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1章:百年重逢 - 最强妖孽

第1611章:百年重逢

没有人回答。 石像是沉默的,这几百年来,保持这个动作或许已经成为习惯。她的眼睛无神地看向虚空的某处,仿佛在等待某个人的到来。 “我忘了……你现在不能说话。”徐阳逸轻轻笑了笑,笑声中有着无比复杂的感情:“不过没关系,很快就可以了。” 他一步步走了过去,站在石像前,手微微有些发抖,轻轻抚摸着。 他以为,如此之久他已经模糊了对方的面容。 但是没有。 当他站在这里,就回忆起当年那决绝的一咬。 没有那一口,他已经死在卡俄斯之种的传承之中,根本不会有以后的轩辕王。 没有这一咬,没有卡俄斯之种带来的一切,他也根本无法在七界走这么远,更遑论闯过大争之世。 他仿佛明白了羽蛇神曾经说过“你不知道怎么运用它,没关系,但是你一定要收好它”这句话的含义。 它没有功能。 却是神力。 初代雅威,“最古”神明的神力。 胜过一切功能。 而这所有,都是这一口换来的。 手划过对方冰冷的面孔,仿佛还能感觉到温热和弹性。然而,他并没有立刻动用光耀符箓。只是就这么缓缓摩挲着,没有开口。 他心中不停问自己:你对她到底是什么感情? 血祖不会骗他,既然说光耀符箓可以解开,那就一定可以。但是,两人的感情关系到之后的相处,发展方式。 爱么? 不,他很清楚地知道,这不是爱。 如果爱,那就不会这么多年来修行放在第一。也不可能因为短暂的接触爱上对方。他们在地球上接触太少,分别太多。繁杂的修行冲淡了彼此的记忆,安琪儿之所以能让他牵挂这么久,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是责任。 彼待吾如是,吾待彼如是。 顶多是喜欢,也不……或许喜欢也不到,而是一种可以接触的感兴趣。 但是,这种感兴趣加入了太多其他的元素。 比如感激,比如恩情。他没有其他爱人,如果爱就是“可以一命换一命,”那,这也可以说是爱。 感情不能套上恩情,感激,强扭的瓜是怨偶的基础。他并不是滥情的人,也没有想过要后宫成群,所以,几乎选定了,没有太大的变故,是不会换的。 老伴老伴,老来相伴,修行道路漫长。能漫漫长途中有人相伴,而不是怨偶在侧,这才是他想要的。 “或许……介于‘好感’与‘喜欢’之间。”他深吸了一口气,手中光芒闪烁,光耀符箓出现虚空,光芒照射之下,整片虚空都闪耀着令人迷醉的金光。 想没有作用,做才是真理。 爱是做出来……不!在日后长久的接触中,他才能肯定,这是不是他要的那个人。 如果不是,他会正式拒绝。 如果是,他会携手一生。 是责任,也是感情。 刷拉拉……石像缓缓退去苍白,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后,石像已经诡异地化为肉体的颜色。 仍然和数百年前的对方一模一样,金色的长发,美丽如同精灵的面庞。越看到这张脸,当日对方的一笑一颦,古灵精怪就重新回荡眼前。 纠正一下,或许……比“可以多接触”还要多一点…… 他忽然想起,岳真人应该已经看不到了,心中有些许遗憾。 这也是他的诺言。 就在思维纷乱之中,一声轻轻的嘤咛声想起,那双蓝绿色的眼睛眨了眨,平静地看着他。 他泛起一抹笑容,平静和对方对视。 时隔数百年的相逢,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莎啦啦……金光完全收敛,安琪儿回复原本面貌。金色瀑布一样的长卷发披散肩头,身形勾勒出优美的s形,无一处不在洋溢着青春活力。还不等徐阳逸反应过来,腰上已经环上了两只手。狠狠掐了一把。 “变白了,好丑。”安琪儿耸了耸鼻子,深深嗅了一口:“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你怎么玩起了cosplay?” 长久的修炼,徐阳逸本能地想拉开对方的手,但是触及的瞬间,却顿了顿,最后迟疑地,缓缓地放到了对方手上,仍由她环着自己。复杂的看着她:“你知道……现在是多少年以后了么?” “我老了?”谁也没想到安琪儿第一反应,惊呼一声抽回手,摸着自己的脸庞。数秒后才松了口气,不满地对徐阳逸挑了挑眉头:“骗子。” “你在这里不知道时间长短?”徐阳逸柔声问道。 “当然。”安琪儿也沉默了下来,轻轻抿着嘴唇,红润的嘴唇泛出令人遐想的颜色,数秒后才轻轻开口:“过去了很久?” “嗯。”徐阳逸轻轻拉过她的手,很温暖,没有石头的冰冷。 