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5章:离愁 - 最强妖孽

第1605章:离愁

一位位大公的拜访,一个个还完债。当从最后一位欠债的恶魔大公家里出来的时候,徐阳逸长长舒了口气。 “古人说,无债一身轻,大概就是这个状态吧……”他看着地狱火红的天穹喃喃道。 可以不还。但是他选择了还。 大约……是因为自己要离开,所以什么都不想欠下,什么都不想留下。 轻轻的走,悄悄的来,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作别西天的云彩。 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忽然有这种心境。 只为求一个轻松。 见了该见的人,包括不该见的,比如安德丽娜,在对方战战兢兢之下吃完一顿饭,摆了摆手离开,留下莫名其妙的费勒斯家族王女。 没有人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他仿佛就是一个地狱的苦行僧,漫无目的地走在地狱,也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离开,最后见到他一面的,是圣炎余孽大公。 徐阳逸拿走了费勒斯的契约,走的时候悄悄带走了玉和。无人知道他何时离开。 空间交错,当他和玉和再一次踏上七界土地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星期以后。 “这就是你要我呆的地方?”玉和抽了抽鼻子:“我厌恶这里的味道……” “你本体就是恶魔,自然亲近地狱。不过这里和地狱的通道已经打通,你只需要在有事的时候出现,另外偶尔出来露个面即可。”徐阳逸扫了它一眼:“你我本是一体,你以后尽量以我的外表出现。不用刻意告诉其他人本王已经离开,让他们能误会多久就是多久。” “另外,有一些宗门,你不死,他们不灭,这是本王的承诺,也写进了契约之中。你无可背叛。” “你呢?”他说完潇洒离开,就在他身影完全要消失的时候,玉和忽然开口问道。 “我……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徐阳逸淡淡道:“从现在开始,你就尽量熟悉我的一言一行,我会将这件事告诉宗门正副门主,另外这个你拿着。” 一枚储物戒飞到玉和手中,他继续说道:“这里面有我对冲击太虚的感悟,还有大量丹药,都是丹尊境界的极品,在地狱有价无市。如果有这些你在百年内冲击不到太虚境界……” 他声音冷了冷:“那时候本王说不定还没有离开这片星空,恐怕……会亲手收了你的灵智。” 说完这句话,他信手掐了个法诀,嘴唇微动,足足十几分钟。随后一只红色纸鹤凌空凝结,这是只有五王二后才能使用的传讯纸鹤,只要在七界一界之内,瞬息便至,跨界也不会超过百息。 纸鹤化为一道流光没入天穹,徐阳逸深深看了一眼天剑山庄。轻轻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身形如烟消失虚空。 他已经等不及了……现在最后的事情,只剩下去地球圆满一切。 天剑山庄,主峰。 整个天剑山庄都处于一片忙碌之中,无数的物资被搬出来,装入一艘艘巨大的飞舟。一个个千米大的传送法阵凌空打开----这是流火之川几大商会赞助的,打开直通流火之川五王新址的传送门。 就在此刻,一道红光没入主峰,落入万重圣君苍老的手中。他轻轻接过,一段话飞入他的耳中。随后,他沉默地坐在原地,良久不语。 “怎么了?”蒋老就在他身旁,这是一间相当大的房间,大约两三百米,到处都是零落的宗卷,此刻诸多金丹筑基的修士,正在拼命忙碌。人流不息。 万重圣君没有开口,将这只纸鹤飞入蒋老手中。看着外面天穹喃喃道:“虽然早就猜到会有这天……真正来到……还是有些不舍……” 十分钟后,蒋老合上纸鹤,仿佛想笑,却没有笑出来。 两人并肩站在洞府门口,看着天穹上几乎形成银河的光华,蒋老忽然笑道:“也好。” “是啊……也好。”万重圣君低声开口:“二十亿灵……七界不是他的目标,他的目标应该在苍茫宇宙。如果真的呆在七界,反而是拖累。” “而且,他不是什么都安排好了么?”蒋老扬了扬纸鹤笑道:“一切都没变。” 蒋老嘴角翘了翘,随即抿成一条线,点了点头:“是,什么都没变。” 他抬起手,一道灵力冲出,纸鹤化为灰烬。 “今天的事,烂在你我心里。就当……轩辕王仍在七界。” 蒋老出神地看了天空数分钟,忽然道:“你说……他还会回来么?” “会。”万重圣君非常肯定:“但是,我们等不到那天。” 