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3章:故人血脉(一) - 最强妖孽

第1613章:故人血脉(一)

卡拉拉……一扇扇朱漆大门纷纷关上。 很快,这个小院子里就只剩下了老者一人。 他已经很老了,看起来大约七十多岁,头发已经秃点老年斑。然而精神却非常矍铄,动作也很流畅。穿着一件黑底白鹤短褂,黑裤长袍,倒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 尤其是他身上,洋溢着一股微弱的灵力波动。不强,大约在炼气后期。 他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大红供桌,上面复古地摆着祭祀先祖的三牲五谷。随后,他轻轻拿起一杯酒,洒落地面。 “先祖。”他的声音比较平静,感慨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沉淀下来。深深一躬道:“后辈不肖子孙楚永良,敬先祖。” 作为当代楚家家主,表面上确实一帆风顺,事业成功。但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孤身一身面对可能早就不存在的先祖英灵,他才会吐露心声。 “若先祖有灵,望看顾楚家。”他叹了口气,指尖轻弹,点燃三柱香,连续三拜,喃喃道:“托先祖庇佑,楚家几百年侥幸不倒。但是,已经从政圈急流勇退。进入商界。” “政圈不好混,现在世界大洗牌,各基地林立,各自为政。各大基地还要防御周围兽潮,金丹妖王,元婴妖皇的觊觎。稍不注意,就是身死道消。” “商界也不好混,商队路经别的基地路途艰难,还要看各地地头蛇的脸色。盈利颇大,伤亡也大。一日奥秘不消失,一日不能全球互通有无。” “可惜,我楚家这百年来再也没看到有希望的种子。各大嫡系子女躺在先祖的功劳簿上混吃等死,殊不知人类都前路茫茫,再过五十年没有好苗子,楚家……恐怕就辉煌不在了。” 他脸上闪过一抹苦笑,幽幽道:“家族大了,后辈尽管殚精竭虑,也难免有不尽之处。婆媳关系,儿女关系……先祖你飞升得好啊,丢了这么个烂摊子下来……”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身处高位,痛并快乐着,伴随着一声声偶然的长叹,足足半个小时,香都快燃尽了,他才拿着香走上前去。 然而就在他准备将香插入香炉的时候,毫无征兆地,一只手忽然从旁边伸过来,捻过三柱残香,凭空化为飞灰,笑道:“你祭祀得未免太早了。” “谁!!”老者目光陡变,身上三道灵光射出。这是金丹级别的防御法宝,身为楚家家主,他身上随时带着一块上品灵石用以启动。这三件法宝都是金丹顶峰的真人赐下,不到元婴他足以支撑半小时! 不需要半小时,五分钟后,族内三大金丹供奉赶到,来人不可能活着出去! 元婴真君没空看他们这些地方势力的,唯有金丹……而且是初入金丹的真人,才可能毫无声息闯入这里以求图谋些什么。 然而,就在灵光射出的刹那,却像从未出现过那样,骤然消失。对面的青年男子,一身古装,安稳黑底龙袍一看就价值不菲,手轻轻托着三件法宝,饶有兴趣:“这是……道教一脉,楚家还和他们有联系?这种筑基就能启动的金丹法宝,能抵抗元婴之下二十多分钟,还可以。” 还可以? 老者倒退数步,心脏狂跳,思维本能的飞快转动。 这人到底是谁?来无影去无踪,楚家护山大阵没有丝毫反应……再则,伸手就抓了三件金丹顶峰的法宝,这份实力…… 刹那间,他满头冷汗。 真的是元婴真君找上门来? 为什么? 楚家一直很低调,而且有昭南老祖的名头挂在上面,谁也不敢来挑衅,就算元婴他也不是没见过。道教和其他几位元婴的门派到现在都和楚家来往匪浅,这位元婴面生得很……为什么会忽然找到楚家?他真的不怕其他元婴真君? “大人……”老者全身汗毛都在颤抖,明明面前的男子没有一丝灵气,他却有一种站在洪荒猛兽前的感觉,深吸了一口气,嘶哑道:“不知元婴真君大驾光临,这是晚辈的错……晚辈这就准备接风。” 徐阳逸没有开口,只是目光有些感慨地看着周围。楚家……还真是好本事,数百年不陨落,算的上人才辈出。 这是真正的贵族。 看到他没有开口,老者心脏都几乎停滞了,一滴冷汗从额角流下,沉声道:“大人……元婴决不可对其他势力动手……这是修行法院裁定的……一旦违反,后果不堪设想。我楚家……也是出过飞升修士的……” 仍然没有开口。 