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外八门(一) - 最强妖孽

第173章:外八门(一)

“赵某还有一件小事询问。±,”房间中,赵五爷尽量让自己不尴尬:“道友可是明水省修士?” 徐阳逸扫了他一眼,淡然道:“不错。” “那么……在明水省人脉也不错?” “尚可。” 赵五爷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堆出一个笑脸:“不知……道友可认识刑天军团的徐团长?” 徐阳逸愣了。 这种感觉……有些古怪。 “你找他有事?”他不动声色地问道。 赵五爷咬了咬牙:“实不相瞒,赵家一位子孙,乃是天生通幽瞳。此次下绝地,赵家也会带上他。他资质非凡,放在赵家着实屈才,想……给徐团长看看……” 徐阳逸嘴角轻轻一翘:“你为何不亲自去找他?” 赵五爷脸色微红:“徐团长贵人事忙,我和他……确实不熟……” 他没脸说今天自己去了,却没敢上去。 徐阳逸若有深意地看着他,许久才微微一笑:“其实,你和他还是有些缘分。” 不等赵五爷反应,他笑着走近了对方:“赵道友,某家给你变个戏法如何?” 和赵家一旦合作,自己就是徐阳逸,这个身份必定暴露。不若提前让他们知道,也好给他们敲个警钟。别让他们以为自己是独行侠,起一些不该起的念头。 修行界……可是从不问秘境之中生死的问题的。 “啊?”赵五爷有些莫名其妙,徐阳逸这两句话的逻辑在哪里? 但是,他莫名其妙的感觉不到三秒,第四秒,他愕然看到……眼前的男子,开始变年轻,身高也开始拔高,脸型体型也开始改变! 一秒后,他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感觉腿都有些发软! “赵道友。”恢复了本来面貌的徐阳逸微微一笑,拱了拱手:“我说过,我们缘分不浅。” “扑通!”赵五爷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眼睛瞪得如同铜铃,嘴巴能塞下一个鸡蛋,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切! 他恨不得走上去,用力捏一捏徐阳逸的脸,看看这是不是还是千幻! 自己……当初交手的……是今天那个怪物? 自己……当初还想拿下对方?灭口夺宝? 这一次,赵家是和刑天军团合作? 自己……求人求到了别人面前? 心中,心情瞬间无比复杂,兴奋,来自于这一次赵家合作的对象如此强大!攻破那道无边蜂巢之墙,朝着绝地真正大门再进一步指日可待! 一旦……赵家偷偷挖通了绝地下方,哪怕从丹霞宫漏出来一点点……也足以让赵家成为一流家族! 尴尬,来自于要求的人就在自己面前,自己今天明明去了,却根本不敢上台。 警惕,来自于刑天军团的阵容……亲自看过刑天军团的招募仪式,不说其他变态,光徐阳逸师兄弟,两位金丹弟子,就绝非赵家可以招惹的! 这一次,下地之后的主导权,从徐阳逸露出真容的那一刻,就已经无声决定。 “怎么?”徐阳逸干脆坐了下来,饶有兴趣地欣赏着赵五爷变脸:“赵道友不是要找我吗?” 赵五爷脸上的表情,从震惊,到犹豫,到堆起满脸诚挚的笑容,五彩斑斓,不超过一秒。下一秒,立刻大笑着拱手:“原来是徐道友当面,久仰!真的是久仰!” 笑声有点僵,徐阳逸微笑暗付,若是金丹真人,此刻恐怕会笑的如同春阳化雪,猛飚演技。 果然活得久才是优势啊……脸皮厚度,不经历世事磨练,是学不来的…… 而此刻,监视器前的三个人,比赵五爷更呆滞! 他们,只是凡人,怎么见过这种真正的大变活人! “这……就是仙师?”太子爷目光如火,炙热地看着屏幕。即便他在东三省地下世界已经一言九鼎,对于这种科幻的,超越常理的力量,仍然感觉心头火热,同时冷汗淋漓! “仙师……就是仙师!这是真正的仙师!”一位老者激动得胡须乱颤:“林少,这绝非以前那些招摇撞骗的所谓仙师!而是真正的仙人!” 太子爷不语,那些招摇撞骗的,早就被自己送进了荒郊野外。 房间中,徐阳逸笑了笑,点了点头:“赵子七么……” 赵五爷目光更加火热,眼巴巴地看着他! 刑天军团的机遇,近在眼前! 故意吊了赵五爷数秒胃口,直到对方脸上干笑都快坚持不住了。徐阳逸才恶劣地微微一笑:“如果这次丹霞宫表现不错,就让他来吧。” “谢道友!!”赵五爷心中长长舒了一口气,第一次,衷心地,一躬到底。 “那么,三月之后见了。”徐阳逸笑道:“希望,赵家别让我失望。” “必不负道友厚望!” 徐阳逸笑着推开门,笑容却冷了下来。 