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5章:第一次星河交涉 - 最强妖孽

第1625章:第一次星河交涉

能记录在星图上,并且光点在米粒大小的,都是上界。 在它们周围,有无数针尖大小的光点,那是大千世界。可惜,徐阳逸看了临近数百万光年的几百个上界,立刻发现雷神并未欺骗他。 少……少得可怜。几百上界中,有太虚的上界仅仅三个,而且数目都极其稀少,独步更是见所未见。 大多数上界都停留在刚刚进入中三境的位置,阴尊阳圣就是顶峰,比如朗斯塔尔。 “你在上面等着,我会将下面的画面传到这里。”怕安琪儿无聊,徐阳逸笑着说道。 担心? 不存在的。 他已经走到太虚最顶峰,真正的出道即巅峰,区区一个只有尊圣的上界,躺着让人揍别人都揍不动他。 “嗯,小心点。”安琪儿压下眼中的好奇,握着他的手说道。 轻轻在对方额头上吻了吻,徐阳逸立刻驱动诺亚方舟,直冲朗斯塔尔晶壁系。 …………………………………………………… 兽人位面朗斯塔尔,周围六十万光年内唯一的主宰位面。每一天都有无数大小千世界的商队跨越空间枢纽来到这里。首都金鹰之花更是人潮如堵。聚集了周围无数光年所有种族的全部精华。 此刻,朗斯塔尔正是深夜,道道光华冲天而起,一队队狼头人穿着白金色的铠甲,脚踏和地球风格完全不同的法宝飞行半空,为这座不夜城围绕上一条彩色的缎带。 一只牛头人醉醺醺地走在街道中,一边骂骂咧咧:“该死……又不是我负责的项目,凭什么找我顶!” “这……这些领导……就,就没一个好东西!哇!” 话音未落,他就扶着路边墙壁大吐特吐起来。 然而就在躬身的时候,一片惊呼之声从身边传来,还有无数的兽人惊慌奔跑。他愣了愣,有些迷茫地抬起头来,身侧所有人都在朝着他身后尖叫着奔逃。“这是什么!?”“天像?外星生命体!?”“这,这不是真的吧,这到底什么东西!?” “啊!!!”一位兔女郎尖叫着从身边冲过,名贵的提包滑落在地都毫无知觉。还不等他看清楚,肩膀一痛,一位苍老的山羊老者拄着拐棍跑的飞快,居然将他撞了个身形不稳。 “妈的,不长眼睛啊!!!”火上浇油,牛头人抬头怒骂。然而,这根本无法阻止整条大街的人朝他身后飞奔。仿佛……他站在了海啸的风口浪尖一样。 没有一个人回应他的喝骂----这在脾气暴躁的兽人世界简直不可思议! 不太对…… 他的神经很快冷却下来。这些人……怎么好像他身后有什么史前巨兽那样? 不会……真的有吧…… 咔擦……咔擦……一滴冷汗从额头流下,他机械的转过头去。刚看了第一眼,就吓得魂飞天外,酒意全消。数秒后才“哞”的一声惨叫,拔腿就跑。 金鹰之花,最繁华的中心地带,此刻……一团赤红的星云,正从天而降。 大气层被无情地撕裂,晶壁系肉眼可见地破碎,方圆数万米内化为一片金霞溅射,一股……让人心胆俱裂的磅礴灵气轰然降临。这个从未有外星生命体光顾的位面,终于迎来了它的第一位访客。 “兹拉……”一辆蛇形的交通工具停在一栋别墅前,数位军官走下,对别墅前的苍老狐狸兽人鞠了一躬,凝重开口:“先生,请您马上移步雄鹰皇宫。” “你们不知道夜晚四点打搅人睡觉是很不礼貌的吗?”狐狸哼了一声,没什么好脸色:“最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不希望又是什么无聊的小事让他们杯弓蛇影!” 领头的独眼黑豹深吸一口气,咬牙道:“外星……高智慧生命体忽然降临。灵力……起码在十五亿以上!” “滋……”狐狸倒抽一口凉气,二话不说上车就走。 同一时间,另一栋别墅,一位黑牛半兽人学者也坐上了车,第一句话就是:“防御如何?对方多少人?” “一个人!”开车的豹人无比紧张,肉眼可见,光滑的金色皮毛上汗珠点点,车疯了一样开了出去:“一个人……十五亿灵!” “前所未有……这……恐怕是尊圣之上的超级修士!传说中的境界!” 还有一栋别墅,一只犀牛学者被数位保镖保护着坐在后座,看着天边赤红色的旋涡,咬牙道:“你是说……第七军已经升空了?