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5章:凡人世界 - 最强妖孽

第1615章:凡人世界

不得不说,楚家的办事效率快得吓人。第二天,距离楚家不远,或者说就在楚家领地,一栋山谷之中的独栋别墅就已经清理出来。徐阳逸带着安琪儿悄无声息地住了进去。 所谓领地,实则可以说一个城中城,一应超市商店娱乐设施应有尽有。毕竟时代不同了,谁都在做着基地一旦被攻破,自己还有最后一个据点的准备。所以就连基地都默许。一个大型基地,类似的城中城至少数十。 徐阳逸难得地享受了一把浮生偷得半日闲的味道。从楚家将东西运过来之后,就再也没有打搅过他们。他和安琪儿悠然自得地在这里住了下去。下山十公里就是楚家领地,不下山,日可看日升云涌,夜可观群星璀璨。说是享受都太轻。 经过第一天的买菜做饭,两人惊讶的发现对方都是中餐的信徒,本来徐阳逸勉强做出了一份汉堡沙拉,安琪儿端出来的却是麻婆豆腐。 两人都有些意外。 “我以为你都不爱吃中餐,毕竟在外国长大。”徐阳逸舀了一勺豆腐,感觉还不错? “我以为你平时忙,只图方便。”安琪儿很不开心地吃着沙拉:“为什么我们的菜差别这么大?这不公平!” 于是,三十秒后,麻婆豆腐到了安琪儿面前。 时间就这样缓缓过去,当两个月后,楚家家主面前,显示出这一个月商队成绩的时候,他已经彻底信服。 华夏五十多个基地……没有一辆车受到妖兽攻击!他们简直和两界大战以前的商务车队没有任何区别!安全地不像是大战之后的地球! “这就是高阶修士的实力……”楚家家主坐在八仙桌旁看着资料,瞠目结舌。 无人知道,这次的车队中,有一只是他特别叮嘱过,前往妖皇地区的死任务。 然而……回馈的影像是:那只妖皇面都没有露,气息都感觉不到。当他们进入之后,发现妖皇的巢穴空空如也,甚至带着余温,仿佛……感受到车队前来,临时逃开了一样。 “只是气息……就有如此威压……”老者诚心诚意地走到一方香炉旁,静静的点燃香:“昭南先辈……感谢您一直看顾着我们……我们……绝不会让你失望!” 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有这种机会……那些平时吊儿郎当的子孙辈们,是应该重新操练起来了。 “立刻,召集所有人,开会……对,不是电视电话会议,是宗族大会。只有记录族谱的本辈真正掌权者可以加入……” “另外,时刻关注绿竹苑的动向,一旦他们有任何要求,不需要通报我,马上答应!记住,是任何!” 徐阳逸并不在意这些事,对他来说,这是最后挑战前唯一的休息机会。在地球这段时间之后,他就要踏上星河,去寻找自己的真实。 他和安琪儿先是安静地在绿竹苑呆了两年,每一天,早上偶然爬起来看朝阳初升,夜晚要么一起看看电影,要么一起开车逛逛帝都。修士的记忆力超乎寻常,只不过第一年,他们就将帝都记得一清二楚。 两人意外地合拍,性格不同的两人,要么互补,要么分裂。很幸运他们是属于前者。 任何感情都是缓缓磨炼,在天长日久中慢慢习惯对方的存在。感情的最后都是亲情,这种亲情,或许就是一种习惯。 习惯对方在身边,习惯对方的一言一行,习惯听到脚步声就知道是对方上楼,习惯对方多少点钟会困,习惯对方睡觉的姿势。 诚然,对于修士,这种习惯会很漫长。但也会让孤寂的修行生涯增添一抹不可或缺的色彩,这也是太多修士功成名就之后选择寻找道侣的原因。 人类会习惯一切,唯独厌恶孤独。 就连雅威都会在漫长的生命中将自己关入意志囚牢,遑论凡人? 徐阳逸仿佛回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和普通人一样生活着,甚至还找了一份工作,做的风生水起。安琪儿同样不甘寂寞,开始了自己的小说家生涯,当然,她的小说并没有人买。 随意地找工作,干腻了之后任性地辞职,彻彻底底体会了一把凡人的感觉。时间如流水,三十年转眼过去。 他们旅行了几乎整个地球,整个楚家的高层也知道,绿竹苑住了一对从来都不会老的夫妻。在他们住下二十五年后,现任楚家家主陨落,下一任楚家家主----一个每次都用不解的目光看着上任家主毕恭毕敬地拜见他们的中年男子,此刻恨不得五体投地跪拜他们。 