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外八门(二) - 最强妖孽

第174章:外八门(二)

现场,一片死寂。, 门后,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呆了。 “这是太子爷?!林朝峰?!”胡局倒抽了一口凉气:“他居然向人鞠躬?!还是九十度鞠躬?还主动道歉?赔礼?这是我认识的太子爷?!那个东三省的地下皇帝?!” 他惊呆了,身边的保镖也愣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 钱七愕然看着徐阳逸和赵五爷,脸色已经完全变了。 出道至今,无论以前现在,太子爷林朝峰,从未对任何一个人行此大礼! 这,是第一次! 而且……身后两位林家叔祖也是!同样的姿势! “他们到底什么人!”钱七呆呆地看着负手而立的两人:“两位叔祖,武功可是东三省前十的大宗师!通背拳,形意拳的北方掌舵!竟然,竟然也朝着这两人鞠躬?” 他们的惊讶,徐阳逸和赵五爷完全没有任何感受。 赵五爷冷哼了一声,青龙会?算老几? 或许……在东三省他们很有地位吧……这又如何? 杀了便杀了,这种黑社会性质的势力,政府根本不会管,在修行界更引不起半点风浪。 徐阳逸看到他眼中的杀意,以及手指头掐诀的动作,摇了摇头,灵压微微一放:“适可而止。” 赵五爷深吸了一口气,点头:“徐道友既然开口了,自无不可。” 太子爷低垂下的骄傲头颅,目光闪了闪。 作为东三省黑道皇子,他何其人精。这一句话,就听出了主从。 令他惊讶的……居然这个帅气的年轻人是主! “去吧,别碍眼了。”赵五爷摆了摆手,目光,却忽然落到了面前三人的手势和虎口纹身上。神色一动,朝着徐阳逸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慢……先起来吧。” 太子爷林朝峰和两位老者,这才直立了身子。 “外八门。”赵五爷以一种微不可闻的声音对着徐阳逸传音道:“一群牛鬼蛇神……传承数千年,没想到还有后人在世。” “若仙师不嫌弃,还请楼上一叙?”一位老者,以一种近乎虔诚的声音问道。 赵五爷没说话,却不由自主地看了徐阳逸一眼。 “不必了。”徐阳逸淡淡地笑了笑,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手上的血滴印记:“外八门?徐某好像听过。” “不敢。”太子爷再次拱手:“祖上记录,和仙师有过一段仙缘。我一直以为是谬论,没想到居然能亲眼看到。荣幸之至!” “如果你有事,就在这里吧。”徐阳逸走进了屋子:“有话就说。不过我可以提醒各位。” 他平静地笑了笑,整个屋的人,都感觉皮肤如同针刺:“凡人和我等并无太多交集,我们时间很宝贵。看在你们祖上的份上,给你们这次机会。” 凡人! 每一个人,脸上没有一丝不满。反而带着喜悦! 这是对方亲口承认自己的身份! 进屋,徐阳逸和赵五爷理所当然地坐在了座位上,林朝峰和两位老者,却没有坐。 “坐吧。”徐阳逸用眼光扫了一眼沙发,却没有人坐。 林朝峰还算得上镇定自若,其他两位老者,却已经局促地如同泥塑木雕。他学着刚才看的,拱了拱手道:“外八门,东三省索命门传承,当代代掌门林朝峰,拜见两位上仙。” 如果有人在这里,听到林朝峰这句话,看到他的态度,肯定会吓掉一地牙齿! 赵五爷可有可无地嗯了一声,看到徐阳逸投过来一抹询问的眼色,笑道:“这个世界,分为表里,又称明暗。三百六十行之外,有三教九流。这些都是大家熟知的明。而暗……” 他看了一眼恭恭敬敬的林朝峰几人,接着说道:“还有外八门。” “他们,就是凡人世界中暗地里的统治者。” “千门,蛊门,盗门,机关门,红手绢,神调门,索命门,兰花门。合称外八门。在古代,他们都是从事一些见不得光的行当。赌术虽然光明正大,千术却见不得光。盗门自不必提。蛊门人人自危。机关门旁门左道,神调门古称跳大神。兰花门则是妓/女暗娼。红手绢则是江湖卖艺。唯一还算可以的,大约也就索命门了。” “可惜,这八大外门,以前可是真正出过筑基修士的。奈何,门中太过良莠不齐。比如索命门,本可归为杀道里面。他们的师祖要离,专诸。赫赫有名的大刺客,但长期的历史演变中,索命门开始实行‘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八字真言。就算传承到了现在,听说加入国际佣兵组织的也比比皆是。所以,修士所不容也。” 他轻描淡写地说道,在场的三位凡人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从他们了解到对方身份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地位。 徐阳逸点了点头,难怪,对方会认出他们的身份。有传承和没传承,即便沦落到凡人,也还保留着几分眼力。 “何事?”