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神秘的提醒 - 最强妖孽

第169章:神秘的提醒

谁都没想到,这两师兄弟的胜负分得如此之快!不到五分钟,两人就分出了胜负。而且,过程如此曲折! 徐阳逸先动手,接着方程猛然反击。三道神通将徐阳逸逼入死角,但是,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有灵气波动……”斩十二目光无比震惊:“这……是灵识攻击!” “斩红尘中非筑基大圆满不可学习的灵识攻击神技,他竟然也有?” “这,应该才是他的底牌之一……只是我万万没想到,修行界中根本看不到的灵识攻击,他竟然也会有?团长的气运……和他的实力一样逆天啊……” 他不是爱说话的,这些话,自己想到了,却绝不会说出来,只是静静闭上嘴,安静地做一位美男子。 他不说话,不代表其他人不说话。 现在,下面的修士面面相觑,已经喧哗了起来。 “刚才……到底怎么了?”“我还说能看到徐团长败北……结果竟然是这个结果?”“没人能打败这个怪物了?”“有,练气大圆满或者筑基。”“……你能要点脸么?” 没人知道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灵识攻击的绝技,在修行界几乎属于不传之秘!他们根本不会往这上面想! “师兄,还好?”徐阳逸走到已经变成人形的方程身边,把面朝地面的对方翻过来,有些犹豫地……拍了拍对方肩膀:“没事吧?” 过了好几秒,方程才长长舒了口气,回过神来:“可摔死我了……” 别人不知道,他却清楚得很! 气海和灵识的关系,非常密切,如果说,气海是电,灵识就是发电机。也就是说,这种“能源”是永恒存在的,灵识却是操纵它的方法。 就在刚才,他忽然感觉脑海中狠狠插进了一把刀,在他脑海里疯狂乱搅,那种感觉从未感受过!直接让他灵识瞬间短路!所有神通,都是通过灵识操纵气海的灵气,这一瞬间,全部崩溃! 他的人也失去了知觉,直接摔到了地上。 输了啊…… 他有些幽怨地看着师弟,这过分了啊……这是真正的天使下凡,头先着地,自己刚才狗吃屎一样的造型想想都知道不美观,还被这么多人看了下来…… “我输了。”他站起来拱了拱手:“真没想到……师弟有这种压箱底的神通……厉害。刚才如果是斗法,我已经死了。” 昏迷的几秒,杀他一百次都足够。 徐阳逸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恩,我很赞成,不过,你可以先找衣服穿上。” 方程这才发现,妖化之后,自己竟然赤身! 毫不知耻地一抹手上的储物戒指,一套和之前完全一样的t恤牛仔裤就换到了身上。 仅凭这一点,徐阳逸就肯定他是金丹老祖的弟子,脸皮的厚度颇有令师的风范。 “各位道友。”他朝着所有仍然在位的修士拱了拱手:“刑天军团团员已经找齐,感谢各位道友的支持。如果刑天军团日后仍然招团员,会提前通知。” 不少人的目光,都恨恨地从入选的团员身上划过。心思恶毒者,甚至在诅咒:早点去死吧……好让我们补位。 说完这句话,徐阳逸正打算离开。忽然,他猛然抬起头,疑惑地看了一眼方程。 正好,方程也狐疑地看向了他。 徐阳逸身上,当日古松真人,还给了他一样东西。 就是那个锦囊,拴住锦囊的红线,绑在自己手上,可以通过他相互联系。但是仅限于古松老祖和其他几位师兄弟。 同时,这根红线,也是一件价值不菲的法器。可以挡住半步筑基修士全力一击。而且还不会粉碎,温养一年之后,可再次使用。 “师兄?”徐阳逸探究地问道。 “我也感觉到了……”方程摸了摸自己的脑勺,皱眉道:“奇怪啊……我从没收到过任何联系……怎么有师兄忽然想起联系我们了?”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和方程走成一排带头,带着其他九位团员离开这里。嘴角带着笑容,压低声音问道:“是否有急事?” 方程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肯定有急事才联系啊……不过,师兄们的急事,我们根本帮不上忙啊……” 好吧,被鄙视了…… 带领各位走到羽林卫办公楼前,先临时安置了一下各位,徐阳逸歉意地拱了拱手:“各位,抱歉,徐某有点急事要处理。晚上,我再接待各位。” 众人当然不会反对,徐阳逸朝方程使了个眼色,两人快步来到徐阳逸的修炼室。刚走进去,方程就呆住了。 “高阶聚灵阵?!”