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6章:和地球顶级势力见面 - 最强妖孽

第1616章:和地球顶级势力见面

第二天一早,安琪儿还在酣睡,徐阳逸已经穿好衣服,悄然消失在了房间内。 这几十年,只是他漫长修行生涯中的一瞬。太虚寿元三千六,这点时间不算什么。也让他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下来----从筑基以后,他还从未经历过如此轻松惬意的时间。 太过的重压,会让人处于焦虑和暴躁。而过度的放松,会让惰性成为习惯,为自己的失败寻找各种理由。 感觉到脑海中的钢丝已经趋于舒缓,他就不准备让舒缓变为懒惰。数十年了,休息得也够了。是该做正事了。 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 不过数分钟,他就到了帝都基地中央。这里就是曾经中南海的位置,随处可见古老的建筑,毗邻故宫西侧,紫光园,勤政殿,水云榭,丰泽园等等熟悉的景观赫然在目。和数百年前一样,这里仍然是整个华夏的中心,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的情报从各大基地反馈回来,在这里集中处理。 他没有惊动任何人,这地方以前也不是没有来过。只是轻轻一扫,就朝着中央一栋低调而奢华的宫殿群飞去。 只有那里,凝聚着一道还看的过眼的灵气。 是一位女性,元婴中期左右。周围阴暗处,三位金丹,数十位筑基顶峰的灵气若隐若现,呈外松内紧之势。在她身后,有数道苍老的气息正在忙碌。灵力很微弱,却缠绕着一种让徐阳逸都微微侧目的气息。 “国运之气……还关系着位面存亡。只有一个位面最顶尖的执政者才能拥有。” 身形隐匿虚空,无人可以发现,堂而皇之地走进大门。里面是一个个独立的小房间,正中央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大厅,宫灯倒垂,青石铺地。周围建筑雕梁画栋,龙凤齐飞。一位穿着旗袍的女子,正坐在中央八仙桌旁,优雅地品着茶。 然而就在他踏入的瞬间,虚空中悠然响起一声钟鸣。女子猛然睁开双眼,元婴级别的灵压冲天而起,凝重看着虚空:“谁!!” 无人回答。 “道友难道不知,这里决不可擅入?道友不请自来,是为何意?” 徐阳逸没有开口,而是好奇地看着四周,国运之地……应该是感觉到了自己回归,没想到居然会被位面发现。 刷……周围虚空轻轻波动着,女子的神色越来越凝重,她感觉得到,有人在这里,然而以她的灵识,居然根本无法发现踪迹! 元婴大圆满…… 这几个字让她鼻尖上都滴下一滴冷汗,对方灵气含而不露,若不是护国大阵察觉,她根本发现不了。 “元婴大圆满……道友到底何方修士?这里可是一国国运所在。”她双手紧紧握拳,悄然捏着数个法诀。数秒之后,仍然没有回答,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既然道友不愿现身,那……得罪了!” 话音未落,一片业火红莲轰然爆发,周围百米如同火焰炼狱。与此同时,四面八方金丹筑基猛然朝着房间内冲去。而虚空中,徐阳逸已经听到了数声“咔擦咔擦”的机械音。 那是枪械上膛的声音。 “反应还不错。”微微点了点头,他徐徐踏入业火红莲之中,悄然从女子身边走过。而对方仍然警惕无比地看向四周,根本没有察觉。火焰红莲亦没有丝毫波动。 “当啷……当啷……”人已离开,钟声依旧,她心中的忐忑也越来越盛。 还在这里…… 那个修士还在这里! 然而,她却根本发现不了! 每一声钟响,都像一道催命符,从开始一滴冷汗滑落香腮,现在已经是额头冷汗淋漓。 这不是自己能对付得了的…… “诸位!立刻护卫所有首长离开!”她浑身汗毛都有点立起来了:“通知基地所有元婴!敌……” 敌袭的袭字还没说完,她目光忽然一呆,已经木头一样倒在地上。 刷……四面八方刚冲到门口不远的修士齐齐停住了脚步,徐阳逸扫了一眼,大约三十人左右。然而此刻,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难以置信地看向大厅之中。 倒下了…… 一位元婴老祖……就这么……灵气都没有波动地倒下了…… 看不到出手,没有任何征兆……这,这到底是何方神圣?! “当……当……”钟声悠扬顿挫,不徐不疾。他们却觉得如坠三九寒冰,浑身冰凉。 两界大战以来,修士第一次袭击一国政要……不!是历史上都前无古人!