他没有太多兴趣了解多方家世了,既然是凡人,交集怎么也不会多。 至于想借着这个进入修行,那纯粹想多了。 他不是什么大善人,自己的仇都还没报。哪有功夫去教徒弟? 林朝峰很敏锐地听出了对方话语里的不耐烦,心中一横,抱拳道:“先祖……曾经留下了一份东西。让我交给第一位看到的仙师,并且说……这位仙师会答应我一个要求。” “嗤……”赵五爷毫不掩饰地冷笑了出来。凡人的东西哪里会被修士看上眼? 林朝峰心中同样忐忑。 若不是父亲临死之前,再三叮嘱必须这么做,并且告知,这是林家崛起的大机缘!他根本不会如此低三下四! 但是……那样东西……真的太廉价! 廉价到一看就是地摊货! 他不知道修士是什么,电视上电影上却多的是,飞檐走壁?不,别人是移山填海! 这样的人能看得上他手里的东西? 但,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还请……两位仙师过目!”他咬了咬牙,伸进自己的白衬衣中,随着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一根带着体温的银色链子,就出现在了他手上。 而链坠,则是一片小巧的金属制品。 徐阳逸轻轻一招,项链便飞了过去。这一个小动作,看的三个凡人,心中无比火烫! 这,就是仙师! 他们无比期望,祖上留下来的东西,能让这两位仙师动心! 项链入手,徐阳逸轻轻一弹,链坠随着“咔哒”一声轻轻打开。里面,是一片白色的东西。 伸出手轻轻捏了捏,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这是一张大约巴掌大的白色毛皮。不过折叠了起来而已。并没有任何灵气,应该是切割下来的…… 等等…… 他眼中,霍然一闪,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旁边的赵五爷一看他的神态,同样愕然看着链坠。他不相信凡人真的有让修士动心的东西! 而林朝峰,呼吸瞬间急促!两位老人,甚至已经只有出气没有入气! 徐阳逸用最快的速度,将那张毛皮舒展开,怔怔地看着摊开的皮毛。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梦里寻她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种割裂的弧度…… 这种质感…… 这,正是现在他手中,当初明神十八找碧波鉴定的那张毛皮,最后的一块!!! 也是让他确定,丹霞宫下方便是莲海的那张神秘毛皮古卷! 他轻轻一抹,储物戒中飞出另一张毛皮,两者……严丝合缝地结合在了一起! “竟然……是它!”徐阳逸眼中目光爆闪!现在,丹霞宫之行的最后一块拼图,也完全齐全了! 这一张,就是缺失的那一张----入口! 丹霞宫的真正入口! 而这一张上面,只有一句话,却彻底让他如梦初醒! “景落死门,死而返生!” 他猛然回过头,看着赵五爷:“景门宫落死门,何解?” “必死无疑。”赵五爷慎重地回答:“道友为何有此一问?此乃赵家的专业领域吧?” 徐阳逸看了他很久,忽然笑了:“给我一份蜂巢壁的投影。尽快。” “可以!” 如果……他猜测的没错,那个蜂巢壁……应该是那种景象…… 所有的线索,在这里终于汇聚成一块拼图。 若不是他去过莲海,他做梦都不会想到,明神十八的古老毛皮卷,绘制的是丹霞宫之下! 如果不是他杀掉了明神十八,如果不是他看过羊皮卷,怎么会发现这是丹霞宫宫门的景象! 恐怕……赵五爷都不知道……蜂巢之后……并非丹霞宫真正大门……而是……他们的敢死队,已经挖到了丹霞宫的正门之前! 那面看似千疮百孔的蜂巢之壁,便是丹霞宫真正的大门! 幸好他们没进去……进去之后,踏入丹霞宫真正领域,生死两隔! 而,这道大门道路成百上千!只有一条活路! 景落死门!必死之路!否极泰来,反为生路!乃是凶威赫赫的丹霞宫,八大绝地之一进入正门的真正道路! “我来了……我来了!”他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气,睁开眼时,已经满眼火热。 意外的收获……本只打算探寻丹霞宫外围,但是,有了赵家,有了这张地图,他却可以直达丹霞宫正门之前! 迅速平复下来心情,他看向林朝峰,很久之后,终于点了点头:“很好。” “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但是,我有一个问题。” “这个要求,徐某不便屠杀凡人。所以,你可以考虑清楚再说话。你,只有这一次机会。” “谢仙师!”林朝峰压抑住心中的狂喜,立刻拱手道。 “好。”徐阳逸正色道:“你告诉我……你的先祖是谁!” 是谁,可以预测毛皮卷在他手上! 又是谁……知道这毛皮卷可以结合成丹霞宫的真正地图!</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