甚至说话声音都不完整。 直到此刻,他才知道楚家扩展了数倍的家业,成为全球有名富豪的底子在哪里。 也明白了上任家主为什么毕恭毕敬。 更清楚了家族中偶尔出现,却一出现就能万众瞩目的功法,丹药,乃至一些珍贵的无以复加的修行心得是哪里来的。 徐阳逸心境彻底融入了凡人的心态,甚至和楚家家主喝了一杯,可惜,他喝得自然而然,对方如坐针毡。 夜晚,安琪儿躺在他身上,如同躺在一张巨大的肌肉靠椅上,柔软中带着一丝坚硬,温热地让她眷恋。 头趴在对方胸口上,听着平稳的呼吸,她也仿佛安静起来。四野竹林如海沙沙作响,天空群星摇曳熠熠生辉。许久,她才轻声呢喃道:“你说……我怎么还没怀上孩子呢?” 在重逢的第二年,两人就襄王有意,神女也有意。进行了生命延续的伟大工程。徐阳逸如他所说,赠送了安琪儿几百年并非财富的积蓄,第二天安琪儿没有下床,咬牙切齿。 几十年了,牛很健壮,地也没有耕坏,但是偏偏没有生命的延续。 “这很正常。”徐阳逸摸着怀中金色的脑袋,几十年晃眼过去,这个小姑娘也长大了,天真烂漫仍然还有,但已经不多,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成熟的雍容华贵。 他这么多年都没有提过分手,这已经说明了答案。 他甚至觉得,对方无论什么性格,都不错。 有过吵架,就是像普通凡人那样的争吵,也有冷战,却总有一方会率先道歉。他曾经问过自己,他不是没有见过比安琪儿独特的女人----说实话,要说长相,高阶修士可谓完美无瑕,特别是高阶女修,在她们漫长的生命中,也只有女性最原始的对美的期待可以追求。 说性格,比安琪儿性格独特,如同美酒一样值得回味的多得是。比如小青。 那是一朵高岭之花,采摘之后,余香数十年不散。 安琪儿……是一个很简单的女人。 和普通女人一样,喜欢名牌,却并不爱买,讨厌肥肉,却管不住自己的嘴。偶尔有些小性子,但却懂得忍让。也会生气,也有自己的底线,但是他触碰到底线,发生争吵之后,她也会留下台阶。 两人都一样,生命中已经没有至亲之人。只剩下彼此。 说是暗夜的萤火虫,抱团取暖也好,说是天穹的燕雀,不离不弃也好,这么多年,两人仍然和确定关系不久那样,仍然腻着。 “一旦进入中三境,生命的本质就开始改变。我调养了你这么多年,你才刚刚金丹,我的生命本质已经和你不同,有孩子才是怪事。” 安琪儿顺着这个姿势在他胸口上咬了一口:“要等我太虚之后?” “或许……”徐阳逸暧昧地笑着,将对方的脸团成一个猪头:“多耕地,也会偶尔有收获?” “你走开!你这头牛每次耕地时间太长!地已经贫瘠了!你有没有考虑过地的感受!喂……我警告你……你,你看看这是哪里……什么人啊……哪有说动就动的……” 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甜蜜的呻吟。 两小时后,安琪儿躺在对方坚实的胳膊上,梨花带雨,嘴不满意地撅起,眉头微皱,处于似睡非睡之间。只要徐阳逸宽大的手摸上对方腰间,就换来一声不满的哼哼。 “我警告你……” “知道,地要养护,要施肥,你要罢工。”徐阳逸笑着撑起赤裸的身子,捏了捏对方鼻子,点了根烟:“所以……我才让你早点太虚啊。” 安琪儿顿时不干了。 合计着太虚就是因为每次耕地时间更长? 于这种愤愤中,她疲乏不堪地沉沉睡去,徐阳逸给他裹上一块毯子。深深看了许久。 或许……真正的原因,是她从来没有把他当做“大人”或者“前辈。” 只是把他当做男人。 大人和前辈听得太多,但是男人只有在这里能听到。 “真有心计……”他笑着把对方打横抱起来,朝着屋里走去:“忘了给你说,明天开始,我要去帝都基地一趟,你要去吗?” “不回答?就当你不去好了,小累赘。” 赵家一直没有找到,本来也不大,也不出名,这些年走遍了华夏每一个基地都没有发现对方的影子。这也是没有办法,赵家当时根本不出名,数百年下来,消失的传承太多了。 他甚至没有感觉到赵家的血脉。 去见见当时的故人,再休息几十年,就可以和地球做一个了结,处理完这里的因果,接着……就是踏上诸神道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