一位元婴老祖坐镇,三位金丹,数十筑基顶峰,对方却来去自如,甚至现在模样都看不到! “大人……”一位金丹苦涩开口:“袭击一国政要……您……难道就不为地球着想么……” 话音未落,所有人如同元婴修士一样,哼都没有哼一声,晕倒原地。 一墙之隔,是一间富丽堂皇的大厅。 头顶通明的水晶吊灯,四周是国手的山水画,浅白与浓墨交炽,显得朴素而厚重。然而此刻,这间房间中没有丝毫轻松的气息,十几位保镖形成一堵人墙,枪口齐齐对准门口,目光专注如剑。就在同时,他们听到了外面几十声重物倒地的声音。 就在他们身后,三张黄花梨木椅上,坐着三位苍老的老者。目光异常凝重,却并未慌乱。 最中央的一位老者眉头抬了抬,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就连玄女也没法阻挡吗……” “一口气放倒所有保镖……就算世界上最顶尖的元婴也做不到……这里任何一人,都是当时著名修行世家的核心弟子和长老啊……” 当……钟声悠扬,却如同死神丧钟,一片冰寒刺耳。 众目睽睽之下,门灵异地滋呀一声打开,却没有任何人进来。随后轻轻关上。 就在同时,房间里轰然响起一片枪响,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然而,那些子弹像是被看不见的魔鬼吃了一样,刚刚飞出立刻消失虚空。 “放下枪。”右方一位老者缓缓开口,周围人神色全都紧张无比,他轻咳了一声,猛地提高了声音:“放下!!” “首长……”一位保镖刚要说什么,下一秒所有保镖齐齐晕倒,没有一丝征兆。一个平和的声音终于响起半空:“不用介意,不想让人知道,所以不请自来,用了些小手段。” 没有道歉的意思,只是叙述事实。 同为位面的掌权人,徐阳逸的地位指不定比面前的人更高,哪有皇帝面对皇帝低头的道理。而且以地球的局势来看,这几人还谈不上皇帝。他在七界,才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千亿人群仰他鼻息。 三位老者目光齐齐一闪。 徐阳逸到底是纯正的修士,而不是政客。地球也正在从政客体系朝着修行体系转变,他们三人谁不是宦海沉浮,人老成精?这一句话,三人心中微微一松。 纯正的华夏语…… 也就是说,对方是华夏修士。既然是华夏修士,首先排除了别国刺客,想搅乱现在局面的嫌疑,那一切都有的商量。 这个人记录中并未记录,灵气非常陌生,既然孤身前来,又不为地球大局,对方应该是有所求。 有所求就好…… 徐阳逸根本不知道他们瞬间就想了这么多,知道也不会介意,实力的绝对差距,他已经可以主宰位面生死。就算知道,也不过一笑而过。 一张椅子缓缓拖开,没有任何声音,对方仿佛坐了下来。几位老者目光微不可查地交接,这个动作,看得出来对方很有教养,而不是粗鲁拉开,动作不徐不疾,如清风过山。 很好……他们心再次轻松了一丝,有教养,就能明白这个圈子里一些规则,也不会出现秀才遇到兵的状态。起码……现在能谈! “道友远道而来,辛苦了。”一位老者推过去一杯茶,现在全民修行年代,这三位老者赫然也有金丹境界。可惜,这个境界明显是外物借用太多,非常虚浮。不过,延寿四百年的作用绝不会假。他们要的也应该就是这个。 茶杯凌空漂浮而起,杯盖轻轻拂动。三位老者谁也没有开口,许久,才听到一个声音:“下面的话,我希望各位记在心里,只有你们知道就好,就当从来没有听过。” 三位老者点了点头。然而紧接着一句话,就让他们猛然站了起来。 “本王姓徐。”徐阳逸的声音很平淡。平淡地没有一丝感情。回归数十年,已经磨平了他当初心中的感慨。 “徐阳逸,这就是我的名字。” 成成成!上一秒的平静,这一秒陡然波涛汹涌!三位老者齐齐站起,目光圆睁,难以置信地看着椅子,哪怕他们涵养再好,此刻也呼吸急促,拳头微微握紧。 “徐……徐少真君?!”一位老者深吸一口气,不敢相信的看着另外两人,仿佛想让两人用行动告诉他是他幻听了。 这个名字……响了太久太久!太熟悉不过!青城山和叔叔一起谋划晋后主,当场结婴,杀入真武界腹地……一切的一切,如果非要用词语形容,只有一个词。 一代天骄! 无数的青年修士以他为偶像,刷新了冲击元婴最快的记录!刷新了元婴期同小境界实力最强的记录!刷新了最年轻的元婴修士记录! 甚至数百年的新生儿,没有一个人会用这个名字! 这就是无声的崇拜!说是全民偶像都不为过!就算他们,也是听着最强一代的传说长大的! 如今,这个人就坐在自己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