徐阳逸去意已决,就不准备再贪恋荣华富贵。 宇宙的真实,才是他的向往,如今有了最后的目标,上千年的修行,他怎么可能忍耐得下去。 没有通知任何人,只留下了那封信,他悄然踏上了流火之川。 一个月后。 流火之川,传送法阵节点。通往任何地方的传送法阵都在这里。而此刻,一位负责看守法阵的元婴修士,正满头大汗地站在一位全身裹着黑袍的男子身前。 对方身上没有一丝灵力,但是,偏偏身为元婴的他就是颤抖不已。如同兔子站在猛虎面前。 数月之前,他接到轩辕王总管侍女秋红的叮嘱,轩辕王要前往一个破落的位面,名为不归界。这件事不得让任何人知道。 他并没有在意,毕竟……在流火之川只有一个人能说了算。他说要去哪里,根本不需要记录。 出于职业习惯,他看了一眼不归界的资料,这一看却让他满头冷汗。 被夏侯,沈国老,三公主等数位太虚联手封印的位面……这个位面开启甚至要通报所有太虚。轩辕王这么做真的合适? 更没有想到的是,他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因为做梦都没有想到,那一位会站在自己面前。 “见,见,见过轩辕王……”他双腿颤抖着就像要跪下来。徐阳逸摆了摆手:“记住,今天没有什么轩辕王。不归界的传送法阵也从没有打开过。你等会儿就不会记得这件事,作为补偿,你的一脉会进入天剑山庄内门。” “是……”元婴修士擦着汗,终于下定决心:“大人,一小时之后,法阵防御力量换防,那是最松懈的时候,就在那时动身?” “你安排。”徐阳逸身形没入斗篷中:“别,出,错。” “是!是!!” 一小时之后,一个废弃已久的传送法阵悄无声息地打开,谁也看不到,一道身影瞬间没入其中,紧接着传送法阵关闭,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 元婴修士目光呆滞地站在传送法阵旁,数秒后才摇了摇头:“怎么回事?” “我怎么在这里?” 脑海有点刺痛,他捂着眉心皱眉想了很久。总觉得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见了鬼了……” ………………………………………………………… 光影交错,这段时间踏入了太多传送法阵,徐阳逸已经驾轻就熟。 “为什么?”他盘坐在虚空通道中,忽然开口道。 “你还问为什么?老夫更想问为什么。”一个有些恼怒的声音从体内响起,须臾之间,一道白光闪过,鱼肠灵体出现身侧。 “为什么……你做出这种决定,都不告诉其他人?甚至不告诉我?” “从你道成太虚之后,你居然封印了我的神识!你怎么能肯定我不会跟你走?!” 他的声音很大,如同质问。但是徐阳逸丝毫没有恼怒,两人一起走过了太多太多,巴别之塔中迎战太初,挑战十大圣剑,万界大战中迎战真武界几大元婴,地底之下面对空间神则的天命之女苏星瑶,地狱面对神孽,虚空金字塔的晨星魔龙…… 一步一步,早已不分彼此。 “它没有跟我走。”徐阳逸没有回答,许久才幽幽道。 鱼肠愣了愣,沉吟片刻:“楚昭南?赵子七?猫八二?” “狗。”徐阳逸叹了口气:“它是陪伴我最久的朋友,他都没有选择跟……” 他终于露出了一丝软弱,没有人是钢铁,再坚硬的人也会有柔弱的一面。只不过,他们隐藏得太好。让所有人都以为他无懈可击。 但,他还是人。 他不是毫无感情的雅威。不是为了追求“活着”的感觉可以放纵的神明,因为……他本身就“活着。” 以人的身份活着。有七情六欲,有悲欢喜乐。 “它都没有跟。”他微微低下了头,声音竟然带有一丝外人从未听到过的哽咽,只是一丝,非常淡:“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鱼肠叹了口气:“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徐阳逸抬头仰望星空:“这条路太难,而且……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我’想看到宇宙的真实,‘我’想去众神殿,‘我’……想知道一切……” “而不是‘我们’……” 他缓缓抬起头,神色已经恢复如常,只是眼角微微跳动,沙哑道:“这一路不知几千年,几万年……或许终其一生都达不到终点,或许横死宇宙无人可知的角落。我又怎能为一己私欲而勉强你们?” “就连那条蠢狗都直觉到无比危险……”他缓缓闭上眼睛:“我……不敢问了……” “我也是人,我也会怕……我怕得到更多的拒绝。” “不如我自己放手,更显得潇洒痛快。”

下一篇   第1606章: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