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2章:再遇米斯特汀 - 最强妖孽

第1612章:再遇米斯特汀

安琪儿眨巴了两下眼睛,审视地看着徐阳逸:“所以……你确实没有找其他女人,而是找了这么一个……” 眼神中带着“啧啧啧”的意味,徐阳逸情不自禁翻了个白眼,鱼肠淡淡道:“我记得我们见过。” “噢……”安琪儿想了想,猛然醒悟了过来,惊讶地指着鱼肠,脸上泛起看到故人的喜悦:“你是……” 记性不错。 鱼肠微笑着点了点头。 “你是那条贱狗!!” 摔!! 谁是贱狗呢! 姑娘你到底会不会说话!! 突如其来的骂人毫无心理准备好吗! 哪怕鱼肠几百年的修养,这一刻也几乎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猫八二的贱脸无时无刻不在眼前晃荡,它深吸一口气,别过脸去,从今天开始,两人相互进入黑名单状态。 徐阳逸也笑了,而且是哈哈大笑,毫不掩饰,这一刻,所有的大石都放下,心中无比轻松。 “不是就不是……傲娇什么……”安琪儿靠在徐阳逸肩膀上,拉着对方的手。徐阳逸哭笑不得:“下来。” “emmmm……走不动。” “别娇气。” “不管,走不动,要背。” 数分钟后,鱼肠看着一个高大男人背着一个女人的身影渐渐远去,失声一笑,也跟了上去。 一路上,两人话渐渐多了起来。如果非要仔细说,是安琪儿的话多了起来,自来熟的热情姑娘倾诉着自己的心情和想法,然而,力是相对的,这种热力,让不算太多话的徐阳逸也顺着搭上了话。 “所以,你过不了多久就要去宇宙?” “嗯。你呢?” “……我觉得在地球上生活一段时间才能确定。” “呵。” “你知道吗,呵x2就是傻逼的意思……我觉得我们是一个时代的人啊,怎么忽然觉得有代沟了?” “错觉。” “……好吧,其实,我看得出来,我还没走进你的心里,不过本姑娘有的是时间,起码你这块臭石头的态度比以前好了一万倍。想当年,啧啧啧……眼皮子都能翻到天上去……对!就是这种经典的徐氏白眼,将翻未翻的状态!别以为你偷偷翻我就看不到。” “……你眼神真好,成语也用的很好,很创新。不过,你是第一个能让我翻白眼的人。我都快忘记这个生活技能了。” “天啊……不敢相信才几分钟你就进化出了幽默感,我确定你命中缺我……哎,说真的,我真打算在地球上住一段时间。万一我两不合适呢?人家有些小忐忑呢……” “……你可以把放在我胸口上的手放下去再说这句话吗?” “啊……不好意思,手忽然不听使唤了,大概是几百年石化带来的帕金森综合症……话说你没有缺乏锻炼啊……虽然皮肤变白了,胸肌仍然很厚实……” “岳真人到底当年怎么教育你的啊!” “你知道岳真人的真名吗?” “忘了。” “没关系,我告诉你,叫岳父。我允许你直呼其名。” 鱼肠在身后一路无话,只是眼中泛出丝丝笑意。 一个人太久,就会寂寞,寂寞太久,就成为习惯。习惯太久……就注定孤独。 能在对方生命中走进来一个人,这是好事。 一路缓缓走在破败的巴别之塔中,当走到圣剑之台的时候,徐阳逸忽然停住了脚步。 安琪儿正叙述到自己的高中时期,看到他的动作也停止了开口。但见徐阳逸微笑着手指一弹,圣剑之台下方满地残剑碎片飞快旋转,不多时,一柄完全由树枝组合起来的剑平地升空,散发出璀璨的光芒。一位骑士模样的器灵正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榭寄生之剑,神王之剑。 当年万界大战受伤太重,被放在巴别之塔温养的圣剑米斯特汀。 “真的是你?”四目相对,许久,器灵才愕然道:“我刚还以为我感觉错了。你……回到地球了?” 徐阳逸笑着点了点头,深深拱了拱手:“前辈,当年……多谢。” 米斯特汀立刻避开,没有接这一拜,而是凝视对方:“你……现在什么境界?” “太虚……滋……”刚说完,耳垂就是一热。安琪儿出其不意的偷袭,软软的耳垂被温热的舌头扫过的感觉转瞬即逝,让他从耳垂一直热到小腹。 这个妖女! 迟早把你正法了! 将我几百年的积蓄全都送给你……别以为是钱! “我就喜欢你这种明明牛逼得要死却硬要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安琪儿在他耳边轻声开口,如同满足的猫:“特自信,特勾人。” 