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0章:重归巴别之塔 - 最强妖孽

第1610章:重归巴别之塔

“滴滴滴!”欧洲,距离非洲最近的大洲,拿破仑基地,所有科研人员和在座的修士全部站了起来。瞠目结舌地看屏幕中的画面。 擎天巨柱一样的巴别之塔,周围万米绽放巨大的裂痕。这些裂痕无比的整齐,在巴别之塔周围形成一个巨大的圆形,而塔的主体,竟然连同万米方圆的地面,轰隆隆垂直朝着天空上升。 缓慢,却无可逆转。 就像上帝之手,它缔造了这座塔,现在要收走一般。 “my god……”一位白人男子仰望荧幕,颤声开口。 中东,大马士革基地,无数头缠白色缠头的男子看着清真寺中庞大光幕上,巴别之塔脱离地心引力凌空而起的一幕,无人敢开口。 三教圣城,圣城中的圣地,麦加圣寺,因当初力抗真武界三大王朝之一享誉全球。已然是所有伊斯兰教徒的至高圣地,数不尽的筑基炼气汇聚于此。伊斯兰教百大金丹先知也在此地,而此刻,他们同样一手捂住左胸,双目震撼地看着清真寺中一副悬空光幕。 清真寺外,信徒如海,人流如川,在圣寺中一声:“真主在上……”的感慨后,从中心开始,黑压压齐齐膜拜于地。 神迹…… 毫无疑问的神迹! 除了神……无人可以做到这种恢弘的场景! 天主教圣地,梵蒂冈,圣光拱顶,当代教皇和三位枢机主教愣愣地看着光幕,在他们身后,是如山似海的天主教信徒。看着……高塔升空,没入天穹……看着数百年来蔓延其上的树木,动物,下雨一样哗啦啦凌空掉落,看着那些令人类头痛不已的妖兽惊呼着飞出巨塔,然后瞬间化为血花……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后,教皇光之圣约翰双手一挥,洁白的长袍天鹅羽翼一样匍匐,身形跪下:“万能的主……” “阿门……”海啸一样的回应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在拱顶之下,是正准备接受赐福的信徒,这一刻随着主教的身形一起跪下,虔诚地……瞻仰神迹。 此时。 此地。 整个地球,数十基地。 他们的实权派,金丹修士,隐匿人间的元婴老祖,全都看到了这匪夷所思的一幕。 这一幕是如此科幻,哪怕他们最深沉的梦里,也没有出现过这种恐怖的场景。 “刷……”就在所有地球真正掌权者的眼中,空中吞入巴别之塔的云洞忽然闪耀出一片青色光华,肉眼可见,亚马逊丛林的大树刹那间如同发疯一样疯狂生长,只不过刹那之间,曾经罕有的百米古树满地都是!根本不属于这个季节的花果反季开放!如同空间错乱,时间迷失。 “领域……”一个基地中,终于有人尖叫出声:“是领域……这,这是修士!是修士!!” “天……这是修士!?”“元婴以上?元婴以上!!”“地球上有这种修士!?”“快!立刻锚定坐标!”“卫星呢?!卫星投影在哪里!” 轰!! 众目睽睽之下,无论是屏幕上,还是非洲各大部族基地,都能看到东非大裂谷上空,浩瀚数万米的云洞,青气东来三万里!一只擎天巨手,完全由灵光组成,如同青色的太阳,带着让人无法抵抗的威严轰然降临。 凭空一捏,虚空仿佛成为一片水面,泛起无穷涟漪,人类奇观的巴别之塔仿佛水一样,在这片涟漪中越来越淡,最终消失虚空。 “咚咚咚!”非洲各大部族基地,长老和高层全部匍匐在地,在这等赫赫天威之下不敢发一丝声音。太近了……只有距离如此之近,才能感觉刚才有多么可怕。无数非洲修士朝着巴别之塔的方向膜拜。 捶胸,顿足,呼喝着古老的语言,狂热而虔诚,哪怕他们知道,现在那里肯定只有一个万米天坑。 死寂。 整个地球高层,这一刻完全死寂。只有震撼到失去思维的目光,死死盯着屏幕。 风停了。 云淡了。 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然而,突兀拔高数十米的亚马逊丛林,还有中央整齐的万米天坑,却在提醒着所有人。 神,来过。 “来人!!!”华夏基地,一位肩上三颗金星的老者猛然回头:“距离非洲最近的华夏基地是哪里?对了……应龙基地?!马上给我接通他们的司令!” “传令,他们最精锐的修士部队和特战旅,立刻开赴非洲!!”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飞快打开门,几乎是小跑着走了出去。