方程愕然地看着满屋的符箓:“我才用的中阶!师弟你居然用高阶?” 你太奢侈!太浪费! 看他一脸指控的表情,徐阳逸听得也是无语。 这房间的高阶聚灵阵……是他拼死拼活和明神十八拼杀下来的,为此还上了妖修通缉榜。你小子平白无故安排了中阶还不知足? “先看看师兄他们说了什么吧。”徐阳逸揉了揉眉心,解下自己系在右手上的绳结,轻轻一抛,顿时,红绳结迎风见长,足足长大到了五米方圆的圆圈,这才停了下来。 而绳结之中,一片光幕霍然闪现。一位青年的面孔出现在光幕之中。 “大师兄?”方程一看,就立刻鞠躬道:“见过大师兄。” “见过大师兄。”徐阳逸跟着鞠了一躬。 “免礼。”玉阳子的表情,没有一丝轻松,反而带着一丝和初次见面根本不搭的严肃,沉声道:“师祖让本座通知两位小师弟……” 沉默了半晌,玉阳子长长叹了一口气:“二师弟,三师弟,七师弟,十师弟,十二,十三师弟,于两个时辰前,确定陨落。” “什么?!”方程呆了呆,立刻站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玉阳子:“大师兄,你骗我的对不对?这几位师兄,境界最低都是筑基后期!怎么会……” “师兄。”徐阳逸按着他的肩,把他按下来,凝重地说:“听大师兄说。” 玉阳子看了徐阳逸一眼,因为这个举动,他对徐阳逸的看法又好了一分。 耐得住性子,大局为重,这才是成大事者的气魄。 他并不是很喜欢方程,反而更喜欢喜怒不形于色的徐阳逸。不知为何,他就是很看好这位最小的师弟。 人与人,也讲究一个缘分。眼缘。 但是,这个问题,他不能回答。 他很清楚……古松老祖正在坐镇什么地方,更是对整个羽林卫都下了禁令,他的弟子,作为金丹老祖的弟子,必须身先士卒去看一看。然而,这一看,谁都没想到,再没有回来。 六枚本命玉简的破碎,让苍老的古松老祖长叹一声之后,至今没有出行宫,作为大弟子,他必须把这个消息告诉其他弟子。 沉默了许久,玉阳子淡然却又郑重地问:“本座代师祖问十七师弟一句话。” “当日,你曾说,何为修士。有责任,有担当。这句话,是否出自本心?” “必然。”徐阳逸坚定地说:“这句话,发乎于情,发乎于心。” “好。”玉阳子一刻不停,接着问:“那么,若有一处地方,师祖亲自坐镇。我等作为弟子,明知危险万分,你作何选择?” 徐阳逸拱手道:“必定会去为师解虑。” 这句话,算是半诚恳不诚恳。 他和古松真人的师徒羁绊,并没有那么深。是,他是说过有责任,有担当。但是,责任,是彼此的。如果古松真人真当他真传弟子一般对待,别人如何待他,他自然如何待人。不过现在送给他的只有一部功法,他并不会真正为对方效死。 他也知道,金丹老祖的徒弟,也有远近疏离,自己要继续让对方看重,才会有对方真正的青眼相加。 当日拍卖会,古松老祖说,对付他就是对付老祖本人。只不过是一个态度而已。真正事到临头,是否会为他出头,完全看对方心情。 活了几百年的金丹真人,世事通透,绝非什么善男信女。 “很好……”玉阳子深深点了点头:“那么……做好出任务的准备吧……” “金丹真人特指任务……”他顿了顿:“不过,也很大可能不会出。毕竟,十七师弟的履历还太浅。轮也不大会轮到刑天军团。” 光幕消失,方程兀自消沉,对于没见过面的几位师兄,徐阳逸说不上有感情,兔死狐悲的心情可能还有一些。反而,对方程,他还是有几分好感。 “师兄。”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你可曾听说过,师祖在坐镇什么……” 话音未落,他脑海中猛然一闪! 他想起来了! 当初,赵五爷对他说过,西北王,流光囚影,古松老祖,亲自坐镇丹霞宫! 丹霞宫,一月之前,百溪成图! 一月之后……古松老祖六大弟子陨落其中! 看来……这一个月,丹霞宫……恐怕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变化!让古松真人不得不派自己的弟子下去看一看! “丹霞宫么……”他握了握拳头,目光灼热地看向西北方。 这一趟……即便古松真人你不说,刑天军团,也必定会去看一看! 那里,很可能埋藏着活帝器的秘密。 那里,还可能有生死大敌的召唤。 最关键的是,那里,还有自己消失的三年! 三年中,在莲海,到底发生了什么?是时光如梭,还是隔绝世界自成天地? 一切的一切,都在丹霞宫之内……无论如何,我徐某,也绝不会不走这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