不是第一次被女人调戏了啊…… 徐阳逸觉得自己很失败。 米斯特汀了然地看了看安琪儿,再了然地看了看徐阳逸,一脸“我懂”的神色,悄然退到一边。 “前辈。”徐阳逸很想正常地聊天,但有时候气氛被打断了怎么都接不起来----比如现在。他只能哭笑不得地说:“我马上要踏上众神的国度,想问问前辈愿不愿意一起去。你的主人应该就在那里。” “奥丁么……”米斯特汀脸上露出一抹向往,几乎没有考虑就点了点头:“好。” 话音未落,它化作一道光华冲入徐阳逸左手。徐阳逸失笑一声,回过头来轻轻捏了捏安琪儿的鼻子。惹得对方狠狠瞪了他一眼。 奇了怪了…… 数百年前觉得她和自己绝逼对不上……现在相处起来却无比自然。 明明几百年没见,自己也是刚刚打开心扉。但是对方一些亲昵的小动作自己却根本没有一丝丝拒绝的心态。 反而……很享受? 缺爱?还是……真的缺这个人? 热情之中保持一丝清醒,他灵光包裹安琪儿朝外面飞去。 这个问题,就留给时间解答好了。 飞出巴别之塔,他撕裂空间,虚空中默默找到人群最多的方向,化为流光飞了过去。 “你怎么忽然安静了?”他笑着问道。 安琪儿白了他一眼:“我才筑基,听你说上面还有金丹,元婴,尊圣,才是太虚。我也是有上进心的好吧!” 笑了笑,当两人出现的时候,赫然已经是一片钢铁丛林。 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比几百年前高了太多太多,一辆辆飞车在半空中飞行,和数百年前比起来,现在的广告霓虹更加密集,已经初具了一些只能在科幻电影中看到的场景。 安琪儿出神地看着天空:“你说……现在还有电影院吗?” 徐阳逸也饶有兴趣:“可能没有了吧……这年代应该是用光脑什么的?” “咳……”鱼肠终于忍不住打断了这两个进入恋爱初期智商直线下降的生物,指了指另一边。 两人看过去,“轩辕影院”四个大字赫然在目。 忍不住老脸一红。 “还没有到科幻电影中那种地步。”徐阳逸自我解嘲道。 “你呢?打算去哪里?”安琪儿笑着说。 徐阳逸看了看,收敛了一丝笑容,换上了一抹怀念:“没钱,没身份证,当然要找人拿了。” “几百年了,当年的故人……已经差不多都不在了吧?”鱼肠微微有些感慨。 “大多数不在了,不过,你们知道这是哪里?”徐阳逸笑的神秘,用脚轻轻踏了踏脚底:“这是帝都。” “我定的方位就是帝都,现在没人能看到我们。而到了帝都之后,我就在寻找一位朋友的血脉。而且很幸运……” 他的目光看向遥远的地方:“他的一脉……非常浓郁,而且好像并没有衰退太多。这……也是当年万界大战一起飞升的果报吧?” …………………………………………………… 夜。 霓虹破空而起,数百年前的什么纽约,东京,在这座囊括了四省可居住地界的帝都基地面前渣都算不上。 繁华超越了想象,错乱了时空。而在帝都的二环边上,靠山的地方,有一片占地极大的庄园。 这座庄园处于一条河畔,在这个年代,每一环都极大。而行驶工具先进了不少,速度和以前帝都二环到一环也差不多。这里说是二环,已经超越了当年帝都的五六环,应该是当年的密云甚至更远。 有山有水,在现在这种寸土寸金,所有人聚居的地方,这座古中式庄园占地数万米,可想而知,居住其中的人何等权势! 就在庄园大门上,一块“楚”字的牌匾雕龙刻凤,任何人都知道,这里是帝都基地第二大商会,也是整个华夏第八大商会,楚家的地盘。 提起楚家,谁都清楚他的历史,这是为数不多刻在史书上的家族,毕竟数百年前出过金丹老祖,而且和“最强的一代”那位徐少真君关系莫逆。楚老爷子当年也是位高权重,只不过,从楚老爷子之后再没进过中心圈。倒是又出了一位金丹真人,不过也陨落在一场保卫帝都基地的兽潮中,也有九十年了。 楚家弃政从商也就是那个时候。 “当……”偌大的庄园,佣人到处都是,然而在最中心却人迹罕至。这里是楚家祖宅。此刻,祖宅中心,一位带着翡翠扳指的老人正轻轻放下茶杯,出神的看着天空。 “距离昭南先祖飞升,已经足足八百年了……”他叹了口气,站了起来:“又到了今天……” “来人。” “摆供品。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