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妖相通天(二) - 最强妖孽

第178章:妖相通天(二)

“此阵布置已经有数月,道友,你想,若此阵还能维持,何须如此仓促拿出病毒的借口?若此阵无可撼动,为何要隔绝隆肃省出入!”他脸色苍白中带着一抹说不出的激动:“压不住……金丹老祖都压不住!这次出现的,一定是天大的机缘!难以想象的秘境!传说的古宝!” 徐阳逸脸色不变,端起咖啡杯呡了一口:“也可能是天大的危险。” “你怕吗?”赵五爷兴奋地有些扭曲的脸,凑到他面前,一字一句地说:“老夫……可是兴奋地睡都睡不着!” “永乐大蓝洞危不危险?却能出一位浮云老祖!廊柱丹霞宫未必不能出一位赵老祖!” “多大的危险,便有多大的机遇。天道从不亏欠谁……道友,还等什么?” 徐阳逸没有开口,而是手指轻轻敲击着扶手。 才过一个多月…… 隆肃省形势竟然已经如此紧急! 他是亲眼看过金丹老祖出手的。他很清楚对方的威能。但是……现在连古松老祖都压不下去了,开始和华夏政府合作。 时间……太紧了,他几式神通并未完全摸透。其他几位团员也同样在闭关。但是丹霞宫,却已经箭在弦上! “三天内,刑天军团和你前往南州。” 许久后,徐阳逸才沉声开口道:“希望,赵家已经准备好。” “能让师祖和政府联手的东西,必定非同小可。” “放心。”赵五爷桀桀笑道:“为了这一天,赵家已经准备了数百年!” “那么……老夫先行一步。”赵五爷拱了拱手:“虽然现在限制凡人进入,但是并不知道限不限制修士进入。不过,即便限制,老夫也有十足的把握带刑天军团进去。” 赵五爷离开了。徐阳逸的脸色,从沉思,到完全慎重了起来。 活帝器的秘密……那片无边莲海的秘密……自己消失的三年的秘密……终于,要揭开了吗? 来的太快了……但是,他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心中的期待如同火焰一般,拼命地燃烧。 机缘,这是两个飘渺的字眼。或许认为是机缘的地方,下方却是九死一生。也许九死一生的地方,却藏着让人疯狂的机缘。 比如永乐大蓝洞。 不过……他可以确定,只要丹霞宫下方是莲海,必定藏着一些东西,一些……和他密切相关的东西。或者说……和活帝器密切相关的东西! 无论是不是,他,也非去不可! 就在这时,他眉头忽然一抬。 好强大的灵压…… 他的办公室中,忽然弥漫出一股极其强大的灵压,甚至……还在楼上的千刃之上! 筑基前辈! 这一瞬间,房间中的刑天团员,全部都感觉到了。无它,这股灵压,毫无遮掩。简直如同向所有人宣布,他来了一般。 “这是……”楼上,千刃猛然从座位上站起,难以置信地感受着:“这是……玉阳子?” “他亲身来到分舵?是为了本座……还是……”他的心,忽然慌乱起来。 难道……浮云老祖把他卖了? 否则,玉阳子,金丹首徒,为何会忽然前来? “刷……”楼下,徐阳逸的房间,如同出现了一个黑洞,一道道黑色的影子,从四面八方向着中央汇聚。徐阳逸已经站了起来,凝神看着房间中发生的一切。 “这是千里传影神通。”门口,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方程毫不避讳地从门口走了进来:“有师兄到了。” 徐阳逸抬眼看去,刑天军团的全部团员,此刻,已经聚集到了门口。 “嗖嗖嗖……”一片空气震荡的声音,数十秒后,有过一面之缘的玉阳子身影,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他的感觉非常奇怪,仿佛真实,仿佛虚幻。介于虚与实之间,但是,身上的灵压,却仿佛亲身前来。 “拜见前辈!”“拜见师兄!” 这一刻,房间内所有人,齐齐朝着玉阳子鞠躬拱手,异口同声。 “免礼。”玉阳子的神色,平静中带着一抹慎重。几乎没有一丝犹豫,直视着徐阳逸:“古松真人十七弟子,羽林卫刑天军团听令。” 所有人都深吸了一口气,其他团员,识趣地准备退下。就在此刻,玉阳子淡淡道:“慢。” “这道命令,是给刑天军团的。”他深深看着徐阳逸的眼睛:“是金丹特派任务。尔等,不必离开。” “兹……”一阵倒抽凉气的声音,从每一个人牙缝里发出。 和徐阳逸不同,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好的运气见过金丹老祖。金丹老祖若不想让人看见,就算正面看到了,转眼也绝对想不起。可以说,现场,除了徐阳逸和方程。没有任何人见过金丹老祖!更不要说接到金丹谕令! “弟子,徐阳逸接令。”徐阳逸拱手抱拳,凝重回答。 “本座再问你一次。你仍然有可选择的余地。”并没有直接说命令,玉阳子的目光凝实徐阳逸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一般:“当日你说有所责任,有所担当。是否出自本心。” “句句属实,发乎于情,发乎于心。” 一模一样的回答,却带上了不一样的味道。 