门口,站着五六个黑色西服的高大男子,脸色冷峻,看到他们出来,深深一躬:“两位仙师,太子爷让我们在这里恭候。” “你监视我们?”赵五爷迅速从狂喜中冷静下来,眼神一闪,杀意忽现。 “这也是太子爷的命令。”一位高大男子弓了弓身:“还请两位仙师安坐,太子爷以及两位叔祖马上就到。” 徐阳逸和赵五爷,都不是凡尘中人,当然不会明白江湖上的道道。同样,他们更不会关心。 “哦?”徐阳逸也笑了,笑容非常危险:“如果我说不?” 几位高大男子没说话,只是身形迅速移动,挡住了门口的路。 同时,旁边一个房间的门打开,一位肥胖的中年男子满意地走了出来,看了一眼,立刻理智地飞快缩了回去,关上了门。 “胡局长。”刚满头大汗地关上门,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两只粉嫩的玉手绕上了他的脖子:“怎么了?舍不得人家?” “别乱说!”胡局长倒抽一口凉气:“有不长眼的惹到青龙会了,外面乱着呢!” “哦?”女子愣了愣,兴奋地说:“谁啊?东三省的地方还敢惹青龙会?外面来的吧?我看看去!” “你不要命了!”胡局长吓得一把拉住她,狠狠道:“你不要命!老子还要!” 他满屋子乱走,这可是青龙会啊……东三省的地下龙头,自己都得卖他们面子……若是外面真的闹大了,公安局介入,却发现自己在这里……这,这怎么办! 心跳如鼓,他喉咙发干地趴在门上,通过猫眼朝外看去。 外面,徐阳逸已经冷笑一声。而赵五爷,则斜斜看着众人,手指已经微微弯曲起来。 “你动手还是我动手。”赵五爷看死人一样看着面前显然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五名男子,眼中没有一丝慎重,声音无比冷酷。 “如果没必要,徐某不喜欢见血。”徐阳逸只扫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淡淡道:“别下手太重,损了阴德就不好了。” “呵呵……我等修士,还在乎阴德?”赵五爷目光一凛,面前的五名男子,“刷”地一声齐齐摆出了防御的姿势,自发性地将手伸进了西装。满头冷汗。却不约而同地惊恐对视了一眼。 邪门儿…… 这两人……太他妈邪门儿了! 看他们的眼光,那种轻描淡写,很难形容的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天上的神祗看着凡间的凡人一样。 这种气质,在面前的两人身上出现,太不应该了! 尤其…… 领头的一位光头男子,额头上冷汗迅速泌出。 他钱七,跟着太子爷打江山十几年,从小胡同里一刀一刀砍出来。外面谁见了自己不得叫一声七爷?多少老江湖是他亲自剁下去的?自己何曾怵过一丝? 但是现在……他感觉到,一种很久没有感觉过的,叫做害怕的心情,悄无声息地蔓延了他整颗心脏。 直觉在叫嚣:不要,千万不要动手,快离开!否则你会死! 但是,脚……却莫名地……竟然有点发颤? 他钱七爷在发颤? “老夫送你们一程,做个糊涂鬼也好,来世记得投个好胎。”赵五爷缓缓抬起了手,干笑道:“别用枪,安安静静去死……那东西对老夫两人毫无用处……除非……你现在弄得出小型弹头。” “两位仙师手下留情!”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一个青年的声音传了过来,随着急促的脚步,一位器宇轩昂的青年,和两位老者,正飞快地朝着这里奔来。 “太子爷?”一位男子,愕然看着跑过来的人,这是怎么了?太子爷的命令是一定要留住两位“仙师,”而且还不得无礼。 但是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这两人很重要。太子爷一定要留下,只要留下了,不出格,太子爷肯定不会说什么。 他们不知道,数秒之间,他们已经在生死线上走了一回。 “太子爷?!”房间中,胡局长吓了一跳,差点叫了出来。 身后的女子眼睛一亮,立刻凑了过来,娇声道:“胡哥,太子爷来了么人家看一看好么?” 胡局长恍若未闻,只是冷汗更多! 这两人到底什么来头! 竟然能让太子爷亲自出马! “仙师,下人不懂规矩。”太子爷目光闪亮,走上前,深深一鞠躬,近乎九十度:“青龙会会长,林朝峰,问两位仙师安好!” 他鞠躬,拱手,手势却非常奇怪,抱拳之后,左手拇指食指伸开,成为一个八字。尤其,虎口上一枚红色血滴纹身,清晰可见。 ¥¥¥¥¥¥¥¥¥¥ 好消息好消息……下周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