既然决定了,就去尝试,不接触永远也不知道是否适合。 心境不同了……在地球上的时候,两人都是青春洋溢,而再度过来,他已经有了数百年的心境。 他不知道能否合拍,但是,愿意去开这个头。 上一次是她追的自己,那……这一次就换他来。 “多久?”安琪儿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感情,如同拨动虚空的琴弦,仿佛这两个字马上就要小心翼翼地飘散。 “七八百年吧。”徐阳逸叹了口气,握得用力了一点:“对不起,来晚了。” 安琪儿闻所未闻,抬起头来,完美的脸颊和脖子勾勒出优美的弧线,缓缓凝视虚空,声音有些迟疑,有些酸楚:“我……爸爸他……” 她没有说下去,或许早已经猜到了想法,不过想得到一个答案。 徐阳逸沉默数秒,张了张嘴,本来想说“嗯”的肯定。但是事到临头,却变为:“也不知道,现在地球还有元婴,如果……你父亲他延过两次寿,应该还能看到。” “你知道吗……”安琪儿带着幽怨的声音,在他手心里抓了一下:“你真的很不会说话。” “你不是早知道吗?” “是啊,我瞎了眼。”安琪儿狠狠瞪了他一眼:“而且,你刚才岳父都没叫!” “我……” 话音未落,他的嘴唇上已经落下一片柔软。带着少女特有的芬芳,他的瞳孔微微一缩,却并未推开。 很香。 就像火红的玫瑰,带着青春和活力,含一片花瓣在嘴,能感觉到那种浓郁的芬芳。 “你不用解释。”安琪儿离开他厚实的嘴唇,两人呼吸都有些急促,这种急促带着火热。但是安琪儿的目光却清澈异常,微微笑道:“几百年了……你……其实能回来,我也很开心。” “有的事情,不能勉强。就像我说过,我喜欢归我喜欢,你喜不喜欢是你的事。这几百年你有了别的女人我并不介意,毕竟……” 她微笑着握了握对方的手,指尖微微有些僵硬:“也几百年了……” 没有人了…… 最疼爱自己的父亲不见了,但是,她绝不是一个祈求感情的人。 感情就像手中沙,如果留不住,那就散了它。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她懂这个道理。 不过……她的记忆里……也只剩下他了…… 所以,她的手没有放开。或许,在她潜意识里,也在等着一个答案。 几百年前,我刚刚撬开你的心门,几百年后,那条缝是否还给我留着? “没有。”钢板一样的声音机械地传来。安琪儿秋水一样的眼睛眨了眨,忽然一笑,如同玫瑰午夜盛开,紧接着,咯咯咯地大笑起来。 徐阳逸完全不明所以,就像他几百年前也不是很跟得上对方的思维转换方式。 “也,也就是说……”安琪儿笑的直不起腰:“你……你,哈哈哈!” “几百年来,都默默做着处男?” 徐阳逸脸有点发黑。 这很坏气氛的好吗! 而且完全没有关系好吗! 并且我还和小青……这个事情不能说…… “呵呵……”他冷笑两声:“你很开心啊?” “当然。”安琪儿毫不避讳,说完这句,狠狠吻上了徐阳逸的嘴唇,令人暧昧的啾的一声,滋味绵长。 和上次蜻蜓点水不同,这一次多了一丝感情,少了一分忐忑。 “我说……”许久,徐阳逸默默推开对方,手不知何时已经放上了对方的腰。很软,就像玫瑰摇曳的花枝,却没有刺:“你怎么一点都不伤心?” “伤心啊。”安琪儿的眼睛弯得如同月牙,蓝绿色的眼珠好似湖水,倒影着喜悦:“但是,伤心有用吗?” “父亲可能还在,只要抱着希望,我就暂时不会去想绝望的事情。而且……” 她轻轻咬了咬对方青色胡茬的下颌:“不是还有你吗?” 实在不能理解她的思维! “万一呢?” “万一没有找到你父亲呢?” 安琪儿靠在他的胸口,听着对方规律的心跳,金色长发垂下,遮住她的眼眸,声音有些沙哑:“你真的很不会聊天……” “非要提我拼命压下去的事。” 徐阳逸嘴角翘了翘,摸了摸对方毛茸茸的脑袋,数秒后,安琪儿有些发闷的声音才从胸口传来:“如果他真的找不到了……我会很伤心……” “不过,就算找不到……他也应该是飞升了……一定在某个地方等着我……” 徐阳逸手停了停,轻轻梳理着她的头发:“是。” “岳真人一定在什么地方等着你。” “所以,还浪费什么时间呢?”他拉起对方的手,朝着大门走去:“走吧,找找你父亲还在不在。作为顶尖的元婴真君,延寿真的不难!” 做好最坏的准备,但永远不要钻这个最坏的牛角尖。 这样,才能带着希望笑下去。 哪怕两人心中都有了同一个预感,不过谁都没有说,只是保持着微笑,手牵着手走出了巴别之塔中枢。 “你知道吗……”鱼肠靠在门口,看都不看出来的两人:“就算在这里,我都闻到了一股酸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