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8章:神明密码(二) - 最强妖孽

第1618章:神明密码(二)

一句话说出,全场死寂。 他们是第一次看到徐阳逸,现在却觉得……怎么好像和传说中不太一样? 不是说……君子如玉么? 不是……现在的女修都尖叫着“明明可以考颜值吃饭,非要去修行”么? 不是说……谦和大度,彬彬有礼么? 现在怎么感觉…… 锋芒四射! 如同出鞘利剑,什么君子如玉,谦和大度基本不沾边好吧? 史书有毒! 这是一个非常强势的人。 凡人之躯,想仰望神灵国度,不得不说他们佩服,但是佩服之中,也只能叹一声:狂士。 一位方脸老者悄然掏出丝巾擦了擦汗,轻咳了一声:“前辈,现在的超算比以前功能进步了数百倍,应该很快。每个基地都只有一台。不如……先用帝都基地的试一试?” 徐阳逸笑了小:“你们太小看所谓神灵了……也好,试试吧。我祈祷能解析出万分之一。” 三人微笑,心中也不置可否。毕竟这是用计算机语言写成的,神灵的密码再难,只要是从计算机上生成,看这叠纸的厚度,解析应该不会超过一周。 这不是难与易的问题,是转换方式完全不同,而这种转换方式,掌握在地球手中。 “那就拜托了。”徐阳逸也不说多,他借助超算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 娲皇的神灵密码只是观摩,或许有借鉴的地方,但是……学我者生,像我者死!他绝不会去模仿一位雅威已经完全成熟的大道。 一条道路,走到极致的只有一个人。也只能有一个。娲皇堵在前方,他如果继续踏上这条独木桥,或许能很快晋级独步,甚至开天,但是…… 永远无法越过前面的娲皇。 他要从中学习的,是神灵的思考方法,从什么角度出手去剖析一条规则。这些都会在神灵密码中反应出来。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无限之真! 可以说,用超算主要是为了计算出和他相符的身体!好进行吞噬。 “七界没有发现任何吻合的种族,我现在身上有人族,恶魔,妖族的血脉,七界多是人类,没发现很正常。” 他沉思着,目光看向头顶,仿佛刺破屋顶穿透苍穹,进入无边宇宙。 “但进入宇宙之后……一定有机会!” “科技发展到现在,只要提取出我的dna,加上我提供自己的基因符箓和超算的计算量,就算在地球呆上百年,也必须把下一个适合的躯体寻找出来!” 无限之真,吞噬一切相性符合的种族基因,达到让自己近乎永生的地步。也是有漫长的生命,能应对无尽的星河。 没错,姜子牙是留下了一副星图,但……这是整个宇宙的剖面图!地球和众神殿银汉迢迢,哪怕七界,在上面都只是一个米粒大小的光点。并且,在大争之世他燃烧了所有寿元,现在他也仅仅只有太虚寿元而已。 而这幅星图……足足有数十米长! 这是用修士一生完成的旅行,这是以光年来计算的路途。 这,也是他在地球要做的最后准备! 相对无言,数分钟后,徐阳逸站了起来:“先到这里吧,其他的慢慢来,毕竟东西太多,一口吃不成胖子。” 走了? 就这么走了? 三位老者全都站了起来,他们很想说,我们不嫌烦啊!您继续啊!这才哪到哪呢? 但是……他们不好开口。 从刚才的话语里,他们已经捕捉到,对方的身份绝不在他们之下,甚至犹有甚之,这是位面掌权者的对话,他们没有挽留的立场。 “您……要去哪?”想是如此想,一位老者委婉开口:“需要我们帮您准备一下吗?” “不用。”徐阳逸摇头道:“地球如今的现状并不是绝望,还差得远。没有产生尊圣,一是传承功法不够,二是灵气不足。这两点我都有办法解决。就算……我在离开前为母星做的最后一点贡献吧……” 说完,他的身形就消失房间。 他离开了,但是三位老者谁都没有坐下,沉默了许久,一位老者才凝重说道:“我觉得……我们多虑了。” “徐少真君仍然是那个徐少真君,如果他有二心,不会对我们说这些。更不会让我们循序渐进,这是为地球考虑过的做法。” “没错。”另一位老者手指轻轻敲着桌子说道:“另外,我想通了一些事。你们记不记得,几十年前麦哲伦号的绝密档案。还有巴别之塔消失的神秘事件,如今,我觉得可以撤掉了。” “除了他没有人做得到。