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4章:最后的会面 - 最强妖孽

第1604章:最后的会面

卡拉拉……大门徐徐打开,里面是一片巨大的火海,魔气汹涌澎湃。 这是一个圆柱形的空间,大约千米之大,墙壁上雕刻着七个巨大的恶魔头颅,从他们嘴里拉出一条条锁链,锁在中央一块巨大不规则晶体之上。 晶体中绽放着滔天魔气,一道身影正端坐其上。就在徐阳逸进来的刹那,他同时睁开了眼睛。 两道目光虚空交锋,铿锵作响。一方平淡,一方怒火滔天。数秒后,黑色晶体上的身影起伏越来越大,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双翼猛然一张,疯狂朝着徐阳逸冲来。 “我们的父子情还真是淡薄啊……”徐阳逸叹了口气,屈指一弹,顿时,空中流星一样冲过来的玉和发出一声尖叫,四面八方虚空仿佛瞬间被挤压,轰的一声,直接撞在了晶体之上。 “吱!!”玉和发出一声惨叫,双翼完全打开。蚊子一样趴在上面,过了许久,才咬牙切齿开口:“太虚……” “你……你怎么可能到了太虚!?” 徐阳逸凌空走去,听到这句话失笑一声:“你到底是有多恨我?话说,我好歹也算创造了你,给了你灵智吧?也没对你做什么吧?” “你……”玉和死死咬着牙:“放我出去……” “原来是叛逆期到了。”徐阳逸在对方面前站定,看着对方如同公牛一样隆起的双角,巨大的恶魔翼,小山一样的肉身。皱了皱眉:“你整容了?” “吼!!!”回答他的,是玉和猛然张开嘴,一道剧烈的魔息轰然爆发。 徐阳逸不闪不避,那些魔息在他身侧自动绕开,最后,化为一朵业火黑莲,他端坐其上,明明身处地狱,却带来一种佛陀的感觉。 “其实呢……”徐阳逸顿了顿:“这次我是打算修复父子感情的……” “呵呵……”玉和呲牙笑道:“所谓修复,就是让那些狗屎一样的恶魔贵族把我关在这里么?” 徐阳逸皱眉道:“这件事我并不知情。好了,叙旧到此为止。我是来和你谈一笔交易。” 他凑近了一点,微笑道:“我恐怕很快就会离开这方世界,去一个遥远的地方,所以,你如果和我签订灵魂契约,替我守护一个宗门到太虚结束。我立刻放你出去。” “所谓守护,并不是关押,而是你在那方世界可以以我的身份行动,当然,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能惹,什么不能惹,我都会写在契约上。换句话说,你只要签下,就自由了,我也绝不会回来吞噬你的修为。” 玉和微微抬起了头,不相信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这个骗子……恶劣的掠夺者!肯定还有什么阴谋! 然而,对自由的期待超越一切,从生下来到现在如此多年,它太渴望外面的世界了。 “如果你超越太虚,达到独步,契约作废,怎么样。” “为什么?”玉和沉吟许久,沙哑道。 “还债。”徐阳逸站了起来,微微吐了口气:“别人推我到太虚,我总不能拍拍屁股就走。人情债……最是难还……对了,忘记说,在那个位面,我的身份无人敢动,而你过去之后,我会立刻帮助你成为太虚。” 玉和眼睛微微眯起:“你就不怕……成为太虚之后对你不利?” 徐阳逸笑了,后退数步:“首先,这份契约你绝对无法反悔。其次……” 轰!! 一股浩瀚的灵力猛然从他身上冲出,是如此的庞大,如此的雄伟,这一瞬间,玉和仿佛站在魔神之前,那种极端的渺小之感,让他神识都尖叫起来。 “其次……”所有灵力刹那出现,刹那消失,徒留虚空震颤。徐阳逸淡淡道:“你绝对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宫殿之外,圣炎余孽大公猛然抬起头,愕然看向轰鸣颤动的宫殿。 同一时间,附近的数位太虚一起看向这里。一位肥胖的恶魔正在喝酒的金漆酒杯微微放下,深吸了一口气:“谁……” “到底是谁?如此可怕的力量……恐怕费勒斯家族各位议长都远不是他的对手!” “这……是他?”圣炎余孽大公也不敢相信,死死盯着宫殿良久,才深深说道:“东方系谱有句话……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股灵力……真的让本王都感到汗毛倒竖……” 就在此刻,宫殿大门缓缓打开,徐阳逸安步当车走了出来,微笑道:“道友,本王想拜托你一件事。” “请。”仍然是相同的人,不同的是,圣炎余孽大公这一次的态度里,终于多出一种敬畏的神色。 “我想要一份灵魂契约,出自独步大能的手中。最好是墨菲斯托费勒斯大人亲自书写,即便太虚之后也不能背叛。” “可以。但是代价不小,大人不是谁都能见到的。” “我只要结果。”说完这句话,两人点了点头,分道扬镳。 徐阳逸飞向猫八二的所在,圣炎余孽大公去为他操办这件事。