身旁数位助理立刻问道:“首长,您要去哪?” “非洲!立刻准备直升机!我要最快的速度!马上调开所有航线!告诉他们炎黄基地征用!谁有意义让他们找我!并且马上通报主席!” 这样的声音并非一个,而是同时在全球几大最大的基地响起。 美国山姆基地,英国伊丽莎白基地,日本天照基地,德国欧若拉基地……一架架直升机,旁边围绕着数架战斗机,嗡鸣着升空,闪电一样冲向东非大裂谷。 但,他们绝非最快。 就在巴别之塔遗址风平浪静一个小时以后,十几道流光疯了一样汇聚到了这里。 刷刷刷!无人敢靠近那个天坑,不约而同在天坑之外齐齐站定。一位穿着古代欧洲爵士服的中年男子面色通红,一步半跪在地,高声喊道:“大人!请接受我们的见礼!” 元婴灵力爆发,声传长空,然而无人回应。 “前辈!”“大人!”“大人,还请一见!但求一见!!”“大人!我等困守元婴已经上百年,但求一分机缘!”“大人!如今地球势同水火!还请出手!”“大人,只要您出手,地球大难怎可能不破!?”“大人,还请铭记‘最强的一代,’他们打下的江山,怎能在我们手中丢失?!” 一个个激动到嘶哑的声音传遍长空。极远之处,非洲部族的修士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捂着嘴跪拜下来。 元婴…… 全都是元婴! 华夏的玄女,正一道长,法通禅师,散修秦无指……欧美的席腊德七世……苏门威尔大公……一个个名声赫赫,只在资料上看过的,“最强一代”之后新晋元婴,地球的顶梁柱,如今,在东非大裂谷上空跪拜虚空。 其他修士根本无法理解他们的心情。 太久了…… 他们成为元婴太久了……摸索接下来的路太久了。也……被“最强的一代”名头压得太久了…… 他们敬佩,崇拜最强的一代,但是,他们也有信心,若自己在那个波澜壮阔的绘卷中,自己不会逊色于对方! 如今……一位绝对是元婴以上的存在出现地球上方,他们如何不激动?如何不期待? 无论是为自己,还是为地球,这一跪,他们毫无心理压力。 但是,没有反应。 激荡的声音回荡数分钟,仍然无人应答。又过了十几分钟,一位金发女子才提着古装长裙站了起来,长叹一声:“各位,都起来吧……” “那位前辈……应该离开了……” “这……到底是那位大能?”一位道袍男子嘴唇都咬出了血,思思盯着天穹:“地球竟然有太虚之上的道存在……但为何他老人家不愿意一见?” “不止如此……两界大战……他老人家的年纪,应该经历过的……当时……是否有他?”“到底是谁……我建议大家找一找历史,看看是否遗落了某位大能。” 外界发生的一切,徐阳逸根本不知道,因为他已经迫不及待飞入了巴别之塔。 身为太虚,已经可以在虚空中割裂属于自己的位面。他临时割裂了一个,将巴别之塔放了进去。 到了他的境界,巴别之塔的机关对他产生不了任何作用。一路之飞,魔方世界……圣剑之台……万界玄灯……在路过圣剑之台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股惊醒的意志,却并未停步,而是直接往前,很快,巴别之塔中枢之间出现在眼前。 没有了观星者的存在,这里也并非湛蓝的灵光之线凝聚的光芒之塔,而是一片灰暗。但是这种灰暗却根本没有影响他的心情,反而越到了这里,他的心脏跳动越快。 快了…… 就在里面……那个等了数百年的望夫石……自己……终于有力量来解救她了…… 平时放在心底最深的地方,走过这曾经厮杀的一幕幕,这份念想已经如同发酵的酒一样,从心尖上弥漫开来,一种酸酸的,却带着久别甜蜜的味道激荡胸口。让他速度更快。 轰!!中枢之间的禁制被他随手打破。看似蛮横,禁制横飞,其实小心无比,没有一丝禁制飞入其中。 一步踏入,他长长舒了口气。 里面是一片漆黑的虚空。 就在虚空正中心,一尊莹白的女性石像,惟妙惟肖,没有一点损伤,正静静悬浮于此。 哪怕是他,此刻胸口也起伏地离开,鱼肠悄无声息飞出,守在了门口。它知道,他一定有很多话要说。 沉默。 徐阳逸听着后面传来禁制合拢的声音,目光悄然温柔了起来。许久,才缓缓朝着雕像走去。 “我回来了……” “你……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