算时间也差不多。”富态老者端起茶杯沉吟道:“最后,就是他走时的那句话。你们想过没有‘地球如今的现状并不是绝望,还差得远。’他老人家回到地球数十年没出手,恐怕正因为这个。” “想想上次万界大战,正因为我们内心的骄傲,才在真武界面前一直处于劣势。他……我估计是想让我们从拼搏中找到未来的路,这比言传深刻得多。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瘦高老者说道:“不止如此,而且他可能觉得,他的路并不是完全适合地球。你想,他的功法是七界带来的,思维方式和行事作风也是。如果我们一直照搬,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七界?只不过是东施效颦的附庸品。” “然也。”“应该是这样。”“道是无情胜有情,仔细想来,确实如此。” 作为位面重要国家的执掌者,他们想的更多,更远。 ………………………………………… 徐阳逸离开了这个华夏核心,休息了半天后,径直飞向一个地方。 十三陵。 地球的外部环境不用改变,有压力才有动力。但是……内部环境并非不能! 重归故地,无人能看到他的存在,他却能看到无数的游人聚集在此。熟悉的阁楼,熟悉的城墙,甚至当年伪诛仙阵斩下的一道剑痕都尚在,恍惚之中,居然生出一种时空错位感来。 于汹涌人群中擦肩而过。 他进入了光宗的陵墓,穿过皇座径直向下,这里……是他收复南明离火和炼灵圣炎的地点,也是赢勾陈尸的地方。 根本没有人发现王座下还有一条通道,顺着通道,内部越来越宽阔,很快,他就到了一个宽大的洞穴之中。 洞穴大约千米,而正下方,一个堆满金钱珠玉的黄金圆鼎,将下方完全堵死。 “聚宝盆……”他感慨的叹了口气,当年离开的时候,就是用这个东西完全封死了下方一切。 “前辈,晚辈回来了。”他微笑着拱了拱手,刚进来,就感觉到一道熟悉的神识,而这里只有一个人能做到。 哦,不。 是一个灵。 随着他话音落下,聚宝盆正中,赫然是一株金钱大树,此刻树冠摇动,一道单薄的身影从树下缓缓浮现。 纯钧器灵,尊贵之剑。 当年因徐阳逸没有贵气,而要看护光宗灵魂而守护在这里的器灵。 “真的想不到。”公子如玉,纯钧灵如其器,一言一行都带着一种隐晦的尊贵。他手中轻轻敲着折扇:“前几年鱼肠来过,我才知道你在七界和地狱杀了个七进七出。真的是……英雄年少。” 徐阳逸回来之后,就放鱼肠和米斯特汀自由旅行。只是没想到对方率先一步来到了这里。 “你是来带我走的么?” 徐阳逸摇了摇头:“不了。” “哦?”纯钧颇感意外:“你对轩辕剑不好奇?” “九剑合一,成就轩辕,这可是人道之剑,华夏数千年来第一圣剑。你就如此拿得起放得下?” 徐阳逸哈哈一笑:“我呢,本是有所为,有所不为。” “同样,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你不会走。”他肯定地说:“之前我还有期待,但是你说出鱼肠来过,就是委婉的拒绝。既然他来了,肯定告诉你我回来了,而你却并没有来。” 他目光看向聚宝盆:“光宗的灵魂还没有复苏么?” “哪有这么容易。”纯钧也不反驳,微笑着看着大树:“再等个一两百年吧……也快了。” 略微冷场的沉默。数秒后,纯钧转头问道:“那你来这里是?” “虽然前辈不愿走,但是聚宝盆却只有这里才有。”徐阳逸飞到摇钱树下方,看了看脚下坚实的泥土:“这就是我数百年前丢下的大地之源吧……现在……已经可以叫做息壤了。” “五行齐聚,孕育世界。如今地球灵气复苏,我来助它一臂之力。” 话音刚落,他长袖一挥,顿时,四个玉盒出现虚空,凌空打开。 刷!一个盒子之中,火焰四溢,无比精粹。那是一朵跳动的烈焰,如同万古以来第一朵火花,无比夺目。 另一个玉盒中,一节干枯的木头,枝头却开出一点白花,散发出浓于无比的生命力。 第三个,第四个,一滴重水,一块瑞金。看起来普通,蕴含的力量却根本难以忽视! “这是……”纯钧感受了一下,深吸一口气:“五行之源……加上原本在这里的大地之源……你……要重新衍化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