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0章:大道 - 最强妖孽

第1620章:大道

“你说。 ” 女子咬了咬牙,轻声道:“若前辈觉得麻烦……就算了……” “是这样……您回来的消息,只有晚辈一人知道,毕竟……如今晚辈侥幸坐镇修行法院,任何法院院长第一要务就是保证华夏中枢的安全……晚辈绝对没有告诉别人……” 如果其他修士知道他们心中高高在上的元婴老祖会对其他人如此态度,近乎恳求,恐怕会跌落一地眼球。 不过,如果知道这个人是徐少真君,恐怕这些眼球马上会捡起来,并且夸奖对方“没问题。就应该这样。毫无差错啊?” 最强的一代,这不是一个名词。 而是一个符号。 人类延续的符号,人类抗争史的符号,是全地球的符号。 “是这样……”女子轻咬嘴唇许久,徐阳逸没有半点不耐烦,只是微笑看着对方,或许这种态度给了对方勇气,她终于闭上眼睛,下定决心:“如果前辈可以……还请前辈……开坛讲道。” “不是为别人,而是为元婴!低阶修士也根本听不懂!”说出第一句,下面的就轻松了。她鼓起勇气,加快速度说道:“大人不知道,元婴之上的道路困扰了我们数百年!不得其门而入!” “虽然您对首长提过,但是其中关窍,如何冲击,这些您也知道对他们说没用。还请大人看在同为一脉的份上……对地球修行界施以援手。” 徐阳逸没有立刻回答,沉吟数秒:“现在华夏元婴有几人?” “七位!”当代剑主立刻回答:“现在整体元婴数目比您走的时候多了不少,全球大概有三十多位元婴,不过大多初期,中期十二人,后期五人。” “那……下周末吧。” 剑主有些愕然,对于修士,周末这两个词,是太久没有听到了。 “其他时间我要陪道侣。”徐阳逸笑了笑,正要化为流光消失空中。忽然眉头一抬,找了半天,从身上摸出一只手机来。 这是安琪儿给他配的,他将号码告诉了三位首脑。此刻正是对方打来的电话。 接通,本来轻松的神色很快化为了凝重,许久,才点了点头:“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话音刚落,身形已经消失虚空。 道侣…… 剑主站在原地,许久才长叹了口气。 “这年代……好男人都被挑走了……真的是……” 徐阳逸并未回家,而是直飞中南海,到的时候,之前见过的老者已经等在那里了。 “怎么样?”他刚出现立刻问道。 老者脸有些发红,干咳了一声道:“不算太好……我完全没有想到……一台超算根本不能负荷……刚刚解析……超算就自动关闭了人工智能。” 不得不说,政fu的效率超乎想象的高,只要他们真的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就在徐阳逸离开,他们马上准备解析这份神灵的密码。然而刚刚扫入超算,就发生了一件从未发生过的事。 这年代的超算,已经植入了人工智能,虽然非常低端,远远达不到科幻片中真正智商的水平。但好歹具备了自主判断危险的能力。 超算刚刚演算了三分之一行符?,立刻所有警示灯全部亮起,并且自主关闭主脑。所有在场的科学家都呆了。 他们从文本上什么都看不出来,但……一个文字就由如此庞大的解析量? 预料之内……徐阳逸没说什么,随着老者朝一栋戒备森严的房屋走去。古色古香,外表看起来非常普通。问道:“那有调集其他超算吗?” “已经调集之中。但是……”老者犹豫了一下:“您也知道,超算的用途非常广,许多军事,商业计算都要用到。并不是每个基地都有空。” “现在……只调集了二十台。”他不动声色看了看徐阳逸:“当然,如果将您回归的消息放出去,必定全部都会调集到。” 徐阳逸摇了摇头:“我不想引起全球轰动,二十台……也将就吧,先看看效果再说。” 进入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徐阳逸清晰感觉到无数禁制的波动,布置对于元婴来说已经妙到巅毫。而正中央,只有一部电梯。 电梯透明,垂直往下,徐阳逸肉眼可见,下方几乎完全被掏空,一层又一层,信号灯和数据灯不断闪烁,每时每刻都有荷枪实弹的士兵和修士目不转睛地盯着电梯。 也就是他毫无惧意,哪怕元婴来到这种地方,只要敢对电梯中人动手,四面八方如潮的战力会让元婴都难以脱身。 往下一百米,已经感觉到了起码上千个禁制。