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剑指丹霞宫 - 最强妖孽

第176章:剑指丹霞宫

现场,无一人退缩! 徐阳逸微微一笑,看着其他人:“你们?” “当然一切以团长马首是瞻。”泉凝月头上扎着两个小辫子:“修士修行,便是与天争命,有什么好怕。” 斩十二回答得更加简洁:“我习惯危险。” 徐阳逸的目光,最后落到了打着哈欠的方程身上。 “看我干嘛?”方程揉着眼睛:“你去哪我自然去哪。师祖都把我丢给你了,你还甩得掉?” “很好。”徐阳逸收回目光,打了个响指,一副一米见方的光幕便出现在他头顶。他目光灼热地扫了一眼光幕上一闪一闪的红点:“这一次,我们的目标,就是这里。” 光幕中,一片赤红色的地面,上面,无数白色,蓝色,黑色的纹理诡异地相交,形成一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绚烂图画。 但是,当这幅画出现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还笑的出来! 即便是方程,朦胧的眼睛也忽然闪亮,凝重地看着这一片地表。 没有人不认识…… 华夏修行界,它的名头太响了……八大绝地之一,隆肃廊柱丹霞宫,这个丹霞,并非名字……而是一种大自然数万年,数百万年形成的地理! 它多姿多彩,它千奇百怪,但是,在隆肃省红柳沟这篇地方,它只有一个代称。 死神! 绝地! 78年,长生子连同道教三大祖庭之一清城山的前山护山大阵都折损在里面,83年报国方丈陨落于此……无数的修士用命填出了这个血泪的教训----这里,是死神的居所。地府的入口! “莫非……”姚心潭目光带着一抹震撼,同时,潜藏着一股深深的兴奋,看了徐阳逸一眼:“这次……我们是去……” “难道是丹霞宫附近?”秦雪銮,感觉她的心都在狂跳。然而,这一刻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她全身的“小朋友”都安静了下去。 “刷!”画面再变,一片土黄色大山,下方,是无数山丘,而山体中央,竟然隆起了一道道仿佛廊柱一般的柱体!无论远看近看,都仿佛是一座恢弘的宫殿镶嵌进了整座大山之中!只留下外面一圈廊柱! 它周围,寸草不生,一只动物也无。 仿佛能听到,风,从那些廊柱的空隙中吹进去,泛起呜呜的声音,如同地狱的恶鬼哭泣。又仿佛能看到,那些廊柱之间,隐藏着的一条条深不见底的裂缝,好似九幽的巨口! 高无过,杨雪晴,墨夜雨,君蛮,泉凝月,秦雪銮,姚心潭,斩十二,方程。十个人,死死盯着那一片大自然亿万年才形成的诡异而雄奇的地貌,谁都清楚,这,便是大名鼎鼎,凶威赫赫的廊柱丹霞宫。 它的入口,不在廊柱之间,而是……在这座山周围,数以百计的孔洞! “廊柱丹霞宫……”君蛮倒抽了一口凉气,他头上的蝎子,此刻发出丝丝的尖叫,一条蓝汪汪的尾巴不停乱抖。猛地,君蛮一拍桌子:“团长好大的胆子!但是,这种大胆,君某喜欢!” “丹霞宫……”泉凝月深呼吸了好几次,即便是她,都没想到第一次竟然会选择这里! 选择这里作为刑天军团扬名立万的地方! “现在,你们还有最后的机会。”徐阳逸双手撑在桌子上,看着所有人,虎视眈眈:“我再给各位一次退出的机会。” 没人开口。 “如果现在不退出,就再不会有退出的机会。” 仍然没人开口。 开始的震撼,到之后数十秒人人的思付,到最后…… 秦雪銮衣服里爬出一只色彩斑斓的蜈蚣,顺着她嫩白的手指一路向上,最后攀上之间。非但没有异味,反而带着一抹清香。她淡淡道:“此物,名为碧眼天蜈。” 数人的目光投了过来,秦雪銮有些痴迷地看着蜈蚣:“我从五岁开始开始养它……用心血和灵气喂养。开始,我不知道它有什么用。直到前几年,它的眼睛从红到金,从金到白,再从白到碧。师尊才告诉我。此虫可救三人性命。可杀三位练气大圆满。” 她目光看向徐阳逸,本来柔弱的女子,却无比坚定:“团长,你说……我去不去得?” 交底了! 这,是秦雪銮的杀手锏!压箱底的底牌! 每个人,目光都有些波动。 在军团里,要的是彼此的信任,但是,武斗会上,谁都留着自己最强的杀手锏。如果是去闯别的地方,或许,她还不会用出这招。但是……要去的地方是丹霞宫!那么,所有人的底牌,必须每一个人都清楚! 秦雪銮,第一个,毫不犹豫地交出了自己的底牌! 可杀三人,可救三人,医毒一身。 沉寂,不知道过了多久。墨夜雨幽幽开口:“我有一具本命傀儡,名曰青雀。” “它攻击力并不高,但是防御力异常惊人。同时,它可以内藏二十人。速度堪比极品法器。