各取所需。 一路飞过豪华的宫殿,任何能感觉到他存在的恶魔全都在下方微微躬身。十分钟后,他面前已经出现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随着他光华冲入,左右两边早得到消息的恶魔跪了一地。 芙蓉帐暖,鼓乐声声,刚刚推开大门,徐阳逸就看到了一幅堪称淫糜的场景。 百米大的房间,头顶悬挂着无数骷髅吊灯。地面是猩红足以没掉脚踝的柔软地毯,金漆玉器数不胜数,一只只魅魔张扬着烈焰的羽翼,弹奏着各种乐器。十几位魅魔围绕着一张大床,床上薄纱摇曳。一只肥胖的哈士奇身影正端着酒杯打着拍子,黄腔走板地哼着调子。 “过得挺自在嘛。”徐阳逸笑道。 床上的身影动了动,挥了挥手,所有魅魔都飞了下去。一只硕大的狗头从纱帐中探出头来,伸着舌头,眼睛瞪得老大:“洋芋?” “除了我,还有谁会想到你的死活?”徐阳逸一招手,一张骨骸椅子飞来,随意坐在床边,看着里面肥大的贱狗顿了顿:“你……有一百斤了吧?” “一百二!这是健康的证明!”哈士奇人立而起,唾沫四溅:“我告诉你!地狱真是个好地方!太适合我了……我现在手下商会已经扩展到了十家分店!以一个外来者在地狱打开十家!你想过没有!这是离开你之后的伟大功绩!” “挺好。”隔着一层纱,猫八二没有看到徐阳逸的脸色,只听到他淡淡的回答:“有酒吗?” “你不是不喝酒吗?”说是这么说,然而猫八二打了个响指,一个精雕细琢的酒杯就飞到了徐阳逸手中。他平静拿了过来,却只是轻轻摩挲着,并没有喝。 “你……”猫八二犹豫了一下,即便是隔着薄纱,也感觉对面情绪不太对,小心试探道:“更年期到了?” 徐阳逸气笑了,拿起酒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或许……分别的味道也并非苦涩。 一壶酒下肚,他最后看了一眼大床:“我走了。” “喂!喂!!”看到他真的朝外面走去,一道黑白相间的身影猛地从大床上蹦了下来,一口咬住他的长袍下摆:“你怎么回事?我总感觉你有种临终诀别的感觉……我敏锐的直觉告诉我,你这次走了我就看不到你了!” 徐阳逸终于停了下来,看着脚边的圆滚滚,笑抚楼上狗头,并没有隐瞒:“确实,我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猫八二痴呆的松开了嘴:“你……要抛弃如此爱你的我?” 很好……离愁瞬间被冲淡,徐阳逸叹了口气,轻轻踢了对方一脚:“本来我是想问你想不想去,但是看你活的很好。我觉得已经知道了答案。” 猫八二出奇地没有反驳,而是在门槛上坐了下来,非常自然地拍了拍旁边:“坐。” 徐阳逸没坐。 总觉得画风哪里不对…… “坐啊,跟我还客气啥?”猫八二瞪了他一眼,他失笑一声,坐了下来。 “你知道吗……”沉默,两人都没有开口,或许刚才的不反驳也是回答。许久后,猫八二才幽幽道:“我呢……就是条没心没肺的野狗……以前活的太苦,所以总向往美好的生活。”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是朋友,但彼此也有彼此的生活。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是……我也钟情于我的现在。” 这条狗怎么会说出如此有哲理的话? 徐阳逸看了它半天,确定,这真的是猫八二。 “我不会和你走。”猫八二啪嗒在门槛上,耳朵折了起来:“我过得很好,也很珍惜,修行了太久,也太累。每天看到你这张脸神烦啊!不过……我祝你一路顺风。” 它微微抬起头:“或许等我老死的时候……会想起你。” 徐阳逸双手交叉,托着下巴,目光很平静,也很幽深:“是啊……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活。没有必要勉强。我理解。” “那……再见了?” “再见。”猫八二眨了眨眼睛:“我会记得……曾经有一个人类,和我一起从地球走到地狱,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很快乐。” “我也会记得你。”徐阳逸笑道:“不过,一旦我达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地步,我会拉你过去。” “千万别!”猫八二毛都炸了起来:“我会争取安乐死在你达到那个地步之前!” 徐阳逸站了起来,化作流光飞去,数秒后,一句话才飘然传来:“保重。” 猫八二没有回答,看到对方身影不见了,才汪了一声:“你可要快点修行啊……” “狗的寿命是很短暂的……”

下一篇   第1605章:离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