,也是他派人镇守。 微微点了点头,飞入山坳,里面一道漆黑的空间裂缝,绽放着虚空风暴和雷霆。一股属于地狱的气息轰然而出。他毫不犹豫地一步踏了进去。 既然自己要走,那就做好一切后手。 地狱,有他最重要的一式后手。天剑山庄为自己付出不少,自己就算走了,也要保他千万年不灭。 再次进入空间通道,从七界到提拉冈底斯路途遥远,这一次他足足飞行了一个星期,再一次踏上了提拉冈底斯的地面。 熟悉的烈火,熟悉的混乱。然而就在刚出来的一刻,镇守传送法阵的人立刻愣了愣,愕然看向徐阳逸:“你……怎么就太虚了呢……” 是圣炎余孽大公。 他包裹在一片奢华的黑袍之中,坐在数十只巨大的恶魔抬着的王座上,四面八方恶魔军队至少数百。正愣愣地看着徐阳逸。 “怎么?不为本王高兴么?”徐阳逸微笑以对。 高兴个鸡毛啊!! 没到太虚你都敢堂而皇之地赖账!至今本王的十亿还没收回来!到太虚你不要翻天?! 你怎么……这么快就太虚了呢…… 搓了半天的手,圣炎余孽哼哼道:“高兴……高兴……自然是高兴的……” 看着对方言不由衷,徐阳逸哈哈一笑,甩出一方玉盒:“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还你了。” 话音未落,之前还死蛇烂鳝一样趴在椅子上的圣炎余孽嗖一声飞了起来,斗篷下伸出无数触手,猛地一把抓住了盒子,牢牢抱在自己怀中,小心翼翼地打开。 刚刚揭开一道边,但见一片黑色的氤氲悄然扩散,它深深吸了一口,只感觉浑身每个毛孔都打开,无比舒坦。 “咕嘟……”哪怕只有这一丝,周围所有的恶魔军队齐齐吞了口唾沫。这到底什么东西?美食?怎么可能……让自己灵魂都发出愉悦的尖叫? 吸气,呼气,圣炎余孽大公沉默了三秒,一步走上来,牢牢抓住徐阳逸的手,声音都变了个调:“这不是亲爱的逸吗?” “你怎么来的?什么时候到的?你看看我……居然让这样的贵客站了半天。太失礼了……真的太失礼了!” “来来来,今天我们把酒言欢,不醉不归!” ……论不要脸,我只服恶魔。徐阳逸撇了撇嘴,和对方一起朝着宫殿走去。 久违的提拉冈底斯,仍然如此混乱,地狱的烈焰到处都是。其实如果可以,他能从提拉冈底斯前往众神殿,可惜,姜子牙只留下了从地球前往众神殿的道路。 一路寒暄,丹药开道,圣炎余孽大公笑容可谓春风拂面,态度可谓嘘寒问暖,一直走到了宫殿面前,徐阳逸才顿住了脚步,沉声开口:“当日我在地狱留下的几个朋友,我想见一面,另外……我还留下了一具化身。” “当然。”圣炎余孽大公笑道:“从通道打开,我就把他们接到我的城堡了,这可是贵客的朋友,以好客的恶魔而言,怎么会怠慢?” ……平复下强烈想吐槽的心情,徐阳逸很想问:好客这个头衔是怎么跑到恶魔头上去的? “我想先去看看他们。” “没问题。” 进入幽深的城堡,没有先去看猫八二,而是直接一路往下,朝着玉和的地点而去。圣炎余孽大公也是太虚,他自然清楚徐阳逸留下一具化身是为什么。更清楚要怎么做。 十分钟后,徐阳逸已经站在一座高大的大门面前,门后强大的魔气汹涌而出。 “尊圣大圆满……只差一步到达太虚?”他微微抬了抬眉,笑道:“不错……替本王镇守七界,也差不多够资格了。” “乖儿砸……爸爸又来看你了。希望你……高兴?”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