现在……更像是上战场之前的最后一问! “好。”玉阳子声音丝毫未变:“刑天军团听令。” “是!”所有人抱拳鞠躬,整齐回答。 “从即刻起,刑天军团中断所有执行任务。” “从即刻起,刑天军团禁止接一切任务。” “从即刻起,刑天军团原地待命。”他深吸了一口气:“五日后,午夜十二时,刑天军团同时动身。一天之内,必须到达隆肃省省会南州。” 一口气说完所有古松老祖的口谕,他的声音这才缓了一点:“十七师弟,本座可告诉你。隆肃省,大变就在不日。不超过七天……师祖他老人家坐镇丹霞宫。你……可愿接下这道谕令?” 徐阳逸直起身,同样郑重地回答道:“无独有偶,一个多月前,刑天军团本来决定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探索丹霞宫外围。” 这一次,轮到玉阳子吃了一惊。 他万万没想到,这位十七师弟如此大胆!初生牛犊的第一次,就偏向虎山行! “十七师弟说的可是实话?”他看向方程问道。 “没错,我们都准备好了,师兄你是不是知道了?”方程摸了摸后脑勺问道。 玉阳子心中,对徐阳逸的感觉,再好了一分。 金丹老祖的弟子,哪一个不是天资纵横?但是,这还不够,胆色,气运,智慧,缺一不可。他看到过徐阳逸的智慧,比如在拍卖会上,二桃杀三士。现在,没想到对方竟然胆大包天! 哪一个新人军团会选择八大绝地外围作为第一个任务? 他敢! 而且……他更加清楚,主动请缨,和金丹谕令,这看似小事,实则,在古松老祖那里,则是主动和被动的区别。 其中的差别,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但绝对会让古松老祖对他印象再次深刻。 “好小子……”他目光中闪过一抹晦涩的赞赏,有胆有识,本座也不介意送你一场东风。 他手轻轻一挥,一个盒子飞到了徐阳逸手中:“临时没带什么东西,这里,是本座曾经讨来的一张阵图,它其他功能并不强大,却可以让集体在一瞬间完全切断灵识,灵气。并且隐匿身形。本无名字,本座一位弟子酷爱凡人的游戏,倒是取了个不错的名字----群隐符。” “另外,里面还有这次的特别通行证。收好这东西……如果你不希望凡人的军队对你开枪的话。” 好东西! 徐阳逸一瞬间就知道这个功能对这次丹霞宫之行有着不小的帮助!甚至有可能让他们化险为夷! “谢师兄厚赐。”他不客气地收下了。这种时候,不是讲面子的时候。 “本座,还可以送你一句话。”他若有深意地说:“这次,其实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危险。” “或许……是场大造化也不定。” 说完,他的身影化作黑光消散。徐阳逸收起阵图,沉吟不语。 这一次……刑天军团要走的路,绝对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 危险不危险……从一开始,刑天军团就不在这盘棋上。 “各位。”他转向所有人,每个人都看了一眼。 这次绝地之行……最后,还有多少面孔还能存在? “五天之后,十一点。楼顶集合。”他看了看表:“我已经租用好了私人飞机。最后……” 他笑了笑:“写好遗书了吗?” “没必要。”方程耸了耸肩:“我肯定会活着回来,没准儿还能救你一次。让你欠一个大人情。” 嘴上说的轻松。但是,最后的五天,没有一个人轻松得起来。 每一个人,都在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清理还有什么没带上的。以及……和自己的熟人话别。 心中虽然不想承认,不过,任何人都知道。绝地的名字,绝非玩笑,这一次,或许真的是天人永隔。 但是,一旦活着出来,他们才真正算是在刑天军团站稳了脚! 而且……刑天军团的名号,也必定真正进入人们的视野!而不是因为“朱红雪事件当事人的军团”来被人记住! 五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2021年,12月5日。 夜,夜空如洗,繁星如醉。 星一程,月一程,夜深千帐灯。 羽林卫楼顶,十六道人影,仿佛黑夜中的十六座雕像,坚韧不拔。 风,从徐阳逸的头发中吹过。他伸手梳理了一下有些微长的头发,伸手微微一抓,一罐飞来的啤酒被他准确地抓到了手中。 猫八二晃着尾巴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狗脸看着下方灯火辉煌的明水省:“是不是有种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感觉?” 徐阳逸没开口,只是抠开了瓶盖。看了很久,猛灌了一口,狠狠地说:“我在让它们等着我。” “过不了多久,我们刑天军团就会再回到这里。再看一看这里的夜色。” 沉默,过了很久,徐阳逸笑了笑:“你呢?” “又想起了什么?” 猫八二沉默地更久,最后,傲娇地回过身:“想起了当年给本尊破身的小母狗。妈蛋还是条杂毛狗!哈士奇好歹是名犬好不好!”