老者咬了咬牙:“大人如果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楚家一定奉上。就连这三块道教祖庭御赐的护身法宝,晚辈也绝不多话……其他还有一些秘宝……” “记得赵家么?”徐阳逸忽然开口,三件法宝一飞,回到老者手中。老者没有敢启动,只敢悄悄地放起来,恭敬无比:“敢问大人,哪个赵家?” 在元婴面前,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今晚一个处理不好,对于楚家就是滔天大祸! 这一刻,他无比痛恨自己的晚辈一个个混吃等死,若再出一位金丹,接触的圈子都完全不同!人情人情,常常走动才有人情。没有金丹,哪里来的脸去尝试接触元婴的圈子? 就算以前的线都断了,现在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记不得了么?”徐阳逸失笑,随手一招,两张椅子飞到院子中,他坐了下来,朝着老者招了招手:“坐,不必拘束。” 老者不敢坐。 他实在想不通,一位元婴,在楚家祭祖的时候闯入是为什么?这件事不捅开还好,一旦捅开……“最强的一代”后人可是同气连枝,楚家和那位徐少真君相交莫逆,他们绝不会轻易放过这件事! 这也是楚家数百年来的最后依仗! “坐。”徐阳逸淡淡道,给了对方一颗定心丸:“说起来,你也是故人之后,放心,本王没有恶意。” 本王? 真是好大口气……老者心中暗道,却屁股斜签着坐了下来。 元婴之中,谁敢称王? 一时无话,徐阳逸若有所思,老者如坐针毡,数秒后,才低声道:“敢问大人……和哪位先祖有交情?” 他脑海中过滤着以往的祖先,却不敢确定。 徐阳逸笑了,金丹之上,不想让对方看到真容对方绝对看不到,这一刻,他撤下了护体灵光,光凭肉身,就可以在地球横着走。他指了指香案:“大楚活的好好的,你给他上什么香?不怕咒死他?” “啊?”老者懵了。 徐阳逸微笑开口:“本王回来的时候,才想替他照拂下家族,你们倒好,香都供上了。生怕他不死?” 呈!!! 老者针刺一样,猛然站了起来,就在同时,小院外传来十几道声音:“家主,有事?” “无事!退下!!”老者声音都尖锐地嘶哑,浑身颤抖,目光直勾勾看着徐阳逸:“告诉所有人,无论是谁!就算最疼爱的孙子孙女,我不答应谁敢进入这里,一律逐出家族!!!” “是……明白。” 外面声音减弱。老者仿佛丢了魂一样,颤巍巍走前几步,距离徐阳逸就两米远,徐阳逸招手道:“是不是看本王特别眼熟?” 老者机械地,提线木偶一样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似哭似笑,完全不敢相信。 怎能不熟…… 地球上,所有人都认得这张脸!! 当年早有视频,“最强一代”其中一人,呼声最高,时至今日,万众偶像的徐少真君! 怎么可能不熟!! “这……这不可能……”明明事实就在眼前,老者也非常清楚,没有人敢冒充这七人,这是会遭到全球修士追杀的,修行界公愤的事情。但是,他就是无法相信! 谁敢信? 自己……例行公事地,每年一度的祭祖……把徐少真君祭出来了? 谁给老夫一巴掌,看看是不是真的?! 这一瞬间,心中可谓山崩海啸,徐少真君回归……别说打入元婴,就算坐在世界首脑的面前,也没有半点问题! 楚家会崛起!而且,听他老人家所说,昭南老祖还活着……这,这简直就是…… 啪啦啦……他脑海中放起了无数的礼花,太剧烈激动,让他数分钟都说不出话来。 “拜,拜,拜见老祖!!!”他声音压抑着,生怕被其他人听到,却无比激动地立刻跪下,五体投地,狠狠磕了几个头。 “不用拘束,起来吧。”磕头的人太多,徐阳逸早就习以为常,指了指椅子:“坐,坐下说。” 老者胸口急剧起伏,老脸都赤红,刚才还敢坐,现在怎么敢坐? 哪位飞升了还能回来? 这……这绝对超越了元婴! 难怪敢自称本王! “你就叫我徐少真君吧,归乡随俗,听着也不错。” “是……不,谨遵法旨!”老者一激动,古话都出来了。 徐阳逸笑了:“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我回来也是看看过去的土地,也许几百年后就会走。现在不想太多人知道。你明白么?” “明白!明白!”老者红着脸回答,有这么大一尊佛坐在这里,哪怕一天,楚家也是蓬荜生辉! 谁敢再来碰?!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