而它装上的神通……”墨夜雨咬咬牙:“自爆。” “自爆威力……相当于半步筑基修士自爆。但是,此招一旦用出,我也会陷入昏迷。” 第二个人交底了! 这些,都是他们真正的杀手锏!这批天才最后的压箱底!底牌中的底牌! 平时,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有人亮出来!一旦亮出来,就真正是分生死的时候! 这一刻,在丹霞宫的面前,无一人隐瞒。 “君某有一式神通……可将君某的体质借于一人……”君蛮眼光看了看全场:“任何一人。” “可保他半个小时性命。无论何种伤势!代价,是君某承受他的伤势。” 相信,这两个淡淡的,却极难做到的字,从秦雪銮开始,悄然弥漫在整个房间。 沉默,要让修士亮出自己最后的底牌,太难太难,这些不仅仅是他们保命杀敌的最后手段,而且……还很可能是他们家学的真正绝学! 数分钟后,又有一人开口。 “我有一刀,名曰开天。”姚心潭沉声道:“以身为刀,代价是修为下降一半,昏迷三年。可斩……半步筑基之下任何修士!只要他修为在练气期之内,即便是压制了修为的筑基前辈也一样。” 又是沉默,这一次,时间很短。三十秒。 泉凝月安静地,将雪白的左手放在桌子上。忽然间,她的左手全部裂开,里面竟然全都是一件件流光溢彩的极品法器! “我不算完全的人。”她淡然说道:“天生九阴绝脉。活不过二十年。师尊高木崖宗师为了救我,除了我的心脏,大脑,其他地方全都是极品法器构成。” 她自嘲地看了看放在身后的两米巨锤:“这,只不过是小女子的障眼法罢了。” 说完,她眼睛看向所有人:“知道我这个秘密的,到现在为止,只有死人。小女子虽然不才,这柄荒锤之下却饱饮鲜血。” 意思不言而喻。 她连自己最大的秘密都说了出来,她并非完全的人,甚至可以算得上半个机关人!其它……还有谁的底牌不愿说? 还有谁的绝技比她的更难堪? 三秒,时间越来越短,斩红尘沙哑的声音开口了:“斩红尘秘法----断生死。瞬间斩断任何练气期内修士的灵识与气海,五分钟内不能恢复。同时……我本人,将进入完全的透明状态。” “九霄神雷正法,第一式,天涯遥。威力是昨日我和团长斗法时的两倍以上。但是,这招用过,小女子甚至移动都不能移动。”杨雪晴沉声道。 徐阳逸郑重地看着每一位修士,亮出他们的绝招,许多根本闻所未闻。一则,感慨修行界世界之广大,另一边,则无比欣喜! 这群人,任何一个,拿出去都有横扫大部分同阶修士的实力!豁出性命去,甚至能跃阶反杀对手! 如今,却毫无保留地,说出了自己最后的保障! 这个交底,是让所有人都明白,什么环境下可以信任什么人,什么人可以放在什么环境。没有人提过丹霞宫的一个字,却用最坚定的态度表明,丹霞宫绝地,他们去定了! 新建立军团,信任是一个大问题。然而,在这里,在现在,一种叫做信任的感觉,悄无声息地爬上了每个人的心。 姚心潭第一次认真看了秦雪銮一眼,却换来了对方的一个媚眼。仿佛刚才义正词严的女人不是她一般。 转眼间,所有人都交代完了。后勤组的五人拼命记录着,徐阳逸深深点了点头:“好。” 他手指轻轻一弹,一道白蒙蒙的灵气,立刻缠绕上了光幕,并且在丹霞宫的地点,形成了一个一闪一闪的红色光点。 他肃容看向众人:“我们,探测的是丹霞宫外围。但是,根据刑天军团的情报,我们的盟友,找到了一处疑似丹霞宫大门的地方。” 所有人,目光倏然闪亮。 “这一次,我们要走的,就是这条路。” “所有匹配设备,共计十三万中品灵石。刑天军团已经准备就绪。”他竖起三根指头:“三个月。” “我们还有三个月准备时间。” “三个月后,刑天军团全体,开赴隆肃省省会南州!” “散会!”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整个修行界,仍然风平浪静。 没有任何人知道,此刻,隆肃省,红柳沟附近,已经针尖对麦芒! 天空中,紫色法阵仍然瑞气横空。地面上的修士,一个不少。但是,却早非一个月前的模样。 然而,地面上……一片红色的诡异雾气,如同蛇一般蔓延!它们全部被控制在紫色法阵之中,却如同活物,一旦碰到紫色法阵,立刻发出“滋滋滋”的,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灵活地朝后退去。 天空中,两座巍峨的行宫,如同夜晚的两个月亮。其一,乃是古松真人的巨龟行宫。而另一座,雄伟壮丽,如同阿房宫重现!在一片飘渺的白色灵云之间,折射着夜的月华,占地高达数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