第三,第四帝国防卫军正在赶来,你们确定……这样就能拦住这个怪物?” “就算在这里……我也能感觉他有多么可怕……”他牙齿都有些咯咯作响:“从未有过的……朗斯塔尔位面之灾……通知五位国师了么?” “通知了!国师已经齐聚星云旋涡左右,随时严阵以待。” 犀牛松了口气,随后苦笑:“十五亿以上……十五亿……使我们位面最大的探测数值……就算国师齐聚……又有什么用?” 刷刷刷!一辆辆交通工具横穿道路。空中,一只只类似蜻蜓的飞行工具带着一位位科学家冲向旋涡。不过半小时,旋涡周围已经密布无数飞行工具。一道道灵光将吐未吐,整个金鹰之花首都一片肃杀。 就在旋涡之下,五道尊圣的身影严阵以待,但是每一位,牙齿都在咯咯作响。 直面这个恐怖的存在,才知道对方有多么可怕。真的是神威如山,灵压如海。 如果不是顾忌位面的面子,兽人的荣耀,他们恐怕已经跪了下去! 心灵中一直在呐喊,跪拜吧,这是你们从未体验过的强大。但是,谁都在咬牙死撑。作为位面最高战力,他们决不能在一个外星生物面前先丢了面子! “随时保证灵气炮打开状态!”“百万通灵弹已经准备好……一旦他有对位面不利的动作,就算炸烂金鹰之花,也要拦下来!”“太可怕了……十五亿……这,这是什么位面的怪物?!”“星界兽?”“不……星界兽没有这么小……” 肉眼可见,漩涡中一个和他们差不多的人影若隐若现,这绝对是智慧生物! 就在他们心都提到嗓子眼的时候,忽然之间,光华一收,徐阳逸的身影出现半空。 来无影去无踪,根本无法想象,这之前还是一片星云旋涡,现在就像被神灵的手抹去了那样,一丝痕迹不存。 “举重若轻……”一位国师狠狠磨了磨牙,深吸一口气,一步上前,但是还不等他开口。在场所有人脑海中就响起一个声音:“兽人位面朗斯塔尔?” 语言不通,但是,这是直接作用于灵魂的对话,虽然听不懂语言,却能知道对方的意思。 顿时,所有人差点就按下了武器发射按钮! 太恐怖了……简直匪夷所思! 一言可为天下法……一人开口,万众皆闻。毫无征兆打破他们的灵识防御,这……真的让人生不起一丝抵抗的心态! “先辈是谁?”一位国师强压着颤抖的心脏,踏前一步沉声问道:“为何来到朗斯塔尔?您有什么事吗?” 这片天空死寂了下来。 所有兽人的目光陡死死盯着徐阳逸的嘴唇,一旦对方的回答是战,那么……整个兽人位面,都会倾全力一战! 哪怕再强,也绝不甘为奴隶! 徐阳逸仿佛感受到了周围紧张的气氛,不……说紧张都轻了,简直是剑拔弩张,只要一点火星,这个炸药桶就会完全炸开。 放眼看去,密密麻麻的奇形飞行工具将周围围得水泄不通。天穹地面密密麻麻的灵气光点交相辉映,仿佛将他陷于一片灵光炮火的银河。 不过……也仅此而已。 见识过雅威的他,真的是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 “不必紧张。”他微微笑道,也不想节外生枝:“本王和我的道侣正在进行星际历练,途径贵宝地。任何位面的灵玉都不足以支撑一场数万年的星际遨游,所以……” 一位国师若有所悟,沉声道:“先辈……是想在这里补给?” 徐阳逸笑着点了点头。 抹消位面很累的……如无必要,他也不想出手。 能用对话解决,动手干嘛呢? 粗俗! 就在同时一时间,他清晰听到四面八方一片松气之声,但是灵光的银河仍然没有熄灭半点。 五位国师对视了一眼,一位鹿人半兽人迟疑道:“敢问……先辈是什么境界?” 徐阳逸淡淡道:“太虚,或许你们没有听说过,但是抹消一个位面,本王自问还是不算太难。就是麻烦了一点。” 没必要动手,也需要必要的震慑。 顿时,一片倒抽凉气之声从四面八方响起。然而就在此刻,一道流光在数十道光华的包围中升上天空,一位独眼虎人虚空踏出,周围全都是元婴境界的保镖。而他,也不过元婴中期。 但是,他身上围绕着一种强大的气息,仿佛位面的气运都集中到了他身上。 白袍,金色的项圈,金色的权杖。显得神圣而威严。他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朗斯塔尔位面执政官,见过先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