当电梯大门无声打开的时候,面前是一个巨大的空间,足足千米之大。而头顶上,赫然是阔别已久的天道主脑。 仍然是数百年前一模一样的巨大机械人脸,双眼中每时每刻流过不知道多少信息流。四面八方一面面凌空构架的光幕和键盘,数不清的白大褂身影穿梭其中。 “隐龙,华夏最高级别,也是技术最强的信息中心,科研基地。”老者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人在一群保镖保护之下,走到了角落一面光幕之旁:“请稍等,其他二十台超算光脑正在接驳之中。” 半小时以后,整个基地的信息流灯光忽然停止了。机械的嗡鸣也隐匿无声。头顶的天道主脑缓缓张开嘴,冰冷的机械音不带感情地响起。 “检测到华南基地燕归来号超级计算机。华东基地海啸号超级计算机。华西基地三国号超级计算机。东南基地翔凤号超级计算机……一共二十台超算请求接通。如果应允,请部门首长级别开启权限。” 老者深吸一口气,二十一台超算联手破解神明密码……这种举动,可谓旷古烁今!哪怕是他都有些心潮激荡。 将手摁在面前的凌空光幕上,一片数据之声后。天道主脑再次开口:“检测到最高权限,豁免五次再次验证。马上进行接驳,时间为半小时,倒数开始……” 徐阳逸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切,而就在接驳的同时,其他科学家也没有闲着,神灵密码缓缓进入天道主脑嘴中。刹那之间,它双眼中的数据流疯狂闪烁。从绿到黄,从黄到橙,从橙到红,下一秒,无尽的数据光点宛若游鱼一样密布虚空。 “这份资料非常奇怪,我们验证过笔迹,是人类手稿。但是……却根本无法复印。只能使用原稿。”老者开口道。 徐阳逸点了点头,神色也凝重起来。娲皇的大道,神明的思维就在眼前,和自己的道路对比,最直观的差距……他比任何人都想看到父母遗物到底记录了什么。 半小时很快过去,空间中所有凌空屏幕全部消失,每一位科学家严阵以待。下一秒,整整二十面光幕同时亮起,每一面都有二十米高,四十米宽,上面清一色的女性机械人脸,没有丝毫差别,围绕着天道主脑。形成科幻的圆柱。 “解析开始。”天道主脑顿了顿:“扫描……” 嗡嗡嗡……随着它的开口,所有光幕中的人脸同时睁眼,无穷数据飞逝眼内。十分钟,二十分钟,四十分钟……足足三个小时后。天道主脑终于再次开口:“依照第一个文字作为坐标。依照人类现有数据作为参考。自动设置保密等级。” “等级:最高等级绝密。非首脑级别人士不可观看。” “评价:超出人类想象,涉及宇宙至理的不可知文档。推测形成时间……至少百亿年前……” “滋……”在场所有科学家,就连早知道这是娲皇大道的老者都倒抽一口凉气。 科学家们清楚,从今天开始,他们的一切行动就在不属于自己了。不管愿不愿意,每时每刻,都会处于天道主脑和国家监控之下。 一旦出错,祸及九族。 老者更清楚,也就是说……传说中的神明……百亿年前就形成了? 而且他还知道,这是天道主脑推测的上限…… 真正的行成时间,根本不可考究! “宇宙中,曾经有过神战。”徐阳逸的声音忽然缓缓响起:“毁灭了无数位面,那是恒河沙年月之前的事情,百亿……对神明来说,并不算太长。就算娲皇,恐怕也活了千亿,甚至更久。” “神明……从宇宙初生就存在于世,他们的年龄根本不可考。” 老者深深抿着嘴唇,点了点头。 虽然震撼,心中更有一种期待,一股热血。 这是宇宙的奥秘……这是无数人奢求的宇宙真相!能参与其中的他,何等荣耀! 历史上……他非常肯定,会有他的名字!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他求的,不也就是这个么? 徐阳逸也目光灼灼,要来了……娲皇的真实……雅威的真相……等这一刻,他已经等了太久。 天道主脑的声音继续响起:“以第一个文字为锚点,推断时间……” 长久的沉默。 这一次,又是一个小时,却谁都没有离开。 “三十年。”天道的声音平静道:“三十年,解开第一句话。” 呵……此刻,全场所有人,哪怕早有心理准备的徐阳逸,也愣住了。 超算三十年才能解开一句话……这叠纸……起码有十万句! 至少三百万年,才能摸清娲皇一条大道! 何等磅礴? 何等伟岸!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