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交底(一) - 最强妖孽

第171章:交底(一)

沉默,过了许久,玉阳子才笑着安慰:“或许……对方只是翻翻身而已?师祖多虑了?” “翻身?”古松真人微微一笑,目光陡然锐利:“它已经来了!” 话音刚落,下方丹霞宫正中,所有地面,猛然隆起,仿佛有什么巨大的东西要从下面出现一般! 方圆数十公里的地面,忽然地,没有任何征兆地……轰隆,轰隆地轻轻抖动。极有节奏。震得地面上的碎石哗啦作响。而震动的范围,正好是百溪成图之后中间那个徐阳逸的盒子图案! 天空中,每一个符文,疯狂闪烁,全力对抗着下方的东西。古松真人霍然站起,衣袂飘飘,下一秒,已经出现在了宫殿之外。 “这已经不是尔等的时代……”他郑重地看着下面,柔声道:“您若出现,必定让世界大乱,修行文明,乃是我等努力数百年的结果。您不如继续沉睡?” 没有任何回答,半秒后,丹霞宫所有石缝中,透出漫天红光,组成一只数十米高大的诡异触手,猛然朝着空中抓去! 那……是昆虫的节肢虚影! “暗.影.裁!”古松真人眼中极其凝重,双手合十,随即,从他脚下,无边无际的影子,轰然爆发! 一把缭绕着无数黑影的长刀,足足十几米大小,随着古松真人一声“斩!”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巨手斩下! “刷!”天地间,一片红黑相间的光芒。但是,诡异地,并没有轰然爆炸,而是所有化为云烟,随风轻去。 下方的丹霞宫,却射出无数霞光,仿佛北极的极光一般,照耀了这片天际! “这是……”一位修士,愕然看着地涌霞光,里面,是一片极其诡异的大海!宁静,带着死亡的静默。 “道祖在上……”紫色符箓法阵之下,一位修士难以置信地看着天空:“天宫么……” 古松真人面沉如水,走过太多地方,看过太多东西。看到这一幕,他已经完全清楚了。 确实是秘境……竟然真的是秘境! 这到底什么妖怪!可以数千年不死!可以修成如此巨大的妖体!更可以自体受孕!还可以自行演化秘境! 这……是秘境出世之前的天地异象! 只要是秘境,在埋藏了数百年,上千年之后出世,必定会出现天地异象,也就是说…… 他目光一寒,此秘境出世……不会超过两个月! “不……”随后,他有些茫然地看着天空:“此妖如此可怕……天下谁人斩得?而……当初封禁他之时,那位斩妖者又是谁?” “是谁可封印此等凶妖?” “为何……本真人已经站立于世界顶峰,这个世界,却仍然有本真人看不透的地方……” “羽蛇神……丹霞宫……八大绝地……这些,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 片刻后,他情绪平复,看着玉阳子淡淡道:“本真人已经让所有a级军团待命……这下方……即便是龙潭虎,也必须去探一探。” 既然秘境即将出世……有一个共通的道理,谁都明白的…… 第一次,也是风险最大的一次,同时,也是收获最大的一次! 这一次……为什么要便宜别人? 之前,六位弟子,几大军团命丧丹霞宫,他并不想让羽林卫去。但是,现在,忽然知道是秘境出世。那么……说不得,必须羽林卫先上! 若有人对自己说,因为在丹霞宫附近,自己不敢去,那么他不介意直接送此人一程。 富贵险中求的道理都不懂,畏首畏尾,也配在他麾下? “师祖……”玉阳子犹豫了一下:“如果……其他真人插手呢?” 古松真人面沉似水:“那么……随时准备向整个修行界公布这件事。” “另外……”他停顿了一下:“通知刑天军团,近期不要接任务。” “是。”玉阳子拱手退下,不管刑天军团最后会不会被选中。但是,古松真人能在此刻想到刚收入门墙的师弟,足以证明这位师弟在师祖心中地位超凡。 否则,为什么其他都不提起,偏偏提起了徐阳逸? 丹霞宫发生的一切,没有任何人知道,包括不明就里做好全团准备的古松真人几大弟子。也包括徐阳逸。 但是,他既然已经清楚丹霞宫很可能发生巨变。自然会做好万全的准备。 晚上,接待完所有团员后。他第一件事,就是主动联络了赵五爷。 毕竟,丹霞宫在隆肃,赵家足以排上三甲。虽然隆肃并没有一流家族,更别提堪比几大势力的顶尖家族,但是在对方地头上,对方掌握的资料显然更多。 一栋五星级酒店中,赵五爷正辗转反侧,不断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心中,莫名地后悔,但是他很清楚,让赵子七上去,也很可能无济于事。 但试都没试过……仍然让他心有不甘。 就在这时,手机“滴滴”的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目光微闪,再看了一下时间,午夜十二点。 不动声色地走出房间,看了一眼赵子七的门,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酒店。 约见的地方是一个私人会所,通宵营业。侍者将他带进去一间私人包间之后,他看到对面的人,长长舒了口气。 “道友,别来无恙。”带上千幻的徐阳逸,赵五爷当然不认识,拱手笑道:“这段时间一直没有联系老夫,老夫还以为道友怕了。” 徐阳逸幽幽点燃一根烟,弹过去一根,笑道:“低劣的激将法。” “谢谢,不过老夫还是喜欢烟丝。”赵五爷谨慎地掏出一枚古旧的烟斗,手指轻轻一弹,一股淡香的樱桃味弥漫开来:“并非激将法。道友,隆肃廊柱丹霞宫,千古绝地,道子长生子,老秃驴,进去的人有多少?说实话,道友如果变更选择,一点都不奇怪。” “我很好奇……”徐阳逸对他的再次激将闻所未闻,眯着眼睛看着对方:“隆肃赵家,并非一流家族,也有胆子去探绝地外围?” 这是要交底了。 大家都很清楚,既然选择再次见面,必定会交底。虽说两人留了联系方式,却谁都没联系。事关丹霞宫,没有谁会主动透露自己的信息。 没有任何人知道,这家叫做帝豪的私人会所中,负责监控的人,已经完全呆了。 手指轻轻一弹,冒出火来……赵五爷刚才习惯性的举动,让屏幕前负责值班的监控员完全愣住了。 “这,这是……”一位脸上带着一道刀疤的男子,猛然激灵了一下,立刻抓住旁边的年轻人,哑声道:“陈皮,我他妈刚才是不是看错了?!” “没,没有,三哥。”陈皮也看的眼睛发直,忽然想起了什么,见了鬼一样转头高喊道:“太子爷!太子爷说过!他说……” “老子晓得!”陈皮眼睛雪亮,一把拉开座椅,不敢相信地再看了一眼屏幕,立刻掏出了手机:“太子爷说过,见到仙师,立刻通知他!我这就报告太子爷!” 明水省,一间豪华的别墅中,一位大约二十七八的男子,正衣冠楚楚地坐在沙发上。 刀刻斧凿一般坚硬的轮廓,淡然却带着一丝狠戾的眼神,短碎发,俊朗的面容。但是,他下方,裤子面前,却跪着一位满头青丝的少女。 少女嘴里,含着一根粗大的东西,正用尽全力取悦着对方,精巧的小舌不时在顶端舔过。 男子脸色不动,仿佛没有感官那样,许久,才捏着少女的下巴抬了起来:“你的技术越来越烂了。” “太子爷!”少女闻言全身都抖了抖,立刻磕头道:“是,是我的错!请,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太子爷冷笑了一声,将皮鞋伸到对方面前,伸手拈起桌上的一杯红酒:“舔干净。” 少女愣了愣,但是下一秒,立刻仿佛受到了无上的恩宠一般,伸出了自己灵巧的小舌。 就在她的舌头即将触碰到皮鞋的时候,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太子爷懒懒地伸手接起:“喂?” 不到两秒,他的脸色慎重了起来:“三把刀,你知道看错的后果。” “这件事是我的大事。刑堂的弟兄不会手软。” 数秒后,他站了起来,朝着少女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滚吧,今天你运气不错。” “是!是!谢太子爷恩宠!”少女立刻磕头,迅速离开。 房间中,徐阳逸和赵五爷根本不知道这一切,即便知道了,也完全不会在乎。 凡人而已……虽然修士也是从凡人出来。但是……末法时代,能引气入体的人已经少之又少,更不要说踏入修行! 一旦练气,天人之别。 “赵家自然有些底牌。”赵五爷深吸了一口气,慎重地拿出一方巴掌大的盒子,轻轻地打开,刹那间,一股令人心颤的灵压,瞬间弥漫现场! 里面,一只手掌大的奇异小兽,正呼呼大睡。 这只小兽,仿佛一只小小的猴子,但是却有六只耳朵,三只眼睛。浑身火红的毛发。而七窍中,随着它每一次呼吸,道道金光从中漫出。 “实不相瞒,赵家已经探索到了外围七百米处。全依赖这只地听。”赵五爷凝重地合上盒子:“老夫敢保证,全国,除了我们赵家,无人能在练气期探测得如此深入。” “哦?”徐阳逸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 “赵家,每二十年,必定有一批敢死队,进入丹霞宫外围,沿着前人所走的路,继续向前拓展。已经坚持了数百年。呵呵……”赵五爷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道友,老夫奉劝你一句,进丹霞宫下方,团队不带精于此道的土夫子,即便外围,也是九死一生。” “那下面……是一个完全难以想象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